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5j優秀都市小说 《我成了一個神》-第三百六十四章,騎士之書分享-196i7

我成了一個神
小說推薦我成了一個神
在黑雾中,一座长宽都有一千多米的黑色金属城池正在若隐若现。
雷文转身,迈步走向这座诡异的黑色城池。
在门口,那一扇紧闭的城门缓缓的打开,在巨大宽广的门上,有一个狰狞扭曲的浮雕存在,它像是还活着一样,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一条条黑色的锁链勾连着它的扭曲身躯,将它的模样拉扯成诸多怪异的模样。
这是那个三级巫师的痕迹,他可以说已经死了,但是又在雷文的黑色雾气中复原。
这是雷文本身的能力,是他对灵魂能量物质的理解,曾经在还未超凡的时候就可以将一只林地蜥蜴的灵魂捶打进化成巨龙,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生命与死亡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障碍。
走进城门内,城门悄无声息的关闭了,雷文继续向前走,黑色的甲胄护住了他的周身,护住了橘色的魂火,也约束着内部的力量。
最后,他来到了最中央的大殿中,缓缓的走上高台,坐在了冰冷漆黑的王座上面。
橘色的魂火暗淡了下去,接管了整座黝黑恐怖的城池,民房建筑,锻造工坊,街道小铺,城卫工房,兵器铺子,一切栩栩如生,除了没有任何的生命存在,其他的一切都带着显眼的光泽。
光泽缓缓的亮起,又轻轻的暗淡,像是在呼吸一样。
随着这亮起的光泽,整座城池都像是膨胀了三分,而后的轻轻暗淡,又像是让这座城市都平静了下来。
就这些,一亮,一熄,整座城池在这片蠕动的大地中缓缓的成长着。
在这座黑色的金属城池最深处,是勾连着整个城池的橘色魂火。
在波动的魂火最深处,是一道隐藏得很深很深的乳白色光芒,带着神圣与圣洁的意味。
又在这乳白色的光芒中,一本厚厚的骑士之书翻开,露出了内部正在不断完善更改的各类信息。
哗啦啦啦——
骑士之书翻开,露出了前面几乎完整的六卷,这六卷,分别代表着骑士的六个阶段,分别对应学徒三级,超凡三级。
在第一层到第六层的斗气技能中,有着战斗,辅助,治愈等诸多分类。
比如治愈类的技能,有处于第一层的轻微治愈,第二层的生命涌动,第三层的有限复活,第四层的神圣之疗,第五层的有限复苏,第六层的生命之息,以及第七层还未完善的传奇级技能,群体复活。
又比如肉体辅助类型的技能,第一层的不屈之躯,第二层的坚韧之躯,第三层的不坏之躯,第四层的原始本能,第五层的健壮之躯,第六层的不灭之躯,以及第七层已经完善的圣灵之躯。
又比如还有黑骑士类型的蜕变方法,纳米核心的物质能量微粒制造与牵引合一方法,还有血脉骑士的血脉后遗症处理方法,基因方面的应用克服等各类信息,分别处于一到六层。
第七层的寥寥记录,也都是基于现在的黑骑士之身所总结出来的黑骑士传奇级技巧,以及触类旁通总结的圣光斗气传奇级技巧。
在骑士之书的卷数中,自第七层开始,这一层就代表着超凡之上,诸神之下,也就是传奇这个级数的整个阶段。
到了这个阶段,能够成就传奇的骑士们都拥有着自己的道路,自己的技巧,也就不需要按部就班的照搬别人的技巧,所以雷文并没有打算划分出个七八九层,而是统一归纳成了第七层。
包括预计中的第八层,对应的是弱神,不光是说包括了微弱,弱等,两种神力界限,而是说,以骑士这种战斗型的职业,能够走到堪比微弱神力弱等神力的界限后,战斗力绝对也是这个阶层的巅峰。
预算中的第九层,对应的是强神,包括了中等,强大这两种神力界限,所谓的权柄越大,战力越强,不管是任何职业,能够走到这个阶层,都不会比谁弱到哪里去。
对于第八层第九层的划分,一是不一定有多少骑士能够超越传奇阶段,成为堪比诸神的传奇。
二是到了那种地步,基本上也就不需要其他的什么帮助,也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特殊体系,虽然还是骑士,但那是足以在一个位面钟称至高伟大存在。
传奇,与传奇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真正懂行的人眼中,传奇,那是超越了传奇这个级数的存在,堪比诸神,传奇级,只是在诸神之下的一个阶段,就像诸神之下的半神一样。
一位传奇骑士,和一位传奇级的骑士,在诸神的口中是完全的两个概念。
真要到了这个阶段,不管什么技巧,什么逻辑,对于更高级的存在来说都是相差不大的。
不管是诸神,还是传奇们,都是那个阶层的绝对英才,你会的东西他也会,他会的东西你差不多也会,在那个阶段,所有存在都拥有着足够的智慧,足够的真理底蕴,足够的知识与理解。
道理大都是相通的,除非是涉及面完全不同,那样的话两者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去理解。
而所谓的邪神,就是完全在自己的理解范围之外,并且极度强大,能够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灾难的存在,就叫做邪神。
——————
大地上,无数的阴冷气流吹拂着,那缓缓膨胀的窟窿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又沉默了下去。
这里的阴冷气流不知道吹拂了多久,也不知道这片诡异的大地存在了多久,在这片似乎永恒寂寥的大地上,有两个小小的身影蠕动着,向着这边靠近。
“阿珂打,我们真的还要向前吗?”说话的身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眯得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
他有些畏惧这里,因为这里的大风可以把人都吹飞起来,他们穿着这么厚并不只是为了保暖,而是在衣服的外面,还有一层厚重的石皮,被捆绑套索锁束缚在他们的身上。
这是为了保证他们不会被吹走,为了保证他们能够在某种程度上的深入一些,而不是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就被吹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