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3ea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討論-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願爲瀞靈廷付出一切,包括生命相伴-86e25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蓝染为夺取崩玉做了万全的准备,虽然依靠镜花水月有可能无声无息夺取崩玉,可以防万一,他是做好了从众人面前强夺崩玉的打算。
也因此,撤退在他心里也早早有了预案,或许不止一个,可最理想的方式肯定是又大虚撕开黑腔,以独有的反膜将他们接到虚圈,他们离开的门在天上。
不过,这种方式需要一段时间准备,瀞灵廷毕竟是死神的老巢,想要在空中随便开个口子,可不是能轻易做到的事。
一般来说,有虚试图在尸魂界打开黑腔都有可能被技术开发局侦测到,如果是瀞灵廷范围,这个可能性就是百分之百了。
镜花水月无法催眠仪器,可通过对监视人员的完全催眠,直到黑腔出现的那刻,瀞灵廷内的人都不会收到相关的情报。
但这不代表离开瀞灵廷就是万无一失的,反膜一旦落下就无法阻止,但追根溯源,如果大虚们无法打开黑腔,亦或是因为空间不稳定导致开启黑腔的时间慢了,都可能产生出现难以挽回的后果。
这种情况下,冰轮丸能够控制天候的能力就耐人寻味起来了。不同于山老头的流刃若火的极度高温,从而影响周围环境,控制天候作为冰轮丸自身的能力,其原理或许恰恰是在影响空间。
这只是种猜测,宏江不知道蓝染到底有没有确定这一点,可如此大费周章,专门为日番谷设下陷阱,小鬼肯定有他独特的地方。
“所以,蓝染队长也是有软肋的,因为区区一个志波都,没什么必要吧?”
“还是有不同的。”
“你是觉得我没办法影响到你离开吗?”宏江问道,蓝染没有回答,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啊,当然,这也可能是对方在套取情报。毕竟,志波都此刻人就在蓝染手里,但他却无法证明这不是单纯的口头威胁,这就是不同了。
“蓝染队长应该知道当初星十字堡垒一战吧?”
“有幸参与过。”
“那你就该了解青老师封禁星十字堡垒的鬼道吧,三锁封三门可是能完美封禁一定区域空间的缚道,而我恰好学过这门缚道。”宏江说着,低头一笑:“有些惭愧,我做不到笼罩星十字堡垒那么庞大的区域,可要覆盖双极之丘应该还是做得到的。”
蓝染这次没有马上回答,转身回到桌前自顾自地整理起文件,烛火在镜片上闪烁,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猜不透他的心思。
“费尽心思也要留在这吗?你所做的事就算没有我的干预,也不会有人领情,这里可容不下你,宏江。”
“容不容得下我不关键,为了瀞灵廷我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蓝染抬起头看着一脸正经的宏江,又默默低下头,轻声吐出一句:“老套的回答。”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不知道山老头会不会相信?你怎么看?”
“……”
又是一夜过去了,夜一拄着脑袋坐在悬崖边,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新一轮的朝阳很快就要升起了吧。
刚刚她去确认过,树下的东西还原封不动地留在那,春水那个老家伙似乎还没有个决断,真是让人头疼。
另一边,一护的卍解修炼还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已经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初定的修炼计划只剩下两天了。
朽木露琪亚的行刑日期是从被带回后算起的二十五天后,同时间,他们在现世修炼以及制造穿界门共用去十七天,进入尸魂界后在流魂街及空鹤家滞留了两天,来到瀞灵廷后分散了两天。
满打满算,卍解修炼的三天过后,留给夜一的时间也就仅仅剩下一天了,而这一天也是用来解封那件灵具,以及教会一护使用方法的,时间上完全没有能调整的空间。
当然,这是最初的计划。从进入瀞灵廷与春水会面后,夜一从对方口中了解到,露琪亚的行刑日期居然是在十三天后,也就是说,尸魂界从露琪亚被捕后开始算,仅仅过去了十二天。
问题应该出在经过断界时出现的拘突身上,当时他们一行人差点被这个清道夫给吞噬,阴差阳错导致他们提前七天来到尸魂界。
这种事理论上成立,可真正经历还是头一遭,不过也托这次意外的福,让他们现在多了七天可以任意支配。
也就是说,即便一护在这三天中没有修炼成卍解,也还剩下八天时间,足以支撑第二轮的修炼。
只是,已经将潜力全部逼迫在三天内,突然告诉一护还有八天时间,对方还有可能修炼成卍解吗?
不太可能,说实话,夜一从来都不看好一护,原因无二,三天这个时间可是浦原喜助创下的记录,那个天才,甚至变相造成眼下糟糕局面的混蛋。
所以,现在到底要再去找浮竹一次,还是继续训练一护呢?
再观察一天吧,就一天时间,如果一护的灵力还是没有明显变化,她就只能去赌一把了。
夜一想了想,自己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急,可这种不详的预感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种被时间追着的,紧迫感……
另一边十番队中,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屋里,但这里的气氛依旧很压抑,对日番谷和松本来说,这一夜都太过于漫长了。
雏森没有醒来,对现在的她来说,好好休息一下才是最好的吧?
而那封遗书日番谷也已经看过了,字迹也与五番队拿来的文件比对过了,的确是蓝染的字迹没有错。
所以,那封遗书到底被篡改了多少?从宏江和市丸银的举动,他们肯定在计划着某些不可告人的事。并且,从松本讲过的只言片语中,宏江似乎与瀞灵廷之前发生过的某起恶性事件有关。
也就是说,蓝染遗书中蝶冢宏江的名字是没错的,可他们所谋划的事真的是夺取双极吗?
“松本,你……”
话才出口,一阵微弱的风铃声突然从门外传来,日番谷与松本齐齐向外望去,一只黑色的蝴蝶正悠闲的飞来。
地狱蝶?四十六室又有新的命令了吗?
“各位队长与副队长,有紧急通告。关于朽木露琪亚的行刑日期有了最终变更,最终的行刑日期定在……”
“二十九小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