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ptt-.第二百零九章 霍御乾到來推薦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两个人天都快黑了才一起回柳枝村,搭着邻家一大叔的牛车回来的。
在村头时,牛车停下来,林深先跳下来,然后去扶着傅酒下来。
傅酒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林深的胳膊,慢慢下来车。
两人谢过了大叔,一起往村里走,傅酒看着他抱着绷带的手,心里很过意不去说:“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林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开口道:“我在建筑工人的宿舍。”
“那离这里不远吧。”傅酒问道。
“不远。”林深回答道。
夜色越来越深,傅酒嘱咐着他。“那你快回去吧,注意你的手不要碰到水。”
林深没有回话,转身要走,没想到身形一顿。
“他是谁?”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在傅酒身后响起。
傅酒迈开腿刚要回家,听到这个声音她的表情一僵。
她咬着唇瓣迟迟的才转过来了身子,看到身后的男人。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TFBOYS之初恋的病 程叶曦
霍御乾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俩,傅酒回过了神,清冷道:“你怎么来了?”
“先回答本帅的问题。他是谁?”霍御乾冷着脸又重复了一遍。
“他是酒庄建设的工人。”傅酒无奈只能回答到。
她眼神示意林深自己先回去,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比较敏感,沉默不语的先走了。
霍御乾的双眸,危险的眯起来,看着林深远去的背影。
“还不回去!”霍御乾阴沉着脸,呵斥着傅酒。
歡喜 禪 法
傅酒脸上淡漠,没有说话,转身回了张志勇家。
后面,霍御乾开着车跟上,停在张志勇家门口,动作敏捷的下车拉住傅酒。
“见到我,就这副样子?”霍御乾不满的说道。
傅酒撇过眼神,开口淡淡道:“霍少帅,不,大帅,您又怎么突然恭临?”
“我老婆在这儿养胎,怎么?我不能来看看了?”霍御乾眸光落在她的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傅酒条件反射般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她背过身去,“您随意。”
总裁的首席小甜妻
她心里想着,怎么霍御乾突然间来这里呢?
难道是张志勇告诉了霍御乾她怀孕的事情?
那也不应该,若是他想告诉霍御乾,那早就告诉了,不必等到现在。
“你不用猜了,你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霍御乾见她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开口道。
傅酒一听更是惊讶,她原以为二人彼此给了彼此一段互不干扰的时光,原来自己一直在说他的监视之中!
傅酒感觉到了欺骗,她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还是你厉害。”
“不要和陌生男人接触,本帅最后一次警告。”霍御乾冷着脸说的。
霍御乾在张志勇家门口停驻了半个时刻,然后开车离去。
张志勇根本就不知道霍御乾来过,所以他切实的话语,让傅酒相信出卖她的人不是他。
霍御乾去了军区找到了刘泽宇,刘泽宇也没有收到任何霍御乾要来的报告。
一时之下有些紧张,赶紧命人收拾好书房,恭迎霍御乾的到来。
“大帅,你怎么亲自来?”刘泽宇起身敬了一个礼说。
霍御乾进门抿着嘴,气场有些冷,一甩披风坐在欧式厚垫软沙发上,脸色十分阴沉。
他不耐烦的用手拽的拽自己衣领的扣子,“本帅来是因为反正组.织领导人潜逃的事情。”
“是属下无能,在榕城至今未找到逃犯。”刘泽宇自责道。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霍御乾的嘴角扬起,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鸷。
“会不会他已经逃出了榕城?”刘泽宇谨慎的看了一眼想看的脸色反问道。
“不会的,他是一个聪明人,绝对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霍御乾淡淡地说着。
“派一队兵,在柳枝村守起来。”霍御乾紧接着说的。
闻言,刘子宇猛然抬头看向他。“是,大帅!”
第二天,傅酒出一看,村外头来了许多当兵的,仔细一看是刘军。
村里的老人有些担惊受怕的看着, 以为自己的村子马上就要遭殃了。
左道之剑
傅酒主动走过去安抚着老人,不一会儿,张志勇也出来,纳闷的问:“外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霍太太您清楚吗?”
“不清楚。”实则她心里清楚的很,霍御乾调来的兵就是守着林深的。
在她看来,林深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两者占的政.治立场不同。
再说了林深为了救自己和孩子。左手伤到已经不能正常使用了。
她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霍御乾胡作非为!
傅酒这几日格外留意着林深那边的情况,果不其然第三天,就瞧见了刘军正押着林深正往村外走。
“慢!”傅酒连忙走过去拦住了,士兵自从上次的事情也知道眼前这位太太是上级军官的夫人。
他们毕恭毕敬的说:“太太,我们在执行公事。”
“这是我的人,起是你们能说带走这么带走的!”傅酒一脸的凌然正气地说。
“我们只是奉命办事。”士兵解释道。
傅酒的嘴角一勾接着发问道:“那请问你们抓人是什么道理?”
“是我命人抓的。”霍御乾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在场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林深静静的看着霍御乾脸上的表情不卑不亢。
“不可以带走他。”傅酒走过去,淡淡的说道。
“他是反正组.织的领导人。”霍御乾面无表情的说。
“呵,霍大帅这次又是奉了大总统的命令吗?大总统这次给你什么好处?”傅酒眼里闪过一丝嘲意。
霍御乾压低了剑眉,抿了抿嘴,“自然是金钱和权利。”
傅酒咬了咬内唇,忍着眼里的泪,严肃道:“好,不过,人你绝对不能带走,我可以担保他不是反.政.组.织的领导人。”
萬古 大帝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力保他?”霍御乾眼底有了怒意,他可从未见过傅酒对哪个男人这么上过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