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二百四十六章 強勢圍觀,大門插旗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将军墓前身,是古代人族的一支,或许有什么血脉原因,各个天生异象,实力非凡。
不过其既然高高在上,屠戮人族如同蝼蚁,张奎也就没把他们当做人看。
他们忙于内斗张奎是知道的,前段时间还乱了一场,不知如今又是因为什么?
张奎有些好奇,捏动法诀施展起了术法,以他如今的修为,自然不需要接近,一个取月术足够远程强势围观。
虽然是白天,但清冷的月辉依旧如水般挥洒,渐渐形成了一道光幕。
京观、血云、雷电…将军墓所在平原依旧死寂一片,阴煞冲天。
不同的是,平原上坑坑洼洼,还有大片裂缝存在,那些血肉尸气形成诡异肉条裸漏在外,活物般蠕动着,仿佛大地伤疤,足见前段时间有多乱。
影像迅速推近,快靠近那片雷云下的巨大裂缝时,忽然一片黑雾挡住了视线,什么也看不清。
是将军墓的防御迷阵。
张奎一声冷哼,法力汹涌而出突破迷阵,那些黑雾也迅速消失,现出了裂缝内的景象。
“后将军,你欺吾太盛!”
一声阴沉而愤怒的嘶吼在裂缝内回荡,大片碎石滑落,洞内残魂阴兵混乱一片,眼中幽蓝色魂火如遇到罡风般熄灭,死伤无数。
左参军?!
这厮回来了!
张奎眼睛一亮,影像迅速变化,终于看到了裂缝底部。
阴气黑雾如潮水般涌动,周围石壁上全是蠕动的粗壮肉条,如密密麻麻的藤蔓经络。
洞穴呈螺旋型向下,两边凸起的石台上,三方人马正在对峙。
一方是左参军,此时张奎早已看得清楚,这家伙身着华丽红色羽袍,头戴高冠,面孔却乌青腐烂,獠牙狰狞,两眼血色一片发着红光,身后经幡飘荡渗出鲜血。
他身后跟着一脸色惨白,满嘴獠牙的黑袍书生,也是大乘境,眼中幽光闪烁。
一方独自一人,幽影闪烁,隐约看出是个道袍文士,若隐若无,连形体都无法维持,正是修炼尸解术失败的军师。
最后一方则人多势众,由皮肤靛蓝、浑身青铜甲的后将军,和黑毛獠牙的左先锋带领,大乘境足足有五名。
没错,五名已是人多势众。
东海一战中,军师带着将军墓十几名大乘出动,死伤惨重,只有后将军和左先锋跑了回来。
替代品 止风不澜
对于张奎来说,现在的将军墓外强中干,他一人就可攻破。
听到左先锋的怒吼,后将军一声冷笑,“左参军,左将军与我等交好干你何事,难不成你真把自己当成了这将军墓的主子?”
“巧言令色!”
左参军眼中的血色红光越发浓郁,身后经幡嗡嗡震动,隐约传来无数惨叫声。
“二位…”
军师的声音满是无奈,“将军墓如今强敌临头,不如各退一步…”
“军师大人!”
左参军似乎越发愤怒,“东海一战损失惨重,若他日将军醒来,你该如何交代!”
军师先是沉默,随后声音变得阴沉,“你在威胁我?”
见二人争吵,后将军一方皆是满脸嘲讽。
张奎也听出了个大概,起因还是东海一战。
原本将军墓内,左参军势力强大,再加上军师多有偏帮,后将军一系只能忍辱负重。
可东海一战,左参军一方损失惨重,他在阴间行动也以失败告终,死了三名大乘境,后将军一系趁势做大,造成了如今局面。
见军师发怒,左参军面色微变,眼中血光一闪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军师声音稍微缓和,“左参军,那张奎我曾在玄阴山见过,术法通天实难应付,就连灵教教主都被三招镇杀,你当初应该斩草除根才是。”
“哈哈哈…”
左参军声音满是悲愤,“我寻神异珠,还不是为了寻找阴神魔胎唤醒将军,难不成还做错了!”
后将军一声冷笑,“到底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探子回报,人族大军此刻就在东南山脉,若人家上门寻仇,别想着我们帮你,自己去领死!”
左参军两眼血光瞬间爆发,他那能想到,阴间回来形势大变,还莫名多了个强敌,满腔憋屈顿时化为一声嘶吼。
“用不着你们,我这就去将那些人族抓来下酒!”
就在这时,军师突然抬头看向取月术影像,杀气凛然,“是谁,竟敢窥探将军墓!”
张奎抽了抽鼻子,理直气壮地吼道:“我,张奎,咋啦!”
声音响彻天地,声浪如滚滚闷雷不断蔓延,瞬间笼罩了整个将军墓平原。
军师:“……”
左参军:“……”
后将军眼中幽火闪动,左先锋则缩了缩脖子。
沉默了一会儿后,军师双手舞动,天空忽然露出夜空星光闪烁,取月术影像顿时扭曲模糊。
“咦,有两下子…”
张奎呵呵一笑,断掉术法。
知道将军墓情况后,他反而不再着急,等弄清楚那魔旗的情况再动手不迟。
余塘县大难,无数百姓在惶恐中丢了性命,如今也让他们这高高在上的禁地尝尝各中滋味。
想到这里,张奎伸手一挥,玄阁大营一面硕大的玄色日月星旗百米长的旗杆连根拔起,裹着狂风,瞬间飞了过来。
张奎顺手接过看了看,只见上面金丝绣着云纹和一个硕大的“张”字。
这是他独有的旗子,江州有一面,太渊城有一面,所到之处高高竖起,就会告诉人们,张奎于此地镇压,管你魑魅魍魉、邪祟老妖,通通避退。
一道黑影裹着披风瞬间赶到,却是地阁负责此行安全的赫连薇。
赫连薇虽为女子,但行事利落不输军人,昂首抱拳道:
“张真人,可有事发生?”
张奎眼神一动,微笑道:“想不想去露个脸?”
没过一会儿,赫连薇扛起大旗,踏叶而行,披风猎猎飞舞,眼中满是狂热,向着将军墓方向破空而去。
自从张奎传下《六煞行脉术》后,修炼兵家血煞的赫连家族如虎添翼,除赫连伯雄踏入神游,短短时间又添六名天劫境,赫连薇便是其中之一。
虽然这些对于邪祟禁地不算什么,但却让张奎确定,人族潜力非凡,更重要是有庞大的基数。
再说赫连薇,扛着大旗浑身血煞缭绕,迎面狂风吹动秀发,想到要做的事,不禁心神激荡,气势瞬间拔高,竟然临时突破,快要天境界圆满。
若是传回赫连堡,恐怕立刻引起轰动。
张奎自然察觉,微微点头赞道:“兵家修行当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看来此界法门也有不少可取之处。”
赫连薇扛着大旗飞速而行,很快出了东部群山,来到了将军墓平原上。
望着这曾经人族的恐惧,生人勿近的禁地,赫连薇莫名生出无边愤怒,浑身血煞冲天,百米大旗打了个旋轰得一声插在地上。
此时,将军墓内早已查觉,瞬间阴风呼啸,鬼影重重,几道通天彻底的影子出现,冷冷看着她。
面对着满天阴兵和几名大乘境,赫连薇毫无畏惧,一声大喝道:“人族办事,张真人大旗在此,有擅自踏过此旗者,斩!”
说完,锵得一声拔出长剑插在地上,握着旗杆身形巍然不动。
“找死!”
将军墓平原之上,忽然响起个阴冷的声影,随后满天阴云滚动,无数鬼影凄厉嘶嚎,如潮水般蔓延而来。
就在这时,东部群山之中,张奎的虚影法相瞬间升起,日月星袍,头戴高冠,身后“长生”圆光缓缓旋转,混沌气息汹涌澎湃。
漫天阴雾霎然停止前行,整个平原安静的吓人。
张奎也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他们,大乘巅峰圆满的恐怖气息不断弥漫,笼罩了整片天空。
军师气息晦涩,沉默不语。
后将军暗自心惊,随后冷冷瞥了左参军一眼,见其面色难看得厉害,顿时心中升起一股快意。
数千年恨意积累,早已形同陌路,即便面对强敌,也恨不得先劈死对方。宽恕是种力量,但更多时候,怨恨却足以淹没理智。
“退!”
军师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漫天阴雾顿时缩回了巨大缝隙之中。
“哈哈哈…”
赫连薇仰天大笑,心中畅快至极,今日经历,使她心性更加圆融,甚至多了一丝霸气。
玄阁大营中,瞬间欢呼一片,有人粗着脖子,满脸绛红疯狂怒吼。
张奎淡淡一笑,他曾说过,人族至死不能跪,但要想挺直腰杆,还需要一场场胜利撑起。
将军墓正好废物利用,当个垫脚石,既然满天下都知道自己与之有仇,就干脆飞龙骑脸,大门插旗,将这高高在上的禁地打入泥潭!
秧歌
此后数天,将军墓死寂一片,没有任何阴兵出动。
赫连薇也是个狠人,就这么站在旗杆下,竟然借着将军墓平原古战场,修炼起了兵家煞气。
玄阁大营内,巫文的破译正在紧张进行,不断有玄阁修士带着古代巫道遗迹石板从莱州前来,强大资源加持下,进度飞快。
张奎也没闲着,除了每天用取月术强势窥探,就是观察此地风水灵脉。
这启朝密藏却也不凡,虽然张奎察觉到一丝人为痕迹,但始终找不到入口。
直到一日,他忽然盯着太阳若有所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