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529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刀風鎮笔趣-第244章 劉副官說的好事推薦-2sk1d

刀風鎮
小說推薦刀風鎮
刘保不过是一名副官,是原本要镇守在田城的国军长官路辉的副官。
就在鬼子侵入田城之前,路辉带着田城的守军溜了,不开一枪一炮,把偌大的一座田城拱手送给了仅千员兵力的田边!
现在,路辉的副官前来刀峡要宣布的,会是什么喜事?能有什么大事、好事?
当然,人家前来,是给刀峡送礼,有好事、喜事,也是李飞脚的事。
陈立松从心底对路辉没什么好感,所以他对这位叫刘保的路辉副官也没什么好感。
而且刚才进忠义堂时,刘副官那双极不老实的小眼睛,总有意无意地盯着林青荷看!
李飞脚早被那些由刘保送来的枪支弹药之上,没去注意刘保的眼睛往哪瞧,但陈立松却看得清清楚楚。
而刘保带来的那些士兵,哪有军人的样子?他们还没等首桌这边开吃,早就放开喝了!
所以,陈立松看着刘保总感觉哪里不舒服。
当然,绝不是因为刘保给李飞脚送礼的缘故。
刘保带着兵前来送枪、送弹药,又送酒与肉,就算不开口,陈立松也知道肯定另有目的。
难道路辉是想来拉拢李飞脚?
其实在路辉看来:刀峡,不过是个土匪窝,而李飞脚,不过是刀峡土匪的头。
以前,刀峡由李笑当老大时,在路辉看来,田城是国军的田城,也可以说是路辉的田城,但刀峡不一定是李笑的刀峡,因为路辉根本不把李笑放在眼里,所以从没打过进兵刀峡的主意。
路辉并不抗日,并且早就弃田城而走,他要拉拢李飞脚做什么?
难道这路辉因为扔掉田城而被重庆的国民政府怪罪,现在想找个地方落草为寇?
陈立松在心底暗暗骂了路辉一句:“活该!”
他觉得,要不是路辉临阵逃脱放弃了整个田城,王镇长也不会带着二三十个人跑到鹿山岭狙击鬼子,那些刀风镇好儿女更不会以卵击石而命丧山头!
现在如果真是国民政府对路辉的弃城行为进行追责,那路辉还真是罪有应得!
陈立松正想着路辉的事,身旁的林青荷却伸手过来拉拉他的衣角,轻声说道:“我俩到那边坐去,我不想坐在这桌。”
陈立松当然知道她为啥会这么说,便应一声道:“嗯。”
他刚站起身,却听得刘保对李飞脚说道:“李寨主,没想到你手下还有这么一位羞花闭月的小美人,真是艳福不浅啊!”
坐在刘保身旁的李飞脚其实也早在嘀咕刘保前来送礼的意图,正等着听宣布有啥好事,所以只应一声:“嗯。”
“这桌上就她一小美女,要不让她坐在你我身旁来?”
刚才李飞脚让林青荷坐到他身旁,而林青荷又拉陈立松坐到她身边,他心中虽感觉小小的酸却并不太在意,现在听刘保突然不说喜事了,而是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抬头又见到林青荷一脸的怒气,他的怒气也上了头。
不想,陪着刘保也坐在首桌的一名国军也没想到在刀峡竟见到这般美貌女子,也起了心思,起身向林青荷招手道:“小美人,坐过来坐过来,跟李寨主换个座位,好给爷们敬酒!”
李飞脚已经实在按捺不住心中那团火了,但他看在那批军火的份上,沉声问刘保道:“刘副官你说说,有啥大事喜事要宣布?”
林青荷本想发作,听出李飞脚言语中的怒气,一时调皮劲上来,反而拉住要带她离开席位的陈立松一起坐了下来,斜着脸朝刘保看去。
在通红的火光中,她那双圆睁的大眼,见了更是让人难忘。
李飞脚的怒气,林青荷能听得出,陈立松当然也听得出来。见林青荷拉着他不走了,陈立松便也坐着不动,想看看李飞脚作何反应。
刘保两眼看着林青荷一时痴了,竟向李飞脚问道:“她是花满楼新来的吧?今晚可否让她陪陪兄弟?”
李飞脚气炸了,声音更加低沉地道:“陪哪位兄弟?”
“陪兄弟我……”
“你也配当我兄弟?”
李飞脚的一声断喝未落,刘保只觉得眼前身影一动,一只枪已经顶在他的脑袋之上。
李飞脚这么一喝一动,李笑这回也不慢,与张田农早把刘保身旁的国军士兵控制住了。
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之后,刘保带来的那些士兵,全数被刀峡众人给下了枪,个个被按压在地上。
虽被控制,他们之中却有人手中仍抓着一只鸡脚舍不得扔,也有人嘴里还含着没吞下肚的一块大肉,更有人两眼心疼地瞪着流满一地的酒!
刘保毕竟是行伍多年,的确跟那些士兵不同,虽有枪顶着却也面不改色,笑道:“舍不得让她陪兄弟我就算了,这么舍不得干嘛?且当兄弟酒桌说笑了!”
突听耳旁“呯”地一声枪响,李飞脚居然开枪了!
枪声之后,脑袋“嗡嗡”直响的刘保身上的枪已被李飞脚给下了,就连腰间的军用匕首也被摸走!
动作之快,李飞脚让刘保感觉得到,他真是刀峡的土匪!
李飞脚又一声断喝:“谁是老子兄弟?他们才是老子的弟兄!”
李飞脚手中的枪就在刘保眼前晃来晃去,而刘保的枪与匕首就摆在饭桌之上,刘保能看得到,却不敢伸手去碰!
刘保哭笑不得。
“说!刚才你要宣布什么破大事?”
李飞脚伸出一只大手,一把将刘保的脖子掐住,硬生生地将刘保提离了地!
他仍惦记着,这位贵客本来想要宣布的大事。
毕竟人家送来了枪支弹药,抬来了美酒佳肴。
刘保更加哭笑不得。
李飞脚的手劲大,一只手紧掐着刘保脖子让刘保无法呼吸,更别说想应声了。
刘保此时早已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一只手只能拼命地想去抠李飞脚的手,另一只手不停地指着自己的脖子。
咽喉被锁,叫他如何说话?
“说话啊!啥好事,你快说啊!”
看着李飞脚着急的样子,陈立松、林青荷与林三才他们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飞脚又用枪敲击着刘保的脑袋,喝问道:“啥大事赶紧说!不说老子掐死你!”
刘保是想说,可是他实在说不出口,不能。
“别乱动!快说话!”
李飞脚越不让刘保乱动,刘保挣扎起来却越有劲;李飞脚越叫他快说话,刘保却无法说出话。
“妈的,不说话,原来你说的好事,就是拿着几杆破枪,要跟老子换我老……换我……”
“飞脚叔,他快死了。”
“谁快死了?”
“他快死了。”
“他再不说话,老子就掐死他!”
陈立松、林青荷及林三才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同时说道:“那你还是先把他给掐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