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mtl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星門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八章 他們來自星門鑒賞-8ifht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现在修行界的宗门宗主,都已经懂事到这种程度了?
不等凌逸张口,就主动把人给送过来?
面对凌逸可能遭遇的那些打压,还风轻云淡的微微一笑,表示并不在意……
可以可以。
这是个狠人!
凌逸也端起酒杯:“殷宗主仗义,在下也不能太过小气,这样吧,我凌云宗,愿与望月宗结成攻守同盟。”
若是不知情,听见凌逸这番大言不惭的话,估计都忍不住,得当场笑出声来。
你一个加起来不到五百人的小破宗门,要跟望月宗这种在修行界传承了几万年的宗门结攻守同盟?
还一副这是我在帮你们的样子?
几个菜呀,就喝成这样?
但殷曼青却是笑语吟吟的干了杯中酒,道:“一言为定!”
秦玖月:“……”
我就这样被卖了吗?
你们都不问问我想法的?
不过为什么心里这么高兴呢?
殷曼青瞥了一眼身旁的秦玖月,微笑着道:“玖月……”
“宗主。”秦玖月恭敬回答。
“以后呢,你就是凌云宗的人了,但千万不要因此就忘了咱们望月宗呀。”
秦玖月起身再次给殷曼青行礼:“宗主提携大恩,望月宗教导之恩,玖月没齿难忘!”
“嗯嗯,坐下,坐下,不用那么拘谨,我呢,这样做算是一笔投资,”殷曼青笑呵呵的看着秦玖月,“因为我特别看好凌公子的未来。”
凌逸多少有些动容,这位,肯定是不知道传音玉是他做出来的。
只凭借他在前三关的表现,再加上一点点观察和猜测,就敢做出这样的决断,不得不说,这是个高人。
其实仔细想想,殷曼青似乎并没有付出什么。
甚至往黑暗一点去考虑这件事,她把秦玖月“交给”凌逸,等于甩掉了一个可能会变成超级麻烦的包袱!
如今已经传开,鸿蒙古教副教主公子廉众用凌逸的朋友进行威胁。
这个朋友别人不清楚是谁,但殷曼青一定是知道的。
所以她这么做,若是心里阴暗一点,一定会认为她是在甩包袱。
但这包袱甩的漂亮呀!
甩的凌逸心甘情愿!
甩的秦玖月心花怒放!
这就厉害了。
而且,凌逸也不会认为殷曼青这么做是在甩包袱。
即便她真有这想法,凌逸也不能往这个角度上去想问题。
因为秦玖月跟端木晴还不一样,不但交情不同,性质也完全不同。
端木晴即便真被抓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她背后还有强大的力量在支撑,但秦玖月背后的望月宗,是无法承受来自廉众的报复的。
秦玖月是他的朋友,事情有与他有关。
所以殷曼青这个人情,凌逸得记着。
他问妖女:“这也是你的星门十二钗之一?”
妖女淡淡的道:“你想多了,她太老,当然不是。”
你说人家老?
这话凌逸只敢在心里想想,没敢说出口,怕挨揍。
在这里吃过饭之后,秦玖月一一跟同门告别,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位小师妹即将加入别的宗门,心中不舍之余,也都有点奇怪,宗主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决定?
凌逸走后,殷曼青跟几个望月宗长老坐在一起喝茶。
其中一名长老忍不住问道:“宗主,玖月是个天赋卓绝的姑娘,若是留在我宗门,未来必有大发展!”
殷曼青微微摇摇头:“我们留不住她。”
几名长老都有点不服气,望月宗虽然算不上修行界的超大宗门,虽然地处修行界偏远区域,但却并非“夹层”宗门。
单论战力的话,未必比一些大宗门差到哪去。
所以几个望月宗长老,都觉得宗主有些妄自菲薄了。
“你们不懂那凌逸的可怕之处。”殷曼青看着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来自人间,是个散修。”
殷曼青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没有半点轻蔑。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几个望月宗长老之前也不是没听说过关于凌逸的传闻,闻言都沉思起来。
其中一人道:“宗主莫不是认为,这凌公子……跟上面有关?”
她们对人间的了解也并不多,虽然望月宗会经常跑到人间去选拔弟子,但并非每个人都愿意去那种“落后”地方。
落后不说,还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算计。
有灵气却不够精纯,寿元太短争执太多……反正在真正的修行者眼中,人间不是什么好去处。
一个从人间走出来的年轻人,能在短时间内崛起到这种地步,要说没点根脚来头,自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凌逸的根脚应该没在修行界,那就只有星门了。
殷曼青笑笑:“这几乎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共识,但你们知道吗?有人曾跟我说过,问过许多星门弟子,都没听说过他的存在……”
几个望月宗长老面面相觑,都有点不明白宗主这句话什么意思。
殷曼青道:“这意味着,能够培养出凌公子这种妖孽的人,即便是在那个地方……地位也是极高的!”
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因为寻常的星门弟子,根本没资格知道这件事!”
咦?
几个望月宗长老面面相觑,这件事儿……还能从这个角度去看?
殷曼青看着众人:“你们别觉得就我一个人这么想,鸿蒙古教的董副教主、蔡副教主……这两人厉害吧?他们为什么也对这凌公子青眼有加?难道……仅仅因为他是十关赛的三冠王?”
“还有,凌公子今天跟鸿蒙古教教主公子廉众发生冲突,你们肯定也已经听说,廉公子身边两个渡劫护道者……硬是被他困在法阵里无法脱困!”
“他才多大?”
殷曼青感慨道:“咱们望月宗,几乎已经看到了天花板,再想往前一步,太难了。”
一名长老恍然大悟:“宗主莫不是想要以此为突破口?”
殷曼青笑着摇摇头:“谁知道呢,我只是把我们必然留不住的秦玖月还给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等于是丢掉了一个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包袱,但却因此换来了他们的友谊。”
“至于望月宗能不能成为望月教,这个我不去奢望。”
“大家都是修行者,自然应该清楚,天地间,一切自有定数。”
几个长老彻底明白了殷曼青的想法,不由得露出敬佩之色。
能够成为宗主的女人,果真是不一样!
……
秦玖月跟随着凌逸回到他居住的地方,四下打量一番这里的环境,忍不住有些羡慕的道:“你这条件真不错!比我们住的地方都好!”
凌逸笑笑:“我是他们的财神爷嘛。”
秦玖月想到新型传音玉那恐怖的售价,也忍不住笑起来:“你说得是,都指望你赚钱呢。”
来到凌逸这里之后,秦玖月第一时间接过了凌逸的助理工作。
原本就是人间的大公司总裁,虽然经验不算特别丰富,但架不住人聪明。
当时能将公司打理得静井井有条,如今充当一下凌逸的助理,自然游刃有余。
很多人在见到秦玖月之后,都露出一丝心照不宣的神秘微笑。
看来这凌公子,也是个年少风流的主儿。
这些传闻,也很快传播出去。
甚至也有人猜测,这应该就是鸿蒙古教教主公子廉众用来威胁凌逸的女人。
这个猜测更让很多人都佩服起凌逸的胆量来。
硬刚廉众这位教主公子,让他颜面扫地吃了个大亏,不但自己毫发无损,还将廉众用来威胁他的女人接到身边。
看起来是更好的保护,可实际上,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声的示威呢?
你拿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我就把她带回到身边!
……
廉众安静的坐在闭关之地。
一张脸上无悲无喜,没有丢了天大面子之后的暴躁与狂怒。
他在修行。
也在思考。
良久,他睁开眼,对身后两个护道者说道:“问心关他若能过,第五关也不要动他,我们不要作弊。”
廉众淡淡道:“我要亲手毁了他!”
一名护道者沉声道:“知道了,少主。”
廉众随后,又再度闭上眼睛,一身冰冷至极的气息,缓缓从身体里散发出来。
将整个屋子,很快冻成一片白色。
呼!
有白气从他的口中呼出,空气不断凝结成霜,到最后,整间屋子,除了两名护道者所坐的地方之外,全部被无尽冰冷的气体所包围。
这是廉众的道。
寒冰之道!
说是不怒,实际上早已经怒不可遏!
随着传音玉大批量进入市场,“朋友圈”的影响力已经开始渗透到这届修行界大会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在嘲笑他。
“凌逸,且让你多活几天。”
廉众张开眼,一双眼呈现出无比妖异的蓝色,喃喃自语着。
……
修行界大会第四关问心,时隔多日之后,终于开启。
当凌逸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他身处的会场,已经变成了超大的主会场!
现场的观众,超过三千万人!
巨大的赛场悬在高天之上,看上去无比壮观!
这种场景,也就只能在修行界才能看见。
在人间,十几万人的体育场就已经算是很大了。
数千万人的观众席,说实话,站在赛场上的凌逸,几乎是没有任何感觉的。
因为除非动用法力,不然根本无法看清楚看台上的一切。
他也懒得去看。
因为当他出场的那一刻,欢呼声惊天动地!
三冠王!
恐怖的三冠王出场了!
连教主公子都敢硬刚的三冠王……天然就是无数年轻人的偶像。
丹道的、炼器道的、法阵系的……专攻这些辅助领域的年轻人,几乎将凌逸当成了他们心目中最大的偶像!
丹道领域的人之前心目中的偶像要么是师门的前辈,要门就是药神、药王、丹神这些人。
从未曾统一过。
但凌逸的出现,完美填补了这个空白。
几乎成了所有丹道年轻人心目中共同的偶像。
炼器道的也是一样。
法阵系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时间没有多久,但凌逸在法阵系这个领域掀起的那些风浪,足够人不停歇的讲上几个时辰。
尤其最近这次困住廉众两名渡劫护道者的事情,更是广为流传,为人津津乐道。
因为这次几乎等同于实战了!
从今后所有渡劫期的大修面对凌逸的时候都要好好想想了。
比如之前那些看不惯凌逸,说区区一个小宗门,一根手指头就能镇压的人,现在还敢这么吹吗?
人家连渡劫都能困住,对付不了你个元神合一?
至于入道的……你没资格评价凌公子。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如今的凌逸,就是这样的一个翩翩公子。
高贵而又强大。
为人所敬仰。
同场竞技的那些人,能够走到这一关,能够出现在这主会场,其实在各自的师门,都不是泛泛之辈。
骨子里也都流淌着高傲的血液。
但在这一刻,却不得不承认,凌逸的确很牛逼!
凌逸还看见了廉众。
廉众也看见了他。
许多好事者脸上都露出看好戏的神情。
不过这位廉公子只是静静的瞥了一眼凌逸,就把头转过去了,脸上没有任何反应。
凌逸也是一样,看了一眼廉众之后,就像完全不认识他一样。
双方这种反应,倒是让不少人大失所望。
四周看台之上也有很多人表示失望。
他们新型传音玉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拍凌逸跟廉众发生冲突的照片发朋友圈呢。
结果两人只是平静的相互看了一眼,就都不再理睬对方……这算什么?
廉众怂了?
还是说……凌逸跪了?
仔细瞧瞧,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廉众这位古教教主的儿子……他怂了!
嗯,标题就这样写了——
震惊,古教教主公子面对小宗主凌逸秒怂……
不得不说,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永远都是所有生灵中最强的。
当然,论无聊也没人能超越人类。
当凌逸准备进场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从不远处投向他。
虽然只是淡淡一瞥,但凌逸还是敏锐感觉到那道目光的主人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敌意。
凌逸瞥了一眼那边,看见了那人,可以确定,不认识。
但却从对方的穿着之上,判断出了他的身份。
凌逸如今对修行界的了解,早已今非昔比,从对方的穿着上就能准确判断出来,那人来自太初。
他瞬间想到一人。
车阳泓!
太初古教教主的准·关门弟子。
只是,你瞅我干啥?
你喜欢的女人又不是我给弄没的,她有胳膊有腿有脑子,自己跑路了。
而且我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往大了说也只能算作是普通朋友。
所以,凌逸决定无视这个人。
说起来,如果盯上他的人来自教门,说不定他还真要好好思量思量。
因为相比古教,教门的规矩远没有那么森严,行事起来也更加肆无忌惮一些。
从之前冲霄古教的副教主公子赵玉翔,到鸿蒙古教的教主公子廉众,都能感觉到古教规矩的森严之处。
赵玉翔的确算是肆无忌惮了,但结果如何?
他老子亲自出面道歉!
再看廉众,这要在一般人的认知当中,吃了这么大的亏,还不得赶紧带人报复回来?
是没有那个能力吗?
显然不是!
是害怕董长天和蔡颖吗?
也不是。
说到底,还是有各种各样的规则在限制着他!
即便是报复,也需要在一定的条条框框之内。
凌逸喜欢这种。
同时也不怕不讲规矩那种。
你若不讲规矩,老子可以比你更凶残!
随后,在主持者的宣布之下,一群人进入了问心关。
只是这一次,主持者没有再提凌逸的名字。
凌逸也不在意,他已经够红了。
不需要别人帮着宣传了。
问心关看上去很简单,所有人共同进入到一个小世界中。
是一座超级大殿!
大殿空空荡荡,地面上摆放着无数的蒲团。
每个人进来之后,坐在蒲团之上,等待法阵开启。
这里的景象,将会投影到外面巨大无匹的光幕之上,光幕有很多个,保证看台上的每个区域,每一个人,都能清清楚楚看得见。
凌逸进来之后,随便选了一个蒲团,坐在那里开始等候。
下一刻,一股宏大的力量,直接笼罩了每一个人。
脑海中,传来妖女一声轻咦,接着便寂然无声。
大殿最顶层,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坐着三个面无表情的青年,他们眼神漠然的看着下面的所有参赛选手。
这三人,是问心关的三名评委。
他们,来自星门。
就连八大古教这边都不明白,为什么星门对这届修行界大会如此重视。
不但十关赛的最终奖励是他们拿出来的,如今就连问心关的评委……也是来自星门的人!
而且非常神秘。
就连那些正在观礼的星门弟子也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这个就很有意思了。
当下面所有人都进入到空灵境界那一刻,大殿上方三名来自星门的青年,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下面的几道身影之上。
其中一人,正是凌逸。
而此时,凌逸发现自己竟然再一次的……回到当年那座暴雨滂沱的山神庙。
他有点烦。
还很愤怒。
但他知道,这恰恰就是他的心魔所在!
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眼睁睁看着父亲惨死在他面前,让他这些年一直无法释怀。
那些人虽然被当年那疑似北冥古教的女子所杀,但长大之后的凌逸心里非常清楚,即便是一刀斩落父亲头颅那人,也不过是一群工具人罢了。
那些人死了,根本谈不上大仇已报。
想要真正报仇雪恨,就必须要找到当年那个女人。
但眼下,他必须先解决掉自己的心魔再说。
破旧的山神庙里,凌逸的父亲抱着母亲的尸体在痛哭。
襁褓中的凌芸被放在一旁。
年幼的凌逸……这一次,没有再瑟瑟发抖。
而是一脸坚定的,走向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