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 ptt-第七百九十八回 狙殺蒙巴分享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赤牙营地,冰墙门楼,看着兀自前仆后继的蒙兀族兵,再看看尤未坠落的日头,居中指挥作战的赤班不禁皱起了眉头。并非担心这场防守战事的胜败,有着特战军兵相助,接近一比四的战损比,令赤班毫无压力,但他所不愿看到的,却是普通蒙兀族兵的大量伤亡,因为那些人或将是赤牙部落迅速壮大的强力养分。
正此时,曹淡不知从哪儿溜了过来,以玩世不恭的口吻,不无得瑟道:“看见那个蒙巴没,目测他与冰墙的最近距离已在八十丈之内,只要你吱上一声,兄弟就负责替你将之做掉,保证妥妥的。”
“得,你不会又闲得想操蛋了吧?”瞥了眼曹淡,赤班咧嘴道,“纵是我亲自出手,没个五十仗也不敢保证射中,咱又不是没有见过你那坑瘪箭术,比我尚且不如,吹啥牛?”
“哼,谁还玩射箭那等老土把式?”曹淡目露不满,瞅了瞅左右并无外人,遂压低声音道,“远程秒杀,咱特战军连狙击弩都快被火铳淘汰了。不过,此番任务要求行事低调,兄弟没怎么带火器,倒还带了些狙击弩。怎么样,偶尔用上几支弩矢,杀上个把人,该不至于叫你暴露吧?”
“嗯…强弩在漠北虽无大量应用,却非绝无仅有,可以一试。”赤班闻言颇为意动,随即,他又眼睛一亮道,“倘若蒙巴毙命,蒙兀残军必然大乱,我等不妨就此组织兵马,候在营门内,一旦你得手,便趁机冲杀出去,必可一举结束此战!”
曹淡对此无可无不可,但赤牙二头领崔啸却是出言道:“如此虽可获胜,但也可能遇上对方绝望反扑,难免更大伤亡,且近半蒙兀人犹在马上,万一他们一哄而散,那就是一两千马贼,日后可够我等头疼的了。”
鬼医圣手
赤班闻言也皱起眉头,但旋即见到崔啸嘴角的笑容,遂问道:“那么,二弟可有什么别的好主意?”
“等!”崔啸嘿嘿一笑,信心十足道,“蒙兀残军兵马疲敝,更如丧家之犬,内无补给,外无强援,当前一战已是其最后一击,一旦败落,再有蒙巴一死,他们冷静下来,必然彻底泄了最后一股劲儿,难免军心崩溃,甚至自行生乱。而我等只需等到明日黎明之前,他们几无战心且休息正酣之时,骤然发起突击,必可轻取对手,且有望基本包圆。”
怀念父亲 阿描
赤班略一沉吟,复又问道:“万一他们在蒙巴死后随即撤离呢,我等岂非白忙活一场?”
我的神级手机助手 天地有缺
“不会!”崔啸断然道,“第一,他们家小还在我等之手,难以立即割舍;其次,我等原本仅有两千多人,在蒙兀残军看来,他们剩余兵力并不输给我等,怎会轻易放弃…”
营地之外,眼见大量族兵的伤亡,换来的仍是苦战无功,蒙巴已然双眼通红,可劲的挥刀怒吼:“杀!给我杀!若不夺回营地,我等便将成为孤魂野鬼,冻死在今冬莽原!儿郎们,再给我上啊!”
这一刻,浑不知死亡临近的蒙巴,犹在忙着鼓舞士气,并一个劲的投入更多兵力。而随着愈加忘情的指挥作战,他距离冰墙也在不觉间抵近了七十丈,但他和他的护卫对此并不在意,毕竟草原上最好的射雕人,也无非百步穿杨罢了,而百步等于六十丈。
同一刻,相对于蒙巴位置的箭楼亦或冰墙上,三名特战狙击弩手已在同袍的护卫下,进入了狙杀倒计时。正中箭楼上的正是曹淡本人,此刻的他再不见常日里的懒散跳脱,整个人如同一块不问身边事的岩石,更似与那把大号的狙击弩融为一体,唯有那只对着特制瞄准镜的眼睛,犹在闪着灼灼寒光。
下一刻,就当曹淡感觉到了契机,意欲扣动机括的时候,耳中却听到了右方十余丈外一个特别的弦嗡之声。心中哀叫,曹淡依旧扣下了机括。怎奈瞄准镜中,他那瞄准蒙巴心窝的弩矢,仅仅射中了蒙巴的肩头,而导致射偏的,则是先一秒射入蒙巴大嘴,并致其身体急剧后仰的另一根狙击弩矢。
“真他妈操蛋!”曹淡忿忿放下了狙击弩,瞪眼怒视那位抢了他风头的麾下,还欲用眼神好生斥责其人一番,却仅看见一个缩着脖子离去的背影,只是那厮的屁股,似乎还故意在一扭一扭…
“族长落马啦…族长中箭啦…族长死啦…”且不说曹淡个人那不值一提的憋闷,更憋闷的蒙巴死不瞑目之后,其死讯在蒙兀残军中飞速传开,毕竟这仅是数千人的战场,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想瞒都毫无可能。
根本不需要什么军令,早已在冰墙处撞得头破血流的蒙兀族兵们,像被最终崩断的琴弦,转眼便纷纷选择了撤退,亦或说陷入了败退。好在,守墙一方仅是附送了一通箭雨,多留下了二三百人,并未趁机出兵掩杀,这才令得蒙兀残军得以收拢败兵,稳步退离战场,不曾出现进一步的大溃散。
然而,何去何从成了一个悬而难决的问题。主心骨蒙巴骤然挂了,重担便压在了次一级的五名千夫长头上。几位垂头丧气的家伙聚在一块,其中一人道:“怎嘛办?现在只怕仅有两千七八百人了,之前都打不下来营地,估计回头更是没戏呀。”
“要不,咱们暂先撤兵,先另谋出路,熬过这个冬天,转头再拉些部落一道打回来?”又一人道。
“往哪儿走?营地里的家小咋半?麾下儿郎们愿意吗?”再一人立即反驳道,“再说了,小部落根本养不活咱们这么多人,去大部落的话,我等只怕就要被人直接吞了,那样的话,我等还不如直接与那赤班谈谈呢,至少还能保住家小。”
之前那个千夫长立马怒道:“放屁,咱们怎可投靠灭族仇敌?况且,若是没了蒙兀部落,你我又能有好日子过吗?”
“叫我看,咱们虽打不下营地,对方也奈何不了我等,否则刚才败退之际,他们就顺势杀出来了。”一名年长些的千夫长打断行将爆发的争吵,折中建议道,“大伙儿跑来杀去的也累得不行,不妨暂先扎营歇上一晚,同时派遣信使前往周围的附庸部落,勒令他们率兵来援,并带些给养过来,届时再看情况而定吧。”
没有好办法的时候,维持现状就是最易被接受的办法。莫衷一是的众人,遂认同了这位老成些的千夫长,却也正如崔啸的料想一样,退出赤牙营地五里扎下了营盘…
我的老婆是牧师 八个胃儿
另一面,赤牙联军仅仅付出三四百伤亡,其中站死者不到两百,便成功击退来敌并斩杀贼酋蒙巴,自然兴高采烈,新进之人对赤牙部落的归属感也随之大增。欢呼之余,伤员护理、死者收敛与冰墙加固等战场清理随即展开,毕竟没谁胆敢保证攻防战斗就此结束。
不过,出自战时无所不用其极的血旗军,赤班、崔啸乃至曹淡等人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瓦解削弱敌手的机会。一干坏胚子几乎仅是片刻交流,便派出军兵,出营收拢了被遗弃在战场的蒙兀伤兵,毫不推奸的加以救治,直将一干静待夜间冻毙的蒙兀伤兵感动得稀里哗啦。
而其中伤势较轻的十数人,则在赤班亲自抚慰之后,被陆续遣返回了蒙兀残军,传达赤班欢迎任何人回归营地举家团圆的善意。更有甚者,其中还夹带了几个被重金收买兼而胁迫家眷的策反之辈。
只是,赤班能给的善意力度有限,仅卡在底层族兵利益不损的坎儿,并不保留蒙兀中高层头领的兵权、政权乃至大批量的牛羊、奴隶和草场。由是,这份善意被几名千夫长嗤之以鼻,甚至被看做赤牙部落虚弱的表现,以至他们愈加有恃无恐的等待起了其他附庸小部落的来援。
勝者 為 王 小說
可是,十数伤兵分批陆续返回,不可避免的将这份善意,乃至赤牙部落救治寻常伤兵的仁善之举,传达给了蒙兀残军中的寻常族兵,而在历经一场大败之后,失了大部落傲气的他们,对这份善意却是动心不已。左右跟着谁都是那样的条件,干嘛还要冒着家眷分离的风险,吃风受苦的跟着头领们打生打死呢?
有了上下离心,被赤班派去的策反之辈便有了用武之地。也是因为群龙无首的混乱,那些返回蒙兀营中的伤兵并未遭遇隔离,而几名策反之辈的任务也不算艰巨,赤班并未奢望他们斩杀头领之类的反叛之举,只是要求他们拉些意欲回家寻老婆睡热炕头的底层族兵溜号。这一点,在军心溃乱的蒙兀营中,委实算不得什么难事。
夜半时分,第一批数十人悄然逃出了草草扎就的蒙兀营盘,投往赤牙营地。都是一个部落,甚还沾亲带故的,他们几乎不曾受到守营族兵的多少为难。接着就是第二批,第三批,而有了先例,甚至无需策反之辈的挑唆组织,就有更多的族兵自发的呼朋唤友,悄然离营,转投往了五里之隔的赤牙营地。
当几名千夫长察觉问题严重的时候,蒙兀营中所余军兵已然不足两千。千夫长们立即展开严厉举措,甚至斩杀了几名带头逃兵,这才遏制住了这股歪风。但略松口气的千夫长们却不知道,蒙兀上下已然为此愈加离心,而更猛烈的打击还在后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