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十九章 不被祝福的生命 下 (6000)閲讀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尊主是不朽,几近于不会消亡的。
一般来说,除非是轴心黑洞突然爆炸,宇宙时空连锁坍塌崩坏,亚空间现实融合对消等宇宙级大灾变,尊主是不可能死亡的。
即便是同等级斗争,也要互相折磨很长时间,两位尊主磨磨唧唧地互相消磨,打半天后才能将对方送进复活流程——想要真的一下就打死,恐怕是看不起自己。
但是。
倘若是好几位尊主联手攻击,又被人以‘黄昏’真意斩中原本就破碎的伤口和灵气结构,即便是尊主,也很容易死了。
亚点被围攻,并不奇怪,因为他刚才就是强撑着受创之躯,想要冲向宇宙裂隙。
这位熵影尊主想要发出呼唤,召集周边的早就开始聚集的虚无魔物集合,让它们不用等待虚无教团的大军提前进攻,打乱瑟诺斯提亚人和熵影一族的计划,将一切搅成混沌。
所以,甚至无需苏昼说什么,也不需要审问,衡点和支点两位熵影一族的尊主便愤怒地主动出手,瓦解了亚点的防御。
而后,才有苏昼凝神一击,以‘黄昏’刀意斩下。
革新,并不总是带来希望。
它会带来死亡,刀兵,杀戮,绝望和彻底的毁灭。
革新,一定有其坏处,但凡是注重效率,而忽视了过程和目的,就会陷入虚无的毁灭——许多人都觉得自己可以避免,但是谁能保证这一点?历史的车轮一旦开始滚动,可就没有后悔药可吃了。
革新最需要的是保留,以及对自己的否定,不然一味地认可,一味地无底线追求进步,只会行走在危险的边界,步入虚无的范畴。
进而导致‘黄昏’。
苏昼收刀,这就是他感悟了诸多伟大存在的正确后,其中有关于‘黄昏之正确’的结果。
比黄昏眷属更加纯正的黄昏之道。
而以黄昏斩黄昏,也是他从终焉十面之后,找到的最好的对黄昏一系特攻之法。
以他目前的手感来说,起码有百分之三百三十的特攻加成,假如当初还在被虚无教团四大歼灭使追杀的时候,苏昼就已经会了这么一手,那他觉得自己可以一个打四个!
此时,众尊主来到濒临消散的亚点身前。
【看来……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估计,也没有复活的机会吧】
充斥虚无之意的神刀退却,身躯的破碎却不可回转。
亚点感应着构成自己本体的时空熵流灵气结构正在一点一点于极致的自我迭代中熊熊燃烧,直至最后崩溃,化作虚无。
这是革新,也是虚无。
是以疯狂,斩杀疯狂的一刀。
洪荒之枪破天
虽然一开始很愤怒对方以黄昏斩杀自己,简直就是最极致的羞辱,但现在,亚点却有了一种无可奈何后的坦然。
——能死于黄昏一刀下,或许也算是不错的结局?
不过,在‘死亡’来临前,他还是想要怒吼。
却并不是因为苏昼。
而是一种,对于一切心中困惑的‘质问’。
质问……‘为什么’。
【为什么?宇宙会有终结,会有热寂?】
【为什么?明明诞生了生命,却要让他们知晓万物皆有最终结局?】
【为什么?我们熵影,是为了什么而诞生的?】
【为什么?其他宇宙,皆有无尽灵气,甚至有银河之星这样的‘无限’之源!】
【难道一切都没有答案,只是‘没有理由,现实就是这样’吗?!】
即便是濒临死亡,但亚点的灵音仍然在整个薄暮星域掀起波澜,即便是时空也被震荡影响,泛起涟漪。
他的咆哮,虽然愈发衰弱,但对于周边的熵影和诸位尊主而言,全都清晰可闻。
在彻底消散前,亚点能够看见,苏昼和瑟诺斯提亚尊主烙印,以及衡点支点都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凝视着自己的消散,确保自己真正的死亡。
没有去看那位斩杀自己的地球尊主,亚点此刻,与衡点对视。
【衡点……我们不过是其他宇宙中,那些垃圾,残渣的副产物罢了】
【正如同那位地球尊主所说,我很早就知道,帷幕界是其他宇宙的垃圾桶,分解池,从一开始,就没有被设定可以孕育生命的条件】
他对自己这位又愤怒,又困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投向虚无教团的友人,坦然自嘲道:【但我们还是诞生了——因为伟大封印破碎】
【我们是一开始就不受希望,也不被祝福的生命】
【熵影……是不应该存在,因为‘错误’而诞生的】
【就如同那些错误的AI,错误的人造之物,因为不符合期待,故而即便存在,也毫无意义】
【所以才要蒙受如此苦难】
【我苦苦追寻答案,最终从虚无教团口中得知了些许真相……或许祂是在骗我吧,但我却骗不了自己——我相信了祂的所言所语,我对一切感到绝望,以及‘不甘’】
【帷幕界,是应该被摧毁的宇宙,我族本就应该追寻虚无,不应该困守这悲哀的死地……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衡点,带领族人离开帷幕界吧,它从未期待过我们的诞生,只是因为错误,所以暂时才无法消灭我们,待它正式运转,第一个被驱逐的就是我们】
此刻,这位熵影尊主,回忆起了昔年知晓热寂即将降临帷幕界后,诸位熵影尊主之间愁苦绝望的辩驳和争论。
【我们无法脱离宇宙,我们的宇宙实在是太过封闭了,即便是集合全族之力,也未必能打穿屏障……】
【难不成就没有一点点脆弱之处可以利用吗?明明我们都知晓外界有着其他生命,其他宇宙,他们也可以互相穿梭贸易,没道理我们就做不到啊!】
【做不到的……我们的宇宙太特殊了,真的没办法……如若没有新的灵源坠落,热寂大概就是我们的结局】
——我们荣耀的一切,熵影一族数亿年最终的结局,就非要如此可笑吗?
憋死在自己的家园,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逃出,只能绝望地等待终末的降临?
太虚无了……尤其是当瑟诺斯提亚人将宇宙裂隙打开,熵影们知晓另一侧的宇宙居然有着无限的灵气后,这种强烈的对比和嫉妒,就更是令空虚增生。
为什么?
为什么?
亚点永远无法回答这个‘为什么’。
而如若没有为什么的答案,那么就毁灭吧。
摧毁这错误的一切。
这又这一条路。
亚点坚信,在这过程中,真正的‘正确’,一定会来阻止他们。
那些真正的意义,将要,且一定会和他们这些‘错误之物’决一死战!
——如若说,整个封印多元宇宙的意义,就是‘伟大封印’,就是‘封印所有伟大存在’的话。
——那些创造了伟大封印,又任由我们这些‘错误’蒙受苦难的存在啊……
——我们就一定要‘破坏伟大封印’,‘释放’所有的‘伟大存在’!
此刻。
苏昼眯起眼睛,他也不能否认亚点所述的可能性。
当银河之星归位,帷幕界正式运转,化作他预测中的大丹炉,开始炼化其中一切的时候,的确很难保证熵影一族的存活。
有几率没事,但也的确有几率会被抹消。
而对于一整个文明而言,这个几率是不能去赌的事情。
不过在可以预见的情况下,不等三枚封印碎片集齐,瑟诺斯提亚人估计都不会把银河之星放回去。
而能集齐三枚碎片,整个封印宇宙中的矛盾也都平定的差不多了,到时候熵影一族的问题有的商量。
毕竟宇宙这么大,找个没人的空星系送给他们也不难,不必太过在意这些小事。
不过,就在青年觉得,亚点和衡点的对话,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时,他却突然听见了亚点针对自己而来的声音。
【而你们!】
【你们难不成觉得,自己就是‘正确’,是受期待而诞生之物吗?】
虽然熵影没有眼睛,但是苏昼却感受到了,亚点那几近于凶狠的凝视。
他能知晓,对方正在嘲弄地注视着自己:【整个封印多元宇宙……我们所在的无穷次元,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因‘错误’而生】
【无论是你们地球人类,亦或是瑟诺斯提亚人,乃至于更早的先祖文明,始源巨兽……都是封印之上,杂乱丛生的‘杂草’!】
苏昼能理解对方究竟在说什么。
他很早就知道,整个封印多元,都是因为伟大封印的结构,所以才出现的‘多元宇宙’。
换而言之,如若说伟大封印就是诸位伟大存在的棺材,那他们这些封印多元中的生命,全部都是棺材板上的苔藓吧。
可是,即便是这样说……
“杂草,也有杂草的意义啊。”
奉子成婚:丫头,休想逃
苏昼垂下眸光,他凝视着已经快要消散殆尽的亚点,认真地回答道:“而且,谁又说了,我们的存在就是‘错误’呢?”
“你可要知道,有一位名为世界树的伟大存在,祂的正确,就是‘存在’。”
“更何况。”说到这里,青年甚至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亚点尊主,你要真的觉得自己是对的,为什么不自称正确,去告诉所有人?”
“哪里有用别人的标准自称自己是错误,然后和别人辩驳的道理——你是神经病吗?”
亚点没有来得及反驳苏昼,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懒得反驳苏昼。
总之,他消散了。
而一颗呈现出朦胧灰光,仿佛是透过凹凸镜观察,呈现出怪异光泽的恶魂光团,就出现在了青年的身前。
“唉。”
叹了口气,苏昼伸出手,自然地在所有尊主的注视下取下了这颗恶魂。
其他尊主虽然也能看见恶魂,但却一时间无法理解恶魂和亚点的关系,至多是隐约察觉到,这就是苏昼神通的一部分,所以也没有干涉。
亲眼见证这位难得可以交流的黄昏眷属消亡,青年其实也有些感慨:“其实你说的倒也没错——倘若是以前的我,知道了这些消息,恐怕也会心生逆反,非要将所有伟大存在都放出来不可,一定要让那些明明做好了封印,但却没有考虑到后续多元宇宙诞生,以及众生诞生的家伙知道,祂们错了。”
“但是……现在的话,我却有了另外一种想法——那些创造伟大封印的存在,未必没有想到我们的存在,只是祂们只是沉默地微笑着,注视着我们的诞生……然后,没有去规定,我们是为了守护封印而生,还是为了打开封印而存。”
凝视着眼前的恶魂,青年微微摇头。
“这样一来,伟大封印存续的决定权,就落在了万物众生手中——我们认为封印应该存在,它就会继续封印,而倘若我们不认为,那么封印就会破碎。”
“而被封印的伟大存在,也可以凭借这一过程,一个多元宇宙的生命承认,重新证明自己的‘正确’——因为只有所有生命都想要让祂离开封印时,祂才能脱离这封印,重回伟大封印之外,再一次加入那正确的战场。”
“而我们,至少我们可以选择,哪怕是不选择,至少我们还能以自己的心意活着。”
“这就是最大的自由。”
无论是衡点还是支点,都无法理解苏昼的话。
但是瑟诺斯提亚的诸位尊主中,却有几位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因银河之星而存在,也对伟大封印的本质有些些许了解的祂们,能够理解亚点和苏昼的感慨。
所以,才陷入沉思。
“雅拉,我的想法,是不是对的?”
如此询问自己灵魂空间中的蛇灵,苏昼询问,却不想知道答案,他只是和雅拉一齐轻轻笑着:“毕竟,世界树和大道树说的真的很对啊——我们还存在着,这就是正确。”
“哪怕祂们真的就没想过又如何?至少,我们活过,因伟大封印而生,也比没有生来得好。”
極 牛 鬼才 在 異 界
“都是好事。”
亚点的恶魂并不庞大,至少远远比不上昔日噬星者的恶魂,但却更加凝实坚固。
苏昼伸手,他的力量就将这恶魂压缩,将其化作一颗实质化的恶魂水晶,托举于手。
闭上眼,感应着这恶魂的力量,苏昼不禁有些惊讶。
“不愧是尊主之魂,居然如此强大?”
【时空熵影·亚点的恶魂】
【被天地折磨,最终决定折磨天地的绝望之魂】
【虽然只是魂之碎片,但却蕴含了无尽菁华的尊主之魂】
【直接吞服,极大幅度增加亚空间亲和,跃迁冷却速度加快,曲率航行时消耗降低,获得亚空间指引信标】
【灵性煅烧,化作‘虚空神遁’之附灵,附着在所有装备道具上】
【使用特殊手法进行锻造,可以铸造成‘亚空·无限远点’之魂兵】
【使用特殊手法调和,服用后,可以获得‘不灭·熵时曲线’之传承】
【扪心自问,审视群族,环视寰宇,询问世界千万次而得不到回答,最终决意走向终途:万象建立于虚无之上,实乃错误之果】
【因错误而生,因错误而亡,归根结底,却并非真心自认错误,只是在求索何为正确的灵魂,至死也不愿意承认这点】
【所以才悲哀】
感知过后,苏昼才明白,亚点的能力其实很多都没有发挥出来,亦或是说,对自己等人发挥不出来。
亚点的力量,不仅仅是涉及到了亚空间。
他的能力,已经延伸至了时间的地步!
作为对熵之矢最为敏感的熵影一族,他们对时间的判断标准,就是熵增的速度。
最初,亚点可能是想要减缓熵的增加,也即是让所有熵影都沉睡,令熵的变动降低至最低,这也是一般黄昏眷属会有的想法。
为此,亚点利用了自己神通对时空的影响,尝试像是黑洞一样扭曲时空,制造出‘不同的时间参照系’。
当然,在帷幕界,不存在物质,所以也没有黑洞,但是熵影一族可以用灵能办到类似的事情,超高密度的灵能凝聚,一样可以造成时空扭曲,也即是亚点那随意撕裂空间裂隙的神通由来。
只要亚点扭曲时空,那么位于他领域范围内的熵影就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度过外界极其漫长的时间,直至新的灵源坠落。
就像是距离黑洞越近,时间就过的越慢那样。
而在这过程中,亚点自然不可避免,自然而然地察觉到了理论上‘奇点’的存在。
他察觉,倘若自己的能力足够强大,在制造出足够庞大的时空扭曲的同时,并急速旋转的话,那么便可以制造出一个闭合类时曲线!
换而言之,就是真正的时间机器,某种意义上,规避了热寂的力量!
但问题来了。
先不谈亚点其实远远没到可以身化灵能奇点,制造出克尔黑洞,和辟始凤凰那样用笨办法强行制造时间机器的地步——就算是制造出来了,又如何呢?
他还是无法打破帷幕界的宇宙屏障,一样改变不了热寂的结局,无非就是重新再活一遍,重复无数次这样的循环。
从一开始就看见了自己力量的结局,亚点从那时起,就已经彻底绝望。
所以后续,他接触到虚无教团,并且被虚无教首劝导成功这件事,就并不令人惊讶了。
传承‘不灭·熵时曲线’,就是亚点的神通菁华,这一神通本质上,就是凝聚自己的灵能,模拟出一个类似黑洞的奇异点,在自己周身制造出时空扭曲,进而通过种种灵能微调,便可以轻易撕裂亚空间,摧毁物质的一切。
倘若是对付熵影这种没有质量的存在,亚点的能力更是可以轻松捕获他们,让他们的时间变慢,不知不觉就被击败,打倒。
但是可惜,瑟诺斯提亚人天生质量大的惊人,而苏昼也是那种穿衣显瘦,实际上重的很的压缩个体,故而亚点想要动用自己时间系的能力,实在是有点力有未逮,不能轻易将他们捕获,只能利用空间系的神通硬碰硬。
至于附灵和神兵,效果一个是‘几乎没有冷却的亚空间跳跃’,算是很实用的神通,另一个则是‘用这柄不定形神兵攻击时,可以忽视一定的距离’,也是斗战神器。
不过苏昼现在没打算立刻吃这颗恶魂,他想要先研究研究,就先将这块碎片收回了灵魂空间。
末世重生:军长大人,不许动 会飞的毛球
到了尊主阶,基本已经不可能狩猎所有的‘恶魂’,只能是碎片。
不过,即便是尊主碎片,也比过去的整个恶魂还要庞大——毕竟尊主的不朽只在于祂们的信息,而死去的肉体和灵魂的的确确蕴含着祂们所有的力量,只是无论如何,这都不能算是尊主的全部罢了。
想要彻底杀死亚点,首先需要摧毁亚点在熵影一族中的传承,而亚点制造的诸多奇异空间结构,用于服务熵影一族的各大灵能设施,时空结构,也不是说摧毁就摧毁的。
苏昼也不在乎衡点和支点如何看待自己族内的这位虚无教团内应。
“你瞧,虚无教团的确已经侵蚀到了你们内部极深处,即便是一位尊主也是祂们的内应。”
此刻,苏昼对另一侧也不知道是在哀伤,还是愤怒困惑的衡点和支点道:“你们难不成还觉得,虚无教团是一个好盟友吗?”
“你们可以对我们和虚无教团的战斗袖手旁观,但不要忘记,倘若我们失败了,虚无教团对熵影的态度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有了亚点作为例子,苏昼的这句话说服力就很大。
即便是衡点,此刻也不得不考虑虚无教团这一威胁,并谨慎地将和瑟诺斯提亚人开战这件事放在了后面。
【我们承诺……这段时间内,我们不会干涉,参与你们和虚无教团的战争】
缓缓地说出这一艰难的决定,衡点语气沉重:【但是苏昼尊主,亚点所说的那些话,我还不是非常理解,而你却似乎非常明白】
【希望等到你有时间之后,能为我们好好阐述一下,这个宇宙……不,我们所在的多元宇宙,究竟是什么情况】
“没问题。”
苏昼认真地承诺道:“哪怕你们不问,我也会说。”
“这个多元宇宙的一切真相,理应让所有生命都知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