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第三世 起點-第960章:與虎謀皮閲讀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蜀郡金渊县城位于绵水以西、石城山以东,是一个背山靠水的中县,有一道铁索桥连接到对岸,而唐军大营就东桥头二十里外,与之不远便是新城郡飞乌县,也就是苏定方、黄君汉如今驻军之地。
金渊大营只有五千守军,根本拦不住苏定方和黄君汉的两万大军,所以这不单是要为张士贵牵制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成都的安危,要是金渊大营失守,单凭那一座铁索桥、一条绵水,恐怕更难抵御这路隋军,而马三宝又以生病不由,对他阳奉阴违,迟迟不肯露面,也让李世民十分窝火。
这归根到底还是他一直带兵在外,在朝中的底蕴严重不足,他刚刚成功夺取大唐王朝军政大权,各路隋军从四面八方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当他为益州南部的恶劣局势焦头烂额之时,杨侗已经无声无息杀到了绵竹县。李世民坚信若给他一年时光,让他稳固权势,也不至于如此落到这步田地。
这一场战争,已经不是益州的归属的问题,而是事关李唐王朝的生死存亡。虽然李世民是事实上的皇帝,但如今的李唐王朝可不是拥有并州、关中、荆北、益州的李唐,随着荆州的失守,李唐王朝的体制已经开始崩溃了;李世民现在只感到后悔,要是他在隋朝攻击李密、孟海公的时候,在襄阳发动军事政变,至少拥有大半年的整顿时间。
但事已至此,说这些全都没有意义了,
如今他在雒县有数万大军,九陇、兴乐守军也与之结成攻守互助、进退有据的犄角之势,且有熟知兵事窦轨在居中调度,杨侗也不是那么容易打破雒县的,而南方兵多将广,这是最为保险的地方,目前所虑者,便是西部的金渊县,要是金渊大营告破,隋军就能打到成都城了,城内的四万士兵是李世民如今所剩无几的底牌,一旦把这些人派出,要是某处防线出现崩溃的局面,也代表他再也没有强兵可派。
在不能动用底牌的情况下,李世民最终还是决定把李瑗的三万新兵派去金渊大营。这虽然是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新兵,战力也不可靠,但这时候他已经顾不这些了,更何况苏定方和黄君汉的兵力不算太多,他只好利用地势和人数上的优势先顶上一阵。
“殿下,庐江王已经到了。”便在李世民皱眉思索之时,门外传来了侍卫的声音。
“速速有请。”李世民连忙起身相迎,他现在不但需要李瑗这支军队,还需要李瑗的名望给他募集更多的兵力,是以不敢端起太子的架子。
“末将参见殿下。”一夜未眠的李瑗顶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步入东宫,见到李世民来迎,受宠若惊的上前行礼。
昨天晚上他脑海里一直在思索宇文士及的用意,但是他更多认为李世民准备对他下毒手了,宇文士及口口声声的“圣上”,无非是要想他归于帝党,以便后续的行动。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妻子韦筱的建议如若挣脱不去的影子,时时刻刻萦绕在他的心头,但他如今最大的问题是需要去找的隋朝密探,否则的话,杨侗怎么可能会相信他一个郡王投降?
就在他思索无计之时,得到了李世民召见的消息,于是便心惊胆战的跑来了。
也难怪李瑗怕得到这地步,毕竟李世民连自己的兄弟都干掉了,换成是其他人,也不敢拿阖家老少的性命去冒险、去赌李世民仁慈的对待前任太子的支持者。
要是李世民知道他的想法,恐怕得要吐血三升,毕竟在李瑗心中,自己就是“一日为贼,终身为贼”的典范呢!
不就是顺应人心烧了一个丧尽天良、为非作歹的李元吉么?我这是大义灭亲、为民除害好不好?对比史书上那些草蛋皇子,足够仁慈、仁义太多了。
好在李世民没有读心术,否则,李瑗的担心恐怕很快就会得以实现。
“王兄多礼了,请进请进。”李世民十分的热情把李瑗迎入大殿。
他的想法是有求于人、礼多人不怪,可在李瑗眼中,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忐忑不安的走进大殿,恭恭敬敬的试探着说道:“殿下,卑职下到地方募集新兵的时候,地方官员都很不稳,一些人更是挂印去职,使一些地方陷入无官理政之状。”
“果真?”李世民胸中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当年唐军攻入关中之时,一个二个托关系,与他不搭边的人都纷纷上门,但如今,树倒猢狲散么?
“一点不假,据说转仕隆山太守的杜正伦也走了……”李瑗正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却见李世民豁然回头,狼一般的眸子上令李瑗胸中一窒,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不管他们…随他们去好了…”李世民收回了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滔天怒火,图穷匕现的淡淡说道:“我打算把王兄那三万新兵派去金渊,让他们一边镇守大营,一边抓紧训练,王兄认为如何?”
“卑职,卑职没有意见!”李瑗心头震惊之极、惶恐之极,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强压着心头的震撼,也垂下头去,抱着万一之心问道:“但不知殿下以何人为将?”
“李玄素知文能武,又随我我多年,足以担此重任。”说到这里,李世民看了李瑗一眼,又说道:“即日起,王兄便是兵部左侍郎,统筹募兵事宜,我希望在最短时间之内,得到三万、五万、十万、五十万新兵。”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战舞之初
“卑职遵命。”李瑗哪敢反对,只好先应了下来,心中的怒火、恨意却已到了极致,蜀中都扫地为兵了,一两万青壮都募集不到,还五十万?简直是白日做梦,这明明就是把他往死逼,一旦完成不了这个不可能完成得了的任务,恐怕就是满门抄斩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你且回去吧。”
“喏。”李瑗躬身答应一声,默默地退了下去,只是李世民没有发现,在李瑗转身那一瞬间,眼中溢上了一抹浓重的恐惧和恨意。
离开东宫,李瑗心事重重的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通道忽然一窄,李瑗一抬头,发现自己竟然到与自家隔街相望的铺兴坊南门。
李瑗暗暗叹了一口气,自己如此神思不属,要是落到有心人眼中,如何是好?想着如此退出更惹人生疑,索性就走了进去。
进入坊门不久,忽然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也在晃悠,李瑗待到近前,发现此人竟是已被取缔的武川司将领姜振,李瑗灵机一动,就不动声色的跟上,他在益州期间,对前来清算关陇贵族资产的武川司比较了解,由于当初这里李渊、李建成、李世民势力的空白地带,李元吉和韩志不像以荆州之时那么收敛,李瑗这个有心人便猜到武川司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武川司长史韩志已经不知所踪,而他的心腹姜振在这里出现,说不定能够通过他找到韩志,以那人的神通广大,说不定有联络隋朝的门路。连他一个宗亲都“心怀异志”的图谋自保,他不信被李世民通缉的韩志在这种时候还对李唐王朝忠心耿耿。至于对方信不信自己,感到大难临头的李瑗已经顾不上了。
“庐江王?”到了一个拐角处,姜振回身而笑。
“呃!”而对于姜振的察觉,李瑗反倒是一愣,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人反应灵敏,倒也不作他想,快步上前,低声道:“姜将军,能否借一步说话?”
“好啊!”姜振点了点头,把李瑗带向了路边一间酒楼,并要了一个包间,一切看似都正常。
这个铺兴坊,其实是李元吉另外的一个大据点,四门各曲几乎都是武川司的人。只是李渊和李世民在成都城的时间都不久,且加上两人被各种大事吸引了注意力,从而忽略了眼前之事。如今李元吉已死,这些安排都便宜了隋朝的黑冰台。
当李瑗开始追踪的时候,负责望风的人便通过以无法的方式,把消息传给他姜振。
两人到了包间之内,相对就坐,姜振见到李瑗眉头深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笑问道:“不知殿下有何事吩咐?”
“姜将军也是太子通缉之人,如今还如此镇定自若的在皇宫旁边的铺兴坊闲逛,这份淡定,佩服佩服!”李瑗说道。
姜振看了李瑗一眼,摇头失笑:“隋军如今都打到了蜀郡,而我军,又没有御敌之能,在前线不断丢失国土,朝野上下大是失望,全城人心浮动、恐慌不安。谁有心思在意我这个通缉犯?更何况,卑职在圣上眼中,可不是什么通缉犯呢。”
“这话不假。”李瑗似是而非的笑着说道:“而据我所知,城内许多官员都有了投奔隋朝之心,说实话,若非我是大唐宗亲,我倒更愿意去投靠杨侗这个‘堂妹婿’。”
姜振听了这话,心头顿时一片敞亮,自古以来,每到国之将亡之日,便是妖孽横行、群魔乱舞,有人思量造反、有人疯狂敛财,李瑗这位郡王显然也是见到大厦将倾,有这想法其实也无可厚非,如今这成都城内,与他有同样心思的人不知凡几呢。随即问道:“不知殿下找我,究竟有何事?”
李瑗说道:“我,我是想问姜将军,有没有办法联系到韩长史?”
姜振心下警惕了起来,眯着双眼盯着李瑗,不答反问:“韩志现在是通缉犯,不知殿下找他何事?”
李瑗听出了对方潜下之意是知道韩志的行踪,心下顿时为之一宽,他知道自己有求于人,必须拿出足够诚意,方能获得对方的相信,便说道:“我想问问韩长史,有没有联络隋朝细作的渠道?”
“殿下是大唐郡王,为何要联络隋朝细作?”姜振这个隋朝细作头目,眼中透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李瑗一咬牙,低声说道:“因为我是前太子的人,李世民要杀我,我不想坐以待毙。”
“郡王就不怕我去告密?以郡王来立功?”
“连我都看不好大唐,我不信被李世民打为通缉犯的姜将军,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效死。”
姜振目光一挑,锐利地注视着他,“殿下的意思是说,如果有门路的话,就会毫不犹豫的降了隋朝对吗?”
“这……”姜振的直率让李瑗一阵窘然,他不知该怎么回答。
“殿下也不用难为情。”姜振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们武川司是圣上的耳目,知道很多别人都不知道的消息,据我们所知,前太子现在在圣武帝那里做客,被视为坐上宾。”
“什么?”李瑗目瞪口呆的问道:“太子没死?”
“本来是要给李世民杀了的,不过好像是因为平阳公主之故,圣武帝便把他救了出来。”
“姜将军,你和隋朝有联系?”李瑗见到姜振连这种绝密的消息都知道,便意识自己找对人了。
“连郡王都看不好大唐,更何况我这个外人?”姜振笑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认为咱们也无须想到试探了,郡王认为呢?”
“正是正是。”李瑗忙不迭的点头。
“但不知李世民为何要杀郡王?”
“因为我失去了可以利用的价值。”李瑗愤然的把事情和盘托出,最后道:“现在的蜀中已是扫地为兵,两三万青壮都已经凑不出来了,这情况他不会不知道。可是他还要我为他募集几十万军队,明显就是为难我,当我完成不了的时候,就能冠冕堂皇的把我处死。”
“……”姜振听得瞠目结舌,他终于明白什么叫杞人忧天了,而据他所知,李世民和李渊最不同、最具人格魅力的地方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能够最大限度的给予臣子十足的信任。需要疯狂募兵来对应隋军的李世民,也到了最为仰仗在蜀中拥有好名声的李瑗的时候了,他怎么舍得杀李瑗?而所谓的“募集几十万军队”,毫无疑问是李世民对李瑗的期望和鞭策,可是李瑗这货,竟然认为李世民是在故意为难他、准备杀死他,这实在有些让人无语了。
不过这对隋朝无疑是件大好事,姜振自然不会点明,说不定还能利用李瑗,把隋军也募集到新兵之中来,便说道:“既然你我都不为李世民所容,也都决定投效隋朝,比如募集军队这种事情,我都会帮你,而且还不让李世民生疑。”
“怎么帮?”李瑗有些不解的看向姜振。
“我知道许多百姓逃避战乱,藏在一些村庄之中,只要我们陆陆续续把这些人募集过来,李世民就意识到郡王对他还有用,而郡王要做的,就是把这支新兵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到了关键时刻会起到大作用。”姜振笑着说道:“要是我们能依仗这支军队在关键时刻为隋朝立功,以后我们就算不能当隋朝的官,但至少,可以换到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户籍,而不是充军一辈子。”
李瑗机械的点了点头,一时间已经说不上话了,只觉得自己在眼前这人面前,仿佛没有了一丝遮掩,所有的一切都被那双眼睛看透,这让李瑗觉得,眼前的男子绝对不简单。甚至,这就是隋朝安插到李唐王朝内部的大人物之一。过了良久才木然的说道:“那…那在下先行告退。一切就拜托姜将军了。”
“无妨,我们都是在唐朝活不下去的人,理应抱团取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