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萬古第一武神》-第五百五十九章 地獄難讀書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俗话说得好,我佛慈悲,亦有金刚一怒。
更遑论,无论是烂陀寺僧众,亦或是大佛寺高僧,仅仅是修为境界上,可以被尊为罗汉,心境佛意却未必真如传说中的金刚罗汉一般。
“大胆魔头,竟敢以魔功祸乱我佛门子弟心智!”
面对自家弟子的‘倒戈相向’,众高僧怒不可遏,却又不敢直接出手,纷纷就地盘膝而坐,各自释放出自身佛意,与那诡异的道影逆轮争锋。
身为神藏罗汉,他们自然能看出,陆川毫不掩饰动用道影逆轮这等诡异的神异玄通,到底是作何打算。
分明是要如之前一般,大佛寺和烂陀寺僧众一样,进行一场佛意禅辩。
为了自家弟子的性命着想,更是为了争一口气。
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这高僧无论修为心境多高,只要没有成交佛陀位业,依旧斩了个人字,面对陆川这近乎挑衅般的战书,自然没有避战之理。
露水 紅顏
比不过你一个魔头的诡异狠辣,难道还能输在自家最擅长的佛意禅辩上不成?
于是乎,烂陀寺广场上,出现了这近乎千古奇闻的一幕。
数十尊神藏罗汉,释放自身佛意修为,于无形中,与陆川的神识,展开了一种更高深层次的交锋。
在他们看来,这一战不会输,再不济,大家一拥而上,直接震散这‘魔头’的神识,便是一了百了,再无任何问题。
却不料,饶是这数十尊神藏罗汉修为精深,可除了寥寥可数的数位后期神或巅峰神藏罗汉之外,其余僧众的佛意,仿佛一下子扑进了无边地狱之中。
那一浪高过一浪,仿若亿万冤魂汇聚而成的浪头,差点将他们打个跟头,再也难以翻身。
亏得还有其他同门的佛意,有如黑暗中的灯塔一般,作为锚点,牵引着他们的佛念,不至于直接坠落无边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阿弥陀佛,果然是佛敌现世,诸位佛友小心,这是佛敌八难之首的地狱难!”
即便如此,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赶忙收束心神,默念佛经,运转神妙佛功,抵挡那无处不在的冤魂厉啸。
显然,此时此刻的陆川,在高僧眼中,已然又从魔头,进阶成了真正的佛敌!
也难怪他们会认错,毕竟那无边无垠的冤魂地狱之象,实在太具欺骗性了。
而所谓佛意禅辩,在佛门之中,算是一种极为上乘的文斗。
只不过,有时候因为意见不同,无法说服对方,以至于心力交瘁,心神耗尽而亡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但若对手是陆川这般的‘魔头’,那自是另当别论,用什么样的刚烈手段,都在情理之中。
所以,如大雄宝殿中,之前大佛寺和烂陀寺高僧之间,那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禅辩,此时却是截然相反。
在那虚无之中,数十尊神藏罗汉的佛意,近乎是各显神通,将自身所学的佛门功法,通过自身佛意,毫无保留的施展开来。
管你是什么来头,亦或是修为多么高深,只要确定你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魔头,就足够了。
至于会否看错,难道这无边地狱,亿万冤魂,还不足以证明吗?
如果是正常情况而言,陆川哪怕是成就了巅峰神藏,面对这些心志坚定,佛法高深的得道高僧,怕是也只有退避三舍,亦或是全力以赴硬撼,这一个途径。
但在此间,可还有数以千计的佛门弟子,斗不过老的,难道还不能欺负小的?
于是乎,道影逆轮全力运转之下,此前心境修为又再做突破的陆川,以自身无匹的强横神识,直接在诸多佛门弟子心神之中,化作一尊真佛临凡。
数十尊神藏罗汉,佛意激荡之下,陆川确实无法维持人形,可用道影逆轮,扭曲这些佛门弟子心神意志,却算不得难事。
当然,大佛寺武僧,还是有些本事的,佛法修行未必多么精深,但九成九的佛门功法,都有磨砺心志的奇效。
亦或者,非心志超凡之辈,难以修炼成功。
但这并不妨碍,陆川的神异玄通发威,尤其是烂陀寺僧众,本就对气势汹汹而来的大佛寺高僧,颇为不满。
再加上,此前一番激斗,虽然没有出人命,却也打的火气渐生,心里无比憋了一口气。
最重要的是,烂陀寺僧众,常年处在与妖族战斗的第一线,或多或少,心中都积存了一丝妖煞,这就要了老命了。
此时,又有陆川的道影逆轮引导,不说天雷地火,至少也是一点就炸。
数以千计的烂陀寺僧众,短短片刻,先后便被‘策反’,毫无保留的释放自身佛意修为,加入了陆川一方。
也正因此,陆川才能在第一时间,抗住了数十尊神藏罗汉的佛意镇压。
否则,现在即便不死,也是心神受创。
更遑论,烂陀寺一众高僧,同样投鼠忌器,生怕损及自家弟子的根基,自身又有引煞入体的前科,竟是差点被这一下反扑,冲击的佛心不稳。
饶是最终坚持下来,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用以镇压体内越发暴躁的妖煞。
此消彼长,陆川渐渐稳住了阵脚,更是牵引烂陀寺僧众的佛意,与自身道影逆轮勾连,进而‘度化’大佛寺武僧。
这些武僧的修为确实很扎实,奈何数量太少,即便修为实力能镇压烂陀寺数以千计的僧众,却也无法抗衡在道影逆轮加持下的无边佛意。
很快,大佛寺高僧也渐渐感到不对劲,压力是越来越大。
甚至于,在他们动用佛意,打压下去的冤魂浪头之中,察觉到了自家弟子的气息波动。
可惜的是,双方谁也不知道。
在大佛寺高僧眼中,对面的妖魔鬼怪所化巨浪,是自家弟子佛意,而后者眼中,这些师门长辈的佛意,同样化作的张牙舞爪的佛敌!
这就是道影逆轮的可怕之处!
佛门功法,修到高深处,本就有着改变心志的特性。
诸如走极端的魔功,灭情绝性的邪法,佛门功法只是占了个正道名字,性质上没有那么霸道,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而已。
即便是讲究道法自然的道门功法,同样也有这方面的特质,只是又比佛门功法温和了许多。
虽是万变不离其宗,最终结果都是一样,可就是这一点点的差别,使得佛道魔三家,无数年来,不知为此付出了何等巨大的代价。
当然,若是魔道巨孽在此,陆川怕是在第一时间,就会选择跑路。
但对面是佛门高僧,那就不同了。
可以说,从一开始,烂陀寺和大佛寺的高僧,便踏进了陷阱。
不仅如此,更是再次以自身修持了多年的佛意禅机,来一点点打磨陆川自身心志。
在这一过程中,陆川可以去芜存菁,不说心境再次升华,最起码也会夯实刚刚突破的心境,打磨的更加圆润如一。
不仅如此,更是通过与烂陀寺高僧的佛意交锋,让陆川更直接的体悟到,对方心底最深处的执念。
那是对自家历代师长,于妖域中抛头颅洒热血,最后却不得善终的愤慨,更有一份庇护一方,普度众生的善念。
不得不说,烂陀寺僧众,本身立意是极好的,出发点没有任何错误。
可惜,世间之事,不如意十之仈九,往往事与愿违。
众僧高估了自身,更低估了妖煞的难缠,这毕竟是佛祖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并非是说,佛祖不愿传下自己的功法,而是太过玄妙,鲜少有人能够体悟,只能选择以简化的方式,传下自身道统,以此消减妖煞的影响。
陆川也看到了此点,并未因自己取得了一点成绩,便既沾沾自喜,亦或自以为可以比肩佛祖道尊。
他只是秉持本心,以人为本,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而这些理念,也通过道影逆轮,一点点灌输给了众僧,只是大佛寺高僧心志坚毅,佛法修为精深,对于这些杂念,向来是不屑一顾,视作旁门歪道,邪魔碎语。
所以,只要有所察觉,便是慧剑斩魔念!
如此一来,陆川自然懒得上赶着往上贴,当即收束心神,借大佛寺高僧佛意打磨锤炼自身的同时,一边在潜移默化之中,对烂陀寺僧众加以影响。
而对于一直以来,未曾解决的功法简化问题,不说迎刃而解,竟也是大半得到了解决。
可以说,到得此时,陆川此行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甚至收获甚巨。
“不知道这些大和尚,有没有人知道佛门五禅经!”
陆川也是动了心思,毕竟这五禅经乃是佛门至高传承,得一便可对于自身功法的完善,有着超乎想象的助益。
不说一举解决简化功法的所有问题,至少也能更进一步。
“嗯?”
蓦地,陆川正待进一步动作之际,心头狠狠一跳,仿若针扎一般的刺痛,瞬息传遍全身,隐约竟是寒意灌体,极为不适。
“不对……有强者在侧窥视!”
陆川瞳孔一缩,下意识抬头,看向东面天际。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不知何时,那里金光缭绕,佛光普照,一尊万丈佛影若大日腾空,俯瞰众生,拈花而笑,“未曾想,老衲在此,竟会得见一位佛友,吾道不孤,可喜可贺!”
“灵寂大修!”
陆川面色微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