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 恨意滔天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长安城。
今日无雪,傍晚时分,凛冽的寒风自行人罕至的长街上自虐刮过,发出呜呜的鸣响,街道两侧坊墙上的积雪被寒风裹挟席卷,在空中恣意飞舞,打在脸上,刀割一般又冷又痛。
长孙冲穿着厚重的皮裘,策骑自朱雀大街一直南行,马蹄“嘚嘚”在空旷的街道上响起,放眼而去宽阔的长街笔直延长,穿行其间,令人有一种天地万物唯我独尊的惬意。
就是天有些冷,北风刮起街道两侧坊墙上的积雪直往脖颈里钻……
长孙冲缩了缩脖子,一夹马腹,催动胯下骏马加速向长安城南明德门奔去,身后数十家兵簇拥而至,如同一阵风一般掠过长街。
出了明德门,沿着官道径直向南进入终南山。
此时天色已然昏暗,终南山被冰雪覆盖,白雪皑皑,倒也尚能看清路途。只是山路之上铺满冰雪,马匹只能缓缓前行,否则稍有不慎导致马匹失蹄,就会滚落路旁的沟壑之中。
直至酉时末,一行人方才绕过一处山包,抵达一处密林之外。
驻足山路之旁,远近皆是皑皑白雪,透过或疏或密的林木,可见一座小巧的道观掩映于密林之后,灯火点点,红墙黛瓦,令人在凛冽的寒风之中自心底透出一丝暖意……
长孙冲狠狠吐出一口白气,向身后家兵摆了摆手,自己翻身下马,向着前方小跑过来的禁卫迎去。
“此地乃是皇家禁苑,尔等速速离去!”
几个禁卫远远见到一队人马在道观附近停下,当即便迎上来予以驱逐,毕竟几年前长乐公主遭人掳掠差一点命丧深山的事儿影响太大,事后不知多少禁卫受了牵连。
而且最近京师局势不稳,这些禁卫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长孙冲不行上前,拱手道:“在下受人之托,有重要之事要面见长乐殿下。这里有封书信,烦请诸位呈给殿下过目,若是殿下不肯接见,在下便即离去。”
他化了妆,与本来面目大相径庭,这些禁卫自然认不出他,其中一人上前狐疑的接过书信,正反两面看了看没瞧出什么名堂,便道:“那就在此止步,吾入内通秉,若吾传见便擅自接近道观,杀无赦!”
长孙冲忙躬身,一脸惧意:“喏!必不敢逾距半分。”
那个禁卫与身边袍泽点点头,转身快步走入道观请示,余下几人则手摁腰间横刀,将长孙冲等人斥退几步,虎视眈眈的盯着。
长孙冲神态自如,负手而立,颌下三绺长须飘飘,颇有几分儒雅风致。
……
白雪覆盖道观房舍,自窗户望出去,屋顶、墙头、远处的山脊在昏暗的夜色之中一片灰白,院子里倒是打扫得干干净净,露出整齐的方砖。
丹室之内烧着地龙,屋外寒风凛凛、白雪飘飘,屋内倒是温暖舒适。
茶几旁放着一个红泥小炉,路上放着茶壶,正“咕嘟咕嘟”的煮着一壶茶,壶嘴白气喷出,茶香四溢。
一身清布道袍的长乐公主斜倚在茶几旁的软榻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捧着的一卷《冲虚经》。茶几上燃着灯烛,烛火摇曳,光晕映照在长乐公主完美无暇的侧脸上,秀致的五官勾勒出明灭光影。
茶壶嘴发出“呜呜”的连续响声,白气喷出一条线,长乐公主这才放下书卷,坐直腰肢,先深了一个懒腰,清布道袍下秀美的曲线尽展,而后方才伸出纤纤玉手,将茶壶自红泥小炉上提了下来。
壶嘴倾斜,一道茶水倾注而下,注入白瓷茶杯之中,汤色杏黄澄亮,香气微熏。
放下茶壶,拈起茶杯,凑到粉润的唇边,轻轻呷了一口,滋味清淡,回甘无穷。
这是岭南道长溪县山区里的一种茶叶,新近被房家的茶厂发现。只是这种茶平素不为人知,欲想推广天下,必先彰其名目,便精致采制之后赠给故旧亲朋、社会贤达,借之推广。
据说送到她这里的茶叶乃是房俊临行之时特意叮嘱,选取的是山崖上最好的茶树。呷着清香的茶水,听着窗外寒风肆虐,红泥小路里火光映着俏脸泛着红晕,响起那人此刻身在冰天雪地的西域浴血奋战,亦不知在夜半衾冷之时,能否感受到远在长安的这一缕相思之念……
都市弑神传 山大王
爱如禅 你如佛 白落梅
想到此处,茶水愈发甘甜,脸颊愈发红润。
只可惜这等好茶仅仅饮了一口,门外响起的脚步声便打破了饮茶的意境……
万界侠义系统 浓茶配烟草
侍女自门外推门而入,手里捧着一封书信,双手呈递给长乐公主,低声道:“外头有人求见,说是受人之托有要事相告,殿下若看过书信,自然知晓究竟。”
“嗯。”
长乐公主放下茶杯,接过信封,封口并未封死,打开来取出信笺,展开在灯烛之下,一目十行,便变了颜色。
长孙冲居然又回了长安?!
心中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此番身在高句丽历经生死,感悟了不少道理,自觉以往所作所为对长乐伤害太甚,心中甚为不安,愿登门致歉、负荆请罪,且有一件天大之事要当面告知……
静谧美好的心境瞬间破碎,长乐公主将信笺放在茶几上,下意识的挺直腰肢,想了想,问道:“前些时日,你随本宫前往太子处,是否记得太子曾经提及长孙冲如今身在平穰城,为大唐‘死间’,欲戴罪立功,求得父皇宽恕可重返长安?”
侍女微微歪头,仔细想想,颔首道:“确实有这么回事儿,奴婢还曾私下抱怨,那人犯下那等滔天大罪,怎地陛下还会宽恕他呢?”
长乐公主秀眉紧蹙。
既然长孙冲身入平穰城愿为大唐之“死间”,协助大唐攻陷平穰城,那么在平穰城尚未攻陷之前,他断然是不可能离开平穰城的。
可是此刻他为何会出现在这终南山中?
若说平穰城已然攻陷,东征已经结束,那么为何朝中毫无半丝波动,竟无一人对此欢呼雀跃、歌功颂德?
深吸一口气,她清声道:“告诉门外禁卫,让那人入内,本宫亲自接见。”
“喏。”
侍女不知发生何事,更不知来者是谁,欣然出去通知。
长乐公主坐在丹室之内,看着红泥小炉内通红的炭火,一双秋水也似的明眸染上了一片橘红之色,心内狐疑不定。
或许长孙冲此番前来,当真意识以往之过,决定痛改前非,并且向她述说辽东之战事?
毕竟他此刻出现在平穰城,实在是于理不符。
至于派人通知京兆府前来缉捕长孙冲,甚至自己下令让禁卫将其擒获,她倒是没这么想过。好歹夫妻一场,固然早已恩断义绝,那人当初甚至要置他于死地,可毕竟都是一时冲动,哪怕恩义不再,却也不好亲手将其送到铡刀之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九转邪神
或许,长孙冲也就是算准了她这般情深意重的性格,才敢这般堂而皇之的登门求见……
温柔王爷迷糊妃 铭荨
半晌,门外脚步声响起,侍女在门外低声道:“殿下,那人来了。”
长乐公主心中一紧,故作平淡道:“请他入内觐见。”
曾几何时,她对长孙冲早已心灰意懒,自觉无论任何情况之下相见,都能难让她感受到以往的那种不堪与愤懑,与房俊相好之后,芳心之中慢慢的皆是他的影子,更装不下其他人的一点一滴。
然而此刻,即将面对这位前夫,却令她有一种心悸的惶然。
对于自己的反应,她也有些不解,这甚是没来由啊……
须臾,房门打开,先是侍女入内站在长乐公主右手边,继而一个络腮胡子、身材修长的男子走进来,一双明亮的眼眸与长乐公主略微对视,一瞬间眼眸之中仿佛有无限感慨浮现,继而消失一空,躬身施礼,一揖及地:“在下见过长乐殿下。”
虽然长孙冲已然易容,但是同床共枕多年的长乐公主焉能认不出?只是在见到他的一瞬间,长乐公主终于明白自己心中那股惊悸惶然的感觉从何而来。
昔日温润谦逊的世家子弟,倍受宠幸地位超然,人人皆要赞一句“公子如玉”,然而如今,面前这人却好似一条毒蛇一般,举手投足、眼眸闪烁之间,都透着一股令人彻骨的寒意。
长乐公主立即便后悔接见长孙冲,这个男人已然被恨意占据了身心,那股恨意更是已然化作无形的毒蛇猛兽,仿佛择人而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