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hmv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起點-第二百五十六章 古人誠不我欺熱推-1l9gc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夏日炎炎,太阳像火炉般烘烤着江南大地,梅雨季节之后,就是酷暑阶段,每日天气都像是蒸笼一般,又热又闷。
街上行人寥寥,哪怕是浓荫如盖的大树,在这般炎热的天气里,同样蔫蔫的,无精打采。
好在润州天花危机解除了,百姓们不必担心瘟疫的影响,都安心在家里避暑了。
“三筒!”
“杠!”一个女子声音响起,然后接着一句:“九条!”
“不要,都是边角牌,太抠门了。”有女子抱怨了一句。
“五万!”一道娇美的声音响起。
“再杠——”
几位少女的声音在苏府的厅堂内响起,彭箐箐、柳墨浓、周嘉敏、灵儿四女,打起了由青白瓷制造的麻将,玩得不亦乐乎。
这是苏宸想出来的,让白家陶瓷作坊烧灼出来,观感和手感都不错,如同玉质,十分精致,可以让诸女在家打发时间。
麻将的本质是四人骨牌博戏,最早起源于中国,是古人所发明的一种喜闻乐见的游戏,由一种叫“马吊牌”的纸牌游戏演变而来,该纸牌游戏产生于明代,据传当时一副纸牌共有六十张。在斗牌时,四家每人各取十张牌,接着依次取牌、出牌,直至最后出现胜利者。
苏宸提出设计的麻将,就是后世比较成熟的模式了,有一百二十张,去除了十六张风牌和八张花牌,只有箭牌、万子牌、索子牌、筒子牌等,上手容易,他拿出来后,简单介绍一番,诸女就已经明白过来。
这种游戏可是女人打发时间的好东西,苏宸为了留住周嘉敏,动用了这个杀手锏,让箐箐、灵儿等人陪着打牌,很快就吸引住了她,沉迷其中,乐不思“京”了。
苏宸没有玩物丧志,而是在书房内,认真温习书卷,经史子集,他对于科举,自己写文章没有多大信心,但是,能够多学习一些文选知识等,也是有益处的,特别是有徐才女经常过来陪读、注释讲解,相互讨论,对他啃书有很大帮助。
“白居易,字乐天,以讽喻诗而著称,在为科举考试而作的《策林》中提出了“君不行臣事”的观点,如‘臣行君道则政专,君行臣道则事乱,专与乱,其弊一也’;他提倡君主‘王者但操其要,择其人而已’,特别强调了宰相的重要性……”
徐清婉为苏宸讲解着唐文选中,诸多大家的文章,在科举中的应用。
“操其要…..”苏宸喃喃自语,觉得这个词很厉害。
徐清婉继续道:“中唐时期的韩、柳、白等文坛大家,提出两汉的文章华而不实,两汉儒学专重礼法和神学,两汉的经学恪守家法师法,都不足效仿,甚至该被抛弃。于是,他们超越汉代,选择先秦儒家思想作为复归的方向,于是有了韩愈的道统说……”
苏宸微微点头,这些他在读书的时候就大致翻过了,中唐的古文运动就是以韩愈、柳宗元为代表,针对六朝骈俪文风而展开,基本内容包含了“文”与“道”两个方面。
“嗯,这些我自然知晓。韩、柳等人提倡的古文运动,在语言上反对过分雕琢和四六句对偶的形式,要求用朴素活泼的先秦散文来代替华丽死板的骈文;内容上排斥南北朝奢侈腐朽的文学风尚,要求在文章中贯彻儒家道德教化,重建伦理秩序,文以载道!”
苏宸将课本里学到理论知识,此时有条理的讲解出来,顿时让徐才女眼眸一亮,露出赞许之色。
徐清婉道:“韩先生的《原道》《论佛骨表》《原性》《师说》《进学解》等,以轩,你都看过了吧?”
苏宸点点头,他以前只背过了《师说》,这两天翻看了其余文章,好在记忆力超强了,翻看两三遍就能记下来,这是他穿越后唯一觉得增强的地方了。
徐清婉又道:“不过,咱们官家,酷爱诗词之道,对中唐的古文运动,其实并不感兴趣,他更钟爱辞藻华丽的锦绣文章,所以,还是要多发挥你写诗词的才情,把文章也写得漂漂亮亮,华丽流畅。”
苏宸点头:“嗯嗯,我尽力吧。”
“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写下一段如何?”徐才女笑嘻嘻地说。
“这又来了!”苏宸心中暗叹,这徐才女没事就挑唆他写文章,试探他的写文能力,或许对他写文一方面,还是有些不放心。
苏宸无奈,把心一横道:“好吧,最近每日翻阅古书,对史有感,那我就写一篇《留侯论》。”
徐清婉本来是试探一下,没想到这次苏宸真的愿意动笔了,顿时喜上眉梢,说道:“好啊,你且写来,我在旁观看,见你如何下笔写骈文散赋,是否能够写顺。”
苏宸微微点头,提笔蘸墨,在一张空白纸上,开始默写苏轼的一篇文章《留侯论》: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此文是在宋仁宗嘉祐六年,苏轼进京赶考,为答御试策而写的一批论策中的一篇。根据《史记·留侯世家》所记张良圯下受书及辅佐刘邦统一天下的事例,论证了“忍小忿而就大谋”、“养其全锋而待其敝”的策略的重要性。
文笔内容纵横捭阖,极尽曲折变化之妙,行文雄辩而富有气势,充分体现了苏轼史论汪洋恣肆的风格。
此时苏宸洋洋洒洒写出来,也颇有苏大才子的风范。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徐清婉光看开头的笔法,就被惊艳到了。
真是不动笔则已,一动笔就可以文采惊世啊!
徐清婉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苏宸写完了接近千字,已经被这股文笔和气势所打动,还有文中的志向、抱负等,超脱了五代文章旖旎婉约,有了豪放之风。
她的眸光,一会凝聚在文稿纸上,一会又注视着苏宸的脸庞。
这一幕,给她的内心来了一记重击,再次将才女芳心厚茧,给砸开不少。
当苏宸停笔之后,徐清婉有些目瞪口呆,发怔出神了。
“轰隆!”
这时候,外面的雷声阵阵,天气终于迎来一场午后大雨,狂风大作,骤雨来袭。
徐清婉被这股雷声给惊醒过来,脑海中,不禁想到了一句诗文:“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