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l67优美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二章 還是個看大門的推薦-ylfl2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这场战斗从【星耀民众】那道治疗魔法被成功施放出来时就已经失去了悬念。
在这种地形复杂,没有形成阵势、没有在短距离空间形成局部以多对一碾压的小型战场上,人均高阶战士起步全副武装的泽兰迪亚退役老兵对付起这群平均估计只有3到7级的‘杂兵’,几乎就是一场屠杀。
在身为路斯坎南线元帅雷特纳还未赶到的情况下,这群路斯坎士兵在阵亡还不到一成后,就彻底崩溃了,以比来时还快的速度窜逃进了森林中。
只余下暴雨雷鸣、与那些刚刚从‘死门’反复横跳回来老兵们响彻群山的战吼。
再多的财富、再多的军功、再崇高的荣耀,哪有命重要!
路斯坎人虽然作战时表现的凶残而悍不畏死,但在进入绝对的逆境下,却往往会觉醒身为海盗的本性,保全自身,以图下次。
眼看对方主动选择撤退,反倒是留在甲板上的李维重重的松了口,险些就一大屁股墩子坐在甲板上。
别问,问就是这精灵坑爹魔法的后遗症!
李维感觉自己这回似乎又在德州扑克桌上走了一遭。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小瞧了这道魔法了,无论是魔法的效果还是对自身的消耗。
此时虽然身上原本凄惨无比的伤势得到了初步的治愈缓解,但原本就不算多的魔力却是彻底被掏空了,若不是他眼看着治疗效果已经初步达成强行掐断了供给,恐怕此时已经趴下了。
这就相当于玩游戏好不容易刚开个大自己强制取消了。
而在第一次试用过这道精灵出产的治疗魔法后,李维也在这条魔法后开始备注总结自己的使用心得与相关禁忌。
首先就是已经认知到的消耗问题,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在自己‘蓝量见底’的时候用这玩意儿,这无异于赌博。
其次,这魔法其实并不太适用于正面战场上,这和在‘在别人脸上读条跳大’没啥区别,嘲讽的很,没点硬实力傍身很容易造雷劈。
虽然在‘施法引导’时,施法者理论上是可以移动的,但法术生效时的星辉照耀范围却也是固定的。
因此在这种高聚集的阵列时,一旦遭遇法师的战略压制魔法或是强者突进袭杀,将会变得极为被动。
还有最后一点很让李维腹诽的是,这玩意儿跟巨大部分范围性塑能魔法、比如【流星火雨】【暴风雪】一样,居然是不分敌我的…
是的,这也是最坑爹的一点。
这很让李维怀疑,如果这道魔法的源头真的有神祇痕迹的话,那么那位神祇,一定是混乱善良阵营的。
李维先前就注意到了,那些没被撞下甲板的路斯坎狼骑,原本都已经被捅的奄奄一息了。
结果星光一闪,自己这边倒是集体春哥了,那几个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倒霉的路斯坎骑兵也懵逼的看着自己的致命伤合拢结痂,然后又被路过的龙眷骑士一枪捅死…
那种从死亡线挣扎中被打捞起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你啊’又被摁回冥河的窒息感觉,估计等他们的灵魂到下层位面报道变为祈并者后都依旧会耿耿于怀的残留在深层意识当中。
这在敌我差距如此明显时倒是没什么大问题,顶多再捅一剑的事情。
但如果是跟一个传奇强者拼到两败俱伤,自己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回点状态,结果被别人抓住机会贴身肉搏,然后星光一闪,双双同时治愈,无奈又得接着开启Round2斗个你死我活,想想确实挺至郁的。
那种感觉,大概就像在蓝星玩LOL时选个千珏打团时开个大,结果被敌方丝血剑圣闪现进圈儿,把自己这伙儿人全砍成麻瓜一样尴尬。
不…也许更像是魔兽中的鹿德在万军保护下刚开个宁静回春,BGM才响起三个音节就被敌方剑圣一个疾风步近身三刀剁死在乱军丛中一样蛋疼。
毕竟能步入传奇的强者,在生死之间,总有个一招半式压箱底的手段逆转局势。
就在李维满脑子跑火车总结施法经验时,那些如雨般撒出去收割生命的龙眷骑士也在赫伯特的命令中迅速归拢起来。
原本按照科瑞尔的战场惯例,胜者一方拥有打扫战场的权利。
一来可以收取战利品、回收辎重并埋葬死者。
这个世界可不止有瘟疫,还有亡灵和死灵魔法。
扔那儿不管的话天知道会衍化出些个什么玩意儿。
不过李维担心继续拖下去会引来路斯坎的大部队,他此时的状态可不怎么样。
如果说先前的治疗魔法将一众龙眷骑士至少恢复了近半的健康状态,那么他仅仅是刚将自己身上的一堆负面BUFF给清除掉了。
比如他体表那些如同受损装甲钢板般扭曲翘起的鳞片就没办法通过治疗魔法恢复,也就刚刚结痂。
如果这时候再碰上一位传奇,还真有些不太好打。
因此只让赫伯特他们早早收拾了一下战场,比如查看几名斥候小队长身上有无重要情报信件。
只是让李维有些傻眼的是,这伙儿莽汉竟是牵回了几十条路斯坎人的‘冬狼’坐骑。
这些冬狼与银月城邦北方的那些远亲似乎不太一样。
如果说月之森那一带的冬狼是真正拥有不俗智慧择人而噬的狼群的话。
眼前这群普遍有些脱毛症状眼中透着‘睿智’光芒的‘冬狼’们,反倒有些像是蓝星极地那边的雪橇犬…
体格倒是比狗大,但明显有被驯化的痕迹,且不太聪明的样子。
主人战死后,他们似乎有些眷恋不去,就在战场附近打转,眼中透着迷惘和恐惧。
在龙眷骑士们靠近那些死去的骑士时,他们还会对人呲牙威胁。
但根子终究有些怂,在接连扑击失败又被踹的怀疑狗生后,就夹着尾巴不住呜咽起来,直到被满脸不怀好意的龙眷骑士们给拎了回来。
原本李维对这些怂货是有些看不上眼的,却是被赫伯特的话说服了:
“月影岛地形复杂,山高路远,他们自己倒是用不上这些坐骑,但约翰商会的那些水手应该是需要的。”
当李维的目光落回甲板上没能重新站起来的那六十三具遗体,以及围在旁边默哀的艾丽莎船长以及麾下的金戈冒险团时,不由也沉默了下来。
那六十三具遗体中,绝大部分都是他们约翰商会的水手。
在那种可怕的冲击下,没有超凡体质的水手死伤惨重。
其中几幅面孔,他有印象,是负责主炮仓储室的炮手。
但也有十四具,是他们泽兰迪亚的龙眷骑士。
看他们体表的狰狞伤口,基本都是死于凶暴鲨的牙齿和鲨人那势大力沉的三叉戟。
他们中有些可能当场就已经逝去,不过泽兰迪亚没有抛弃战友遗体的习惯,有些则可能是始终处于重伤濒死状态,结果没能挨到李维的治疗魔法。
不过对此,其他的龙眷骑士们倒是没有太多悲伤的神色,反倒是有种莫名的释然。
出来打仗,本来就是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哪有不死人的。
他们中至少有一半都是当年参加过四十六年前那与兽人部落的瑟布林河畔守卫战的。
那一战,才是真正的血腥而残酷。
不过这两场战斗,他们都认为是荣耀的。
前者守护了他们的过去与家人。
后者则在开创他们孩子的未来。
当听到脚步声,眼圈浮肿的艾丽莎有些楞然的抬起头,待看到是李维,似乎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
这位一直给人某种强大气场的‘剑湾女王’勉励挤出一个笑容道:
“不用为他们的逝去感到悲伤与歉疚,我们这些在剑湾大海上讨生活的人,有几个人身边没有发生过被路斯坎海盗袭击的事情。
“能够以这种方式参与到讨伐路斯坎海盗们的战争中来,是我们的荣幸。
“而能够与泽兰迪亚龙眷骑士们并肩作战,直至战死,同样是我们梦寐以求的荣耀。
“他们留下的故事,终究会成为流传在北地吟游诗人口中的史诗。
“不是吗?”
李维闻言,也露出苍白的牙齿,释然道:
“不错,他们的故事,必将被后人所铭记。”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艾丽莎说话时,一头刚从战场上返回甲板的母狼,正瞪着双大眼睛,有些愕然的看着那名坚强独立的艾丽莎。
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悸动,
让人,好像靠近她。
而她身旁的兰德尔更是满脸懵逼的看看艾丽莎,在看看打了十多年交道的小母狼,喃喃道:
“喂,我说艾德文娜,这位该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别瞎说,没听李维斯冕下都说了,她是北地人嘛!
“再说了,我妈都死了好多年了。
“哼!要不然,你这个三流圣武士都没资格认识我!”
傲娇的小母狼将尾巴撩的老高。
“我…我好歹也是个圣堂武士!”
兰德尔脸都涨红了。
“噢,还是个看大门的。”
小母狼又补了一刀。
圣武士,跪。
PS:外甥打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