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d4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奪運之瞳 夢還二-第七百六十九章 天蛛後【求訂閱】鑒賞-nkfhj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很好,以方圆万里为圈,把活着的,能走路的,都给我抓过来。”沈睿吩咐道,声音虽然不大,却落入了每个羽族的耳朵中。
“是!”羽族生灵齐齐称是,随后就快速的散开来,往各个方向而去。
同时,也有几尊大圣级别的羽族留下,跟在沈睿身边,听候差遣。
“不知大人的尊名”有为羽族大圣询问道。
“嗯…我叫…”沈睿突然有种恶趣味,没在用自己的经典马甲龙傲天,而是改了一个名字。
“耶和华!”沈睿轻笑,背后的十二只羽翼轻轻一震,圣洁的光芒直冲云霄,满是神圣之感。
身边一群舔狗纷纷附和,直言这是好名字,让沈睿露出鄙夷的眼神。
仅仅三天后,这血色的土地上,就矗立起了一座座白色的圣洁建筑,九十九台阶的祭坛之上,一座刻有十二羽翼的王座浮现哪里。
四尊大圣级别的羽族矗立两旁,王座之上,一尊十二只羽翼的生灵正在撑着手假寐。
不过,片刻后,那生灵就睁开了眼,一脸无语,这也太中二了,叹了口气,沈睿起身,看着天际一尊尊羽族抓着一只只奇形怪状的生灵到来。
有炎魔和梦魇骑士,也有庞大的蜘蛛,四臂的龙人…都化为了渊眼的养分。
渊眼覆盖的范围已经很大了,中央的血色小树之上也有新的果实产生而出。
“大人,这方圆万里的生灵已经基本上抓完了。”有大圣禀报道。
对于这些起码都是圣人,还夹杂着大圣的羽族精锐来说,方圆万里还是小了。
“那就扩大到十万里,有你们搞不定的就来禀报我。”沈睿淡然道。
这个世界有一点极为让沈睿感到古怪,那就是世界范围。
这个世界的世界范围有些不正常的大,按照这个世界范围,就算不是灵界那样的世界,长久的岁月下来,出现一尊道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别说道主了,随着这些天羽族的逐渐铺开,所得到的消息更加的完善。
据他的推测,这世界的七尊魔君,顶多也就帝落境帝者,连一尊天王都没有,就很离谱。
而且,这个世界的灵气也很稀薄,几乎没有任何植物,大片的都是这种荒土,与世界范围很不匹配。
就像是这个世界诞生初期一直扩大世界范围,而不孕育世界生机一样。
“不过,也可能是这个世界经历过一场大战。”沈睿呢喃道。
又过去了半个月,这片区域已经完全成为禁地了,没有生灵敢靠近这里,进入其中的,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来。
一处巨大的火山之中,岩浆顺着火山口流淌下来,浓郁的黑烟喷吐着,火山中,一尊高达近千丈的火焰巨人立身其中。
“炎魔皇,那处禁地又扩大了,现在已经接近二十万里了。”一尊炎魔禀报道。
火焰巨人发出一声咆哮:“到底怎么回事,梦魇王给出答复了吗?炎魔分队和他的梦魇骑士最开始一起消失在那里。”
“没有,梦魇王一方没有任何答复。”那尊炎魔摇头。
“啊!”炎魔巨人咆哮,整座火山都在摇动,喷吐出无尽的熔岩。
“停止探查,应该很快就到天蛛后的地盘了吧,先让她探探吧。”炎魔巨人道。
………
渊眼的中央区域,沈睿百无聊赖,血色小树上的果实已经堪比拳头大了,其中蕴含的精华即使是他吞噬下去,也会获得长足的进步。
不过,沈睿并没有着急,还在任由它积累。
“这种方式真是可怕,怪不得那些渊族都那么厉害。”沈睿不禁感叹道。
正此时,一尊羽族大圣落下,半跪道:“耶和华大人,北方发现了一处强大的聚集地,其中有几尊帝者波动,我们不敢前进了。”
沈睿终于来了精神,这段时间他生怕自己离去,被人掏了老窝,所以就一直蹲在这里,着实无聊坏了。
“哦,终于碰到有实力的,是哪个魔王呢”沈睿不禁露出笑意,轻轻震翅而出,十二只羽翼璀璨无比,迎来一一片敬畏的目光。
“带我前去…”沈睿吩咐道。
“是!”
………
不过,半天的功夫,一行人就到了这里,这是一处广阔的山体群,都是荒山,覆盖范围极广,足有数十万公里。
沈睿的吞噬圈也不过触碰了一角而已,而且最奇异的是,山体之间还有白色的蛛网,相比山体来说很细,可也很粗大了,足有米粗。
“有意思,这是蜘蛛窝喽。”沈睿摩挲着下巴,背后羽翼微震,顿时炽盛的光芒射出,在天际划过,落入蛛网中。
然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蛛网表面浮现一层白色的膜,相互构连在一起,居然将光柱弹向了天空。
同时,山体群中,还发出了一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嘶鸣声,一头头色彩斑斓的蜘蛛的从山体中爬了出来,密密麻麻。
“谁敢挑衅我天蛛群落!”
其中,一头最巨大的五彩蜘蛛爬了出来,一条蜘蛛腿都堪比一座矮小的山体上,每一根毛发都堪比精金,可以割裂虚空。
密密麻麻的复眼令人心中发麻,她附近,还有几头小一号的蜘蛛,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大人,四尊堪比帝者的生灵…”有羽族大圣低声道。
沈睿并没有放在心上,打量了片刻,摇头道:“差的太多,和渊海的那些帝者差的也太多。”
“不过,也不能怪它们,环境限制。”
这些普通世界的生灵,哪有什么繁杂的修行道路,都是摸索着前进,和渊海一些大世界的帝者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而沈睿接触的更是如此,祖界帝者,次等四界的帝者,还有渊族的帝者。
虽然蜘蛛们听不懂对方的语言,过去可以清楚地看到沈睿的摇头,它们认为那应该不是在道歉。
不过,最大的五彩蜘蛛并未莽撞,观察片刻后,再出声道:“你们就是那禁地里冒出来的家伙吗,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