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有這個資格嗎?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虚空灵魅一族,最负盛名的大长老费雪,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不仅仅是口吐鲜血,她那具望着便觉苍老,且异常瘦弱的身子,布满褶皱的肌肤中,也诡异地流淌出鲜血。
血液,为淡绿色,混杂着微小晶芒。
点点晶芒,皆透出空灵,虚幻,勾连外域星辰界壁的异能。
乾坤
她躺在灰白色,长条形的开天神石上,那块和虚空灵魅一同诞生的神石,看着很普通,却荡漾出无比的神辉涟漪,稳固着时空。
只是,那块源于费雪先祖的神石,此刻居然排斥着,从她体内流淌的鲜血!
“毁灭堡垒”中的陈青凰,虚空矗立的天藏,细心去观察,都能看到从费雪吐血倒地起,便有一层薄薄的灰白光幕,将从费雪体内流淌的鲜血和费雪本人,隔离在神石之外,似乎不想费雪本人和她的鲜血,再沾染到神石。
费雪的异状,渐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
这是因为,因她昏厥而造成的后果,让大家不得不留意她……
疯狂向外蔓延,极短时间内,就淹没覆盖大部分千鸟界天与地的暗域寒能,在费雪昏死的那一刻,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
绝寒黑暗,不再以势如破竹的速度,向八方扩散。
随着暗域寒能的外延,一路高歌猛进的暗域修罗军团,其凶暴跋扈的气势,因此而稍稍收敛。
如得到新指示,从暗域而来的修罗,暂停一往无前地冲击。
他们,都挨着暗域寒能已淹没之地,做出进可攻,退可守的准备。
“死亡巢穴”上方的半空中,境界通天的人间大修,如周游般的异人,心有所感地愣了愣。
周游敏锐地注意到,巢穴上方的空间异能,和幽寒气息,正在迅速减退。
“会长?”
始终和黎会长一道儿的他,愈发小心地,留意着巢穴的气息改变,疑惑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千鸟界还没有被暗域寒能覆盖的地界,仅剩四分之一。
变异魔怪和阴尸为主力军的袭击者,还在和各族的族人,雷殛宗的邪修,远道而来的大妖战斗。
如贝鲁,利奥,米娅般智慧通透者,因修罗对手的谨慎,得到了片刻喘息功夫。
他们一边梳理气血,趁机吞下丹丸,或特殊的药汁,一边看向黎会长。
黎会长神色如常,没惊喜,也没太多期待,淡然道:“战场上的每一个变化,都会关乎全局。现在的变化,看样子有利于我们。但,千万别掉以轻心,都尽可能恢复力量,准备迎接新的磨难。”
“毁灭堡垒”中的安梓晴,罗玥、温露,还有铜老钱、虞瑛等人,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虞渊。
他们,自然没有听到天藏发出的,只针对于虞渊的魂念心语。
可他们还是本能地觉得,费雪的昏死,此刻正在发生的诡变,是因为虞渊而起。
体型挺拔的虞渊,背对着他们,面朝着那片无比黑暗深处,望着脱离绝寒黑暗一截,悬空而停的开天神石。
虞渊的一双眼眸,于这一刻,释放出不能以语言形容的灿然辉芒。
那灿然辉芒,和开天神石荡漾开来的,竟如出一辙!
鼎魂虞依依轻提拖曳到地的长裙,从黝黑大鼎内飞了出来,然后在此刻的虞渊后面,缓缓地跪下,她右手斜放胸前,手掌搭在左肩,低垂着头,用一种留存记忆最深处的古老礼仪,向虞渊膜拜。
没有只言片语,她双肩只是不断颤抖。
她以她的行动,让安梓晴、罗玥等人疑云顿生,让青鸾女皇珠帘下的神秘眼瞳,也露出诸多不明的光泽。
谁都不知道,身为煞魔鼎之魂的她,为何在这一刻,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虞渊。
她现在对待虞渊的方式,和众人早先所见的,压根不是一回事。
她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在膜拜,去敬仰,另外一个人。
“就凭一口暗域寒井,即使是修罗王萨博尼斯,也没有能力,将暗域的寒能,在短时间内淹没千鸟界。”天藏嘿嘿一笑,化作俊逸男子,身穿蓝衣的他,端坐在巨大的“血灵祭坛”,“更何况,还要分心以暗域寒能,去影响千鸟界的界壁。”
“没有别的东西帮忙,即便有格雷克暗中相助,他也做不到。”
天藏抬头,指着众人皆能看见的白莹莹,如坚冰般的界壁,“早先,从蔺竹筠体内蔓延而出的暗域寒能,看似隐没消失。其实呢,已秘密地,流入到了界壁中,形成了更坚固的防御。”
“他们先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让弱小者,不能立即离开。”
“后来,你们看到‘死亡巢穴’被黑暗吞没,看到绝寒黑暗疯狂蔓延,看到了真正的暗域修罗降临。”
“那是因为斩龙台!”
“我不叫它开天神石,称呼它为斩龙台,那是因为它如果只是开天神石,而非斩龙台的话,它并不具备这样的力量,不足以让暗域和千鸟界连通!”
“一块神石,就好比一块神铁。神铁,没经过锻造,没千锤百炼的打磨将其化作神兵利刃,怎么可能锋利到割裂万物虚空?”
“开天神石,若不是经过那位的炼化,斩杀了一头头龙神,将龙族从此打落神台,也没有无穷伟力加持。连接暗域的通道能够敞开,是费雪借用了斩龙台内,十级的时空之龙,和十级的寒霜巨龙遗留的异能!”
“经过那位神力炼化,龙族洗涤的斩龙台,其价值远远超过了最初的开天神石!”
“虚空灵魅一族,没任何器物,可以和现在的斩龙台相提并论!费雪,也深知这一点,才会连老脸都不要了,宁愿得罪各族,也要和萨博尼斯,和格雷克合力,谋夺此斩龙台!”
天藏将埋藏至深的事实,阴暗的真相,赤裸裸地揭露了出来。
他一开始声音不高,但说到后面时,就越来越大了。
这也使得不止是“毁灭堡垒”附近,连千鸟界下方,那四分之一未被黑暗淹没处的各族强者,同样听到了。
听到天藏声音的所有存在,或昂着头看他,或沉默不语,做出认真聆听的姿态。
天藏洒然一笑,似乎很满意大家的关注,于是继续往下说。
“很可惜,她费雪以为斩龙台无主,以为她虚空灵魅的血脉,能动用这块先祖破茧之物。她想当然地认为,虞渊这个好运儿,是因为曾经的婢女,而侥幸获得的斩龙台。她觉得,虞渊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的认可。”
天藏充满了嘲弄的声音,和他讥诮的目光,一起针对昏迷中的费雪。
“想来,你现在应该认清了一个事实,你那虚空灵魅的血脉,能动用的仅仅只是一些,原属于开天神石的力量。后来镌刻,留印,封存的,属于那位的神奇伟力,你根本不能撼动丝毫。”
“时空之龙和寒霜巨龙,只因为早已死亡,只因那位约束龙尸的遗留之力,被虞渊带走,你才能以自己的血脉,借开天神石撬动一些。才能,再加上不死鸟的巢穴,达成将暗域和千鸟界连通的壮举。”
“可,也就这样了。”
天藏摇头,然后盖棺定论:“本就不属于你们的东西,就不要做太多奢望,不然会被惩治的。”
呼!
一位没穿任何甲胄,身形高大,脸色冷峻的白金修罗,从“死亡巢穴”所在的黑暗踏上半空。
他现身的那一霎,所有的暗域修罗,自然而然地看向他。
贝鲁,利奥,还有米娅、灿莉等异族强者,神色微变,暗吸一口气。
那位修罗皱着眉头,来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费雪前,张口无声轻喝。
他的喝声,似在费雪的体内,在费雪的魂魄中震荡,并暗含治愈的神异力量,让费雪从昏迷状态,迅速重聚意识,旋即在几声呻吟后,便睁开了眼。
九天仙魔录 梦玉殇缘
“尤潜。”
他站在黑暗之上,凝望着高坐“血灵祭坛”的鬼王,“你,本应该和我们携手作战,却甘愿臣服浩漭的死敌。身为最具天赋的天魔种子,你不感到羞愧吗?”
“羞愧?”
天藏从盘坐状态,慢吞吞站起。
本只是和人族一般无二的身子,随着他起身的动作,突然开始暴涨。
几个呼吸后,他变得和那座巍峨的“血灵祭坛”,一般的庞大高耸。
其躯为暗青色,道道最纯粹的阴气,河流般涌动在他体内。
恐绝之地独有的气息,如漩涡潮汐,从他体内震荡着,让少部分留下的外域天魔,发自灵魂地恐惧。
“我和浩漭众生战斗时,你辛顿还只是一个顽童,你有过踏足浩漭天地,被众多人间大修,和大妖满世界追杀的经历吗?我叱咤星河时,你在萨博尼斯的保护下,连真正的战斗都没经历过。”
“说我会不会羞愧?你辛顿,有这个资格吗?”
“你这一世,再努力,再挣扎,也就是现在的力量和血脉层次。这,就是你辛顿的极限。而你的极限,我当年在进入浩漭时,就已经达成。我如果没被幽禁在陨月禁地,我和格雷克一样,早已经是大魔神了。”
“凭你,有资格和我平起平坐,对我指手画脚?”
他的一番呵斥,让那位踏出黑暗的白金修罗,忽然沉默了下来。
没任何衣甲,却天然生着棱刺的修罗男子,正是修罗王萨博尼斯的大儿子辛顿,九级血脉的巅峰,擅长统御军队。
辛顿是帅才,可个人的战力,潜力,并非万中无一。
然而,在修罗这个嗜战的族群,个人战斗力最强者,才会被崇拜,被敬仰,才能得到认可,才有资格登顶为修罗王!
萨博尼斯早年就说过,他死于浩漭天地,被聂擎天所杀的小儿子,才是继承人。
那位,才拥有着问鼎十级巅峰血脉的潜力和资格,也会是他萨博尼斯之后,新生的至强者。
——而不是大儿子辛顿。
修罗王在族人潜力的见解方面,从未出错过,所以辛顿在那些族人眼中,血脉的终极就是现在,只能是九级巅峰。
不可能,更进一步。
此事,是辛顿心中的难言之痛,可他又从骨子里崇拜着父亲,知道父亲在这方面不会犯错。
在天藏将他内心伤疤,赤裸裸揭开之后,他因此而沉默了。
他心中不知掀起了多么大的惊涛骇浪,可他神色却没太多变化,而是看着幽幽醒来的费雪,沉声道:“发生了什么?”
费雪眼中的茫然,眨眼间消去,智慧光芒再现。
这位虚空灵魅一族的长老,下意识地,四处张望搜寻,最终身形微颤地,定格在了“毁灭堡垒”边角的虞渊。
她在虞渊的眼中,看到了,和脚下开天神石绽放出来的,一模一样的辉芒。
残存体内,微弱的时间异力,带来了一幕幕画面,并将刚刚天藏所说的那番话,也一并涌入她。
时间微微倒流,她在一霎那间,获知了一切。
“虞,虞渊……”
好半响后,她颤颤巍巍地,道出了这个名字。
“毁灭堡垒”上方,身形挺拔的虞渊,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注视,大家还看到了虞渊背后,以古老礼节膜拜的虞依依。
撼天大帝,同为天魔的青魇,还有秘密归来的黑浔,脸色有些怪异。
那礼节,让已经宣誓效忠的他们,感到异常的熟悉。
他们当时曾跪在青铜巨棺主人面前,也是被对方要求,以这样的礼仪去立誓。
轰!
斩龙台猛然一震,如一头癫狂的巨龙,要摆脱束缚。
费雪被脚下斩龙台的异动,震的凌空飞起,又在连连吐血,她的筋脉和脏腑,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伤创。
辛顿勃然变色,他那高大的身躯,炮弹般撞向斩龙台。
一股毁灭天地,令混沌虚无撕裂的力量,从九级巅峰的白金修罗体内爆发,压的那块暴躁的斩龙台,朝着下面的绝寒黑暗沉落。
所有人都能看到辛顿的紧张,凝重,如临大敌。
修罗王的这个大儿子,很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让这块神石离开,他们别说吞没千鸟界了,连回归的路都可能断裂。
一旦千鸟界和暗域的连接通道,因此而崩塌碎裂,那么就没有后续的修罗抵达。
他那,依然坐镇暗域,在默默看着局势发展的父亲,也不能瞬息抵达。
先来者,如果得不到后续的支援,将会成为孤军!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