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p27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笔趣-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眼睛進沙子了分享-m344t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出……出局!!!
三出局!但是来自王者的猛击已经把比分扳平了!
延长!!
比赛将进入延长战!!!”
“哦!!!”
“呦西啊!!!”
“漂亮的回传!仙道!”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啊!”
“干的太漂亮了!”
“可惜!!!”
“就差一点啊!”
然而虽然得分的是稻城实业一方,欢呼的却是青道一方,延长什么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刚刚那一球没有杀死他们!
仙道再一次成为了救世主!
丹波,欧尼桑,伊佐敷之前可都哭了!
还在木然的看着本垒处呢!
片冈教练叫的是最大声的你敢信?
虽然原田打出最后一击之前,还在担心会输掉比赛,但是打击之后局势反转心态就完全不同了。
他们差一点直接绝杀了青道,这怎么让他们不觉得可惜?
棒球就是这么,生死反转迅速的运动,贼刺激!
“可恶!”吉泽对自己无比的懊恼。
“不过我们已经同分了!吉桑!
教练说过了!
同分的话绝对会是我们赢的!”卡尔罗斯说出了不符合自己风格的话语。
“啊!”说着站起身来。
……另一边,
“ku!ku!ku!”仙道捡起自己的帽子,走到了还躺在地上有些麻木的伊佐敷前辈的旁边。
“纯桑!……你哭了?”轻挑的声音在伊佐敷耳旁响起。
“鬼才哭了了!八嘎呀路!
刚刚只是沙子进眼睛里了!”伊佐敷狠狠的擦了一下眼泪。
“……,这里是草地!”仙道夸张的巡视了一下周围,随后装作认真的表情说道。
“吵死了!给我闭嘴!风吹过来的!”伊佐敷前辈依然嘴硬道。
至于刚刚仙道跑过带起的微风,被他当做心凉的幻觉这件事,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告诉眼前这个混蛋的。
“搜嘎!那还真的是不走运呢!”仙道的调戏结束了,于是给了纯桑一个台阶下。
随后他伸出了手!
“啪!”
“干得漂亮!”说完就被仙道拉了起来一起往板凳席的方向走。
欧尼桑则是用一个自然的动作隐蔽的把眼泪擦干,只有某些钢铁直男完全没有这种意识。
“仙道!干得漂亮!”
“我真的是爱死你了!”
“也太神了了吧!我都觉得可怕了!”
靠近板凳席,迎接仙道的是热情的欢呼声。
“这也太吓人了吧!去年的那个小鬼没想到会这么厉害啊!”场外东清国松了一口气的坐在了板凳上,他也吓得不轻。
在这种一发定胜负的比赛局势下,真的是太惊险刺激了。
“让你救了!谢谢你!仙道!”回到板凳席后,第一个道谢的,反而是不怎么说话的片冈教练。
“要道谢还太早了哦!墨镜大叔!
比赛还没结束呢!
刚刚被追回了一分,我们必须马上还给他们才行。”仙道依然是那么一副不正经的口气,然而听到这话的人,都觉得无比的安心。
“呵!你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吧!”片冈教练笑了。
“……!”仙道用一种夸张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了?连我都想调戏吗?”片冈教练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不不不!怎么可能?只是觉得您的笑容很稀奇!”
片冈教练拍了拍他的肩膀!
示意仙道赶快滚去休息,因为他的休息时间也不多。
仙道顺着走进了板凳席。
“刚刚那球真是被你救了啊!
那一瞬间我都差点绝望了!
那种感觉……,我第一次感觉棒球还有这么痛苦的一幕!”御幸凑到了仙道旁边。
“比赛输了的话谁都一样吧!”仙道无语的说道。
“哎?你也?”
“你在想些什么啊?我当然也不喜欢输了啊!特别是我从来没输过!”
“你这话让我感觉你很欠揍啊!”御幸说道。
“不过,也感谢你在最后关头没有绝望而放弃,如果你放弃了,就算我把球穿回去也很难杀掉跑者啊!”
“我总不能托你后腿不是?”御幸难得伸出了拳头。
“啪!”仙道难得没有继续怼他,和他碰了一下拳。
“干脆我们两个也组成一个组合怎么样?”御幸搂着仙道说道。
虽然叫浪货二人组,实际上青道的人并没有给这两个家伙取一个的外号。
虽然都知道,这两个人好像一对二人组一样的存在。
“我拒绝!想都别想!……”
“nice play啊!仙道!我就知道关键时刻绝对能够信任你!”仙道还没把拒绝御幸的话说完,就被泽村从身后袭击了!
降谷在旁边一个劲点头,那一瞬间降谷和泽村都感受到了败北的痛苦!
于是死里逃生的喜悦自然需要分享和发泄!
“那是当然了!”
“简直就是神sama!”泽村夸张的说道。
“知道吗?在遥远的中国,我名字中的‘仙’可是要比……”
“比神sama更加强大,受人尊敬的存在嘛!你都说过好多遍了!真是的!”
“你这家伙还是好好去准备吧!”
“嗯!我知道了!”
“现在你能够明白一些比赛的残酷了吧!”
“啊!话说甲子园到底是什么呢?
每一个都那么拼死的……”泽村想起来了一个个要把敌人撕成碎片的眼神依然有着疑惑。
“不知道啊!我又没有去过!
但是,不管那里有什么我们都绝对不能输!
死也不能输!”仙道这话带着一丝暗示至于有多少真心话只有自己知道了。
御幸多少感受得到,仙道这么说,至少不会全都是忽悠人的。
“仙……嘛?”御幸有点猎奇的想着仙道所说的中国尝试!
而说完话后,仙道就开始低着头闭目养神。
仙道身上那股压迫感再次袭来!
御幸溜了!
只有降谷乖乖的用毛巾给仙道扇风……(想抱回家……)
……
“非常抱歉!监督!”回到板凳席的吉泽给国友教练道歉。
“不需要道歉!只能夸奖那个一年级的实力了!
而且我说过,不需要两分,一分就足够了!
延长的话绝对是我们赢!”
“嗨!!!”
“这一局是中心打者开局!压制住的话比赛就会提前结束了!
要谨慎一点!”国友教练看到了状态奇佳的自家王牌,没有丝毫担心。
随后,靠近原田说了一些让他睁大眼睛的话!
“我知道了!”原田表示自己了解了。
国友教练自信不代表他自大,他丝毫没有小看青道中心打线的破坏力,也做出了应急措施。
自家的守备依然坚挺,对方的投手已经开始有了崩溃之势,稻城实业的胜率极高。
除非青道继续幸运下去,能够填上投手这个看起来越来越大的坑,才有可能等待打线得分获得胜利的机会。
至少国友教练眼中这个几率并不高,如果顺利,他们下一局就会击溃那个投手。
想到这,国友教练看了一眼川上,然后把目光眼神到青道整个板凳席,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青道一方以及大多中立方,反而都认为青道获胜几率更高。
这群人完全没有看出来川上的疲软只想起了表面的一些东西,比如上个打席哲队本应该安打却不幸的进入内野手手套里,以及仙道的本垒打。
他们认为只需要再得一分压制住五棒开局,并不算特别好开局的打线就很可能青道获胜。
峰富士夫则是认为,延长战第一局青道确实有可能赢下比赛,只需要中心打线得分。
另外幸运女神眷顾,能够幸运的守住下半局,他已经看出来川上快不行了,什么时候崩溃都有可能。
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心态等方面出现裂痕的问题。
如果这一局青道不能守住,那么峰富士夫认为稻城实业大概率赢得比赛,除非青道是幸运女神的亲儿子。
任何一个专业人士都不认为一年级的泽村有能力担当词大任,不是小看他,而是一年级,多多少少会进行战力的忽略。
哪怕片冈教练,在川上彻底蹦之前,在关键的时刻都不太可能换泽村,这就是现实。
一年级缺乏经验,不稳定这是普遍的事实!
没人愿意冒这种为止风险,除非知道接下来必输,换他上场赌一下。
由于川上不知道何时会崩,所以片冈教练也已经准备随时让泽村上场了。
“延长赛第四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
先头打者是,三棒!左外野手的伊佐敷开始!”随着解说的话音刚落,延长赛前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最终的对决也已经宣布开始。
“上啊!伊佐敷!”
“纯桑!拜托了!”
“一支安打!拜托您了!”
“如果可能的话,对第一个变速球出手,而结城放弃变速球!”片冈教练的指示,已经开始向还在板凳席低着头休息的仙道倾斜了。
伊佐敷如果对第一个变速球出手就代表着自动放弃一个好球,以有可能因此无法上垒的代价,换去结城更高几率的上垒,然后由今天状态完全超水平发挥的仙道,来决胜负。
有种NBA某些教练喊的那样,想要赢,只需要把该死的球给乔丹。
青道一方也选择了孤注一掷。
片冈教练很清楚,这一局是最后的获胜机会,如果还不能拿下那么久真的只能拼意志力了。
到时胜负就真的完全脱离了战术能掌控的程度。(这只是说好听的而已,这一局拿不下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获胜几率就是急转直下。
可以说到时就完全靠运气和fine play来进行续命了。
那时,局势就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
“我明白的!身后的打者是多么令人信赖!
一个好球数嘛!仙道的表现值得这一个好球数!
可靠的后辈哦!就让前辈来给你创造机会吧!”伊佐敷在心中已经认可了这种战术。
“来吧!混蛋!!!”伊佐敷用尽力量喊道。
“吵死了!”成宫鸣在心中可是丝毫没有对前辈的尊敬!
“上一局虽然被打到了!但是那个球的状态,现在并不算差!
呦西!可以再给他们加深一下印象!”原田回忆起被小春碰到的变速球,但是球路却是没问题的。
“这样才是雅桑嘛!”成宫鸣表示很开心。
“咻!”
“变……变速球!”
“啪!”
“好球!”
“首球就来?”伊佐敷对首球变速球挥空后,吃惊的暗道。
“呦西!现在鸣的状态很不错啊!
连变速球的状态都没问题了!
这样,他们放在变速球的意识,就应该更重了吧!
为了后续打者特别菜单的使用!
……!”
“咻!”
“啪!”
“好球!”
“又是变速球?到底怎么了?突然?
难道已经做好了收尾所以不需要控制球数了吗?”克里斯前辈疑惑道。
“啪!”
“好球!打者出局!”
“第三球是指叉球!打者伊佐敷挥空,三球三振!!!”
“呦西啊!”
“漂亮投球!鸣!”
“一出局!”
“一出局!”
队友们纷纷开口,互相鼓励!
成宫鸣早已经把目光放到了准备区的结城身上。
以及……,青道的板凳席深处!
于此同时,在伊佐敷被三振之时,仙道睁开了闭目了许久的双眼!
瞳孔犹如黑洞般,欲吞噬一切!
随后摸摸起身!
一瞬间,降谷感受到了,仙道身上那份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四棒!一垒手,结城君!”
“四棒!一垒手,结城君!”
“男子汉啊!都有着,自己的世界!
若要比喻!那便是!划过天空的那颗星!……
打出去……!结城!
打出去……!结城!
结城……!结城……!结城……!”
“哲桑!”
“打出去吧!结城!”
“拜托了!四棒!”
“咔!”
就在四周响彻着对结城的加油声时,成宫鸣,原田雅功,以及稻城实业的板凳席甚至他们的声援席都把目光看向了,刚刚用钉鞋踩到板凳席边缘的那道身影。
毕竟上一个打席刚刚拿到本垒打以及正常比赛攻防两端都是最靓的那个仔的男人,自然要受到巨大的关注。
整个稻城实业板凳席就是深深的忌惮了!
哪怕国友教练看着仙道的目光都是无比的严肃。
他不管仙道是超水平发挥还是什么,今天的这家伙确实成为了最麻烦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