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十七章 雪化後是什麼?【求訂閱*求月票】推薦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我怎么感觉你又要在赵国搞什么事情!”东君看着无尘子说道,自从无尘子跟郭开和韩仓混到一起以后,三个人就差结拜成刎颈之交了。
“道家能有什么坏心思!”无尘子无辜的说道,心底却在悱腹,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吓人,他在算计赵国,连晓梦都没有告诉,东君居然能猜到。
“你以为我们没发现?”东君无语的看着无尘子,真以为晓梦和少司命都不知道,只不过她们都没问而已。
最强兵王在三国 不京云
“那你知道为什么她们都没问吗?”无尘子看着东君说道。
“为什么?”东君好奇的反问道。
“因为女人不需要知道太多!”无尘子说道,威胁了焰灵姬,终于消停了,又跑出来个东君。
“那是你表现得太明显了,你不知道这几个月,整个邯郸都在说你们三个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东君说道。无尘子才来邯郸多久,居然就跟郭开和韩仓这两个赵国首屈一指的官员混到了一起,成天花天酒地,也被百姓称为赵国三鼠!窃国之鼠!
“无尘子到底想做什么?”大将军府中,李牧深深的赶到不解,郭开和韩仓不知道这个韩申就是道家人宗掌门、秦国国师无尘子,他却是很清楚,只是他也不知道无尘子不去阙与城接管秦军,跑来邯郸到底要做什么。
“韩仓和郭开可是能够接触到赵国城防图的!”司马尚提醒说道,秦军和赵军如今都在阙与城下对峙,谁都没有动,李牧同样没有前往军中,就是在等秦军先动,而他们猜测秦军未动也是在等无尘子去阙与城接管大军,因此两个人都留在邯郸等着对方先动。
“城防图是假的!”李牧说道,有郭开和韩仓这种人在朝,他怎么可能把真的城防图交出来,交给赵王迁的城防图也是假的。
“假的?”司马尚呆住了,看着李牧,上报假的城防图可是重罪,李牧居然敢这么做!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李牧看着司马尚说道,赵国已经这样了,更坏还能坏到什么地方。
“我带你见一个人!”李牧看着司马尚说道。
“什么人?”司马尚不解的问道,都这个时候来,还有什么人是值得李牧亲自登门拜访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李牧说着带着司马尚换上了便装,什么人都没带,离开了将军府朝邯郸赵王宫方向走去,却是在赵王宫外的大街第三府前停下了,投上名刺,在家老的引导下,从后门悄悄的进入。
“平阳君府?”司马尚皱了皱眉,这平阳君很少听说,自从先王死后,平阳君也从相位上退下,郭开成了新任的赵相,而平阳君赵豹也淡出了赵国朝堂,要不是李牧带他来这里,他都快忘了这个曾经的赵相,所有人也都以为他死了。
“如果我出事了,记住来找平阳君,让他支持你成为赵军主将!”李牧严肃的说道,无尘子和郭开、韩仓混到一块,不用想也知道是秦国故技重施的想让赵国再次临阵换将,所以出征之前,他也要做好两手准备。
绝世痞神
“见过平阳君!”李牧带着司马尚走进了平阳君府中的书房中,只见一个头发银白稀疏的老人躺在卧榻上,似乎连眼都睁不开了。
“你们都下去吧,吩咐下去,十步以内不许靠近!”赵豹睁开了眼,哪里还有垂垂老矣的样子。
“诺!”家老答道,带着人退出了书房,并在门外守候,不许人再靠近。
“平阳君要保重身体啊!”李牧看着赵豹担心的说道,真怕赵豹会比他更早的离世。
医生不好当
“武安君不必担心我,在秦赵大战结束前,我还是能支撑得住的!”赵豹摆了摆手,在李牧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这就是接替你的人?”赵豹看向司马尚对李牧问道。
“嗯!”李牧点了点头,示意司马尚上前让赵豹看清楚。
“末将司马尚见过平阳君!”司马尚也急忙上前行礼,让赵豹看清楚他的样子。
“既然是武安君推荐的人,我也信得过!”赵豹仔细的看了司马尚一眼说道。
“此次出征,武安君有几成胜算?”赵豹看着李牧问道。
“零!”李牧摇了摇头说道。
“王翦为将,蒙武为副将,你也没有把握?”赵豹看着李牧,沉声问道。
“王翦为将是假的,秦军此次主将是无尘子,秦军出兵二十万加上本来就驻守上党的十万秦军,共计三十万!”李牧解释道。
“无尘子?就是那个灭了韩国的新崛起的名将,道家人宗掌门,秦国国师?”赵豹继续问道。
“嗯!无尘子是道家百年不遇的人杰,精通百家,在兵事上也是独具一格!”李牧说道。
“你没有把握胜他?”赵豹不相信一个年轻人会让李牧如此忌惮。
“是赵国没法胜秦国!”李牧说道,如果他是秦军主将,无尘子是赵国主将,他同样有必胜的把握,可惜他是赵国主将。
赵豹沉默了,长平之战和邯郸之战,将赵国的底蕴都打没了,要不是李牧带着十万边关将士回援,击败了秦军,赵国早就亡了。
“你想我怎么做?”赵豹看着李牧问道。
“如果我出了意外,希望君侯能支持司马尚成为赵国主将。”李牧说道。
“还有呢?”赵豹继续问道,从李牧带司马尚来这里他就猜到李牧是要司马尚接替赵军主将之位,所以也是认可了。
“其次,郭开、韩仓和墨家混到了一起,我担心城防工事这一块会出问题,所以,我走以后,希望君侯能够帮着核查各地防御工事的督造!”李牧继续说道,现在完全不知道秦军会从哪一块出兵,所以各地防御工事必须保证质量。
“墨家?”赵豹睁开了眼,他跟墨家还是很熟的,邯郸保卫战的时候,要是没有墨家的支持,邯郸也很难坚持道楚魏联军的到来。
“墨家不久前发生了动荡,如今墨家巨子是卫国大将军之徒荆轲。”李牧说道,并没有告诉赵豹如今的韩申就是无尘子假扮的。因为说了也没用,只会让赵豹更加忧心,以赵豹的状态,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还是少让他操心的好。
“大势所趋,墨家会跟秦国走到一起也是可以预见的!”赵豹叹了口气说道,要怪也只能怪赵国自己不争气。
“君侯?”李牧看着沉睡过去的赵豹,低声叫了几声,见赵豹没有醒来的样子,只得将他抱回卧榻上躺好,然后带着司马尚退出了书房。
“武安君谈完了?”家老看着李牧和司马尚出来问道。
“照顾好君侯!”李牧点了点头对家老说道。
“平阳君是?”离开了平阳君府,司马尚才开口问道,刚刚他是一句话也没敢说,只能扮演者随从的样子。
“宗室宗正!”李牧叹道,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也不想来打扰这个已经黄土盖过脖颈的老人。
“当初先王要是接受平阳君的建议,不取上党,也就不会发生长平之战。”李牧叹了口气说道,长平之战是赵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而当时的文武大臣都是信心满满的想要跟秦国争霸,唯独赵豹出言劝阻,但是满朝文武确实没人听得进去,导致了赵国由盛转衰。
“你记住,赵国是赵家的赵国,郭开、韩仓之流别看现在势大,但是宗室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关键,只要平阳君还活着,郭开、韩仓也掀不起大风浪。”李牧说道,长平之战以后,就是赵豹私下命令他率军回援的,否者邯郸之战,秦军将邯郸围得水泄不通,根本是不可能传出任何军令的,更别说命令他率军回援。
司马尚点了点头,赵豹的名声不显,他的时代有太多名臣了,蔺相如、廉颇、赵奢、平原君赵胜,反而是他这个赵相没人记得。
李牧走后,赵豹再次醒来,看着守候在一旁的家老,开口道:“去查查郭开和韩仓在做什么?”
“诺!”家老点了点头。
“李牧终究是外将,不知道朝堂的危险,这一战关乎赵国的生死,我们必须给他稳住后方!”赵豹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君上的身体……”家老看着赵豹迟疑地说道,而有一点他们都没告诉赵豹的就是,赵豹的身体医家已经说了撑不过这个冬天。
除灵学生会:男神别撩我! 小白饭
赵豹看着家老,叹了口气,可惜他没有子嗣,一旦他离世,整个赵国宗室又该交到谁的手上?整个赵国宗室又有谁能撑得起来?
“宗室宗亲中,你认为谁能继任宗正令?”赵豹看着家老问道。
家老沉默了,整个赵国宗室,不论是平原君赵胜的后人还是王室公子,都没有一个能挑起大梁的。
赵豹看着家老,也知道整个赵国宗室也没有一个人能挑起大梁的,只能望着火炉发呆。
“去把赵武找来!”赵豹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
“诺!”家老点了点头,出门带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人进来。
“见过大父!”赵武看着赵豹直接单膝跪下行礼说道。
“你跟随墨家巨子六指黑侠修行多久了?”赵豹看着赵武问道。
“二十又三!”赵武闷声答道。
“剑术如何?”赵豹继续问道。
“不知!”赵武摇了摇头,他跟随六指黑侠修行多年,但是作为赵豹的义子,赵豹不允许他出去跟人逞凶斗狠,所以这些年也都是在家单练,是什么水准他也不知道。
“如果让你入秦宫,刺杀秦王,你可有把握?”赵豹看着赵武问道。
赵武皱了皱眉,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墨家有一剑名为十步一杀,十步之内,即使是天人极境我也有一定把握击杀!”
“十步么?”赵豹沉默了,秦王宫守备森严,想要到秦王身前十步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可知道刺杀秦王,你也再无生还可能!”赵豹终究不是无情之人,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走这一步,但是他撑不住了,赵国也撑不住了。
“知道!”赵武闷声点头道。
“那你为什么不拒绝,你知道的,如果你拒绝,我不会让你去的!”赵豹看着赵武说道。
“因为大父需要,孩儿自当为大父解忧!”赵武说道。
“那你去吧!持我令牌,去黄河边上找一个钓鱼老人,他会帮你找到接近秦王十步距离的方法!”赵豹叹了口气,将一面平阳君令牌丢到了赵武手上。
赵武接过令牌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赵豹看着赵武离开的声音,忍不住老泪纵横。
“回来,武儿,回来!”赵豹声音哽咽,他膝下无儿无女,也没有什么门客,更没有几十义子,唯一一个义子就是这个在邯郸废墟中捡回来的赵武,赵武长相平凡,丢进人群中都是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这却是赵豹最希望的,平平凡凡。
赵武走出卧室,再次跪下对着卧室磕了三个头,又对家老说道:“替我照顾好大父!”
“公子放心!”家老点了点头,这个公子虽然不是君上亲生的,但是情同父子,最关键的是没有一点世家公子的傲气,平平凡凡,待人谦和,整个平阳君府也没有把他当成公子那般谨言慎行。
赵武离开了平阳君府,背对着平阳君府踟蹰了片刻,终究是没有转身,他知道,他如果说一句话,赵豹是不会让他去行刺杀之举的,但是赵国的局势他不是不知道,他也不敢转身,因为他怕他转身了,他的心会乱,心乱了,剑也就乱了,就杀不了人了。
成 小說
“下雪了!”路边的玩童兴奋的说道,看着天空飘下的雪花开心得手舞足蹈。
“下雪了!”平阳君府中,赵豹看着窗边飘下的雪花,喃喃自语。
“下雪了!”武安君府中,李牧同样是看着窗边飘落的雪花,下雪了,意味着秦军也要动了。
“下雪了!”道家小院中,无尘子叹道,也是时候离开邯郸前往狼孟县和阙与城了。
一夜的风雪过后,无尘子、李牧、赵武都离开了邯郸,而他们的路线却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赵武在前,无尘子在后,李牧率军在最后。
雪化后是什么?三个人都知道,战争!
ps:月初求订阅,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