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七章 冷漠.jpg讀書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雪之下同学,就是这里,进来吧!这是你之前使用的房间……你的确在这里生活了一年的时间。”
伸手推开紧闭的房门,里面呈现出一个装饰得有些少女风的感觉的房间里,夏冉走进房间的中央处,站在那里环顾了四周一圈,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他回过头来,对着外面走廊上貌似是略显踟蹰不前的少女,露出了最为朴实亲切的笑容:“怎么样,有印象吗?”
“……”
“……”
没有任何回应,黑长直少女对他置若罔闻,她只是在门外站定,眼神复杂的看着房间里的景象,就这么看了一小会儿,接着才径直的走了进来。
而且还是从魔术师旁边视若无睹一般的直接擦身而过,犹如当这个人完全不存在的模样,自顾自的在房间里四处打量了起来。
雪之下在房间中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脸上那副漠然的神色在不知不觉之中,却是多少变得柔和了些许,心中更是不自觉的涌起了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熟悉是因为这个房间她真的太熟悉了,基本上可以说是每一件家具,每一个装饰,都是她亲自挑选置办的,简简单单的,却又恰到好处,干净整洁之中又带着一丝丝居家的温馨感。
陌生是因为她总感觉这是自己做梦的时候,所经历过的体验,即使记忆再清晰,感受再真切,也始终都还是做梦的形质,不如现实来得真实,中间似乎存在着一层朦胧的隔阂与别扭。
不过现在,这种隔阂与别扭的感觉正在逐渐消融瓦解。
现实与梦境的境界线,在这一刻好像是被混淆了,再也不分彼此,本来就不多的陌生感正在迅速地消失不见,剩下的就完全只有熟悉感,那是她在梦中曾经积累下来的经验。
这自然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别说是雪之下雪乃了,任何人来了都会有这样的感受的。
因为梦中的场景……在现实里出现了,这是宛若幻想与真实正在互相交织,互相侵蚀一般的感觉。
黑长直少女走到那张熟悉的书桌上,静静的凝视着四周的情景,也不知道是她走神了,还是怎么的。
站立了半晌之后,雪之下方才慢慢的伸出纤细的白皙指尖,轻轻的抚过桌子上堆叠着的笔记和书籍。
书桌上也显得很是整洁,一尘不染,仿佛在不久之前都还有人使用似的。
而桌子上的那些很有时代感的书籍、羊皮卷,她也有不少的印象,并非完全陌生。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她之前在这里的时候,平日里用于阅读消遣,或者是钻研学习的各类读物,其中多数都为神秘学方面的类型,囊括魔术、秘仪、诅咒等等的知识,也有一些风土人情、各地见闻、人物传记等方面的书籍或者文卷。
很有意思,也让她在那段时间过得很是充实,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在无形之间,就变得非常详细,即使多数还是纸面得来的认知,但是也很不错了。
这么想着,少女下意识的伸手抽出了最上面的一本笔记本,打开来瞥了一眼,然后微微抿住嘴唇,心底深处涌现而出的奇妙感觉却是因此变得更为强烈了。
这是她的一本读书笔记,里面书写着的娟秀字体,一字一句,都是她的亲手书写的……
即使没有办法全部记住,可是只要看着笔记上的任何一页,她都能够连带着想起当时的一些印象。
而且笔迹字体清晰可辩,仍然带着墨水的气味与某种淡淡的幽香,仿佛这本笔记根本就是在不久之前才写下的……
快穿逆袭:反派男神,求放过!
——果然,不是梦……
——全部都是真的……
“现在总该有印象了吧?雪之下同学?”
在少女身后的魔术师,再次开口了,笑眯眯的这么说道,“这房间在你离开之后,我就没有让人动过了,只有夏洛特会经常来打扫……你看看还可以吗?”
“……”
“……”
依然是没有回应,雪之下只是平静的瞥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就淡淡的移开了视线。
夏冉嘴角一扯。
事实上,从刚才开始就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即使现在莫德雷德和东风谷早苗暂时离开了队伍,雪之下的态度与反应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一副沉默是金的样子。
嗯,话说用沉默是金来形容,大概不是那么的贴切。
因为确切地说,她根本就是彻底的无视了夏冉的存在,完全就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只不过,某种寒意与低气压,却是确确实实的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好像是触发了什么了不得的路线啊,这样子下去可是会Bad End的……”
被无视的魔术师无奈的笑了笑,站在原地,手抵下巴,非常苦恼而又认真的思索了起来,低声的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却又恰好能够让少女听到自己的自语——
“话说我能够读档吗?给次机会好不好啊……”
“……”雪之下没有说什么,仍旧是一脸的平静,好似是根本没有听到这人的声音。
她从桌子边走开,来到旁边的窗台前,不高兴地盘起双手,视线望向远方。
窗户之外,能够看见蔚蓝的碧空,一朵朵形态各异的白色云彩,正悠悠的在风的吹动下,从一边飘往另一边,苍穹之上,风语如歌。
而在苍穹之下,则是一片绵延无尽的富饶丰沃的大平原,有奔腾的白河自远方而来,在平原中央环绕着王都而奔流。白垩之城非常繁荣,而且规模巨大,即使放在现代也是一个大城市。
各种各样的建筑物整齐划一,鳞次栉比,诚然没有现代化的摩天大厦、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元素,可是却在某种意义上更为惊人,更为超前,因为这是公元5世纪。
谁能够想象得到——
那些在宽阔广场上与芬芳花园里喷吐着泉水的雅致喷泉,那些排列在宽阔的街道两侧的优美挺拔的树木,那些繁花锦簇的花坛以及鹅卵石铺筑的道路,那些散发着光辉与美丽的缟玛瑙宫殿与大理石的高塔……
这样的景色与规划,居然会在这个时代出现?
毋庸置疑的是,这绝对是一座精美绝伦的城市,仿佛是只会存在于童话故事里的神秘王国,是诸神的宠爱,是神灵也会为之心动的、超脱俗世的奇迹。
雪之下认真地凝视那座城市,仔细的分辨着,关于哪些是自己熟悉的,哪些又是自己陌生的景色。
因为在“梦中”度过的时间,相对而言属于较早较前期的时间段,所以她几乎是亲眼看着这座白垩之城从无到有的建造起来的,很多时候,她就坐在这个房间里的书桌前,静静的阅读或者书写。
偶尔少女会抬头看向窗外,看着那些道路在平原上逐渐拓展延伸,看着城墙和建筑物一点一点的拔地而起,看着魔像和工程师们就像是忙碌的蚁群般来回奔走……
就连她都帮过一些忙,同时也是为了实践一些刚刚掌握的简单魔术。
基本上就是这样,虽然相隔不久,也说不上有什么感情或者缅怀的情怀,但是雪之下对于这座精美绝伦的神代魔术城市还是很熟悉的。
只不过她也发现,好像在自己的梦境之后,这个世界又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以至于这座城市和自己最新的印象依旧完全对不上了。只能够说大概的轮廓还让她有些印象,可是各种风格细节都明显有了很大的变化。
一座座高塔之间的空轨,宛若整座城市都是游乐园,这些则是环绕整座城市的多环过山车的设计……
热气球和巨大的飞艇在云层之下,不说密密麻麻,但是数量也一点儿都不小,有些似乎是在巡逻,也有些挂着横幅或者在大声反复宣告某些消息……
巨大的双足飞龙在不断的起飞与降落,河水汹涌奔腾的白河上,是一艘艘来回往返的蒸汽轮船,尖锐的汽笛发出穿透金石般的声响,不过却没有滚滚的浓烟作为标志性的景象……
在王都之外的平原上,也有多条无尽绵延的铁轨,铁路从四个不同的方向蜿蜒着延伸而出,以王都作为出发点奔向远方,一路穿过平原、森林和麦田,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吗?
——那么看来,结合这座城市一开始的建设速度来看,可以大致推断,在自己离开之后,这人至少还在这个世界里呆了两年以上的时间……
嗯,两年以上……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这样那样,各种各样的事情……
dalao
雪之下捋了捋自己漆黑的长发,她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那人的存在,也知道对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在试图缓和气氛,但是她仍然是完全没有要转头的意思。
毕竟她的情绪一直都没有好转……倒不如说,从刚才现在,心情反而是越来越坏了。
她刚刚观察得非常认真,但却不是因为对白垩之城很感兴趣,很是好奇,或者有着别的什么感情,而是抱着一种微妙的心态,在收集各种各样有利于她做出判断的信息与线索,试图综合还原“事实”真相。
简单而言,就是很多女孩子在对男方有所怀疑的时候,马上都会变身成为福尔摩斯一样,智商纷纷突破两百,分分钟能察觉到各种最不起眼的蛛丝马迹,从而做出各种合情合理的逻辑推理,瞬间洞察真相。
——嗯,大概就是这样的状态。
也正因为非常细心的观察了情况,通过白垩之城的变化与发展,推断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所以雪之下越发的消沉了。
“……”
“……”
房间里的气氛在不知不觉中凝固,察觉到背对着自己的少女身上的低气压越发严重,宛如极北之地吹来的暴风雪,既冷冽又带刺,夏冉觉得事情真的麻烦了。
果然不太妙啊,虽然之前雪之下同学还说什么“我为什么要生气,明明都是你的事情”,表现得很是高冷的样子,但是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口不对心的说辞嘛……
她根本就是在生气,而且还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虽然和他预料的不同,雪之下雪乃显得非常冷静,并没有失了分寸的大吵大闹,反而是极其迅速的反应过来,冷静思考,依靠自己的洞察力就提前推断出了真相。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接受了这件事,也并不代表着她心里真的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刚刚还专门暗示早苗,让巫女小姐突发奇想,想要考察一下这个世界的信仰市场前景,让她带走了莫德雷德,留下了给自己两人独处的空间和机会。
本来还觉得接下来可以比较容易的解决这个危机,可是直到现在,雪之下同学都没有再和自己说过一句话。
三仙七剑
不妙啊,大大的不妙啊,这是最糟糕的情况。毕竟要是雪之下同学向自己发火的话,都比现在这样的僵硬要好得多……
夏冉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有所行动,绝对不能够拖下去,但是问题就在于……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这件事看似是因为莫德雷德这个“女儿”而起的风波,但是本质绝对不应该流于表面。
一味的解释自己没做过什么?
重申莫德雷德其实真的和自己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
又或者信誓旦旦的保证之后就和这个便宜女儿断绝关系?
算了吧,这些绝对都不是正确的选择,或者说根本就是火上浇油才对。
因为这件事而起,实际上却又不是因为这件事,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的确就是如此,问题根本就不在于莫德雷德与自己的关系,而是由此引发出来的……
少女的不安与危机感。
迅速的梳理好了思绪,魔术师咳嗽一声,再度开口说道:“雪之下同学,我们有必要好好的谈一下……”
“……”
“……”
理所当然的,没有那么容易。
“雪之下同学……拜托别无视我啊,你是听不到我说话吗?”
夏冉额头上浮现了一抹黑线,这样子不合作的表现,很让人头疼啊,“就当是为了剧情能够继续进行下去,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继续对话的小箭头?”
“……”
“……”
“雪之下……呃,雪乃?”想了想不久之前的事情,于是试探着直接叫出少女的名字,但是夏冉发现这一次似乎对少女没有什么触动了,对方貌似是有了抗性。
好吧,这是你逼我的……夏冉深深呼吸一口气,然后——
“雪乃?”
“雪乃?”
“雪乃?”
小說 網 繁體
“雪……”
接下来,房间里一直都回荡着同一种声音,一遍又一遍,他在重复着雪之下的名字,像是领悟了人类的本质,好像是成为了一台复读机似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终于是有了反应,她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指关节用力捏得发白,似乎在艰难的忍耐着什么情绪。
一般来说,这如果不是感动到激动难抑,那么应该就是在压抑着什么怒气了。
魔术师仔细打量着少女的变化,顿时觉得自己看到了曙光,肯定是因为前者,她终于被自己感动了……于是他更加来劲了,继续低沉的重复着,不厌其烦的骚扰着对方。
终于——
“够、够了!你给我闭嘴!”
雪之下很努力的忍耐了,但是还是无论如何都忍不住,怒气一点一点的突破了她的阈值,让她终于愤怒的回过头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觉得自己几乎要气死了,这就是这家伙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所以说,这根木头到底是怎么招惹了那么多女孩子的?那些女孩子都是瞎了眼吗?!
“谢天谢地,我就知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夏冉长长地松了口气,脸上呃露出了个自信的微笑,这个时候就要死缠烂打才行,果断装傻才是王道。
“……”
“……”
怪盗vs坏坏殿下
“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私人空间,与我保持至少12756公里的距离!”
少女努力的收敛情绪,胸脯却是在急剧的起伏着,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尽可能的维持住了平常的那副有些冰冷的表情,满目冰寒的扫了他一眼,声调没有一丝起伏的说道。
但还是带着一丝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为什么是12756公里?”夏冉蹙起眉头。
“因为地球的直径就只有这么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