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五十四章 奉命前來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白司神君坐着,眼风懒懒的睨过去,皱眉,似疑惑一问,“你,是哪位?”
这一问,真是妙。比明晃晃的不屑,还要打脸。
阴虚神君本是脸色一沉,下一秒却又笑了,“白司神君这是在人族呆的时间长了,连神族的老朋友都要忘了。”
“朋友?”白司神君更加不解,“本君可从不记得有你这号朋友。”
“白司神君说笑了。”阴虚神君似委婉一说,转头又问了一问青司神君,“你说是不是,青司神君?”
青司神君更加傲慢,“想做本君的朋友,先报上你的大名。”
“你……”阴虚神君怒了,不过,语调却又是一转,换了话题,“我来,是想问谁打开的神殿封印。”
老狐狸,谁打开的他难道会不清楚?
封印只能皇室血脉才能打开,而当年活下来的仅有凰久儿一人而已。
就不信,他进来这么久会没发现她。
可他,始终都没有拿个正眼瞧过凰久儿。
凰久儿倒也无所谓,他们是仇人,难道你还指望仇人能对你有个好态度?
这个阴虚神君迟早是要除掉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证据指证他而已。
再者,留着他还有大用处。
“是我打开的。”凰久儿笑眯眯的回答他,态度看上去是相当的好。清澈眸子晶亮,还闪着无辜,不谙世事的天真。
这样子,让人一看,就会认为她是一个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小孩子。
当然,看在阴虚神君眼里就是蠢,好糊弄。
他微微弯腰,一改刚才不屑的表情,倒是恭敬起来,“原来是公主,在下阴虚神君恭迎公主。”
“呀,你好厉害,一眼居然就能猜出我的身份。”凰久儿貌似很惊讶,又非常不解,完了还给夸赞一句。
“公主,你这样说可真是折煞在下了。”阴虚神君佯装诚惶诚恐,再次弯腰,“公主流落人族,在下没有第一时间迎回公主,是在下的疏忽,让公主受苦了。”
只是他这一弯腰,一垂头,却是没有瞧见台阶上坐的一伙人,齐齐的丢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出奇的一致。
等他再抬起头,众人的眼神又立马收敛,眼观鼻,鼻观心。
都是一群戏精啊。
“哎。”凰久儿幽幽一叹,站起来,往下走了几个台阶,偏又不全下。
一瞧她站的位置,始终高了阴虚神君那么一点,某人想瞧她,就不得不用仰望的姿态。
然后再用相当善解人意的语气,一说,“这也不能怪你啊,毕竟你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力啊。这神殿的封印你也解不开,所以我能理解你……真的,不怪你。”
对于一个用尽了各种方法想要破开神殿封印的人来说,这话可真是相当扎心啦。
偏偏凰久儿还叹气,那神情,那语气也是没有一点破绽,就好像是她的无心一说。
这就更让阴虚神君感到憋屈。
抹泪的青春热血 喜欢蒲公英的孩子
“公主,你这么说,在下倒更是无地自容了。”他也来个摇头叹气。
会装的不止一人,不是?
“阴虚神君,你这话从何说起啊?”凰久儿疑惑一问,再继续来个怅然的神情,摇头晃脑,“这人啦,要正视自己的能力。你就是给自己太多压力了。”
一副小大人模样真是看的她后面一众人憋笑都好辛苦,垂着头,盯着台阶,画着圈圈。
相处了些时日,他们也知道凰久儿的脾性,她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懂。
没有明说,暗讽的意味他们知道。
阴虚神君也有所怀疑,但是仔细打量凰久儿的神情,却又是什么都察觉不出。
不 合格 的 大 魔王
无辜的眼神,天真的小脸,但是眼底似乎还有些其它的,像是紧张不安,又像是忐忑彷徨。
忽地,他似乎明白了,差点就被她给骗了。
一个在人族长大的小孩,那种地方教养出来的人,能有多大的出息。
本是看她这么小就能修炼到皇神,让他确实惊讶了一瞬,现在看来终是他高看了。
就像达官贵人看不起平明百姓一样,阴虚神君看凰久儿的眼神就有那么点意思。
虽他掩饰的极好,“公主说的是。”
此时,殿又进来一白衣少年,面容清隽,脸上神情淡淡。
只是他一进来,凰久儿倒是清楚瞧见阴虚神君脸上快速闪过的阴沉。
呵呵,有意思,这两人不对付,说是死对头也不为过。
好的很,他阴虚神君是坏人,那他的死对头就是好人。
某女判断好坏的标准还真是任性。
来人站定,恭敬的朝着凰久儿行礼,一丝犹豫也无,“在下东方笑,恭迎公主。”
凰久儿淡笑打量他,小脸上的表情平静,同样也让人瞧不懂她在想什么。
他继续道:“奉家师之命,前来听从公主差遣。”
原来是奉命前来,她现在确实缺人。
不过,也就不见得什么人,她都非得要。
若心不甘,情不愿,也不忠,这样的人,要来也是麻烦。
“你的师父是?”凰久儿疑惑。
“家师乃是黎宇神君。”东方笑仍是淡定。
“黎宇神君!”身后传来一阵抽气声,听到这个名字,几位神君惊起。
凰久儿一脸懵逼,相当费解。
几人的弟子也是不懂,疑惑中。
咋啦?这人很牛逼?
下一秒,白司神君就简单的为他们科普,“黎宇神君,远古时期活下来的唯一战神,十万年前就已经隐世退居,不再过问凡尘中事。”
听后,凰久儿心中还是小小的震惊了一把。
虽说神族人寿命很长,达到某种境界与天同寿都不是问题,但从远古活到至今,这样的人她还真没听过。
不,今天听到了。
所以震惊,不过很快就平静。
她转眸朝东方笑望去,“你奉命前来?”
“是。”东风笑回。
“奉谁的命?”凰久儿再问。
“家师。”东方笑皱眉。
这个问题他说的很清楚。
“行了,你回去吧。”
怎知,凰久儿摆摆手,竟赶人。
东方笑怔了一怔,没再多说,退下。
不过眼中划过的一丝怒意,相当隐晦。
此刻他确实不懂,甚至觉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公主有些不知好歹。
师傅命他过来,却被她赶走,在这种情况下,用人之际,她如此作为,简直有点愚蠢。
所以,他怒。
好心好意过来能不怒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