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多餘不是多-第二百五十章 阮雲離開阮家相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到现在,阮云还都还想到,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给自己所带来的影响,同时也是给阮家其他众人敲响的警钟。
当她回过神儿来,还玩着几十年如一日不变的老套手段时,却已经无人肯欣赏。
有时候老套用来并不算是贬义词,只是恰当的偶尔使用,正因为大部分人都会相信这一套,所以才称之为老套。
但是当你在不恰当的时候,太过频繁的使用时,只会让人有狼终于来了的疲乏感。所以多次之后,就算你演技再好,大家也已经没有当时全心全意相信的感受。
不过阮云也确实是阮云,不亏是当年能哄的老太太比起亲女儿阮情更亲近和相信她的人。
知道与其纠缠不放,最后被驱赶,不如主动的后退。阮云撑着柔弱的身体,欲哭不哭,强作坚强的简单收拾东西,回了陈家。
倒还让一生好强的阮老太太不舍的为她掉了几滴眼泪,就差开口留住她了。还好最后关卡,是白雪莉拉着儿子去安慰老太太,又耍宝将她逗笑,才最终让阮云是干干脆脆的走了。
以至于出门的时候,还在等待有人喊住自己的阮云看到的就是阮家人其乐洋洋,然后转身在身后阮家人看不到的地方,神色要多怨毒有多怨毒。
这些年是她一直无怨无悔的陪着老太太,以前这些所谓的儿女都在哪,现在凭什么说要回来住就回来住,还说什么不好耽误她的时间,还不就是为了赶她走,说的好听而已。
还有她这个所谓的姑母也是,说好听的时候,是把她当成亲闺女一样疼。那她说想要参加大嫂办的星云慈善晚宴的时候,她就开始顾左右而言其它,根本就不愿意自己去参加。
现在亲儿子和媳妇,孙子回来了,她就开始没用处了。一声招呼也不打,就直接想把她扔了,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当她阮云这么多年,白待的吗?
其实星云慈善晚宴这件事,还真的就是阮云冤枉了阮老太太,她就一个多年在家相夫教子的老太太,即使这个星云慈善晚宴是她亲儿媳主办,那也是没有资格收到邀请的。
除了身份地位,星云慈善晚宴的加入,前提是必须是每年救助人数不少于百人或每年用于各种救助的资金不少于一千万。
凡事到达了这个级别的人,不用申请入会,自然会收到邀请。
而阮老太太并没有这个入会资格,更别说一向不是靠着阮家,就是靠着陈家的阮云了。
虽然经过多年钻营,也算是在上流圈子有了姓名,但是她自己手里没有实权,背后也没有强有力的支撑,所有拿到手的钱和物还要应对她大手大脚的消费,还哪里有那么多去做慈善给别人。
就是去那种小慈善晚会,捐个十万八万的,她都得回家肉疼好几天,这点钱好歹也够她买个包了,给了这群人,才算是肉包子打狗,连个响都没有。
别以为她不知道,多少人打着作慈善的幌子,其实敛来的钱谁知道有几分真的进到了需要的人手里。
只是这些,又关她什么事呢?她也不过是人云亦云儿子罢了。
而这边,有了儿子、儿媳、孙子陪伴的阮老太太和阮老爷子,肉眼可见的心情不错。
总之,阮宜春和阮乘胜对于现在的情况还觉得挺满意的,也许他们终于有些学会理解母亲想要什么。
如果说以前母亲对于他们的爱,更多的是想要控制他们,那对于现在的母亲而言,明显又要简单很多,不过就是多一些陪伴罢了。
只可惜,母亲老了,他们也都步入中年了,才终于能这样双方各退一步,找到和谐的相处方式。
而许家,许多多算是整整的陪着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待了一个下午,一会儿被奶奶叫去练字,一会儿又被爷爷叫去练功比划。
练着练着,被喊来喊去的许多多还没说什么,两位老人家先互相掐起来了。
许奶奶,“明明这次是我先叫多多的,多多应该跟我先去书房练字”。
许爷爷,“什么叫你先,我早就很多多说好了的,刚刚就是你一直拉着她不放”。
许奶奶,“总之,你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你要想比划,去外面找别人或者让许嘉跟你比划。我们多多要先练字”。
一旁躺枪的许嘉,哭唧唧,他也好想要和女儿好好相处一会会儿呢?
抢不过爸妈就算了,还要被当枪使,这个儿子就是个工具人实锤了。
许爷爷,“许嘉,不要不要,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也就能打两个弱不禁风的小混混了……”,话中嫌弃的意味也是十足了。
其实关于许嘉打小混混这事儿也是有典故的,想当年,还是许市长的许嘉同志和娇妻阮情在外面逛街,意外碰到当街抢劫。
作为人民的公仆,许嘉二话不说扔下娇妻就冲了上去,好容易将两个联手的机车抢劫犯给拿下,转身之际谁成想竟然有一个是装晕,手里拿着把刀就差点捅上许嘉要害,还是后面被警察带过来的阮情及时发现抢过了刀子,却不慎被刀子划破了手。
这件事当天还上了C市本地的新闻,当时作为在C市的一把手,许嘉还一度被称为“C市最帅市长”。而且C市还被称为最让人有安全感的城市,毕竟连市长都敢当街抓抢劫犯了。
只是回到家,许老爷子却是对这个儿子百般嫌弃,认为儿子面对两个抢劫犯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好,反而还让老婆保护他,太过没用。
简直有惰他老子许建坤和他女儿许多多的威名,毕竟当时的许多多已经获得了全国武术锦标赛冠军,而作为父亲,居然打不过两个混混,这说出去像话吗?
自此,这位因为亲自下场救援被抢劫民众而成为声名远播的市长事件,就一度成为许爷爷用来嘲笑儿子的把柄,有事没事,就拿出来说说嘲讽儿子。
就这样,两个老人争夺孙女的战争,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中途许多多还被王婶叫去又吃了几份甜点和容易克化的小食。
阮情也见缝插针的配合杨云,两个人一起给许多多开始了换装游戏。奈何许多多过去一年多大部分都是在外执行任务,又晒黑了很多,所以粉粉嫩嫩的小裙子是不指望了。
好在之前也不算白,所以这次杨云准备给多多的都是她亲自设计的一些非常中性化的帅气风。
许多多穿着满意,两位妈妈也看着满意,瞬间杨云还利用她经常看人做造型的巧手,帮忙给许多多修剪了她的头发,齐肩的的短发铺在肩上,中和了许多多变得冷硬的气质,整体看起来又和谐不少。
许奶奶最后也不想着让孙女练字了,于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就开始就着多多开始折腾。
最终出来的成果,自然是非常不错,就连许爷爷和许嘉都开始做起了观众,甚而时不时还点评一句,“这个好看这个好看”。
“之前那身也不错”。
“我女儿穿什么都好看”。
修罗武帝
“我孙女穿身份都好看”。
……
两父子时不时还在等待的空隙交流,“之前那个阮云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敢说我们多多长得不好”。
“那必须是,那女人一直就有点不正常,走起路来还歪歪扭扭的,一副时刻要倒的样子,看着就身体不好的样子”。
大叔离婚请放手 跳海的鱼
……
傍晚的时候,专门负责许老爷子的医生和那位今天请假的营养师一起过来了,“多多,过来过来,让医生也给你检查看看”,其实这是许老爷子特意早上就叮嘱两个人的,毕竟孙女在外面一年多,经常执行各种任务,检查一下身体补补身体还是很有必要的。
“爷爷,我就不用了吧!白医生人家是负责你的医生,又不是给我看病的”,再说她自己身体也没有多大事,之前受的伤也已经治疗了,只需要每天换一下药就行,这个她自己就能做。
只是许老爷子却非常强硬,“医生哪有分给谁的,这一份出诊金我也已经付过了,你快点过来让白医生给看看”,本来白医生是上面专门派给许老爷子的医生,但是许老爷子这人性子直,不喜欢麻烦组织,每次他自己有个头疼脑热都不喜欢叫白医生来。
后来还是白医生定时隔几天就过来问诊,许老爷子觉得白医生确实医术、人品不错,也不再排斥甚而也对其变得越来越信任,家里人有时候有个什么病的,也都会叫白医生,只是坚持要他自己给白医生支付额外的费用。
所以白医生现在可以说是许家的半个家庭医生的存在了,而且是拿两份工资的,国家给一份儿,许老爷子给一份儿。
最终许多多还是拗不过许老爷子,坐在了白医生的面前。
白医生名叫白崇,确实也是医术高超,不到四十岁已经是C市第一军医院的主任医师,且比起西医他更专业的还是中医方面的研究颇深,毕竟许老爷子年纪不小,一般情况下身体也不会支持动手术,还是以中医调理为主。
超神学院之战神华莎
所以这会儿在许多多面前,同样的白医生只是温和的笑着道,“多多小姐,我来帮你把把脉”。
把完右手,又把左手,沉吟半天,白崇才在许家老老少少的期盼目光中说道,“总体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受寒,胃也有些损伤,气血有些不足……”。
许家人,这还叫没什么大问题,我看你说的哪个都是大问题。
纵兵夺鼎
随后白崇又对着稍微松了一口气的许多多道,“多多小姐是不是还有伤在身,我看您右侧肩膀上稍微有点不灵活,且筋脉有些阻塞”。
顿时许家所有人都是睁大了眼睛,阮情问女儿,“多多,你肩膀受伤了?”。
神奇的武侠戒指 天心火痕
还以为躲过去的许多多,“额!就是一点小伤”,家里人太爱我了怎么破。
“一点小伤是什么伤”
“就是中了一枪,不严重,打的时候打偏了”,其实本来是要冲着心脏要害的,只不过她躲开及时,不过有时候生活需要一点善意的谎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