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催妝討論-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看到凌画灿烂的笑脸,瞬间就后悔了这个提议。
他怎么就忘了面前这个人给她三分颜色她就开染房,给他七分颜色,她就顺杆子爬呢。
这回换他半天没说话。
凌画坐的笔直等着他动手,且还主动把后背对给他,一时间,像个虔诚的教徒。
跑腿人
宴轻憋了一口气,到底是自己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慢慢地抬起手,按在了凌画的肩膀上。
凌画清瘦,肩膀更是瘦的没什么筋骨。
宴轻十分怀疑,这么瘦弱的肩膀,是怎么在当年有胆子敲登闻鼓的,又是怎么有胆子告到御前把太子太傅拉下马的,又是怎么承受得住无数反对的声音担起了江南漕运那一摊烂摊子的。
她到底是心长的有多大,才把肩膀上的分量给长没了?
宴轻没什么机巧,但他手大,抓在凌画的肩膀上,三两下,就缓解了酸疼。
凌画欢喜,“哥哥的手法真管用。”
宴轻没好气,“你闭嘴。”
凌画闭了嘴。
宴轻给她捏了肩膀,见她脖子僵硬,又快速地给她按了两下脖子,之后松了手,“行了吧?”
凌画自然不敢说不行,连连点头,“行了行了,十分管用,哥哥辛苦了。”
宴轻斜睨她一眼,“口蜜腹剑。”
凌画:“……”
没,她是在真诚的表达谢意。
凌画端起宴轻给他倒的茶放在嘴边喝,然后问,“哥哥,你还没说呢,你今儿出去都玩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宴轻做了四年的纨绔,京城内外的好玩的东西,说真的,都已被他玩过了,对他如今来说,还真不觉得什么东西最好玩了,若非要让他说出一样的话,那就是她带他去栖云山那几日,他玩的挺开心,栖云山好玩的比京城多。
他懒洋洋地说,“上午去早市看了新到的大蛐蛐,中午去醉仙楼喝酒了,下午听了曲子。”
这一日,也就这样过去了。好玩的不是具体的什么事儿,而是一众兄弟们热热闹闹在一起。
大 醫
即便这,也足够让凌画羡慕了,凌画小眼神可怜巴巴的,“真好玩啊。”
宴轻:“……”
她是没玩过好玩的东西?显然不是,她是干活干久了,才连这个也羡慕起来了。
宴轻很是无言,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难得地关心她的事儿,“什么时候把江南漕运的职务卸掉?”
“陛下答应我,两年后。”
“两年后真能卸掉?”宴轻不是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朝野上下,有谁能接手江南漕运?
凌画笑,“能吧!就算不能,也得能,陛下必须找到那个人,否则姑祖母也不干的。”
宴轻纳闷,“跟她有什么关心?她有什么可不干的?”
凌画笑看着他,“她老人家想我们早点儿给她抱曾侄孙啊。”
宴轻:“……”
他黑脸看着凌画,“还想好好吃饭吗?”
凌画立马乖乖的,“想。”
“那就闭嘴。”宴轻扭头不再理她了,又重新拿起画本子,他就多余关心她江南漕运的事儿,卸掉不卸掉跟他有什么关系。
凌画一天没见着宴轻了,十分想念,在书房里处理了一天公务,难得休闲的时刻,十分很想和宴轻多说说话,她见三句话又惹毛了他,想着下次一定要长教训,心里无论怎么想的,嘴里也不能实话说出来。
她问,“哥哥,画本子好看吗?”
宴轻哼了一声。
凌画笑问,“哼是什么意思啊?”
到底是好看呢,还是不好看呢,他不是不爱看画本子的吗?如今等着吃饭的空,都拿出画本子来看,这是被画本子里的故事情节看上瘾了?还是画本子里面真的能学到东西?
宴轻瞥了她一眼,“哼就是让你闭嘴的意思。”
凌画笑,靠近他些,挽住他胳膊,凑近他一起看他手里的画本子,“那我跟你一起看。”
不说话就不说话吧,反正她也爱看画本子。
宴轻见她凑过来,猛地将画本子挪开,“啪”地合上,板着脸说,“坐过去。”
“那你陪我说话。”凌画讨价还价。
宴轻几乎被气笑了,“得寸进尺是不是?”
凌画委屈地看着他,“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嘛。”
她举手保证,“我保证再也不说让你不爱听的话。”
宴轻放下画本子,抱着胳膊靠在椅背上看着她,挑眉,“说吧,你想说什么?”
凌画眨眨眼睛,“大约过些日子,我还是要出京一趟,去江南漕运。”
宴轻点头,“所以,你什么时候走?”
听这语气,是巴不得她不在他跟前碍眼,赶紧走了事了。
凌画想了想,“等萧枕回来吧!”
宴轻是真的气笑了,她竟然还敢提萧枕!
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凌画,“怎么?萧枕不回来,你就不去江南漕运了?”
他就不明白了,萧枕怎么没拦住她,让她别回来成亲,不是挺好?祸害他一个人得了,干嘛又累死累活赶回来祸害他?
凌画摇头,“他不回来,我是不能走,如今我上折子把太子放出来了,萧枕受一身伤的回来,怕是会十分受陛下关注,而萧泽那个小心眼,肯定容不下萧枕,我得安排好了,让他安全无虞,才能离京。”
她说的是实话,觉得到了如今这地步,宴轻既然知道她扶持的是萧枕了,她的安排也无需再瞒着他了。
毕竟,他们是夫妻嘛,不管宴轻愿不愿意知道,她都应该都告诉他一声。
宴轻见她很是为萧枕打算,如此劳心劳力尽心尽力的样子,萧枕可真是天大的福气,他心气不顺地说,“你怎么没想着嫁给萧枕?”
两个人合成一个人,不是更容易成事了吗?
凌画睁大眼睛看着他,“哥哥,我喜欢你啊。”
宴轻轻嗤,“我可谢谢你的喜欢。”
说的好像她的喜欢多值钱似的,既然如此,怎么备嫁期间,匆匆出京两个月杳无音信?若不是他让云落给她传信,她都能推迟大婚了?这就是她说的喜欢?比不过萧枕那个人和他要的大位吧?
凌画知道宴轻被她缠上,得知了被她算计,十分不虞,但她喜欢上了他,真是没什么办法的,就算死皮赖脸,也想得偿所愿,如今得偿所愿了吧?后果也来了。
凌画头疼地说,“哥哥,我就是喜欢你,别怀疑,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的喜欢。萧枕靠边站,他不配。”
宴轻:“……”
若不是知道她为了萧枕上刀山下火海,他几乎都相信了她这个语气是与萧枕八竿子打不着了,他就奇了怪了,“你为什么不喜欢萧枕?”
仙武狂刀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哪有为什么?”凌画看着他。
宴轻不客气地骂,“小骗子。”
凌画:“……”
没有吧?她说的是真心话。
宴轻毫不留情地指出,“你四哥说了,当初你问萧枕,如何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萧枕说要那个位置,于是,你就为了他这句话,赴汤蹈火。让我猜猜,若是萧枕当初说让你以身相许,你是不是也以身相许了?”
凌画:“……”
是、是的吧!
她从小就是个一言九鼎,一诺千金的好孩子。
她立即说,“可是,没有如果。”
宴轻忽然不想看见她了,“你闭嘴吧!”
凌画只能又闭上了嘴。
哎,她算是看出来了,卸掉江南漕运生孩子的事儿不能提,萧枕的事儿好像也不能提。他都不会高兴。
屋内安静了一瞬,厨房及时雨地送来了晚饭。
一阵饭菜香味窜进屋子里,弥漫整个画堂,将凌画的味觉一下子打开了,她的五脏庙也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她看着宴轻,“哥哥,吃饭了。”
宴轻倒没有不理她,“嗯”了一声。
凌画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夸奖,“咱们府里的厨子做的饭菜真的很好吃。”
宴轻拿起筷子,“那你就多吃点儿,瘦的跟竹竿子似的。”
凌画点头,心里想着,虽然很好吃,虽然宴轻说的对,但她还是要适量,吃个七八分饱就行了,不能大晚上的吃太多,真的很容易长胖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