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705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分享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刘春来几人意外地看着他。
这跟之前的有区别?
“成本的问题,不是已经知道了么?”田明发疑惑不解。
对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杨小乐则是冷哼了一声,“为什么一定要你们带着去?你们不需要的业务,别人可稀罕着呢。”
刘春来不吭声。
“老板,赶紧做菜,吃了我们还有事情。”田明发催促着老板去做菜,别愣在这里。
时间本来就比较晚了,他们还有好几百公里的路需要赶呢!
跛脚老板有些为难,没有接顾斌递过来的钱。
“顾老板,非常抱歉,他们已经给钱了。”
说完,往后面走去。
“刘老板,真的非常抱歉,不是我们瞧不上你们的业务,实在是被骗怕了……”顾学勇知道,现在必须放低姿态。
刘春来不置可否,也没理会。
菜,不断上来。
都是一些速度比较快的炒菜,肉不少。
“老板,你别弄太多,吃不了。”刘春来不喜欢浪费。
“跛脚杜,弄两瓶酒来。”
顾学勇父子两人,也不离开。
顾斌则是直接去了后面拿了几瓶酒过来。
超级领班 不戒
“我们还有事情,不喝酒。”田明发冷冷地拒绝。
顾学勇也不理会,直接拧开瓶盖,往可以装二两的玻璃杯里倒满,“刘老板,这是我做了小人,希望您能再给一次合作的机会,我干三杯,向您赔罪……”
“喝酒能解决问题?”杨小乐的火越来越大。
对方这脸皮太厚。
不等刘春来有反应,顾学勇已经端着杯子,连干了三大杯。
三大杯白酒下肚,脸色变得潮红起来。
见刘春来不吭声,又往杯子里倒酒。
“何苦呢?其实我们目前只是了解一下,也不一定会合作的。”刘春来阻止了对方。
他不希望被逼着。
合作是双方都有意愿的事情,而不是靠着喝酒。
他爹之前把一个彩电经销商喝得进了医院,刘春来直接没给好脸色,刘支书也下达了工作期间的禁酒令。
很多人喜欢用酒来解决问题。
“刘老板,真不是我们小心眼。材料厂那边,也就我们能以更低的价格拿到材料……”顾斌知道刘春来这种人不好打发,如果没有足够的吸引力,真谈不下去。
刘春来愣了。
还有内情?
“我爹他们是比较早一批走街串巷的货郎,认识的人多。虽然现在我们专门做金属冲压的小商品,却也收购他们收回来的各种废铜烂铁、鸡毛鸭毛,我姐姐跟姐夫他们在负责……”
家族企业?
刘春来还真的意外不已。
如果这样,对方这也算是有了一个完整的供销链条。
从各个方面控制,都能降低成本。
“对,国家虽然允许了个体工商户,在雇工方面却有限制……之前我们就是太想搞大一些,所以,被骗了不少次……”
天姿国色
“你们的鸡毛鸭毛等,是供应给谁的?”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果然,做生意还得是沿海的人有经验。
“春来哥,你这?”杨小乐不解地看着刘春来。
谈铜扣,又谈到了这些?
刘春来摇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了顾学勇。
“我们可以以很低的价格提供给春雨制衣厂。春雨服装目前尚未涉及羽绒服的制造,我想这应该是因为原材料等的问题……”顾学勇咬牙说道。
眼光却一直在刘春来的身上,没有挪开。
“好吧,你打动我了。我们可以谈谈这事情……”
刘春来再次叹了一口气。
狗曰的!
这年头,真心没有傻人。
对方一开始,从来就没有提过这,一直等到现在。
他应该很清楚自己需要的不只是铜扣的供应等。
却到现在才提出来。
就因为怀疑自己一行人的身份。
“很多货郎,一开始并没有多少本钱,所以,就会赊欠……”
顾学勇见刘春来愿意谈,就开始把他们的操作模式做出了介绍。
大多数人都是周围乡邻做同一种生意,虽然会造成竞争,不过却也能通过联合的形式,达到一个比较大的规模,从而降低成本,提高利润。
只要有一个人做得比较好,就会带着亲戚去做,亲戚带亲戚,然后就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
这些人,并没有形成一个商业联盟,毕竟谁都不了国家允许不允许。
国人抱团的性格,那是骨子里的。
所以,这些人通过各种关系,有了一个很大的商业联盟,对于原材料收集等,远比供销社给出的价格更高,却因为规模,利润反而更高。
以前用鸡蛋等都能换娶各种小商品,然后这些人再把一些供销社收购的东西拿去换钱。
但是那样利润不高。
同时,还可能跟供销社系统造成矛盾……
所以他们就要供销社不太在意的东西。
“这么说来,你们能联系上大半个中国的货郎?”刘春来都有些震惊。
这可是八十年代!
“也不是,但是我们能通过收购各种东西的价格调整,让从我们这边拿货的人去收集这些材料……农村里,都很穷,也没有什么钱,可鸡毛鸭毛等,就属于常见的东西……卖给供销社价格太低,而供销社的商品价格又太高,我们换购的价格,比供销社低了一些,收购的价格又比供销社高一点……”
刘春来确实明白了。
之前顾斌就已经说出来了原因,只不过没有这样详细。
随着父子两的解释,他突然不知道如何评价。
“吃了饭,带我去看看你们的冶铜厂。”
除了一开始顾学勇喝了三杯酒,几人并没有喝酒。
一顿饭却吃了快三个小时。
顾斌直接给了十块钱,让跛脚老板安排晚饭,明确告诉他,不能太简陋,钱不够就补。
跛脚老板高兴不已,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
冶铜厂很小。
外面根本看不出来是工厂,不知道的,只是以为是一户房子大一些的人家。
很多人,确实还不太确定国家政策。
魔 教 教主 的 退休 生活
产品的理化分析是没有的,大多数都是废铜冶炼,铸造成铜锭,然后通过几台老旧的锻压机,工人也少。
“只是为我们自己的产品供应原材料,加上国家规定,雇工不能超过7个人……”
“国家没有规定……”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雇工超过几个人就算是剥削,属于资本家的事情,他曾经跟朋友一起喝茶的时候,也听过。
后来因为好奇,还专门去研究过这个问题。
改革开放之后,国家从来没有出台过政策,或是明文规定过雇工必须限制在多少人以内。
最终,唯一能查到的,1975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里有这么一段话:按照假设,必须使用两个工人,才能依靠每天多出来的剩余价值来过工人的生活,即满足生活必需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生活目的只是维持生活,而不是增加财富;在资本主义生产下,增加财富是前提。为了使生活只比一个普通工人好一倍,并且把所生产的剩余价值一半转化为资本,就必须把预付资本的最低限款和工人人数都增加为原来的8倍。
这只是马克思举的一个例子。
可在改革开放初期,一切都是以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国家没有明确的文件,所以很多地方就以这个为衡量标准:雇佣7个人或8个人,就成了是否是剥削的标准……
正因为刘春来研究过。
所以这年头,宁愿以大队的形式去搞,而不是自己去个私人企业。
太难了。
傻子瓜子就是最明显的。
也不是领导干部们想要针对谁,而是都拿不准。
一直到87年,中央“5号文件”出台:允许存在,加强管理,兴利抑弊,逐步引导。并明确指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商品经济发展中,在一个较长时期内,个体经济和少量私人企业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
这才让关于雇佣多少人的争论停止了下来。
可那个时候,姓资姓社的争论,却依然激烈。
最终要等到老爷子南巡,从那之后,国内的民营经济才开始快速发展。
顾学勇父子,田明发等人都看着刘春来。
杨小乐可不是原来啥都不懂的人。
他很多时候,甚至都在分析,刘春来究竟有多狡猾,作为一个大队长,村办企业也是属于集体产业,自己在里面有股份,却又是集体所有制的企业……
“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保证质量,降低成本,只有这样才能适应市场经济下的竞争,快速发展壮大。”
刘春来显然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整个冶炼厂,规模真的不大。
就是废料,也足够了。
当然,也有从铜厂里面购买的质量更好的铜锭,不过是加在废料里面,以此来提升材料品质。
看了后,心中也就有了底。
顾学勇父子,一直都期待着刘春来跟他们谈合作的事情。
刘春来并没有因为看了厂,就明确给出什么,又去看了他们的中转仓库等,最后才一起去了饭店,认真讨论合作的问题。
沪市。
“什么?刘村长去安海镇了?”
郑倩终于从冯雁秋跟白紫烟的口里得到了刘春来的行踪。
满脸惊讶。
刘春来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表现得丝毫不感兴趣。
难不成……
即使明知道白紫烟不待见自己,依然耐着性子问了一些详细情况。
“回安海镇?郑总,咱们这不谈生意了?”
杨春荣也没想到,郑倩居然直接找自己,要求带她去安海镇。
不跟刘春来谈生意了?
这可是几千万的生意。
对于国营单位来说,都是大项目了。
“他们去了安海镇。”郑倩平静地说到,“咱们坐飞机去那边,你跟你们厂里联系,让安排一辆车,另外,最好是不要单独让那边跟对方接触……”
“他们已经走了不短时间了。”杨春荣提醒对方。
“开车去的,如果有最近时间的飞机,应该会赶在他们前面……”郑倩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如果不是没人可用,她绝对不会这样解释。
得到消息,比刘春来他们离开,已经晚了快三天的时间。
这么大的业务,她肯定不愿意放弃。
“紫烟,你跟刘春来关系到什么程度了?这样的男人,可得抓在手里,你也清楚,外面的这些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遇到了,就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去……”
对于白紫烟,冯雁秋很是担心。
两人一起插队当知青,一起当模特。
最终两人所走的道路开始变得不同。
“结婚?最近几年,可能性不大。他当初当着很多人的面发誓过,老刘家还有一个光棍,他就不结婚……”
白紫烟一说到这,就一脸幽怨。
为了刘春来回来的。
虽然两人是处对象的关系,平时也在一张床上滚床单,可她越了解,越担心。
刘春来是一坨金子。
在大队里,光芒没有那么耀眼,加上周围能吸引刘春来的女人不多。
可刘春来早晚都会出来的。
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大队。
即使待在农村,随着产业的发展,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女性加入到刘春来下属的公司。
业务上,接触的女人也会越来越多……
“不结婚,先生孩子啊!”
冯雁秋不经意的一句话,如同一个炸雷在白紫烟的脑海中响起。
对啊!
自己怎么没想到?
虽然这样干,对自己名声不太好,大不了怀了刘春来的孩子,然后去国外生……
葫芦村。
刘支书不停地喝着酒,脸色很愁苦。
杨爱群不断地摸着眼泪。
刘秋菊一边给杨爱群脸上的伤摸着芦荟,一边安慰老两口:“……爹,妈,咱们没有必要跟她一般见识!我哥是为了老刘家的人,又不是真的生不出孩子……”
她其实心中也没有多少底。
哥不在家,二姐跟二姐夫出国了,老四那是国家干部,也奔着出国去。
家里有事情,她不安慰爹妈,谁来?
“你还有脸说?你哥这是没结婚!你跟夏青两,结婚也没能有个一男半女的……要不然,她杨翠花干说你爹做多了坏事,绝了后,断了烟火?”
杨翠花正愁有火没地方发。
映月莲花别样新 炼狱百合
哪怕下午把杨翠花的头发都薅下来一大把,把对方的脸也抓烂了,可依然没有泄掉心头之火。
“妈,我那情况,能生?要是生了,现在……”
刘秋菊也是火大了。
现在一想着当初的婚姻,心理就憋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