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0y3人氣都市小說 第一序列 愛下-1259、至暗時刻(大結局中)分享-awumt

第一序列
小說推薦第一序列
战场上,任小粟归来之前。
颜六元恍惚间回忆着,自己是何时与狼王相识的?
他从039号实验室的无尽黑暗里醒来,耳边全是被困的实验体们愤怒的嘶吼声,那些实验体苏醒的时间要比他更早一些。
年幼的颜六元能够感受到实验体对他的渴望,它们渴望着他的血肉,似乎这些能让它们成为完整的新人类,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他悄然的离开了那里,与实验体不同的是,他和任小粟所处的是病房,而不是囚禁实验体所用的囚笼。
天上飘起了雪,颜六元茫然的在雪地中行走着,直到他鼻息中出现温热的血腥气。
小六元在雪地中战战兢兢的想要逃离,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听到了一头幼狼的呜咽声。
他慢慢转身回去,在雪地中找到了受伤的幼狼,看着对方腹部被野猪拱出来的伤口。
狼群狩猎之后,幼狼却再也无法跟上狼群的步伐。
颜六元莫名的感觉,这只被狼群抛弃的幼狼,就像是被那个辉煌时代抛弃的自己。
他找来石块割开自己的手腕,然后将血液一点一点滴入对方的嘴里。
连颜六元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举动会为将来埋下什么样的伏笔。
所以,颜六元出现在镇上之后,113号集镇附近才渐渐有了狼群的传说,那是一群连人类都无可奈何的狼群。
当任小粟第一次遭遇狼群袭击的时候,待到狼王撕开他胳膊上的皮肉时,那似曾相识的血液味道让狼王记起了一切。
任小粟成了狼群口中活下来的狠人。
再后来,任小粟第一次进境山的时候,狼王始终追随着任小粟的脚步,可那支队伍承受的所有伤害,都是实验体与人面虫造成的,其实狼群并未真的攻击过他们。
狼王小心翼翼的跟随着,被他们当成了追逐。
狼王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任小粟与颜六元身上流淌着一模一样的血液。
其实当颜六元第一眼看见狼王的时候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距离喂血之日已经十年,对方以十年报恩,最终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结尾。
有时候颜六元会感慨,狼王做到了很多人类都做不到的事情。
“再见了,我的朋友,”颜六元低声道。
他随着第一集团军转身离去,从此再也没有回头。
狼王在奔赴战场之前,最后回头看了颜六元的背影一眼,像是终于释怀了什么似的,扭头与颜六元以相反的方向各自前进。
那些看着这一幕的西北军士兵们忽然觉得,他们明明和这些狼群也没什么感情,大家也不过是见过几面而已。
然而此时,所有人却发自内心的感到悲伤。
此时狼群迎着人工智能部队而去,在它们即将与敌军遭遇的前一刻,狼群竟然化整为零,以此来躲避敌军的火力封锁。
可是,这一次的人工智能再一次展现了极其强大的微操作能力。
当狼群化整为零分散开来的时候,那机械化部队作为堡垒掩护的后方步兵部队,竟是以精密的火力封锁线,遏制了狼群的所有进攻。
一声轰鸣,颜六元离去的背影顿了一下,他知道那是敌军使用RPG火箭弹的声响。
这数百万人的人工智能军团,逐渐依靠强大的火力优势,将狼群牢牢包围起来,迫使它们动弹不得。
将狼群包围后,人工智能军团并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它只需要几万人的部队便可以围杀狼群了。
而这几万人对它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倒计时三小时。
此时距离任小粟离开似乎已经很久了。
他们不知道任小粟去干嘛了,也不知道任小粟此时要用双腿狂奔过来,他们只知道第一集团将无可避免的和人工智能部队进行战斗。
身后的人工智能军团正以八支纵队,呈扇形包围而来。
在这庞大的军团之中,装甲部队始终在前线作为移动堡垒,而这些移动堡垒的身后,甚至还有人肩扛着能源补给,一旦有坦克车、装甲车出现油箱见底的情况,便立刻有专门的后勤部队来输送补给。
以往所有部队都将补给线视作生命线,可人工智能不需要,因为它所控制的人数太多了,西北两支部队人数合计近千万,它甚至可以随时携带着所有补给前进。
而食物,则向来都是就地取材,大部分人类知道可以吃却不愿意吃的东西,在人工智能这里都是食物。
眼看着人工智能军团越来越近,甚至两翼已经形成包围的态势。
P5092说道:“王蕴,你带着伤员先走,不要让他们在这里拖累战斗。”
王蕴哭笑不得,哪怕到了这个时候,P5092说话还是依旧的无情。
这时候,一直听着这一切的胡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道:“你们都走吧,我来再给你们拖住几分钟。”
几分钟听起来稍纵即逝,可是当灾难降临的那一刻,几分钟是如此的宝贵。
说完,没等大家有反应,胡说便以迈步迎着人工智能军团走去。
一个人,面对近千万人,所有人看着胡说的背影,心中突然有种难以抑制的悲壮。
英雄老了,可老了的英雄,依然是英雄。
只见胡说原本上了年纪有些许佝偻的背部挺直了起来,大忽悠在他身后说道:“其实论送死怎么也轮不到你啊,应该我们这些西北军去才对。”
胡说笑着摆摆手:“没有牵挂了,该离开了。”
这时候的胡说其实已经明白一切,当他发现西南那两支人工智能军团并没有出现在战场时,就明白自己的小外孙可能已经不在了。
他不想让李神坛在路上太孤单,所以赶时间。
当胡说与敌军接触的一瞬间,只见他两袖竟是抖出了二十四柄薄如蝉翼的飞剑来,在他身周环绕着。
那二十四柄飞剑像是天空中的流星,摧枯拉朽的毁去一切面前之物。
胡说并未停留,他径直的朝着敌阵之中走去,宛如走入无人之地。
人工智能军团将他彻底包围起来,就像是海啸吞没了一座孤岛。
张小满望着胡说消失的背影突然说道:“我带着第六野战师剩下的兄弟们去吧,人家一个和西北毫不相关的老爷子都能挺身而出,第六野战师没道理缩在后面当怂蛋。虽然我坚信还有三个小时我们就能迎来胜利,虽然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有一些可惜,看不到那胜利的一幕,可我张小满也没什么别的本事了,以前我就是尖刀连连长,现在做这些刚好顺手,作死嘛,我最拿手了。P5092,你是现在最理智的人,所以你应该知道带领大家继续撤退才是最好的选择,别浪费我们争取的时间。”
说完,他根本不管P5092再说什么,直接对着第六野战师的战士们怒吼:“敢不敢和我一起去送死?老子也没别的好说,只能保证老子会死在你们前面!”
第六野战师的战士们突然笑了起来:“总算他娘的有点师长样子了,要没今天这一出,我都快忘了你张小满老小子是咱们师的师长!”
张小满一边笑骂着一边说道:“他妈的,老子平时不是要在少帅面前藏拙嘛?”
“别特么吹牛了……”
一万多第六野战师将士,一边聊天一边奔赴迎面而来的敌军,张小满一处荒野上选了作战地点,其实也没什么好选的,平原地形连个掩体都不太好找,纯粹是看哪里顺眼、风水好而已。
P5092平静的望着那些离去的人,然后下令:“继续撤退。”
可还没等张小满他们走多远呢,远方有一架蒸汽列车正快速驶来。
哪怕隔得很远,大家也能清晰的听到,蒸汽列车那独特的呜咽声。
“少帅回来了?”
“少帅回来了!”
大家精神俱是一振。
“不对!”王蕴远远看着蒸汽列车说道:“这蒸汽列车只有六节,而且车身是灰色的,不是黑色的。烟囱里喷吐的烟也是灰色的,不是黑色的,这是王从阳!”
众人疑惑了:王从阳?就是那个被少帅追杀过的人吗,他怎么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了,不是据说他在巫师国度隐居了吗?
就在这疑惑中,那灰色的蒸汽列车竟从北方直接驶向了人工智能的军队。
装甲部队中的坦克缓缓偏移炮口,炮弹精准无误的直直轰向蒸汽列车的车头。
可正当所有人以为王从阳要死的时候,那车头前方竟是突然出现了一口数十米大的黑锅,硬生生挡住了炮弹。
轰鸣声中,黑锅竟是毫发无损。
蒸汽列车顶着黑锅一往无前的驰骋着,待到它与敌军只相距一公里的瞬间,西北军所有将士都看到那蒸汽列车里似是有光芒一闪而过。
只见整片大地开始翻滚,犹如波浪一般朝着人工智能的机械化部队席卷过去。
那土浪声势骇人,宛如月球引力掀起的潮汐。
刹那间,天空骤然出现一枚巨型陨石,从天际划着巨大的火焰斜斜坠落而下,在敌军的机械化部队中砸出了一个庞大的深坑。
地面也在震颤。
“这是……巫术?”大忽悠愕然:“巫师怎么跟着王从阳一起来了中原?”
谁也没想到,在这场战争的最后一天,他们想到的、没想到的人,全都站出来了。
每个人都或许有着自己站出来的原因,但所为之事却只有一件,那就是为其他人争取最后一线的光明。
李应允、秦笙等12名骑士默默的遥望着那些蒸汽列车上的巫师,任小粟给他们说过,自己曾在巫师国度见过父亲的另一支传承。
现在想来,对方就是了吧。
刹那间,陈酒也和李应允等人对视在一起。
冥冥中彼此都感受到了彼此相同的信仰,这是一种莫名的心灵感应,虽初见,却相识如故人。
不过蒸汽列车并没有跟敌军死磕,短暂阻挡住对方的前进脚步之后,立刻调头驶向西北军这边。
这时候,便再也没了之前一往无前的气势。
待到蒸汽列车来到第一集团军近前,车上的王从阳对着众人大吼道:“友军,不要开枪,是友军!”
车辆停稳,王从阳说道:“快把伤员都抬到车上来,我带着他们先行一步。这敌人也太特么多了,我们打不过,只能帮你们拖延一些时间!”
大忽悠朝车上看去,车上的人他都认识,小夏、小梅、陈酒、陈安安,当然也有许多他不认识的新面孔。
他纳闷:“你们怎么来了?”
小梅回答道:“你们离开的时候太匆忙了,所以我总觉得你们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小粟帮了我们,我们自然也要帮他。我们这次来也是为了……大兴西北?小粟经常说这四个字来着。”
大忽悠感慨,这大兴西北的事业算是在任小粟手里彻底发光发热了。
他没想到,任小粟的魅力足以大到对方全凭一个猜测,就不远千里的赶来驰援。
所有人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悸动,或许这就是人类的骄傲吧。
大忽悠看向王从阳:“那你又是为什么回中土来?”
王从阳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见了任小粟帮我转告他,大家两清了,别特么再追杀我了行不行,还有,所有通缉必须全部取消!”
张景林笑了起来:“没问题,我去帮你说。”
“行了,”王从阳眼见伤员全都抬上蒸汽列车之后,立刻动身朝178要塞驶去,留下陈酒等人与西北军并肩作战。
王从阳自己可没打算与西北军共存亡,三十六计当然走为上计。
张小满看着离去的蒸汽列车有些无力吐槽,这货大概是大家见过最怕死的超凡者了,他但凡鼓起勇气一次,可能现在就已经离开这美丽的人世了,不得不说,怂这性格也确实适合活在这个时代。
“继续撤退吧,”P5092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张小满你赶紧归队,不要浪费别人为我们争取的时间。”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别人用命换来的。
此时,虽然他们正后方的敌人被暂时拖延住了,可是人工智能军团的两翼却渐渐包围过来。
那马上要形成合围的两翼,就像是一头怪兽的深渊巨口,要将西北军一口吞下似的。
倒计时二小时。
巫师们以陈酒为首,想尽办法的破坏地形,以此来阻挡人工智能军团的前进步伐。
所有西北军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被敌人追打了这么久,不断的有人慨然赴死,他们内心里像是燃烧着一团火,要把血液都烧至沸腾。
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们,他们要做的就是撤离,然后以更多的耐心等待。
王蕴始终观察着人工智能军团的两翼,他低声对P5092说道:“对方已经4次尝试合围我们了,我观察那些巫师的神态已经不复巅峰状态,恐怕我们撑不到下一次围攻。”
P5092慢慢停下脚步,这好像是一个死局,不管他们如何努力都始终无法摆脱身后的追兵。
要死在这里了对吗?
那么是狼狈的死去,还是带着自己最后一点尊严死去?
众人看向P5092,他们不知道对方为何停下脚步。
此时此刻,停下脚步似乎就意味着失去生命。
可是大家再转念一想,他们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战友,那他们还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
P5092突然笑了起来:“不如有尊严的死去?”
说话间,人工智能军团的两翼正在进行第五次合围。
战士们打开各自的枪械保险,最后一遍检查自己的弹药。
张小满忽然问道:“诶你们说,这要打的太激烈,把我大槽牙给打没了,那我是不是就去不了铜钟广场了?”
P5092若无其事的说道:“你可以提前把大槽牙拔下来揣兜里。”
张小满没好气道:“这都什么馊主意,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P5092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是你先跟我开玩笑的。”
队伍里的荀夜羽忽然高喊:“不对不对,我刚才一直没有使用能力,现在停下来才发现,178要塞那边过来了好多的超凡者生命迹象啊!”
“好多是多少?”大忽悠愣了一下:“我倒是知道178要塞里有一些超凡者隐世来着,不过也就五六个人吧。”
“不是五六个人,”荀夜羽激动到无以复加:“是几十万超凡者啊!”
所有人听到这个数字的刹那都懵了,几十万超凡者?难道发生了什么奇迹吗?
下一刻,正在朝178要塞撤退的西北第一集团军前排忽然都愣住了,他们愕然的看着任小粟从地平线上冲锋出来,对方的身后,还跟着数不清的金色英灵。
那洪流迎面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又快速的与他们擦肩而过。
第一集团军的战士们全都愣在原地,张景林看着那英灵大军里的某人突然喃喃道:“老司令,王将军……他们复活了!”
任小粟手提黑刀一言不发的带着金色洪流从第一集团军中逆流而过,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他独自离开是为了什么。
原来是为了最后一线希望。
战争已是傍晚,金色的洪流与夕阳的斜晖相映,看起来是如此的壮观。
P5092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他终于明白任小粟并没有骗他,原来这位少帅真的能召唤这么多英灵。
原来这位少帅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真的能给他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