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退場展示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是的,一致行动人,我,和你。”
极品帝王
巴里迪勒心情复杂的向小布朗夫曼确认,脑海里回忆起不久前位于蒙特利尔的高尔夫球场。
他受邀到访,和主人老布朗夫曼相谈甚欢。
完美同居 考拉
老头看起来比上次见面憔悴很多,但精神气还行,亲自驾驶高尔夫球车前往下一洞。
老头当年在康菲石油收购战中与杜邦斗得胜负各半的余威仍在,加上心知肚明自己从对方傻儿子手里捞到了不少,巴里迪勒心有些虚,小心翼翼察言观色。
“小埃德加很崇拜你,巴里。”
到达目的地,老头被球童搀扶下车。
“我们互相欣赏,他非常优秀,是最优秀的。”巴里迪勒恭维。
“哈哈哈!”老头乐呵呵地用球杆当拐杖,大步走在前面。
“你对数字千年法案怎么看?”老头摆好球,边用球杆比划边随口问道。
“目前提交的版本……条款对我们很不利。”巴里迪勒回答。
“嗯,我也注意到了,现在小埃德加非常需要你的支持。”老头问:“通过概率很大吧?特别在参院,阻止它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明白。”巴里迪勒笑道:“我近期会呆在华盛顿和他共同战斗。”
“谢了。”
“不用客气,布朗夫曼先生。”
“哦对了,也谢谢你两次出手,帮西格拉姆环球集团解决了现金流困难。”
老头指的是一次十五亿,一次二十六亿买下了环球旗下所有传媒公司,以及部分北米发行网络。
巴里迪勒有点摸不准对方提这件事的真实意图,感觉需要着重解释一下,“其实不用谢我,我是个把生意分得很清楚的人,而且虽然我是IAC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但其实持股比例并不高,和小埃德加合作是董事会的共同决定。”
“IAC?是后一笔收购案的相关公司吧?”
老布朗夫曼停手想了一下。
“是的。”
后一笔二十六亿的收购案有得赚,但价钱比较正常,他犯不着为持股比例不高的IAC公司坑小布朗夫曼太狠,但前一笔,价值十五亿米国电视网的交易中,他筹集十二亿现金加约三亿刀的一半迪勒传媒股份就换到手了,赚头非常大,而且在传媒领域的地位和能量得到了跨越式的提升。
看起来老头又从退休状态开始回头过问生意了?他不欲多聊,点头答应的同时暗自警惕。
“我记得你当前在好莱坞的外号是‘杀手’?”
老头每一句话好像都在隐喻,令人非常有压力。
但巴里迪勒也不是吃素的,“哈!”他自嘲的笑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如果真是个称职的杀手,也不会两次惨败在雷石东手下,和我一样从威廉莫里斯收发室里出头的奥维茨、大卫格芬他们都早早成为了亿万富翁。”
“别那么谦虚,巴里。”
老头将球击出,然后就这么自顾自先行向落点走去。
巴里迪勒只好独自开球,顺便利用这个空当飞速思考,揣摩,两人在果岭才重新遇上。
“我领先你一杆?”这个洞的果岭比较高,风吹得竖在洞口的旗帜猎猎作响,等在那的老布朗夫曼站在原地等他,半真半假的挑衅。
“比赛还没结束。”巴里迪勒指指对方的球。
老布朗夫曼专心瞄准,比划了很久后才慎重地推杆,球童将旗子拿起来,白色的高尔夫球缓缓往前,最后从洞口边缘划过。
“该死!”老头咒骂了一声,赌气过去再拨一杆,才将球补进。
“风的问题。”巴里迪勒放下自己的球,很轻松的长距离推杆入洞。
“我有个想法,巴里,你应该和小埃德加更加深入的合作,你们是最佳搭档,而且他现在只听你的……”
老布朗夫曼挥挥手把球童们赶远,“你觉得呢?”
“噢?”
“你们应该成为一致行动人,未来无论在西格拉姆环球集团,或者你的迪勒传媒,我看过你和小埃德加签的回购协议。”老头问:“怎么样?”
“我没有西格拉姆环球集团的股份……”
“回购将以股票的形式支付,签个补充协议就行。”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他对我说你非常看好西格拉姆环球集团的未来,你自己也认为他是最优秀的年轻人,既然这样,你们强强联手才对双方更有利不是吗?我也能放心的退休了。”
老头目光变得非常锐利,盯着他的脸诘问:“或者你其实并不觉得事实如此?”
“回购期限还早。”
“我知道,所以你得帮他在回购前找到愿意接受西格拉姆环球集团的下家,如果这次数字千年法案通过的话。”
老头说:“我知道几百亿的生意很难出手,但我认为现在情况已经非常糟糕了,一切都要早作打算,在和美林的对赌协议到期之前必须卖掉,全卖掉。”
巴里迪勒眯起眼,打量面前的白发老头,似乎看到了一只正舔着伤口的老迈狮王,说到‘全卖掉’时,神态中全是难掩的不舍和痛心。
以身试爱:蛮妻愿上钩 华愿雅梦
“卖掉?你指的是西格拉姆这间布朗夫曼家族三代人积累的酒业公司,再加全球第一大唱片集团和好莱坞七大电影公司之一吗?”
他吃惊地确认。
“是的。”
老头坚定的点头:“我研究过所有报表以及和美林的对赌协议,不早点卖掉的话小埃德加很可能在2002年协议到期时破产,他借了太多钱而唱片业前景不妙……他身边的人也许不敢跟他提这个巨大的危险,但你应该有话直说,他是那么的信任你。”
“没那么严重,即使数字千年法案通过,我们也可以通过版权诉讼拿到有利判例,当前版本的法条限制很模糊,空间很大。”
巴里迪勒不打算说真话,更不想回头去和对方的傻儿子签什么同进同退的一致行为人协议,他还等着到回购时再赚最后一大笔呢,谋划已经非常成熟,身家上十亿就看那一遭了,于是装傻充楞继续劝。
老头听罢烦躁的深吸一口气,微微弯腰,揉着胸口转身向高尔夫球车走去,他说:“正是小埃德加在这个法案的博弈中胜算极低,所以互联网业和华尔街还没有对他加痛下杀手,一部分是我的关系,因为我还有几份薄面。但如果我们还反复纠缠,一切都会大不一样,我们斗不过互联网业,全米国靠着信息技术革命……你不是也有间什么网站下月分拆上市吗?”
巴里迪勒不说话了,默默跟着,打算应酬完就找借口走人。
“而且小埃德加身边还聚集着不少小偷。”
失去耐心的老头指桑骂槐,“真该死,如果在禁酒令时代到七十年代期间,那种奸妄小人的下场必定只有一个,沉到五大湖底喂鱼。”
“呵呵……”
“巴里。”老头听到他敷衍的笑声猛地回头,用食指戳在他心口,“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小埃德加破产而什么都不做,我的生命在加速流逝,我没有多少耐心!我还有能力用这张老脸发起最后一场战争!”
“不会的,他很优秀,我从来都这么认为。”巴里迪勒敷衍。
“那就和他站到一起!生意就是生意,我不是个输不起的人,也不会愚蠢的纠结过去,我不管你内心有没有真把他当朋友,但签完一致行动人的补充协议后我想一切都不是问题了,你只要想经营好自己的生意的话那他起码也能保住一份财产。”
老头语速很快的坦承:“抱歉我今天有点直接,你从小埃德加那无论拿到了多少我都认……而且甚至我会更加欣赏你,我之前毫无所觉……那么不如……我索性将小埃德加的未来托付给你!我请求你……”
“别这样老布朗夫曼先生……”巴里迪勒被他的软硬兼施弄得颇为动容,“小埃德加很骄傲,我也没把握说服他……”
“但他确实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好吧好吧,我试试……”
“布朗夫曼先生?布朗夫曼先生?”
巴里迪勒和儿子最终还是签了,半骗半哄用了点策略,但总体上还算顺利。
八月二十七号是大统领接受特别检察官斯塔尔质询的日子,老头心愿已了,西装革履坐在会议室顶头,在漫长的会议中途打起了盹。
“啊?”他茫然地抬头。
“我们要和瑞士人签字了。”犹太裔大会的老友提醒。
“好的。”
他看了眼一侧正襟危坐的瑞士人,又看向另一侧,同胞们表情非常严肃的闷坐在那。
他提笔签字。
和解协议完成后,付出十二个多亿米刀的瑞士人起身略微交谈了两句,然后很克制的鱼贯出门。
办公室里的气氛愈加压抑。
“呃,这件事完成后我的使命也结束了,由于身体原因,借这个机会,我打算辞去我的主席职务,改选择日进行。”他宣布:“会另行通知的。”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没什么回应。
“那就这样?”他挤出笑容,双手按着桌子故作轻松站起来。
“谢谢你这些年为大家所做的,布朗夫曼先生。”众人纷纷过来致意告辞,有的这么类似道一句谢,有的面无表情握个手就大步离开了。
人走光后,他终于露出疲惫和颓然的神色,独自坐下发呆,很久很久。
“不一起看听证会吗维克?”
芝加哥,小镇警局同事都摸鱼聚到了大厅的电视机前,等待看吃瓜大戏。
“二十四小时,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聊这个……”
维克麦基笑着吐槽他们,“你们还没看烦吗?我反正都快吐了。”
同事们笑了起来,专心看向电视机不再理他。
他是个已完全不可能被提拔的小文职,在这间警署的人缘也不好,“我……先走了,去接孩子。”
当然他另有丰厚的外快,如果不是为了这身皮根本没必要乖乖守着死工资过活,对管理考勤的同事抬了抬下巴,也不管对方同不同意就开溜。
开车先去前妻家里,顺利接上卡茜蒂患有自闭症的弟弟妹妹,小女儿只有轻微病情,儿子比较令他担忧,眼看年龄越来越大了,父子俩交流反而更加困难。
“唉!”
他掩饰好心头的烦忧尽力逗乐,一家三口还算其乐融融的去吃了顿中餐,然后出发前往附近的小型私人游乐场。
‘砰!砰!砰!’
正手把手带儿子打气球呢,突然感觉腰间的枪套被人蹭了一下,他立刻机警的护住,应该只是常见的碰撞,枪好好的还在。
“嘿!走路看着点!”
刚才撞他的是个用卫衣兜帽藏头露尾的黑人,闷头往前走,鬼鬼祟祟的,听到他的大声抱怨后反而干脆小跑起来。
“嘿,你!站住!”
绝对有问题,他嗅觉向来很准,这家伙要不就是刚刚偷了别人的钱包,要不就是刚完成一起小额的毐品交易,“你们在这等我。”他对一双儿女嘱咐了句,兴奋追了过去。
黑人越跑越快。
“拦住他!”
嘿嘿,他摸着光头笑了,野猪般在游乐场里横冲直撞,又对正好站在黑人逃跑路线上的游乐场警卫喊道。
警卫确实拦了,和那名黑人面对面撞了一记,双方都失去了平衡,黑人踉踉跄跄跑到游乐场低矮的围栏前,很轻松翻了过去。
“站住!Nger!”
小贼而已,正好这边偏僻,他终于可以扯开嗓子骂出那个词,锲而不舍也翻过围栏。
刚刚落地,看到那个黑人回身,从口袋里往外掏东西。
“SHXT!”
‘砰!’
皇兄万岁
他咒骂着矮身,手刚刚摸上枪套,黑人撩起枪果断开火。
一瞬间就全结束了,他应声倒下。
绝对不是小贼,太准,逃跑路线可能也是设计好的,但一切都晚了,和改名换姓后仍倒在密西西比街头的冲锋队兄弟肖恩一样,他仰面朝天,睁着眼睛难以置信地死在冰冷的街头。
一样是眉心中弹,血渐渐从后脑流淌开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