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異常樂園-第九十一章 障眼法中的障眼法鑒賞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当黑金带着奥义素材进入修炼静室的同时,一条情报随之传入地下城的更深处。
某位身着暗金神袍的贪婪近神,看过情报内容,狭长裂口微微一咧,立即命人将消息,告知正在守株待兔的钢拳。
“钢拳大人,情况有变,您仍需要稍等片刻。”
钢拳此时,正守在更下层的电梯出口附近,等着余烬和木偶少女自投罗网,而他听完情报简述,顿时骂道:“蠢货,再等下去,人都跑了!余烬和谎言木偶必定有所察觉,真当薪火种子和你我是同一物种?”
说罢,钢拳立刻冲向即将上升的电梯,不由分说的举着硕大钢拳,将十多位寻宝强者,丢出电梯范围。
“你们等下一趟吧!我赶时间!”
原本挤满人的电梯,因为钢拳的强势插入,变得稍显空旷,那些被赶出来的寻宝人士,心中多有不忿,却也只能屈服于钢拳的淫威。
嫁入豪门之后
一位货真价实的神阶强者,终究是他们招惹不得的存在,纵然当中甚至存在一位称号近神,也只能在审时度势后,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
个别侥幸留在电梯的人,反而感觉不到丝毫庆幸,因为随着时间推移,钢拳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令他们犹如面对人形暴龙,心脏狂跳,浑身冒汗,但因为害怕惹怒钢拳惨遭打杀,只能死命的屏住呼吸,强忍不适。
好不容易捱到电梯大门再度开启,人形暴龙飞身掠走,这些同行之人,才敢大口喘气,互相看着彼此犹如落汤鸡的狼狈模样,纷纷生出劫后余生的感觉,却又不禁骇然发问:
“到底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胆敢招惹这么一位恐怖存在?”
冲出电梯的钢拳,仅仅一个起落,便横跨半座城市,凌空飞渡至贵宾修炼场。
吞天副会长本是希望战斗,能够远离贪婪商会的商业设施,避免扰乱商业秩序,所以将埋伏地点选定于更深层的地下城,钢拳本人对此是持有反对意见的,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到了人家的地盘,他也只能照做。
结果偏偏就在落入陷阱之前,谋划遭到识破,钢拳心中气急,便不再顾忌贪婪商会的规矩,肩头一沉撞碎墙壁,径直杀入了余烬所在的修炼静室。
轰!
崩碎墙砖迸射开来,激起尘土涌动如雾。
视野一扫,钢拳的锐利视线,便立即透过飞扬尘土,锁定修炼室中的一道身影。
他的面色登时变得阴沉至极,因为那道身影是昏迷不醒的黑金,至于余烬和木偶少女却是不见了踪影。
“该死!”
钢拳忍不住破口大骂,而更让他的是恼火的是,随后赶来的吞天副会长,张口就说:“建筑损失、伤员赔偿,快些计算出来,全都划到钢拳的账上,贪婪商会的规矩,不容更改。”
“哼!”钢拳冷哼一声,怒眼瞪去,“就是因为你们的破规矩,到嘴的肥羊,飞了!”
“飞不了的。”
吞天副会长咧嘴笑道:“贪婪商会的交易许可,具有气息烙印,余烬此刻刚刚踏入上升通道,你迅速出发,应该能够截住他。”
“希望如此!”
钢拳闻言,立时动身,双脚一踏,便以超绝速度从原地消失。
吞天副会长担心这家伙不肯收手,坏了贪婪商会的规矩,再加上他对余烬二人愈发好奇,便也一并跟了上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钢拳如此痛恨。
至于昏倒在地的黑金,他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一下,如此小事都办不好,黑金哪里还能得到他的看重?
然而两位神阶存在方才离开,昏迷不醒的黑金,却在一片混乱中睁开了眼睛!
那些正为建筑坍塌发愁不止的商会成员,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就随即被“黑金”道出的【白日说梦】,迷惑神智,纷纷站着陷入沉睡。
便在这时,“黑金”蹭的一下从地上跃起,从口中吐出了真正的黑金,接着,他化作一只大头苍蝇,落到一位贪婪尊者的头上,施以意念之力,令其在睡梦之中迈开脚步,朝着下沉入口快速行去。
没过多久,一众商会成员便齐齐苏醒,见黑金依旧昏睡,四周也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就误认为是恍惚了一下,继续对如何修复连连发愁。
倒是有人注意到,一位贪婪尊者消失不见,但商会高层的行踪,完全不是他们有资格过问的,尤其对方还是追随在吞天副会长左右的心腹,那就更不是他们能够干预的了。
而这位被众人下意识忽略的贪婪尊者,不久之后,也脱离了催眠影响,神智刚刚恢复,便发现自己正在街头疾行,经过一番经典的“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三连默问后,一道阴森冷笑自脑后传来:“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照我说的做!不然,你辛辛苦苦挣到的尊者之位,只能跟着你一起去死了!”
“你是狂医余烬?”名为青铜的贪婪尊者,压低声音忌惮发问。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就好办了,相信你能得到吞天的看重,应该是个聪明人。”余烬沉声说道,“脚步快一些,最好能赶上前面的升降梯。”
为了生命着想,青铜尊者选择依言照办,但他想不通,余烬为何挟持自己?在身份暴露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分明是逃之夭夭,怎么看情况,狂医余烬还有继续深入地下城的想法?
“废话,拿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当然不能走!”余烬如此说道。
想要的东西?!
听到这话,青铜尊者瞳孔一缩,暗道狂医莫非还在惦记那批,注定得不到的异常合金?
狂医之名,看来还真不是白叫的,居然敢在贪婪商会玩火!
就不怕把自己烧死吗?
青铜尊者镇定精神,随即辩解道:“狂医阁下,既然想要异常合金,又何必抓我一个无名小卒呢,我可没有贪婪交易所的准入权限。”
“呵呵,青铜尊者实在是太过自谦了。”余烬轻声一笑,戳破谎言,随即提醒面色凝重的青铜尊者,“要进升降梯了,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被余烬捏死命门,青铜尊者紧咬利齿,闭口走入电梯大门,面对身边人数众多的探宝强者和商会成员,他自始至终都不敢做出过激举动,甚至需要始终保持面无表情,只能在心中期望,吞天副会长赶紧识破狂医余烬的真实图谋。
而乘着上升电梯,追到顶层据地,急忙将目标人物半路截住的钢拳与吞天,直到这时还没有发现,被他们锁定的交易许可,压根就不在余烬的身上。
“受死!”
钢拳暴喝一声,凌空擂出一拳,强劲拳风宛如炮弹轰中“余烬”后背,当即将其全身炸碎,惊人声响震动了周遭街区。
我就知道会坏了规矩!
吞天副会长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立刻高声出言:“商会缉拿不法商贩,请大家保持镇定……咦?怎么会这样?”
听到一声惊疑的据地人员,很是奇怪让他们保持镇定的吞天,为何自己反倒先不镇定了,唯有身在附近并且恰好目睹全过程的人才能知道,方才被钢拳一招轰碎的某道人影,竟然化作碎裂纸页,翩然飞落!
吞天伸手一揽,将所有纸页收入手心,赫然发现,这竟然是由他亲手出具的交易许可。
许可上依稀残留着作画痕迹,意味着两人刚刚追逐的,分明就是个纸人!
“中计了!”
吞天捏紧拳锋,碎裂纸页当即变作齑粉,钢拳怒极反笑:“继续守你们的破规矩吧!到嘴的肥羊,我看你还能不能找回来!”
“只要余烬没有离开,那他永远都是我贪婪商会的囊中之物!”吞天副会长被钢拳激怒,亮出一口森白尖牙,“你再聒噪,小心我不顾约定吃了你!就算【铁拳】事后问起,他也不能找我的麻烦!”
“哈哈!笑话,有胆子你就张嘴,看我不把你的烂牙全都拔了!”钢拳本身便是脾气火爆之辈,眼见吞天副会长撕下笑面虎的伪装,随即放弃继续虚与委蛇的组织战略。
作为至高存在本体世界的“高等人”,钢拳最是无法忍耐,原始人类的威胁。
不过,吞天终究是个生意人,没有被怒气冲昏头脑,在发现端倪之后,回溯神念,便随即意识到问题所在:“不对,黑金的状况不太对,虽然他身上存在贪婪信仰的气息,却不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更像是贪婪信仰石的气息!当时我被交易许可吸引了注意,竟然没有觉察这个细节,还以为是黑金昏迷所致!”
说到这里,吞天立刻联系留在坍塌修炼室的商会成员,随即得到两个消息,黑金变成了白痴,青铜莫名消失!
寸芒 我吃西红柿
“据我所知,狂医余烬拥有变化能力,先前见到的黑金,应该就是由他所化,而谎言木偶的意志天赋超凡绝伦,黑金之所以变成白痴,恐怕是因为被榨干了记忆,所以才知道用交易许可,调虎离山。”钢拳立刻分析出了真相。
吞天皱眉:“狂医要做什么?既然知道羊入虎口,直接逃不就行了?难道他还对那批异常合金不死心?”
钢拳冷笑:“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就代表你依旧不了解我们这些天外来客,而那些薪火种子在某种程度上,是比我们这些正常人还要疯狂的存在!”
“疯狂?”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吞天咧嘴哈哈笑道:“真比你疯狂那就好了,狂医余烬胆敢在商会捣乱,那他注定会为破坏规矩,付出代价!传我命令,搜索青铜尊者,戒严贪婪交易所!”
……
在贪婪商会震动之时,余烬则挟持着青铜尊者,接连走下两道电梯,进入了更深层的地下城,距离贪婪交易所,只差最后一道障碍。
“我想不明白,狂医阁下既然拥有变化之能,何不多潜藏一段时间,等商会放松警惕,以为你已经逃出生天,不更方便阁下的行动吗?”青铜尊者没话找话式的问道。
“一来我没有那个时间,二来钢拳逼得太紧,他很可能知道我的底细,所以一味躲藏,不见得能有好结果,不如玩一把惊险的,幸好,障眼法果真骗过了钢拳和吞天。”余烬如实答道。
“可是,阁下就不怕吞天副会长,没有和钢拳一起离去?”
“当然不怕!”余烬变作的大头苍蝇,趴在青铜头上嗡嗡笑道,“本来我的计划就是挟持吞天,能搞到异常合金最好,搞不到就弄死他,算下来,怎么都不会亏!”
“这……”
青铜尊者被余烬的一番豪言壮语,震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狂医比他想得还要猖狂,言语中竟然透露出手到擒来的意味。
那可是贪婪商会的副会长,地位堪比星界古神的超凡人物!
一个才在苦难罪域有些名头,连称号近神都不是的偏远史诗,只有真的狂到没边了,才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青铜尊者仿佛已经预想到,余烬和他的谎言木偶,被当成拍品进入贪婪交易所,以泪洗面悔恨终身的画面。
不过对他而言,当务之急是如何脱身,万一狂医走投无路,很可能会杀死人质。
“狂医阁下,你已经失去了交易许可,想要进入贪婪交易所,必须依靠我!”青铜尊者强调自己的价值。
“放心,这个我比你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滥杀无辜。”
青铜尊者稍稍松了口气,但是紧接着,骤然紧张的环境气氛,让他的心脏再度高高悬起。
贪婪商会已经接到命令,尽快寻找青铜尊者,在地下城中闹得鸡飞狗跳,而作为人质的他,很是担心,余烬受到刺激,做出不理智的举动,便小心翼翼的问道:“狂医阁下,我们还往下沉通道走吗?”
“当然,我的目标只有那批异常合金,否则还能往哪里走?”
青铜尊者很想说,没有交易许可,你这无异于自寻死路,但还是强忍愤懑,主动隐藏身形,避开搜索人员,缓缓靠近那直达贪婪交易所的电梯入口,然后就遥遥看到,多达十位商会近神,正在入口附近严阵以待,甚至都暂时停止了电梯往来,只为捉拿狂医余烬。
“狂医阁下,还往前走?那可是十位近神啊!”青铜尊者强忍心中惊骇,不禁问道。
“嗯嗯,十位近神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你。”
听到余烬漫不经心的话音,青铜尊者很想说现在已经非常“得已”了,但小命捏在别人手上,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现出身形,旋即毫无意外的遭到十位近神齐声喝止。
“青铜,站住!”
小小尊者面对如此情景,青铜没有立刻昏厥倒地,绝对能称得上能力不俗,可就算能力再高,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毫无用处,他哭丧着脸站定脚步,急忙辩解:“狂医阁下,是他们让我站住的。”
“哦。”
余烬的回复,愈发显得漫不经心,而此时,得到消息的商会成员,正从四面八方围聚而来,阵仗之大,根本就不应该漫不经心!
青铜尊者不禁问道:“狂医阁下,您真有把握杀出重围?”
“没有把握。”
“啊?”青铜傻了,“那你还……”
“我不过是想让你打个掩护而已。”
说到这里,余烬的声音愈发飘忽,青铜尊者能够明显感到,对方和自己的距离感。他突然发觉了什么,直接摸上头顶,却是摸了个空,根本就找不到那只大头苍蝇!
“狂医早就不见了?”青铜如果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耍,那他这个史诗尊者就等于白当了,然后他便听到了余烬的最后一句笑言——
“多谢你帮忙吸引视线,我们有缘再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