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 愛下-0859 三甲鼎花分享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哗~”
无脸生忽然猛地一合折扇,大袖一甩张开双臂,大量的黑气立刻从大袖中喷发除了,可它不仅没脸更没双眼,根本看不出它是什么级别,并且下一秒突然寒风乍起,阴森的解剖室里居然飘起了雪花。
“糟了!幻阵……”
骇然色变的赵官仁倒退了半步,雪花落在脸上冰冰凉凉,这可不是一般幻术能够制造的效果,然而他的话音未落,周围的场景居然为之一变,直接从解剖室跳到了一面冰湖上。
“啊!怎么了,这是哪……”
朱三水吓的惊声大叫,她和林蕊原本靠在墙上,结果这一变竟然连墙壁都消失了,她跟林蕊不论怎么摸都摸不到东西,而白雪飘飘的冰湖上除了他们,还有一条乌篷小船。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一阵爽朗的吟诗声从乌篷船上传来,只看无脸生傲然的独立在船头,背着双手感受漫天飘落的雪花,而乌篷船所在的区域冰面已经裂开,并且迅速朝着三个人类方向龟裂。
“三水!你们不要乱动,掉进冰窟窿真的会淹死……”
赵官仁急忙大喊了一声,幻阵的恐怖就是以假乱真,欺骗你的五感从而杀死你,而对方一出手他就知道,这货绝对是个魔王级古尸,否则基地也不会把它派出来拦路。
“哼哼~”
赵官仁冷不丁的蔑笑了一声,望着可能连真身都不是的无脸生,同样背起双手傲气的吟道:“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咦?好诗!好诗啊……”
无脸生忽然微微一怔,居然点头夸赞了起来,甚至迅速开裂的冰面也放缓了下来。
“当然是好诗,我自幼便能走马观碑、目识羊群、七步成诗……”
赵官仁昂首挺胸的冷笑道:“柳宗元的《江雪》虽意境深远,可吟自己的诗更有底气,而你貌似儒生,出口成章,可皆是拾人牙慧、剽窃之作罢了,怕是连本正经书都没读过吧?”
“荒谬!”
无脸生抱手高举,恼怒道:“小生自幼熟读四书五经,深谙孔孟之道,舞勺之年便功名在身,以神童之称闻名州府,你胆敢欺我没读过书,小生十三岁便是秀才了,你呢?”
“呵呵~请你过来的人没告诉你么,本王乃亲王也……”
赵官仁倨傲的说道:“你莫要跟本王打马虎眼,本王就问你一句,既然你自幼就是神童,可曾中举,可曾入仕,进士及第跟你可有一文钱关系,秀才若算功名的话,本朝满大街都是大官人了!”
“秀才怎的不算功名,这也是我考出来的……”
无脸生有些抓狂的叫嚷道:“你们这些皇亲贵胄含着金汤匙出生,岂懂民间疾苦,一村一乡一州府才几个秀才,真要让你们这些达官贵人考科举,怕是连个秀才都考不上!”
“本王终于明白,你为何叫无脸生了……”
赵官仁不屑的笑道:“你以神童而闻名,然而屡试不中,小小举人都成了迈不过去的槛,别人笑你江郎才尽、欺世盗名,你自觉无颜面对家乡父老,便撕去面皮了断残生,做鬼都不想让人知道你是谁,是为……无脸生!”
“你、你欺人太甚,我要宰了你,宰了你……”
无脸生恼羞成怒般的嘶吼了起来,脑袋上冒出了冲天的黑烟,好似祖坟炸了一般疯狂,而赵官仁也终于感受到了它的实力,最低也是二级紫火,妥妥吊打他的小魔王。
“且慢!其实本王对你的冤屈早有耳闻,你可想重新证明自己……”
赵官仁忽然从腰包里掏出块金牌,大声说道:“此乃本亲王面圣腰牌,见此物如圣上亲临,如真有贪官嫉贤妒能,阻止你进步,本王可代圣上重试于你,查办贪官,还你荣耀!”
“……”
即将暴走的无脸生突然僵住了,尽管光板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但肢体语言却透露出了它的震惊。
“怎的?本王堂堂一位亲王,还能诓骗于你不成……”
赵官仁背起双手说道:“本朝向来重视人才,你虽是多年的积案,可作为有功名在身的秀才,本王也得还你一个公道,当然!倘若你确实有名无才,本王会连你的秀才之名一同革去,敢不敢重考一次啊?”
“晚、晚生……”
无脸生忽然打起了哆嗦,可很快就在两女震惊的目光中,“噗通”一下跪在了乌篷船头,带着哭腔说道:“多谢王爷为晚生主持公道,晚生一定竭尽全力,报答王爷的厚爱!”
“很好!今日就当你在殿前答奏吧,不用笔墨,自行答来……”
赵官仁大声说道:“我朝以科目网罗天下之英隽,义以观其通经,赋以观其博古,论以观其识,策以观其才。然如今士风不正,欲求无边而见识短浅。若要正士风以复古道,有何良策?”
“……”
两个小娘们真的傻眼了,破阵的方法千千万,可在幻阵中跟僵尸搞起了科举考试,真是破天荒头一回见,而且并不是纯粹的忽悠,肚里没点墨水还真说不出这番话来。
“……”
王的女人:萌妃不听话
无脸生跪在船头迟迟不说话,赵官仁还以为考的题目太难了,他出的可是正儿八经的科举试题,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无脸生的脸,居然逐渐出现了五官,正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启禀殿下!晚生有一良策可献于圣上……”
“平身奏答!”
赵官仁威严霸气的抬了抬手,无脸生恭敬的站起来拱手行礼,居然恢复成了一位四十多岁的文弱书生模样,背起双手侃侃而谈,一口的之乎者也,将两个女人全都说懵逼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穷酸书生就知道掉书袋,屁见识没有还神童,不怪一把年纪还不中举……’
赵官仁暗自腹诽了一番,可嘴上却说道:“嗯!见识虽浅薄了些,不过足见你知识渊博,往后莫要闭门造车,要出去多走多看,为我朝添砖加瓦,好了!前方书生为何人,上前听封!”
“多谢殿下赏识,多谢殿下赏识……”
无脸生激动的趴在船上连连磕头,跟着又从船上跳了下来,连滚带爬的跪到赵官仁面前俯首道:“小生乃平汤县人氏,姓、姓……对了!我姓江,名世杰,字子初!”
“江世杰!文采卓越,献策有功……”
赵官仁大声说道:“现以一甲探花身份,赐‘进士及第’称号,赏忠孝牌坊一座,书香门第宅院一栋,良田千亩,白银万两,进吏部候补,其母追封四品诰命夫人,赏玉花顶戴一尊,钦此!”
“三鼎甲!我中探花了,我终于光宗耀祖了,苍天不负我啊……”
无脸生激动的趴在地上狂打哆嗦,要不是赵官仁还站在它面前,这货怕是要跳起来狂啸九天了,而第三名探花比状元更有信任度,不像是为了打发它而忽悠的名头。
“不负你的乃是圣上,你还在吏部候补,可得好好表现才行啊……”
赵官仁弯腰掏出一枚钻石戒指,递给它说道:“我等尚在异国番邦,此乃本王信物,禁宫守卫皆认得,待本王解决了此处倭寇,你来宫中与本王促膝长谈,本王再与你细说时局!”
“晚生……不!微臣谨记王爷教诲……”
无脸生珍而重之的收起了戒指,说道:“王爷!您有所不知,倭寇扣了我的身躯并远离此处,微臣脱困不得又寻不得他们,不得已才在此处设伏,其实我们是在幻阵中神交!”
“无妨!不知者不怪,你撤掉幻阵,本王助你脱困……”
赵官仁拍了拍它的肩膀,周围的场景瞬间为之一变,再次变成了阴森恐怖的解剖室,然而顶部的灯并没亮,自动门也没有关闭,只是真实的空间比他们之前看到的更大。
“天呐!我们怎么蹲到这来了……”
两女惊骇欲绝的抬起了头来,她俩居然蹲在了正中间,距离赵官仁不过两三米而已,赵官仁刚刚要是挥刀攻击的话,她俩肯定会人头落地,此时她俩才明白啥叫致命幻阵。
“江世杰!”
赵官仁看着跪在面前的无脸生幻象,问道:“你的身躯在何处,为何会来到东瀛?”
“王爷!微臣的身躯就在前方,一座铁屋之中……”
无脸生垂头丧气的说道:“微臣也不知如何来的此处,苏醒时四肢已被倭寇斩去,微臣气急大闹了一场,宰杀了许多贼寇,最后他们把我诱进铁屋中,击杀关门之人,微臣便再也无法脱困!”
“哦?”
赵官仁好奇道:“那他们是怎么跟你谈条件的,是不是会说话的盒子?”
“对!屋顶上有块圆圆的黑饼,里面有人声传出……”
无脸生点头道:“以前黑饼说的都是番话,微臣听不懂,直到几个时辰之前吧,忽然来了一个会说官话的男人,他说只要我、我刺杀王爷一行,他们便放我出来,再用千人血肉侍奉于我!”
“当官可就不能吃人了,只能吃猪羊鸡鸭,你想当官还是想吃人……”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看着它,无脸生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微臣不敢吃人,做那六亲不认的畜生,愿为我大宋效犬马之劳,死而后已,但倭寇说世上已千年,我大宋……”
“没脑子的东西,忘了本王姓甚名谁了吗……”
赵官仁怒声喝斥道:“本王姓赵!太祖皇帝赵匡胤乃我先祖是也,我大宋千秋万载,你江世杰生是我大宋的臣,死是我大宋的鬼,护我江山是你的责任,休要听信倭寇胡言乱语,这可是灭九族的罪!”
“微臣该死!微臣愚昧,请殿下责罚……”
无脸生吓的头如捣蒜,硬是把脑袋磕的砰砰响,而赵官仁又一挥并不存在的衣袖,霸气万分的说了句带路,无脸生立即诚惶诚恐的爬了起来,勾着腰谄媚的在前方领路。
“赵大王爷!您这回可真是牛掰死我了,太让我佩服了……”
朱三水激动的竖起了大拇指,赵官仁踱着四方步傲然道:“只要对方会说人话,不管牛鬼蛇神都可以谈,谈判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好啦!朱郡主,林女官,伴驾!”
“是!王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