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yq3c爱不释手的小說 農夫兇猛 ptt-第354章 第九代君候(爲盟主鑑輝加更4/10)熱推-rhx3u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卧槽!”
李斯文得一连爆了几个粗口,才得以让自己冷静下来,刚才发生的是啥?
这君候怎么又成了称号?
为啥这称号又落到老子头上了?
“淡定,首先这称号得接下来,不管这里是否有坑,但我现在本身就是在坑里面呢,难道我不会与我的领地共存亡吗,难道我会放弃我的领地?开什么玩笑啊。”
“其次,这事情多半与这个世界的规则有些关系,之前的一场合作,很可能是我获得君候称号的契机。”
“第三,我已经与幕后黑手势不两立了,就不介意更加势不两立一些,人生在世,选择二字,不是吗?”
思绪流转,李斯文只用了三秒钟就选择了‘是’。
于是一瞬间,他的属性栏就好像被注入了无穷无尽的光芒,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钟后,这光芒才缓缓消散,然后属性栏,并没有变得更酷炫,仍然还是从前那个古朴简陋的样子,唯有属性略有变化。
“所有者:李斯文(君候),注:你是第九位所有者,很遗憾,第八位所有者已经死亡,领地更是为黑沙漠所吞噬,所以不能为你留下什么遗产。”
“已经绑定你的领地,你将无法放弃领地独自逃亡,注:并无严格意义的绑定,因为理论上,你可以宣布任何土地都是你的领地,或者,你的领地就是这个世界,你可以让你的足迹踏遍这个世界(那是不可能的),但实际上你永远都无法逃亡,恭喜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友军:无,别指望世界规则,那不是你的友军。”
“敌人:遍地都是,别指望敌人对你仁慈,也别指望能够与敌人合作,你的八位前辈早就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并引发了更严重的后果,你今天所遭遇到的一切苦难,至少有一半要怪罪在他们身上。”
“继承人:无,别想了,没有第十个君候。”
“任务:别做梦了,没人给你任务。”
“提醒:属性栏最重要的财产是六个小球,你的八个前辈同样拥有过,所以敌人会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自己的能力。”
“忠告:没有忠告,但如果你遇到了你那八个前辈所遭遇过的敌人,属性栏会为你提前发出警告,并简单提供一些情报信息,也可通过点击君候称号查看你是否遭遇过这类敌人。”
其他属性:略(没变)
——
看完属性栏,李斯文久久无语,原来,他之前的猜测还真是正确的,君候真的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而他,虽然也是入侵者,现在却终于扶正了,从备胎救世主变成了唯一救世主。
“希望之地应该就是上一代君候打造的,我在幻梦中看到的那座巨大的城池,应该就是曾经的希望之地,那城池很宏伟啊,可惜四周都被黑沙漠覆盖,城中累累白骨,所以,那是上一代君候的同伴,手下吗?”
“不过,那个自称奉了君候之令的徐铭怎么解释?看来明天我得找他谈一谈,嗯?谈个屁,雪山东面的青云小镇的领主还自称是君候呢,我是不是也要找他去谈一谈?那些幕后黑手狡猾得很,真信了它们的鬼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李斯文暗自警惕。
是的,根本没必要去找那个徐铭谈。
希望之地应该是在几年前就陨落了,然后这个属性栏不知通过什么方式选定了刚刚被大卡车撞死的他,于是,在去年六月,他就混在一个被召唤的农夫身体里苏醒了过来。
当然,也许备胎不止有他一个,但应该是他把领地发展的最好,所以他才成了第九代救世主,也即君候。
且不管是什么力量打造的这个属性栏,也不必管这后面到底还藏着什么坑,有什么样的利益纠葛。
反正,他过去怎样,现在还怎样,未来仍旧是该怎样就怎样,什么君候,什么救世主,也影响不了他扎根领地,发展基础建设的决心。
他只想活下去。
不过,这个属性栏的提示有点意思,居然认为世界规则不是友军,那是不是就是说,世界规则更像是猪队友?只会按照固有的套路去变化,却最终被入侵者给耍的团团转?
“不应该吧,八代君候,至少持续数百年的时间,没有世界规则撑着,这个世界早就完蛋了才对。就好像这次大旱,对我来说,世界规则何止不是友军,简直就是仇敌,如果我没有提前做好准备的话。”
“另外,属性栏居然有六个小球,我现在才开启了四个,这速度慢的也没谁了,不过要我看来,前三个小球就足够使用了,后面的,算了,不了解不发言,还是看看我是否遭遇过前八代君候曾经遇到过的敌人吧。”
李斯文一念及此,就集中注意力在君候称号上。
片刻之后,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就浮现在他脑海之中,雾气里,就一座孤独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不知多少的图案,而每一个图案,应该都代表着一个幕后黑手。
李斯文打量片刻,终于找到了四个闪烁着微光的图案,把注意力集中上去,立刻获得了相应信息。
“深渊魔君(幕后黑手代号,第二代君候所命名),代表神像,一只邪恶眼球,具有操控腐蚀毒液,重度寄生,精神操控之能力,奴役种族包括鼠人,矮人,蜈蚣人等,曾与第二代君候交锋数次,并最终导致了第二代君候败亡。”
“火魔(幕后黑手代号,第四代君候所命名)代表神像,火焰镰刀虫,具有操控火焰,重度寄生,模拟人族发展之能力,曾被第四代君候消灭,未来可能再次入侵,奴役种族,人族。”
“冰魔(幕后黑手代号,第五代君候所命名)代表神像,三首夜叉,具有操控寒冰,魔法畸变,御兽,深度经营之能力,善谋略,善布局,奴役种族包括蛇人,夜叉族,以及少量冰雪种族,曾击败第五代,第六代君候,并最终导致这两代君候败亡。”
“乌鸦魔君(幕后黑手代号,第七代君候所命名),代表神像,深渊异形乌鸦,具有飞行,诅咒,魔法畸变,瘟疫散播之能力,善谋略,善布局,善挑拨,善变幻,奴役种族包括乌鸦人,人族,野猪人,飞蛾人等,曾通过布局令第七代君候败亡。”
——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李斯文都想不到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老熟人。
第一个那什么深渊魔君的,分明就是眼珠君嘛。
第二个火魔,怎么看都像是莽汉领主的幕后黑手,原来它是被第四代君候给击败过一次,所以这是积蓄了上百年的力量,才重新入侵的,结果——好惨的莽汉啊。
第三个毋庸置疑就是小夜叉了,这个冰魔是真牛逼,一连打败两代君候,顺利建城,如今都要称帝建立帝国了,另外,李斯文之前就怀疑夜叉城掌握了天工值的使用方法,没准就是因为这个缘故,真是两个猪队友。
第四个是乌鸦魔君,好家伙,竟然是诅咒乌鸦和乌鸦人的幕后黑手,甚至,还可能有野猪人……好怕好怕哦!
“不过,乌鸦小镇是发展了多久?野猪小镇又是发展了多久?如果这两者都是同一个幕后黑手的话,那就很恐怖了。”
“这上面说,第七代君候就是被乌鸦魔君给阴死的,而第七代君候至少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吧,所以第七代君候的领地应该是在雪山以东,嗯,那个什么青云小镇的领主自称是君候,莫不也是这个原因?”
李斯文摸了摸下巴,再次为幕后黑手的无耻和狡猾而叹为观止。
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点。
如果第七代君候死了,偏偏他有几个手下没死,结果被幕后黑手给暗中控制了,他们却不知道,还以为继承了第七代君候的遗产呢,就这样,他们自称是君候,结果实际上是替幕后黑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没错了,青云小镇一定就是第七代君候的领地,甚至,雪山里的那条古道应该也是这家伙修建的,只有拥有君候身份的家伙,才能这么顺利的从大雪山里修一条道路,因为这条古道绝对不是幕后黑手修的,它们也修不了。”
“妈哎,得亏我这次果断出击,干掉了青云小镇探过来的魔爪,然后配合世界规则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把雪山古道给封锁死了,不然,以青云小镇的底蕴,还有,若是青云小镇也是乌鸦魔君的代言人呢,那样一来,我可真的就是腹背受敌,八面来攻了。”
“等等,也不对,青云小镇未必是乌鸦魔君的代言人,因为乌鸦魔君应该早就知道老子的存在,知道老子的风格,而青云小镇的士兵似乎很懵逼,那个幕后黑手也很懵逼,这若是换做乌鸦魔君,它绝对不会这么做。”
“所以现在情况明了了,野猪人,乌鸦人,诅咒乌鸦是一伙的,莽汉是一伙的,青云小镇是一伙的,夜叉是一伙的,玛德,得先掏了野猪人的老巢!不能给这个乌鸦魔君从容布局的机会。”
李斯文拍案而起,这个君候的称号来的真是太及时了,否则若他弄不清几大势力的虚实,还要被对方这样继续蒙蔽下去,到时候等对方的布局一旦完成,他不死也得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