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716火熱小說 明末黑太子 ptt-第871章:互相指責讀書-cbvbi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侯方域还在消化适才双方发动的一番唇枪舌战所掺和在一起的内容里,毕竟信息量实在太大,不少都是揭老底的内容,平时很难听到。
要不是阮大铖的呼喊,侯方域还打算细细品鉴一下,然后抽丝剥茧,来个取其糟粕,取其精华,但是眼下应该没这个空闲了……
双方觉得对骂不过瘾,既然都认为自己是在对牛弹琴,对方愚不可及,又冥顽不灵,那就直接上演全武行好了!
开始还刻意绕开粪桶,等真厮打起来之后,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抡起胳膊便开始你来我往的搏斗,全然不会顾及脚边上的物件。
“哎呀!不要打了!粪桶倒啦!”
不知道哪个混帐一脚踢翻了粪桶,让里面的秽物瞬间流淌出来,沾得众人靴子上都是,气得阮大铖只能大呼小叫。
“正好!某今日便让你这贰臣来个出秽物而不染!”
陈名夏虽然年已四十,可远没到老得迈不开腿的地步,算是正二八经的壮年,耐力不如后生,可胜在爆发力十足。
“大话谁不会说!我定要将你这贰臣之狗头按在粪桶里,好好清醒一番!”
拳怕少壮,但魏学濂并不是市井无赖,更没在行伍里厮混过,只能凭借年轻气盛,乱打一通,好在抗打击能力还是挺强的。
“屁话连篇!前番挨打没长记性,此番爷爷让你跪下求饶!”
彭宾是不会让陈名夏吃亏的,万一陈名夏被打残了,他岂不是要以一敌二了?
“贰臣休要猖狂!吃某一拳!”
龚鼎孳是支持魏学濂的观点的,他本不想参战,却又不能看着这位兄弟二次被打。
“莫要鲁莽!我等都是士子,理应冷静啊!”
一群同行在锦衣卫的诏狱里大打出手,侯方域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冷静?
开玩笑!
掌而控之
打贰臣需要冷静么?
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地天行道啊!
绝对算是出拳有名,且打得其所了!
既然用嘴说不通这浅显易懂的道理,那干脆就用拳头打通好了!
最可怕的是,参战双方均抱有如此想法……
理不直也气壮的贰臣还想用那套拙劣言语来说服旁人,是何等可笑?
大家都是读书人,又不是目不识丁的农户,能让你招摇撞骗成功么?
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今日非但没有,还要让你吃个惨痛教训才行!
“来来来!下注下注!赌赌哪边能赢!”
“某押一两银子,赌陈名夏能赢!”
“某也好看好陈名夏!”
“某也是!”
“啊?都看好?那还赌个球啊?”
几个狱卒有的揣着手,有的握着腰刀的刀把,就在牢门数步开外的距离在看热闹。
斩道途 风铃脆响
士子还能有如此决心和魄力,真是不多见啊,今日总算可以大饱眼福了。
读书人能在满是秽物的战场上作战,确系值得狱卒们敬佩!
只不过四个人都没吃午饭便被厂卫给抓获了,此番又是二番战,体力消耗不小,加上平素并不注意强身健体,打了一会儿便顿感吃不消了,只能暂时收手。
魏学濂被打成了熊猫眼,陈名夏嘴角也被打得开裂,彭宾左右挪着下巴,貌似有些不适,龚鼎孳捂着嘴,感觉牙齿有些松动。
四个人都呼哧带喘地打算用眼神杀死对方,然而这并不重要,前次双方战成平手,此次还是未分胜负,可见两队人马大致是一个档次的。
“唉~!瓦未全,玉已碎!甚臭啊~!”
声名狼藉的“当代大儒”阮大铖只能免费替他们打扫战场,旁边四位都在气头上,心火还未消退,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弄干净啊!”
狱卒很是时候地凑过来,搬了一桶水,又给了阮大铖几块抹布,他们也就可以不用管清理牢房的事情了。
“阮师,首辅态度如何?”
侯方域已经在周延儒转述张采所言后,得知了廷议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朝廷上东林与复社的要员,这会儿就剩下首辅瞿式耜这根独苗了。
像郑三俊、倪元璐、姜曰广、袁继咸等这种边角废料,现在多半是指望不上了。
他们中的不少人或许会有同情士林之人,但在狗皇帝的重压之下,也会采取明哲保身之策。
钱谦益就在隔壁,由自己的亲爹作陪,侯方域现在想到能够拯救他们这些人的贵人,也就剩瞿式耜一人了。
其他人虽然人数多,但位置不高,根本和狗皇帝说不上话,即便说上了,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朝宗,你觉得首辅品德如何?”
正在清理秽物的阮大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呃……倒是不错!”
侯方域被弄得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实说了。
在他看来瞿式耜就是中庸了一些,其他倒是还好。
可这时候还指望人家来拯救自己,那就不能说人家的缺点了。
“陛下又为何用此人来当首辅?”
阮大铖又抛出了一个问题,比前个更难回答。
“学生愚钝,实在不知!”
揣摩帝心可不是侯方域的特长,当下还得虚心请教才是。
“为师亦不知,不过待结果水落石出之后便知一二了!”
愛麗絲公主的日記
阮大铖并没把希望寄托在瞿式耜这一人身上,因为一人若能救千人,其必然是皇帝。
眼下的情况很复杂,哪怕是同一个牢房里的人,立场态度也截然不同。
陈名夏与彭宾之前所言,分明是在公然支持皇帝与朝廷加征商税。
这与东林、复社、几社等团伙的主张全然背道而驰,等于说是离经叛道了。
陈名夏的那些话都是托词,阮大铖要弄明白的是,陈名夏为何要如此说。
邪尊懒凰
在诏狱里也没有外人,不经过审讯,没在供词上签字画押,仅凭争辩内容是不作数的。
陈名夏依然如此执着,这是已然投靠了皇帝,还是打算投靠皇帝呢?
若是能够确定这一步,阮大铖便可重新计较一番了。
陈名夏投靠皇帝能逃过一劫,说不定自己如此这般也可以成功。
当初自己出自东林,而后投靠了九千岁魏忠贤,导致被崇祯给罢官,算是得罪皇帝了。
本以为蛰伏了这些年应该是没事了,万万没想到天降横祸……
一万个读书人也不会想到自己坐在家里,就成了投靠东虏的贰臣!
阮大铖纵使是诸葛亮再世,也算不到还有天书这回事啊!
大清还没赢大明,自己这贰臣啥好处都没捞着,当得有冤啊!
若是将贰臣之罪给作实了,某年某月某日,阮大铖因当贰臣而被朝廷处决……
堪称六月飞雪,冬雷滚滚!
陈名夏所提及的办法当真有效的话,不妨一试。
噬血孤魂 木槿夏
都到了这般地步,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阮大铖如此为自己考虑,也是有原因的。
由于早年投靠过九千岁,东林、复社、几社等团伙都将其排斥在外。
名声已臭,但并不耽误厂卫捉拿,幸好进来之后没有立刻表态,不然也要挨打。
东林等人死不死,跟他没关系,重要的是自己要想办法活着出去。
卖了东林能活命的话,阮大铖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誓要休夫:邪王私寵小萌妃
此举很卑鄙么?
非也!
若朝廷为大家,东林为小家。
则东林支持商贾,损害朝廷利益,便是舍大家,为小家了。
若东林为大家,自己为小家。
自己依东林之策而行之,又有何不妥呢?
东林本就结伙营私,还敢怪旁人照猫画虎不成?
更何况江南这些团伙,悉数如此,真论起来,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这个想法一旦在脑海里形成,便挥之不去了。
阮大铖结合了陈名夏所言之后,还觉得自己这想法很合乎情理。
都市异能特种兵
这不正好实现了剪除蛀虫,兼顾忠君报国了么?
两全其美,何等妙哉!
“爹!爹!我是域儿啊!你可听到?”
“域儿!爹听到了!”
“北都可是当真已然击退东虏?”
“……廷议确系如此!”
“爹爹可见过天书?”
“未曾见过,之前为父已被罢官,只听得战报而已!”
“首辅可会营救我等?”
山村鬼奇谈 破小羊
“未曾可知啊!”
“孩儿又该如何行事?”
“且等为父与魁首商议之后再说!”
“好!孩儿记下了!”
侯恂与钱谦益都听到了适才陈名夏所言,对二人来说,陈名夏可谓是语出惊人了。
这分明是打着忠君报国的幌子反戈一击,说不定已然投靠了朝廷,甚至皇帝。
但二人都没机会拿到陈名夏反水的证据了,仅凭这三言两语又岂能服众?
就算陈名夏与彭宾真当了叛徒,大家如今皆身陷囹圄,又能将其如何?
算上早年就当过叛徒的阮大铖,隔壁的六个人里,可能出现三个叛徒。
这可不可怕?
当然可怕!
然而侯恂与钱谦益暂时都想不出办法来应对,只能原地打坐。
“唉!只怕那陈名夏与彭宾二人是……”
被称为“复社五秀才”之一的沈士柱待一切归于平静,便兀自慨叹一声。
“那我等……”
冒襄与其关在一起,牢房里提一供二十个,倒是还能关,只不过由于条件所限,就不能再增加嫌犯了。
不然排队出恭,那场面可是蔚为壮观,挡都挡不住,而且可能同时出现两条长龙的盛况……
“怕甚?我等为珉请愿,无怨无悔!”
“五秀才”之一的杨维斗见到冒襄不知该当如何是好,便出言鼓励这位同仁,越是紧要时刻,便越要必须坚定信心。
“听说陈子龙、陈贞慧、徐孚远、顾炎武等皆因抗清有功,而被特赦释放。”
来自浙江的万泰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决计是一记猛料。
“哦?当真?”
在场众人都顿时变得目瞪口呆,这原因可是太过滑稽了,被释放的这些人与大家朝夕相处,焉有时间去抗清。
“在下亦是偶然听得藩子所言,说皆为天书之功!”
万泰也不敢过于肯定道听途说来的内容属实,只能顺便提一嘴。
“无非是太子用来蛊惑人心之物,其内容尚不知真假!”
吴应箕急忙打断万泰的话,这种动瑶人心的言论最好立刻戛然而止。
作为复社魁首之一,在此时此刻,必须团结众人,供同对敌。
“当真!陈子龙等人皆已被释放!”
远处传来彭宾的声音,由于两间牢房是斜对过,也不是严丝合缝的设计,互相说话,只要不是窃窃私语,都能听得清楚。
世上沒有人比妳更重要 蘇芩
“彭宾!你这厮莫非业已投靠皇帝乎?”
杨维斗抓着牢房的栅栏在向对方喊话,自要彭宾敢当众承认,定要将其暴打一顿方可解恨。
“哼哼!杨兄应该去问问被释放的那些仁兄才是!彭某不才,在天书上当了贰臣,敢问杨兄可愿一并当乎?”
彭宾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更何况士子手里的“水”也烫不伤他。
劍語塵心 五月蘇生
“彭宾!你这狗贼当真做了贰臣?”
杨维斗不敢相信还真有人舔着脸承认自己是贰臣,这还置士子身份于何地?
“哎呀!杨兄少安毋躁,在下这间牢房内之人,在天书上皆被定为贰臣。敢问杨兄那间牢房内,难不成皆为忠良?未有一个贰臣?”
彭宾一脸的淡然,将贰臣一事说的轻描淡写,而且还反将了对方一军。
“白日做梦!我等铁骨铮铮,焉能与你这等鼠辈为伍!”
杨维斗是不会在此时作出退让的,不管结果如何,都必须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给杨兄提个醒,东林杨士聪,自称铁骨铮铮。然太子携群臣观其家,抄出白银万两,其他贵重物品另算,可笑乎?对了,杨士聪亦姓杨!哈哈哈哈……”
彭宾先前在大殿里可是被好好上了一课,这会儿入狱刚好拿出来卖弄一番,也算没白学。
“你这厮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等着被处斩吧!”
杨维斗是知道杨士聪一事的,此事已经被士子们奉为笑谈了,杨维斗也不敢说此事是太子刻意栽赃陷害东林士子,只能哑巴吃黄连。
“不劳杨兄费心,某早已听天由命。若是还有人不解,彭某倒是可以为其答疑解惑!”
在诏狱里太过苦闷,阮师傅又刚收拾完地面,彭宾跟对面逗咳嗽也能调解一下心情。
“彭宾,你可看过天书?”
吴应箕示意杨维斗不要与其进行无休止的争执,这样只能浪费口舌,还是要问些有用的事情,方可作为参考。
“在下倒是有幸看过!”
“你可记得天书上有何人为贰臣?”
“这个嘛……某适才挨了两拳,眼下一阵明白,一阵糊涂!”
“你……”
吴应箕没想到彭宾居然自甘堕落成了一个无赖,还耍这等把戏,难不成真被天书给说中了?
“不过,某记得很清楚,钱魁首是带众人降清了!”
既然要咬,彭宾索性就咬出一位分量最重的,让对方好好掂量一番。
“你安敢放屁!”
杨维斗听罢又对其怒斥起来,这厮简直就是条疯狗。
“此为天书上所言,并非某信口开河。不然为何同为要员,张采被罢官,而钱魁首却被下狱?只因天书上言及张采后来抗清,否则早就跟钱魁首作伴了。”
彭宾虽然知道自己成了贰臣,但心里却还在嘲笑同为贰臣的钱谦益。
身为东林魁首,非但没有组织众人去抗清,反而组织众人乞降。
如今被下狱,纯属咎由自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