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t0m火熱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三十三章 震驚!同場考生竟是出卷人 【五千多字】鑒賞-0a2tr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祖碑林的经文声不止会随着承担的人少而增加强度,还会随着时间而不断增加强度。”
观礼席上,一深禅师讲述道。
旁边的三孔禅师也附和道:“第一重异象是累世经文,第二重异象是无上雷音。当年我参加时,就有幸听闻过那一声无上雷音,宛若醍醐灌顶,终生难以忘怀。”
神目和尚问道:“那个啥雷音……只有一声?”
“……”三孔禅师沉默了下,而后道:“因为我只听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呵呵,能听闻无上雷音,着实是佛门弟子之幸。”一深禅师淡淡说道:“我参加那一届属实有些不济,还没等天国图景出现,我就已经拿了头名。唉,此生大憾。”
神目斜眼瞥了大师伯一下,心说这您要装逼就不能敞亮点吗?
三孔禅师又道:“据传说在无上雷音之上,还有更高一重的天国图景。能洞见千万年前之佛国幻象,不知能否有缘得见啊。”
一深禅师微微叹气:“可遇而不可求也。”
“不可求吗?”
神目和尚看着一片静坐的碑林中,睁着眼若有所思的李楚,觉得……难度不大。
他虽看似憨直,实则洞明世事。自小一双慧眼,看不穿的人很少,直到遇见李楚。
感觉就像……上天在他眼前遮住了帘。
这是一个他无论如何也看不透的人。
所以对这样一个人,神目始终怀着一切皆有可能的态度,尤其是以往的一些接触证明了。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
李楚发现自己真地做不到。
他很努力地侧耳去听,实在听不到周围有什么经文声。他不禁猜测,莫非这祖碑林内残存的遗念,也能判断谁是诚心礼佛?或者干脆看穿了自己是个道士?
有内鬼,中止念经?
这未免太扯了……
看着周围一个个的参赛者都戴上了痛苦面具,还能保持平静的只有两三位,其中就有那来自西域的不老城二王子。
看来叶冷儿这位王兄,确实有些东西。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已然有十几位参赛者渐次退场。剩下的人所承载的压力越来越大,李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快穿系统:男神别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继续假装听到了,混入其中。还是说出自己听不到经文这个事实,坦诚发问。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维持现状。
听不到就听不到吧,反正这轮比试的规则是看谁能留到最后,自己又不是主动卡bug的,完全没必要不安。
如此想来,他干脆就也闭目冥神,进入了冥想的状态。
这轮比试的难度确实是出乎意料。
走进这座碑林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要面临最大的敌人居然是……无聊。
不过。
倒也习惯了。
这不禁让李楚想起了曾经在校园中的青涩年华,每次考试,当他答完一张试卷的时,往往距离允许交卷的时间还有很久。
那时候,他通常会选择安静睡一觉,以免发出一些响动,给周围那些成绩比他低一百到六百分不等的同学造成心理压力。
然后……
在这个熟悉的状态下。
他就熟练地睡着了。
梦里,他隐约听见了轰然一声雷鸣……
……
“无上雷音!”
当第二轮比试过去了一个时辰,场间只剩下不足十人的时候,法清禅师终于露出了些许振奋的神情。
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到达的法善禅师也拈须微笑。
“到了无上雷音出现的时候,还剩下这么多人,这成绩比往年还要强上不少。”白龙寺住持高僧微微点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个道士的怎么还在?”
“这个……也是有些奇怪。”法清禅师也有些疑惑道:“他在最开始就已经出现了不稳定的状态、开始活动,可是随着经文遗念的力量渐渐增强,他反而越来越稳定了。尤其现在……连呼吸都愈发均匀了……”
“许是离得远,听得有些不真切。我怎么感觉……他在打呼噜?”法善禅师的眉毛抖了抖,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
“不可能吧?”法清禅师惊咦一声:“他这个相貌……怎么可能打呼噜?”
“?”
法善禅师静静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意思是我这个长相就该打呼了?”
“不是……”法清禅师赶紧重新阻止语言,道:“他可是身在祖碑林中,经文绕耳,怎么可能安稳入眠?要说昏厥倒有可能。”
“不错,绝无可能。”
法善禅师也坚定地摇摇头,仿佛是一个眼见有人御剑飞天的路人在咬牙告诉自己要相信科学。
但是……
看着场间其他参赛者的神情都剧烈波动起来,他眉宇间的困惑愈发浓厚。
“我当年也感受过无上雷音,雷音贯耳之时,只觉五脏六腑、周身血气都随之震颤,仿佛下一刻就要爆体而亡。坚持不到一炷香,就已经无法支撑,险些吐血重伤,这实在是祖碑林中最凶险的关口。”
法清禅师也口中喃喃着什么,增强自己的信念。
……
“他在睡觉?”
比起近处的法善禅师,鸿都山高峰上的一老一小两位和尚,反倒看得、听得更加真切。
“嘶……”
老和尚倒吸一口峰顶稀薄的纯天然凉气。
心中暗道一声恐怖如斯。
接着又补了一句:“此子不凡啊。”
三连之后,心满意足地闭嘴看向了师傅。
小和尚点点头,“属实不凡,想来真的入眠是不可能的,或许只是用这样的姿态来显示自己抵御雷音侵袭的轻松吧。年轻人嘛,总是有些表现欲的。”
虽然李楚确实也算是年轻人,但是这种话从一个看上去七八岁的娃娃嘴里说出来,总归有些怪怪的……
当然,老和尚是不会觉得怪。他追随小和尚百年,十分清楚自己的师尊是什么级别的老怪物。
当世人族,与师尊同代的老怪物,明里暗里加在一起,不会超过三个。
很有可能只剩两个。
但那第三人……谁也不敢断言他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一番思绪,就听小和尚又道:“起码我在他那个年纪,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的。”
他说的,显然不是将来的事……
“或许也是哪位大能转世?”老和尚揣度道。
“有可能。”小和尚沉吟了下,又一耸肩,“猜不到可能是谁的转世身,不过无所谓,有一个这样的新人,终归是佛门的幸事。”
“额……”老和尚不得已说出了先前弟子告诉自己的消息。
“这小子……可能……应该……是个道士。”
“道士?”
小和尚的瞳孔亮了一下。
老和尚的眉毛也一抖。
要知道,许多老派的人心里,心中佛道之别的观念还是很重的。尤其是像师傅这种,他年轻的时候,佛道两门间或还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他该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小和尚眯着眼揣度道。
“这……不得而知啊。”
“以防万一,还是把他淘汰了吧。”小和尚思忖了一会儿,道:“万一他最后拿了佛缘,再亮出一身道袍来,我们白龙寺的脸可就丢尽了。”
“师傅要出手?这……不好吧?”老和尚有些犹豫。
“担心什么。”小和尚瞥了他一眼,无所谓地道:“我又不是要出手打他,只是让他周围的经文遗念增强几倍……神不知、鬼不觉……”
老和尚不敢再出声。
虽然小和尚说得随意,但是他知道,这其实是自己完全无法做到的。是因为小和尚的修为已经超过了曾经在祖碑林中留下刻印的诸多祖师,才会有这个权能,足以影响其中的遗念强度。写意之间,其实是一桩无上大法力。
说罢,小和尚便暗自拈动指诀,口中颂念了两句什么。
也是在这一刻。
李楚的耳畔中,听到了第一声雷音。
……
他缓缓睁开眼。
我打怪能爆神通
发现自己身处的位置变了,不再是祖碑林中,而是一片荒焦之土。漆黑坚硬的废土之上,沟壑纵横。
大地上是无数巨大的划痕和爪印,仿佛有山岳般的武器和体型恐怖的巨兽在此战斗过,但此时早已不见踪影。
在他的前方,只有三名衣着怪异的……光头。
是僧人?
之所以说是衣着怪异,是因为这三人穿的类似僧袍,但材质又极特殊,仿佛是一根根闪闪发光的丝线织就得,前所未见,极为亮眼。
这三人中,两位是老者,一位是年轻人。
“是仙缘?是仙缘降临了?我们做到了?”
见到李楚的身形出现,还没等他有所动作,那名年轻人已然喜出望外似的,瞪大了眼睛。
歸情錯
但……
很快旁边一位形容悲悯的老者便道:“是仙缘,但似乎……是两万年后仙缘。”
“什么意思?”年轻人一怔。
“方才我们以最后的无上法力企图引来仙缘、希冀再造人间,原本是差之毫厘……应该功亏一篑的……可是关键时刻有一丝额外的大法力注入,帮我们做到了……但是那股法力,来自未来之身。”
悲悯老者摇头道:“这仙缘,不属于这个时代。”
“那……人间就没有希望了吗?”年轻人颓然倒地。
“哈哈。”这时,那位一直没出声的欢喜相老者却笑了两声,“是你我没有希望了,但人间却大大有望。”
“哦?”年轻人看向他。
“若是人间无望,那两万年后的一丝大法力是从何而来?这仙缘又是从何而来?分明是再造人间之举已成……未来的人间,想必是有一场辉煌盛世!”
“是嘛?哈哈。”年轻僧侣随之一笑。
只是笑声中,终归带着些许悲怆。
李楚平静地看着他们交谈、动作,一直都没有动。
因为他没有办法确定,自己看见的是真实还是幻象……是做梦也有可能。
他担心万一自己在这里动起来,其实是在祖碑林中活动。
那可能就会像先前的那些参赛者一样……
很没面子。
说白了,其实就是他缺乏中幻术的经验。
这点实在有些无奈。
之前他一度以为靠着不断升级的神魂,自己已经很难再中幻术了。现在看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是不能目空一切。
正思忖着,没等到那边三人过来与他攀谈,就见天空突然一暗。
原本微薄的日光,顷刻消失。
刹那黑天?
李楚心中惊疑了下,抬头一看。
就看见黑漆漆的天穹,似乎带着羽毛状的纹路,那不是天,那分明是……一只翅膀!
目光再朝远天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双难以想象的巨爪。
“它来了……”
“它来了!”
那边三位僧侣也发出惊呼。
居然是一只遮蔽整片天空的巨鸟吗?
李楚只觉讶然无比,如此恐怖的巨物只在神话传说中听过,当真得出现在眼前时,那种冲击难以想象。
之前他见过最大的活物,大概就是东海那只羞鱼,可和此时这只鸟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它稍一振翅,恐怕整片东海都装它不下。
惊惧之下,他的手下意识就往身后一摸,居然摸到了剑柄。
这次参加佛缘会,他是没有背剑的。可此时不知为何,纯阳剑居然出现在了背后。
果然是幻象吗?
这个念头一丝而过。
紧接着,一阵可怕的威压就降临下来。
这只大鸟……
要落地了……
轰——
仅仅是一只翅膀的轻微振动,就让平地鼓荡起了一阵轰然巨力,这是灭世级别的大凶!
它这一下扑击若是真的落下来,那与天塌地陷不会有任何差别。
无奈。
李楚毫不迟疑地抽出纯阳剑,即使是幻象,也得斩它一剑了。
七十八级之后,他还没试过全力出剑,总担心会毁坏一些旁的东西。
此时此刻,在这特殊的地界,倒是不用担心了。
剑起,剑落。
全力一剑,出手。
可是挥出的却不是剑气匹练,而是一缕太阳。
面前的三位僧侣,被突然的一照耀,几乎同时张大了嘴巴,低呼道:
“好刺眼。”
……
“噗。”
一口热血涌上来,叶烁咬牙将其咽了回去。
耳畔滚滚的雷音已然持续了好久,简直像是要把人的整个脏腑锤烂。
仙君别闹 蓁蓁秋羽
他的准备功课做的比其他人多很多,知道祖碑林听经这个环节,“累世经文”最易陷入幻象,“无上雷音”最为霸道凶险……但只要扛过去,就能接触到最为玄妙的“天国图景”。
届时,自己就将成为佛门最耀眼的新星。
要知道,能坚持到天国图景出现的人,已然百年未遇。届时即使不参加下一轮,也未必就没有机会拿到腾河经。
现在的他需要做的,就是坚持。
苦苦坚持!
咬牙坚持!
可是这时,身后却有丝丝缕缕的鼾声传来。
即使是顶着雷霆万钧的压力,他也是忍不住回头一看。
就见那名英俊得稀里糊涂的青衣少年正在盘腿打坐,状若入定,呼吸均匀……
艹。
叶烁险些一口老血就喷出来。
这他娘……
犯规吧?
老子昨晚被吃过的饭都差点从身体下半偏后某处以一种带着异味的形态被压出来了,你居然在这里睡觉?
万幸他的心性还算坚韧,强行稳住了这一波冲击。
但是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场上仅存的第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
“噗——”
一道鲜血飚出——
瞬间减员一人。
鼎定仙域
场间顿时只剩下不老城二王子与李楚两个。
在这同一时间,叶烁惊奇地发现,耳畔的轰鸣雷音……消失了。
头顶繁华落下,神光笼罩。
神武境界
天国图景!
他的心脏开始狂跳。
据传说天国图景是十二块西来碑文的遗念,能看到什么不一定,但都是起码万年以前的佛国景象。
一丝一毫,俱是缘法。
若是有大机缘者,能从中悟出一道秘法也说不定。
然后……
他就看见了一片焦土。
这是什么?说好的佛国呢?
叶烁一阵茫然。
接着,焦土之中出现了三位僧侣,三位僧侣的身前,赫然盘坐一位背剑少年。
等等?
这人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
叶烁瞪大着眼睛看着那人,那明明是……
没等他喊出声,就有一阵无上威压降临,抬头一看,原来此时不是夜里,而是有一只超越巨大的存在当空展翅。
大凶!
他的世界我不懂 雨心玲儿
叶烁的心中刚跳出这几个字眼,却没想到,下一秒他就看到了一个更恐怖的画面。
和那巨鸟比起来,地上的几个人形渺小如爬虫。
但是那爬虫似的少年抽剑挥出,居然……斩出一轮太阳般耀眼的虹芒!
那虹芒转瞬就刺破了天!
轰——
巨鸟被这一轮上升的虹芒次中,起初或许只是不值一提的一点,但是很快就像是被香头烫破的纸张,一个红圈霎时间已扩散开来,化出巨大的窟窿,眼看一整只翅膀就要被席卷!
甚至……它整个身子都要被斩断!
“吼——”
巨鸟发出一声哀嚎,以它的体量,哪怕只是一声呻吟,也是惊天动地,何况是此际的悲鸣。
滚滚的音浪袭来,叶烁不禁浑身一抖,一下子惊跃起来!
当他再睁眼,已然回到了祖碑林中。
“唉——”
他似乎隐隐听到了哪里来的叹气声。
回过头时,李楚依然端坐于地。
但是叶烁看他的目光完全变了,没有敌意,而是彻底的惊骇。
那种骇然就像是……
发现同一个考场的考生,居然变成了出卷人。
可怕。
这一瞬间,叶烁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天国图景里都有他的人。
我拿什么跟他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