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九十八章 東海傳道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诸位龙子当真就没其他想问的东西?”云中君快要踏进那通往星空的空间通道的时候,才是陡然间转身看着背后的九位龙子。“若是真的没有,我这便要离开东海归返星空闭关了。”
九位龙子的脸上,除了不舍之外,还有无与伦比的犹豫,以及一众左右为难的纠结。
很显然,他们是想要问一问白术什么东西,却又不知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开口,或者说开口到底合适还是不合适——实际上,对于这九位龙子想要问的东西,云中君已经是有所猜测了。
“神君明鉴。”云中君作势要离开的时候,九龙子当中为首的赑屃才是苦笑了一声,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若是云中君不主动开口的话,他真的是不知晓要如何询问他们想要询问的问题。
“之前东海决战的时候,神君与我等面前阐述巫族军气体系破绽——自古以来,唯有上位者,亦或是同位者,方才能对对手的底细一目了然。”
“而神君能够做到这一步,赑屃敢问神君,神君于这军气体系之上,是否已经更进一步?”
赑屃说完之后,其他的八位龙子,都是直愣愣的望着云中君,目光当中,满是殷切期待。
祖龙乃是神庭军气体系的开辟者之一,若是这神庭军气体系能够在几近完美的状态之上更进一步的话,对于九位龙子而言,当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
“那就要看九位龙子所指的更进一步,是什么了。”云中君笑着出声,这神庭军气体系,毕竟是源自于祖龙等人,而此时站在云中君面前的几位龙子,都是祖龙的血脉,若是他们诚心求教的话。有祖龙的遗泽在,云中君向其阐述一番这军气体系更进一步的衍化,也算是理所应当。
“还请神君指点。”听着云中君的话,九位龙子对视一眼之后,便是齐齐朝着云中君一拜,以师礼奉之。
“也好,既然如此的话,我便与你们说上一说。”见九龙子礼数周到,云中君便是挥了挥手,令大军先一步踏进星空之上,然后就在这空间通道的旁边端坐下来,九龙子见此,大喜过望的同时,也是直接斥退了身边的侍者,只余下他们九人端坐于云中君的面前,然后在周遭设下禁制,以免云中君的传法被外人偷听了去。
见了九位龙子这般慎重的姿态,云中君的心头当然是更加的满意。
“说起来,这军气体系更进一步的东西,还是我从巫族的军阵变化当中触类旁通而来。”云中君缓缓出声,并未直接的就提及神庭军气体系的极致变化,而九位龙子却丝毫不觉得云中君是在有意拿捏,反而是表现得对云中君越发的尊重。
——从这里着手,代表着云中君是打算从自己最初的想法开始,对那神庭军阵体系的极致变化做一个剖析,而不是直接告诉九龙子最终的变化。
这就好像是如同在面对一个难题的时候,两位教导者,一位耐心无比的将接解题的思路逐一剖析,而另一位教导者,却是直接冷冰冰的给出一个答案,两种情况下,学生在哪一位老师的门下能够学到更多,不问可知。
诱捕美人 慕零非
云中君此刻在九龙子面前所展现出来的,便是一种真正的传道者的姿态。
“当我察觉到,巫族军气体系极致变化的时候,我就在思考,巫族的军气体系走到了极致,会有这样的变化,那我们的神庭军气体系走到了极处之后,会有这样的变化吗?”
“最初的答案,当然是不能的——毕竟,巫族修行的本质,乃是血气,就算那些巫人的意志都被剥离出来,那血气依旧是血气,是一种玄奇而又纯粹的力量。”
“而我辈练气士所修行的,却是法力,若是修行者本身的意志被从法力当中剥离出来,那法力便立刻是随之崩溃,与寻常的天地元气并无什么区别——最多,也只是这天地元气能够在军气的压制之下短暂存在,使得大军的统帅能够借此施展出一些更加玄妙的手段来而已。”
“但这和巫族对血气的驾驭,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东西,以这种手段面对巫族,唯一的结局,便是一败涂地。”
“于是我就在想,我们的神庭军气体系,要如何才能够如同巫族那般,令大军的统帅纠合大军的力量与一身?”
“修行之本质,无非便是精、气、神。”
“无论是什么体系,都是从这精气神上所蔓延出来的不同的果实和分支。”
“……”空间通道的面前,云中君细细的说着自己当时推演这军气体系全新变化时候的想法——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在战场上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都是源自于那望气术的玄妙,源自于天地的馈赠,但他浑然不曾想过,当他从无而有的推演出这神庭军气体系的极致变化的时候,就算是没有那望气术的存在,他也同样是立于了这神庭军气体系最顶点的位置。
青春我做主
“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了意志之上。”云中君的神色变得肃然,“巫族以剥离意志的办法,令大军的力量加诸于统帅的身上——而我们不可能剥离意志的力量,就只能想办法将意志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定止军,已经是神庭军气体系的顶点,大军的意志高度的统一,故而统帅对定止军的调度,如实臂助——当定止军散开来的时候,就算是没有龙族神庭所遗留的点将台,我也同样是能够轻而易举的驾驭定止军的力量,借助定止军的存在而把控整个战场。”
“光是如此,还不足以是令统帅者将大军的力量彻底化作自己的力量——于是我想,军气,乃是修行者本身的意志和天地元气的共鸣所形成的一种力量,而修行者的法力,亦是修行者本身的意志和天地元气的共鸣所形成的力量,不过一种趋之于外,一种求之于内。”
“但若是内外能够统一呢?”云中君问道。
而在他的面前,九龙子将耳朵竖得高高的,生怕是听漏了云中君所讲述的只言片语。
“从本质而言,都是意志和天地元气的共鸣——那么这军气和法力的区别,在于什么地方?对外,对内?不,这并不算是区别,军气能够对内,法力也同样是能够对外。”
“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意志的来源——法力当中的意志,来源于修行者自身,是绝对受到修行者所支配的力量,而军气当中的意志,来源于大军当中无数的士卒,每一位士卒的意志都有区别,都有所不同,那大军的统帅,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但定止军的玄妙,就在于此——除了无数修行者们本身的意志之外,定止军中,还构筑出了另外一个意志,一个受到大军上上下下所有的统帅士卒”。
“那么,若是这大军的意志,和统帅的意志高度重合的时候,大军的军气会发生什么变化?”
“统帅的意志,合于天地元气,然后形成统帅的法力——但若是大军的意志合于统帅的意志,那么由此而来的军气,到底是军气,还是统帅的法力呢?”云中君意味深长的道。
“可云神君,大军的意志再如何的统一,也都是无数修行者意志的混合体,和统帅个人的意志,根本就是两回事。”蒲牢出声问道。
虽然云中君还不曾说出最终的答案,但九位龙子同样作为神庭军气体系的集大成者,已经是隐隐的察觉到,云中君所推演出来的,这神庭军气体系的更深一重的变化,就在这意志的统一之上。
“是啊,个人的意志,以及集体的意志,要如何才能混为一谈呢?”云中君问道,然后给出了答案。
“答案就在定止军这三个字上——定止军中,所有的士卒都信仰同一个目标,若是他们所信仰的目标,转移到了大军的统帅身上呢?”
云中君意味深长的看着面前的九龙子,神色平静的说出最终的答案。
总裁的未婚前妻
青春枷锁上班族 夏沫冰瞳
当大军共同的意志,变成了对同一个目标的渴求,变成了对个体的尊崇之后,那么理所当然的,大军的意志,便是成为了他们所尊崇那人的意志。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所形成的军气,自然而然的,便是成为了那大军统帅个人的力量。
这样的士卒,在云中君后世,或者说前世的那个时代,被称为‘圣徒’,保持着自己理智的同时,又保持着和自己所崇拜的神祇高度的一致性,当他们所崇拜的神祇需要的时候,这些人便和那神祇的分身没什么区别——不要说只是军气的力量了,便是那些士卒们体内的法力,作为‘神祇’的统帅,也能够随意的调动。
最重要的是,这种统帅统合大军力量的行为,依旧是保持着军气独立无比的特性,丝毫没有任何的破绽,完全不用担心,被异常的力量打算统帅对大军力量的合并。
说及此处,云中君的念头微微一动,强横无比的力量便是在他的身上聚拢起来,最后凝结于他的掌心,凝聚成一道明光。
在明光浮现出来的时候,云中君所在之处,时空都是为之震荡起来,而九位龙子联手所布下的禁制,更是直接随之崩溃归于无形——这,即是云中君令大军的力量加诸于己身之后所拥有的力量。
只三个呼吸之后,这力量便是便是随之消散。
但那力量所显化出来之后所形成的效果,却是在九龙子的脑海当中回荡着,久久的无法消散。
“这就是神庭军阵体系与极致之上更进一步的力量吗?”一直到云中君转身跨进那通往星空的通道当中,通往星空的空间通道都随之弥合起来之后,九位龙子依旧是神色恍惚的,久久无法醒转过来。
那一道明光落下,整个天地的时空都在这明光之下颤抖起来的场景,如影随形的在九位龙子的念头当中闪烁,就算是最后,九龙子的侍从发现了九龙子身上的异常,担心之下请来了龙母这位龙族当中仅存的太乙道君之后,九龙子也依旧是那一副神色恍惚的模样。
……
“天河君,你总算是回来了。”云中君的身形,才出现在天河之上,岁星和镇星等人便是带着星空一脉的神圣们乘着东皇太一他们所祭炼出来的战船,赶赴到了天河之上。
“听说天河君于东海之畔和巫族鏖战,可是叫我们好生担心!”岁星等人围着云中君转了好几圈,确认云中君不曾为此受到什么暗伤之后,这才是放心无比的道。
东海之战的时候,因为担心星空之上人心为之动荡,故此这星空当中的消息,几乎是被彻底的封锁了起来。
这星空之上无数的生灵,只知晓东海上的那一场战争惨烈无比,但对于这战争惨烈到了什么地步,以及其间的局势有过怎样的繁复,这些星空之上的生灵们,却是一无所知。
“星空当中可曾平静?”感受着这些星空神圣们发自内心的关切,云中君也是笑着安抚了一番面前的这些星空神圣们,然后出声问道。
东海决战的时候,他最为担心的事,便是因为东海上那一场前所未有战争影响到了星空那无数星辰的轨迹,进而是伤到那无数的星辰神圣。
——论及大战的规模,这东海的鏖战,或许比不得上一个纪元的龙凤之战,但论及参战的太乙道君之多,这一场战争,却是超过了之前所有的战争。
而且最重要的是,参与战争的巫族一方,其十二祖巫都各自掌控着这天地之间最为根源的权柄,稍稍一动,那所有星辰的轨迹,都会随之而变。
“还好,还好。”云中君问起这星空的变动,一众星辰神圣们也是露出了后怕而又庆幸的神色来。
“有各位星君们合力镇压星空,又有师先生巡游于星空之上镇压局面,天河君在东海鏖战的时候,这星空当中虽然有些动荡,但总体而言,还算是稳定。”岁星等人带着心有余悸的神色。
“还好当初天河君你不顾自己的安危行于天地,找回了我们的太阳帝君,而后又有无数的强横星君各自镇压一方。”
“若不然的话,光只是凭我们自己的力量,说不得为了镇压这一次星空的动荡,我们都要搭上自己的性命。”镇星也是出身道,但随即,他的脸上便又是露出了黯然无比的神色来。
“元君陛下生前最为担心的,便是我等无力镇压星空之变,而今星空局势稳定,可元君陛下却看不到这一切了。”
提及生死之事,一种星空的神圣们也都是充满了忌讳,一个个的,对此都是避之不及,但在说起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要为星空的稳定而付出自己的性命的时候,这些星空的神圣们却都是显得理所应当,没有任何的不满和怨愤。
“所以你们都要好好的。”云中君的声音也是变得低沉。
他面前的这些星空神圣们,已经是可以被称之为真正的星君了。
这些星辰当中所孕育的神圣,在得到了斗姆元君最后灵光补全了自己的残缺之后,每一个人都登临了不朽金仙之位,而这其中,底蕴最为深厚,天资最为卓绝的岁星和镇星等人,更是已经触摸到了天人五衰第三衰的境界。
云中君自己,以及他面前这一千余的星辰神圣,便是斗姆元君留在这星空当中最大的痕迹。
“星空之事便暂且不提了,我在东海的时候,这星空当中其他的生灵,可曾来骚扰过你们?”云中君又问道——除了星空的震荡之外,这便是他第二担心的事。
他面前的这些星空神圣,无论是性格还是实力,都远远的无法和如今那些在星空当中自由游曳的不朽金仙们相媲美,若是那些人对这些星空神圣们起了歹念,那云中君面前的这些星空神圣们实在是很难有反抗的力量。
炼剑传说
“也都还好。”岁星他们摇了摇头,“虽然最初的时候,有些人不怀好意,但在天河君麾下的精锐士卒进驻我们的星辰之上驻守的时候,我们的星辰上都是变得平静了不少,往来于其间的修行者们,也都算是守规矩。”
“那就好。”云中君点了点头——平静了不少,代表着还不算是真正的平静,算是守规矩,代表着偶尔有些情况,那些修行者们也并非是那么的守规矩。
但岁星他们既然都这么说了,就代表着他们还有着控制局面的能力——对于此,云中君也算是乐见其成。
他不想岁星他们一开始就和那些寻常的生灵们接触,然后在他们的谋算之下毫无反抗的能力,但他同样也不打算一直都将岁星他们都庇护于自己的羽翼之下,成为自己的禁脔——而如今这种情况,岁星他们能够在云中君的把控之下可以缓慢的接触到天地之间其他的修行者,也能够在这种接触之间,飞快的提升自己各个方面的能力,这种情况,正是最好不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