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六章 收下(二更)熱推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陆宁封将一百名大内侍卫送到二皇子府,二皇子收下后,他回宫对陛下复命。
还没回到宫门,便被萧泽的马车拦住了,萧泽从车里探出头,“陆统领,这是去哪里公干了?”
陆宁封对萧泽拱手,如实说,“卑职奉陛下之命,从大内侍卫里挑选出了一百名护卫,送去了二皇子府。”
萧泽心下一沉,“二弟那个脾气,收了没?”
他没想到父皇前脚被萧枕气走,后脚便又送了人去二皇子府给他,还是从大内侍卫里挑选的,可真是够给萧枕脸的。
陆宁封点头,“二殿下收了。”
萧枕心里又沉了沉,是啊,有这样的好事儿,萧枕焉能不收人?
他心中憋着气,摆手让陆宁封走了,自己坐在车里,差点儿将方桌上的茶盏捏碎。父皇是什么意思?他开始扶持萧枕了?还是用萧枕来试探他刺激他教导他?
萧泽自己也拿不准皇帝心里的想法,只是觉得,对他来说,无论是哪一种,这总归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可是目前,哪怕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他却什么都不能做,更不能派人夜闯萧枕的府里干脆地杀了他。温家的人在京外都没能杀得了他,回了京中,杀他更是难如登天。
他自己清楚,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不能轻举妄动,也许父皇就是盯着他考验他呢。
陆宁封走远后,回头瞅了一眼,见萧泽的马车还驻留在原地,心里感慨了一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金尊玉贵的身份,前二十年也许过的比谁都好,后面的日子,还真是说不准了。
陆宁封回到皇宫对皇帝复命。
皇帝对他问,“萧枕怎么说?”
陆宁封如实说了萧枕让小太监小郑子问他的人,至于他本人,根本就没见到萧枕。
皇帝听完后,倒没什么动怒的情绪,对陆宁封摆摆手。
陆宁封退下去后,皇帝扔了手里的奏折,揉了揉眉心,站起身,走到床前,拨弄那一盆养了多年也不见开花的玉兰。
赵公公看着那一盆玉兰,他都忘了,这一盆玉兰,是陛下什么时候开始养的了,总之,这是一盆永远也不能养死的玉兰。
凌画睡醒一觉后,已大天老亮,她基于前几次的经验,醒来后,身子保持不动,眼睛悄悄地睁开一条缝,看向宴轻。
嗯?这一回,身边没人?
凌画彻底睁开眼睛,果然见身边已经没人,她伸手摸了摸身边的被褥,已经冰凉,是宴轻早就起了,还是昨夜他根本就扔下了她一个人,自己跑去了别处睡了?
她习惯地伸手去拽摇铃,拽了个空,这才想起,是在宴轻的房中。
她慢慢地坐起身,掀开被子,披衣下床,走到窗前,打开窗子,看向窗外。
紫园很安静,没一个人影。
凌画喊了一声,“云落?”
没人应声。
她又喊了一声,“琉璃?”
也没人应声。
凌画纳闷,将衣服仔细穿戴好,裹了披风走出房间,站在门口喊,“来人。”
端阳拿着一本兵书从院外冲了进来,“少夫人,您醒啦?”
凌画点头,对他问,“人呢?都哪儿去了?”
端阳立即说,“小侯爷一早被程公子叫走出去玩了,云落跟去了,琉璃姑娘从昨儿出去后,再没回来。”
凌画揉揉眉心,她睡的太沉,程初什么时候来找宴轻,宴轻什么时候醒来走的,她都不知道,昨儿她派琉璃去二皇子府,大约是被事情拖住了,琉璃才没回来。
端阳问,“少夫人,您在这里吃早饭,还是回您的院子里吃?”
凌画道,“我回海棠苑吧!”
宴轻这里什么都没有,她总不能再穿他的衣裳。
端阳点头,拿着兵书说,“我送您回去,正好属下有一处地方不懂,您指点属下一二。”
凌画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兵书,从嫁进来,她时常见端阳手里拿着兵书,笑着走下台阶问,“每日看兵书,你是要考个武状元吗?这么上进?”
端阳苦下脸,“小侯爷说属下太笨了,多看兵书多学兵法,能让属下变得聪明。”
他也不想天天看兵书研究兵法啊,这不是怕被小侯爷嫌弃赶出府去吗?
凌画笑,“小侯爷说的不错,你好好看吧!”
紅 月亮
这么用功,早晚有一日,能大成。
端阳:“……”
连少夫人都这样说,那他就看吧!但愿有朝一日,他能赶上云落那么聪明。
于是,回海棠苑的路上,凌画指点了端阳好几处,端阳发现,经过少夫人的指点,他很快就通透了,自己也没那么笨嘛,顿时美滋滋了。
青嫂子见凌画回来,连忙让厨房的人抬了水,伺候她沐浴换衣,又端了早饭。
凌画早饭吃到一半,琉璃回到了端敬候府。
进了屋,她对凌画吐槽萧枕,“二殿下也真是能耐,好好在皇宫里养伤呗,偏偏不,折腾着回到了二皇子府。小姐昨儿白费了一番辛苦,将他弄进宫,他都给霍霍了。留在皇宫与陛下培养感情不好吗?他是不是自己下手太狠,给自己伤了脑子?”
人面桃花笑春风
她不得不怀疑,一看二殿下就一副变的没那么聪明了的样子。
凌画笑,“我早已料到了,萧枕是不会住在皇宫的,尤其是怡和殿,他不会住。”
琉璃纳闷了,“啊?那您还费那个心干什么?昨儿折腾到半夜,跑了一趟皇宫,好险没让陛下怀疑您。”
凌画给她解释,“让萧枕住进怡和殿,是陛下的态度,但谁又知道,是不是陛下在试探萧枕有没有争位之心?若是他安然地住在怡和殿里,坦坦然然,那么陛下又如何想他?所以,他压根就不能住在怡和殿,醒来后,立马要求回府,是对的。我本来也没打算让萧枕留在皇宫里养伤,就是让他那么重的伤,被陛下过过眼罢了,陛下哪能想到他那一身的伤,是他自己让人下的手呢?最好是让陛下往萧泽身上怀疑。”
萧泽这个锅,必须给他背上。
琉璃恍然,“那是我笨了。”
二殿下还是很聪明的,将来要做帝王的人嘛,脑子不好使怎么行?二殿下脑子没坏掉,她就放心了,免得小姐的心血白费。
她告诉凌画,“陛下给二殿下送了一百名大内侍卫,都是让陆宁封挑选的上等的,二殿下让我将人又排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都留下了。”
凌画点头,“怪不得你直到这个时候才回来。”
琉璃累成狗地吐舌头,“二殿下说冷月不擅长,我擅长,真是累死个人。”
凌画笑,“冷月的确不擅长。”
琉璃也饿了,自己拿了一副碗筷,坐在凌画的对面跟着她一起吃,嘴里更是吐槽,“给二殿下干了不少活,也没留我吃一顿饭,将来做皇帝,也是一个叩门的。”
凌画失笑,“你自己不会去他的厨房找吃的?你这些年,来来去去二皇子府多少次,萧枕早就将你当做自己人了,什么东西你自己不会拿,更遑论一顿饭,萧枕有伤在身,怎么想得起来问你有没有吃饭?”
“也是。”琉璃敲敲自己的脑袋,“是我活该被饿着。”
凌画逗她,“那剑谱都参悟会了吗?别参悟到我孩子都出生了,你的剑谱还没悟透。”
琉璃:“……”
重生之霸道无边
她不至于那么笨吧!
她扎凌画的心,“小姐,您想的孩子,至少还有三年,才能出生吧?”
小侯爷哪里是这么早就从了您,跟您要孩子的人?您别想的太早。
凌画:“……”
她想把她送回玉家了。
琉璃见凌画眼神不对,快速地吃完饭,一溜烟地跑了。
青嫂子端来药,凌画等着药不那么热了,一口气喝下,然后见桌子上今日没蜜饯,她主动要求,“青嫂子,给我拿蜜饯来。”
青嫂子应了一声,给凌画拿了一碟蜜饯。
玫瑰绽放的年代
凌画一连气吃了三颗,才觉得够本,想着今儿早上起床没看到宴轻,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样下去可不行,她过分的黏人,宴轻怕是更嫌弃她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