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愛下-第475章 與萌萌噠的海灘約會看書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3月24日,周三。
阴雨连绵的神奥,总算迎来一个好天气。
陆野站在落地窗前,眯眼打量蔚蓝的晴空。
阳光穿过云层,撒下一束束金色光线,真砂镇沐浴在柔和的晨曦当中。
丁达尔效应。
陆野回忆模糊的知识点,走至露天阳台,愣住了。
锤子个丁达尔效应!
这是风速狗在训练「大晴天」!
“嗷呜~!凸(`0´)凸”
体格敦实的风速狗昂首呜叫,火红鬃毛折射金光,一轮大日自口中升至半空。
霎那间,拨云见日,一束晨光落向风速狗,鬃毛在光芒中飒飒摇曳。
“口桀~”耿鬼戴着墨镜,仰头打量太阳,啜饮着手中的冰镇果汁。
旋即,耿鬼朝向风速狗点头,竖起大拇指:“口桀!”
“嗷呜!ᕦ(・ㅂ・)ᕤ”风速狗得意地仰头,尾巴上下摇晃。
陆野两臂撑在栏杆上,俯瞰院子,心情微妙。
刚从关都回家,你们就开始训练了?
要不要这么积极啊!
不过…等到《口袋妖怪》正式上线,想必其销量,足够让陆老师脱贫致富。
届时,养区区七只小家伙,还是相当轻松的!
陆老师撇嘴一笑,听到洛托姆·音响形态响起的广播声,忍不住想下楼活动。
“伸展运动,一二三四…洛托!”
由耿鬼精心打理的草坪上,点缀着一方药田,是龟龟用波导催化的「复活草」。
此刻,新绿的嫩苗,在微风中配合BGM摇曳,极为‘生草’。
“恰叽嘟咿~ヾ(◍°∇°◍)ノ゙”
连波克比都开始蹦跶,两只小短手摇来摇去,赫然是跳跃运动!
陆野:“忘了…波克比你拍不了小手。”
“恰叽嘟咿~(。•́︿•̀。)”
“没事,耿鬼还够不到脚指头呢。”
陆野笑了笑。
言语似一把利剑,戳中旁边的紫色小胖子。
“口桀!Σ(っ°Д°;)っ”
耿鬼弯下身子,两只短手竭力向下伸去。
今天我非摸到不可!
“嘎!❀_(:3」∠)_”丰腴雪白的葱游兵,枕着盾牌,正躺在一旁晒太阳。
阳光好舒服鸭~~
今天不用训练,又是可以当混子的一天~(o≖◡≖)✧
按照行程,今天本就是难得的假期。
在关都工作了一周,陆野返回真砂镇,喝茶摸龟、养伊布、逗波克比。
下午还能和萌萌哒去海滩约会——
“人生啊。”陆野感慨,“不过如此!”
晨练后,陆野推着‘洛托姆自行车’,去小镇的市集上买菜。
车前篮坐着波克比,身侧飘浮笑眯眯的耿鬼,仙子伊布一脸傲然地并肩走着。
一边走,雪白的缎带悄然缠上手臂,俨然有‘宣誓主权’的意味。
真砂镇周边的精灵们,都已经认识这位大姐头了,躲在暗处瑟瑟发抖。
粉白色的恶魔,正在向真砂镇靠近……
宇宙级可爱的仙子伊布殿下,莅临它忠诚的研究所后院!
小镇的市集,几家蔬果店张开帘棚,长尾怪手在帮老奶奶搬运重物,大牙狸叼着树果,满脸惊慌地逃窜而过。
“抓小偷啦!”绑着头巾的大叔大喊。
长尾怪手趴在老奶奶肩上,尾巴轻易将大牙狸拦住。
老奶奶俯身抚摸,慈祥地笑道:
“想吃就来我的店里吧,但是偷人家的东西,还是要道歉哦。”
大牙狸呆呆点头,回身朝大叔低垂脑袋,很快远去,消失不见。
“真是的。”大叔抱着手臂,低声,“道个歉就好……我又不怪它。”
市集恢复热闹,空中飞过姆克儿,人与宝可梦协力劳作、生活。
衣着浅色衬衫,推着自行车,俊朗的小哥儿吸引了诸位摊主的注意。
“要买点什么?”老奶奶笑眯眯地说,“很久不见你了,出去忙了?”
“嗯,出差了一段时间。”陆野挠着脸颊,“今天回来休假。”
“年轻人有拼劲是好事,也要注意休息哦~喏,拿好,再免费送你一颗樱子果!”
老奶奶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
“口桀!( ̄▽ ̄)/”
“哈哈,耿鬼也有份儿,这颗橙橙果送你…再多就没了,再多我今天要亏本咯。”
站在向阳处,同老人闲聊了一番。
“那个音响,晚上能借咱们用一用吗?镇上的好像坏了,拿去修了诶。”
“没问题。”陆野当即答应,“洛托姆,晚上用音响形态,去跳广场舞!”
“理解不…收到,洛托~”
由于陆老师大多自己做饭,镇上的摊主们也都认识,笑着问:
“今天怎么不是耿鬼跑腿了?”
“今天女朋友回来,食材挑新鲜一些。”
摊主愣了一秒,遗憾万分,重重叹息: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可惜了,真可惜!”
可惜什么……我把新鲜食材都挑走了?
陆野看了眼时间,将大袋小袋,递向飘浮在旁的耿鬼。
“走吧,萌萌哒应该也快到了。”
“口桀!ヽ( ̄▽ ̄)ノ”耿鬼左拎菜篮,右拎树果,简直是家政小能手。
系统里也能兑换树果。
而这是为了照顾老奶奶的生意,品质同样出色。
“恰叽嘟咿~(ノ゚▽゚)ノ”
坐在车篮的波克比,伸手,向耿鬼讨要袋子。
尔后,波克比抱着比它个头还大的菜篮,露出满意的微笑。
正值春日,山脚盛放大片粉樱,山巅却仍是积雪,远远望去,就像仙子伊布舔舐糖霜一样。
陆野推着自行车,穿过直达祝庆市的电车道,讯号灯从绿转红。
列车经行而过,晴空蔚蓝,飘浮丝丝流云。
……
回到家中,信使鸟背着行囊,正往信箱里投递邮件。
由于柳伯那只信使鸟,给了陆野深刻印象,于是多看了一眼。
信使鸟瞥了陆野一眼,迈着企鹅般的步伐,背起行囊走向下户人家。
“让我看看…今天的邮件。”
陆野打开信箱,嘀咕道:“应该不会是,Steam的春促打折?”
拆开信纸,长长的电费账单,映入眼帘。
陆老师神色复杂,将账单揉成一团,旋即又再度展开。
“算了…留着发票,没准还能找真鸟报销。”
我为火箭队流过血、出过力!
身为导师,报销几张发票,也是合情合理?
“喀嗷!!”
尚未走进大门,庭院内烈咬陆鲨的吼声,随之响起。
陆野停好自行车,伸手同烈咬陆鲨打招呼,正在冥想的路卡利欧睁开红瞳。
恶魔总裁宠上瘾
感知到那阵奇特的波导,路卡利欧脸色微妙,最终视若不见地闭上双目。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侧对阳光,金发丽人一袭黑衣,两手环抱,精致白皙的脸上扬起一丝弧度。
“耿鬼想你了。”陆野说。
“口桀!( ̄▽ ̄)/”耿鬼当即响应。
希罗娜浅浅一笑,眼睛弯成月牙。
“我也想你了。”
……
客厅内。
冰伊布摇晃垂髫,见到久违的仙子伊布,舔舐小爪叽:“咿呋~”
“布咿!”仙子伊布傲然抬头,不屑鄙夷的目光,反倒让冰伊布身形一颤。
花岩怪舒展阴森的圆形枝叶,躲在向阳处,Cos盆栽。
海兔兽和美纳斯正在顶楼的泳池,一只啜饮清水,一只慵懒地舒展腰身。
“啵克~~”
波克基斯在室外,晴朗的半空中盘旋,华丽的飞行特技,划出航线云。
“恰叽嘟咿!”波克比捧场的摇晃小手,咯咯直笑。
希罗娜收回眺望窗外的视线,舀起一勺手中的冰激凌,含入红唇。
“好吃~”
“我偷学的,那家百代市餐厅,下回做飞云市冰淇淋给你。”
“那你要什么回礼?”希罗娜饶有兴趣,注视冰淇淋上的樱桃。
“泳装就好。”陆野毫不犹豫。
“真是符合你的答案。”希罗娜单手托腮,金发掩住她的侧脸,瞳眸温柔而清澈。
陆野也有样学样,单手托腮,四目相对。
“泳装什么的无所谓,主要是喜欢你。”
希罗娜微微一笑,放下托腮的单手,两手扶住冰淇淋杯。
“这个句式太老套了!”
“我喜欢萌萌哒。”
“再换一个。”希罗娜视线下移,舀了一勺冰淇淋,冰镇的酸甜口味,恰好能掩饰脸上的温度。
“我喜欢希罗娜。”
四下寂静,室外的阳光落向圆桌,希罗娜柔顺的金发,唇瓣光泽微亮,脖颈雪白优美的曲线。
希罗娜端起玻璃杯,一勺一勺舀着冰淇淋,脸颊微微发烫。
陆野注视向玻璃杯的水珠,抬头对向希罗娜的目光,单手握住希罗娜的掌心。
“干、干嘛?”
“冰淇淋,手容易着凉。”
掌心传递来温度,像握住手中的一块坚冰消融,微弱的刺痛感后,大脑发白,心跳加速。
尔后,希罗娜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姣好的胸型随之起伏。
“下午去沙滩吧。”
希罗娜镇静自若,恍如一头骄傲的母鹿,优雅而温柔地微笑。
“唔…”陆野低头,看向十指相握,希罗娜修长有力的手指。
一转攻势?!
“我已经把真砂海滩包下来了。”
希罗娜向前探身,长长的金发拂过自己的手臂、胸口、嘴唇。
耳畔传来湿热的吐气,希罗娜脸颊微红,用极低的声音说:
“只穿给你一个人看。”
……
真砂海滩。
陆野目光灰暗,看向脸颊泛红的萌萌哒。
希罗娜依旧佩戴黑色发饰,金发垂散胸前,身上是一袭天蓝色的衬衣。
在沙滩上出现,是极为自然的打扮,不过……
你管这叫泳衣?
不是比基尼也就算了,竟然还是沙滩衬衣!?
‘算了。’
陆野上下打量希罗娜,光洁修长的双腿,窈窕有致的腰身,柔顺如瀑的金发。
‘以希罗娜的性格,愿意来沙滩,想必已经纠结很久了。’
“看够没有?”希罗娜笑盈盈地问。
“一辈子都不够。”
希罗娜轻轻摇头,一副‘输给你了’的神色。
“你要去游泳吗?”陆野笑着说,“我可以手把手教你。”
“不用,我有美纳斯。”希罗娜纤手环抱,微笑地说。
陆野遗憾地叹了口气。
想不到,我陆某人也有失手的时候!
海浪撞击礁石,海平面折射粼粼的金光,长翅鸥振翅飞翔,鲤鱼王跃出海面。
“口桀!(ノ ̄▽ ̄)”
“恰叽嘟咿~ヾ(◍°∇°◍)ノ゙”
耿鬼正和波克比堆着沙滩堡垒,眼看浪潮上涨,要将堡垒吞没!
“嘎!!ᕙ༼°益°༽ᕗ”
待会波克比要是闹起来,那可就没完了鸭!
今天谁也别想打扰老子休假!!
葱游兵悍然挥葱,刀芒暴涨,璀璨的日光刃形成数米长的阔剑,横刀将大浪切断!
嘭!!
浪潮四分五裂,葱游兵持葱站在四溅的水花前,闭目装逼。
搞定……咚!!
轰然下坠的大浪,将葱游兵打湿,成了落汤鸭。
而耿鬼与波克比堆的‘沙雕’,依旧被浪潮吞噬。
耿鬼和波克比面面相觑,并没有失落,而是掩嘴窃窃偷笑起来。
“嘎!(´థ౪థ)σ”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在笑我鸭~!
陆野和希罗娜,躺在沙滩椅上,面带微笑地望着这一幕。
“波克比真可爱。”希罗娜啜饮果汁,笑盈盈地说。
“希罗娜也很可爱。”陆野枕着手臂,眺望雪白的海平线。
希罗娜白了一眼,忽然露出微笑,指向海滩的方向,声音罕见地娇柔:
“老师~你觉得那个华丽技巧,如何?”
“呋~!”美纳斯自水面跃起,樱色垂髫折射光线,溅起晶莹美丽的水雾。
陆野进入状态,颔首点评:
史上最强无限
“不错,但华丽分数,比起风速狗还差了一截。”
“哦?”希罗娜好似虚心求教的学生,眨了眨眼。
两人同时朝向风速狗的方向望去。
“嗷呜!!ᕦ(・ㅂ・)ᕤ”
风速狗飞快掘着沙子,最终抛出一个大坑,将自己埋了进去,又用尾巴扫动一旁的积沙,把自个儿给盖上。
“嗷呜…(๑´ㅂ`๑)”
风速狗躺在沙坑中晒太阳,眯起眼睛,哈着舌头,露出睿智的小眼神。
希罗娜忍俊不禁,微笑地说:
“作为聪明组,一定会取得很高分数吧。”
“那当然,毕竟我是华丽大赛的协调大师。”
“嗯?”希罗娜看向陆野。
“米可利求着我去当评委,我推脱不开,这才勉强答应。”陆野随口说。
希罗娜只当他是在调侃,微笑不语。
“来到沙滩,果然还是得下水游泳。”
陆野起身,做起热身运动,大喊道:
“水箭龟,待会咱俩来比仰泳!!”
水箭龟也加入到了‘堆沙雕’活动,正堆着一栋三米来高的战争要塞,引来耿鬼啧啧称奇。
听到陆野的呼唤,水箭龟回过头,竖起一根大拇指。
“卡咩!ヾ(⌐■_■)”
暖风舒适,大海蔚蓝,附近的山岗盛放樱花。
希罗娜忽然也升起下水游泳的打算。
迈着光洁修长的双腿,希罗娜缓缓起身,看了陆野一眼,白皙的脸颊爬上绯红,轻声说:
“其实,我还穿了一套泳衣……”
“嗯?!”
希罗娜手指搭在浅蓝衬衣的纽扣处。
阳光散落下来,隐约能见到其中的黑色泳衣。
布料的窸窣声,视野映入一片雪白,希罗娜环抱双臂,视线下移,脸颊通红。
陆老师一动不动。
……
日落黄昏,海浪染上金黄的余晖,‘沙沙’的海浪声令人心情平静。
“布咿~”仙子伊布雪白的身姿,沐浴在夕阳之中,缎带摇晃,可爱之至。
“回去吧。”
希罗娜拍了拍沙子,转头看向陆野,灰色瞳眸清澈动人。
陆野从她眼睛当中,能看到夕阳即将沉入海面,带有惊心动魄的美感。
陆野微微一笑,心满意足地颔首:
“回去吧,我来做晚餐!”
一时间,身后响起小家伙们兴奋的叫声。
鬼哭狼嚎、烈咬陆鲨挥舞双镰,连路卡利欧也敷衍地叫了一声。
随后,在一大家子的簇拥下,两人缓步朝向真砂镇的方向走去。
“还有一件事,忘了和你说呢。”
“什么?”
“新月之羽,是雷吉奇卡斯事件的奖励。”
希罗娜微微一笑。
“而缉拿盗猎者,则是一颗精灵蛋…是准神的也说不定。”
陆老师大脑当场宕机。
春日融融,一阵熟悉的寒意,却爬上脊背。
“准、准神?”
希罗娜将神奥联盟的处理方案,转述了一遍,轻声说:
“它需要找到一位,值得托付的训练家。”
“当然,并不会强求你收服,毕竟……”
希罗娜挽起耳侧的金发,浅笑道:“生命之间的邂逅,本就是很复杂的事情。”
陆老师抿了下嘴唇。
讲道理,如果是铁哑铃那种准神,也不是养不起…
毕竟这玩意儿不进化的话,开销也少,甚至能当做健身器材来用。
但,倘若是宝贝龙、幼基拉斯这种氪金大户……
陆野忍不住打了寒颤。
但希罗娜的话,却有些打动陆老师。
在猎人J、盗猎者阿隆的手中,他亲眼目睹过,那些暴戾的暴飞龙、班基拉斯。
来自训练家的虐待,旷日持久的征战,令它们心生憎恨。
尚在精灵蛋中的这批后代,有机会遇上更棒的训练家,过上更幸运的生活……
“我真是,像小智那样的笨蛋……”
陆野自嘲地摇摇头,看向希罗娜道:
“我只负责孵化,倘若我俩相性不合,或是不适应氛围…届时再送回吧。”
希罗娜眼神微动,笑盈盈地点头。
在孵化界有种理论,据说由训练家亲自孵化的精灵,性格会和训练家相仿。
而在日常生活中,精灵的性格,也会与训练家愈发相似。
她很期待,在这颗精灵蛋中,究竟会孕育出怎样的生命。
“那么,等过几日,我会把精灵蛋送到你手上的。”希罗娜微笑地说。
“你还要回神奥联盟吗?”
希罗娜微微点头。
陆野遗憾地叹了口气,说道:
“我过几天,要去米可利杯当评委…你让悟松送到立志湖就行。”
希罗娜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米可利,真的邀请你担任华丽大赛评委了?”
陆野微微点头,轻咳一声。
“我还真是…协调大师。”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