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討論-第一千零十三章 埋葬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我,我们只是普通人,如何能救?”那先前还愤怒指责宋青小的男人被宋长青的气势所慑,不免后退了半步:
“你们有能力,又是修道之人,难道不应该济世救人么?”
“狗屁!”
宋长青一听这话,大声怒喝:
“你跟我们什么关系,付了几两银子,为何就应该要救你的?”
他拳头握得‘咯咯’作响,那张看似憨厚的脸此时因为怒火而涨得通红:
“更何况我师妹上船以来,救过你们多少回了,你们可有感激过?”
男人一见他凶相毕露,不由心中发怵,再次退后:
“你这话说得不讲道理了……”
“他哪里不讲道理?”
一直以来,表现得对这些人极为包容的老道士见他指责自己的两个徒弟,终于生气了:
“说的有什么不对?”
他阴沉着脸,如护犊的牛,与宋长青一左一右将宋青小挡在了身后。
老道士不生气则矣,一沉着脸那气势比宋长青还要吓人。
男人有些尴尬,却勉强道:
“您当时非要哄我们进沈庄,不肯回头,还曾说会护我们周全……”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周围人一眼:
“既然有言在先,那后面保护我们不是应该的吗?现在为何又要拿这件事情来说话?”
其他人默不作声,但有几人却目光闪烁,显然是赞同他的话。
“呸!”
宋长青重重的‘呸’了一声:“真不要脸。”
他指着男人道:
“当时的情况下,你们不上船还能去哪?船受鬼控制,能往回走吗?”
他越说越气,声音都比之前更大:
“我师傅是个好人,才会承诺尽量保你们性命,但沈庄的情况比我们预想的差,那能怪我们吗?”
宋长青看着这男人,往前迈了一步:
“我师傅甚至都受了伤,而你们呢?如果不是我师傅、小师妹,你们现在还有机会在这里吵吵嚷嚷吗?”
一干人为他气势所慑,不好再说话。
那最初讲话的男人听到这里,面红耳赤,看着捂着胸口的老道士,嘴唇动了动,也说不出话。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出面打圆场了:
“我们也只是因为害怕……”
“害怕就能胡说吗?进了这里,谁不害怕?”
宋长青气愤的道,那打圆场的人也不敢吭声了。
宋青小站在两人的身后,听着老道士与宋长青为了她与人极力辩驳,心中说不清是个什么感受。
她已经习惯了单打独斗,对于旁人的误解、害怕原本应该是并不在意的,甚至早就习惯去接受。
可此时受人维护的时候,这种陌生的情感将她心底原本缺失之处像是一下就填满了。
我的世界之第七梦境 双子动漫
“我们走。”
只属于我的那个人
宋长青将这一群人说得哑口无言了,这才转过了身:
“至于你们,要跟就跟,不愿意跟就自己想办法。”
他说完,拉了宋青小一把:
“小师妹,别理他们。”
宋青小被他拉着往前走了两步,那眼中逐渐多了几分温度,点了点头。
还没说话,坐在地上伤心欲绝的吴婶也不知从哪里生出力气,一下站了起身:
“我跟你们走!”
她的眼睛通红,因为女儿的死亡,她内疚而自责,瞬间像是老了许多:
“我女儿死于这些鬼怪之手,我就是不要这条命了,也要找到这女鬼来路……”
其他人也忙不迭的点头,表示要跟着宋青小一路。
那最初说话的男人低垂着头,虽不开口,却缩于人群之中。
这里魃尸遍地,到了这个地步,众人自然不可能与道士们分开的。
老道士将众人的神色看于眼中,又看了看宋青小,最终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一小段插曲过去,宋青小伸手将那黑门推开了。
‘吱嘎’的声响里,里面一股阴气灌了出来,她放出神识:
“这里的尸气并不算很浓。”
大家松了口气,鱼贯而入。
最后几个进来的人合力将大门推上,‘砰’的一声关上了。
大门两侧摆放了几根木棒、石盆等物,众人纷纷取了东西将门顶住。
“我在门上以冰封印了一丝剑气、焰息。”
这些手段对于魃尸来说,有一定的阻挠作用,但恐怕时间并不会很久。
“所以我们要趁着魃尸进来的时间,找到典藏秘阁。”
众人听她这样一说,都点了点头。
为了稳妥起见,老道士也掏出了两张符纸,分别封印于房门左右。
“先寻左侧!”
吴婶提过,沈庄的户籍管理处在左侧。
宋青小将手一扬,只见上方的七颗北斗星便随即化为七枚铜钱,‘嗖嗖’合拢,化为一柄铜钱剑落于她的掌心之中。
铜钱剑一收之后,外面残余的魃尸顿时开始往黑门的方向冲。
大家不敢耽搁,跟在宋青小的身后往左侧的户籍管理处直冲而去。
沈庄的城主府虽大,但布局并不算很复杂。
宋青小没走多久,很快便找到了户籍管理处。
清理了两头从长廊转角扑出来的魃尸后,宋青小一脚将半掩的房门踹开了。
屋门‘轰隆’倒地,大量灰尘飞扬起而,一股霉腐的味道从房屋之内喷洒而出。
紫焰的灯光将屋内照亮,屋内的格局映入众人眼中。
正堂极大,约摸百来平方米以上了。
屋高四米以上,几条像是被人撕去半截的布帛受阴气的影响,变得脆腐,从高高的屋梁之上垂落。
左右两侧各有侧门,中间摆放着处理公务用的桌椅,四周都摆放着文书简籍等物。
沈庄事发之后,这里的人像是无心工作了,一些资料书本落得满地都是,仔细看地面还有一些已经干涸的血污。
那些摆放文书的架子之上,按照不同的年代、方向,将每一个出生于沈庄的人口资料都记录其中。
宋青小一眼扫过,神识搜索了一番后:
“没有危险。”
大家紧绷的心弦微微一松,老道士说道:
“我们分头行动。”
他与宋长青各自领了数人,从正房的左右拱门钻入。
余下几人留在正堂,往书柜的方向走。
神庭武神
‘沙沙’的翻书声里,内庭的大门处传来魃尸的怒吼,以及‘呯呯’的撞击墙门的声响。
这些声音逼近,令得众人胆颤心惊的,找书的时候身体都在抖,越发感应到时间的紧迫。
“国民48年……”
“31年……”
众人走了一圈,都在不停的报数。
宋青小走到桌子一侧,踢了踢地面堆积的文书,书籍翻了开来,上面记载着沈庄人物出生的记录。
“这里没有。”
有人搬了木梯爬上书柜的顶端,将上面贴着的年代的标签上的灰尘拂去之后,看了一眼,又随手抽了几本记录的文书看,不住的摇头:
“这是国民112年,也就是两年前的记录。”
四处翻找的众人也纷纷摇头,都说没有。
房舍两侧的老道士、宋长青等人听到动静,紧跟着也回复:
“最早找到了国民17年的记录……”
沈庄被屠了不到十年,后金朝政破灭,而后经历了短暂的混乱时期,大军阀成立国民政府。
而国民政府15年时,沈庄才有第一批人胆敢入驻。
这批最先进来的人收拾并安葬了沈庄当年被杀的尸首,直到一年多时间,才将沈庄收拾出。
到了国民17年时,沈庄才勉强算是修复,因为桑蚕业的繁荣,陆续有了人入驻。
也是那一年,众人推举城主、管事等人,有了第一年的户籍记录。
‘哐……哐……’
魃尸的撞击声与咆哮声里,声音像是越来越近了。
被封印在门内的剑气只能短暂的镇住尸群片刻,但听着尸群动静,这冰层未必能挡得住它们多久。
冰层‘哐铛’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老道士与宋长青从房间的两侧出来,脸色异常凝重,摇了摇头:
“没有。”
这里最早的记录是沈庄再建之初,至今数十年的时间,文档资料保存得十分完好,可是却离三百年前的记载有漫长的时间长河。
“去其他地方。”
宋青小的心中虽说有些失望,但却并不气馁,又率先往外走。
大家提心吊胆的听着门外的响动,小跑着一路跟在宋青小的身后,左侧的房舍全搜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典藏秘阁。
众人又跑向右侧,挨个搜索。
右侧有沈庄一些税收记录,大家一路搜寻至最里间,希望一点一点在落空。
最里间的布局与户籍所相似,摆了不少文书。
大家进了屋里,老道士随手拣了地上一本书翻了半晌,说道:
“这是一些案件记录。”
其他人也抓了一些架子上的书卷下来,随手打开看了看,上面记着沈庄发生过的一些卷宗、案档,也都点头:
“全是记录的案子。”
将近百年的时间,这些案件宗卷堆了满屋。
大家的心瞬间沉至谷底,外头的撞击声更响了,冰层一破,剑气泄露,从声音听来,威力都比最初的时候小了许多。
“会不会,会不会根本没有所谓的典藏秘阁?”
众人将内院跑遍了,每间公房都搜查过,却压根儿没有找到过超过百年前的案卷。
有人看了吴婶一眼,试探着道:
“沈老爷死去多年,是不是记错了?”
“我不知道……”
猫行天 五姑娘的眼
一路伤心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吴婶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不停的摇头。
众人陷入绝望,老道士也是束手无策。
正在此时,宋青小的神识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下抬起了头。
只见房梁之上,那垂落的一截断帛之中,数根垂落下来的丝帛无风自动。
晃了数下之后,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一般,‘嗖’的一下拉长,往站立在下方的一个人脖子处缠了过去。
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其一下挂吊而起。
那人压根儿没料到危机降临,甚至连惊恐都来不及,双腿便已经荡在了半空。
宋青小指尖对着紫焰一弹,一点焰息迅速被弹往那黑线处,‘嗤’的一声将其灼断。
“啊……”
一道阴魂尖厉的惨叫传来,火光之中一个身穿宽袖长裙的盘发女子鬼影闪现,但随即被火焰吞没。
鬼魂化为黑气散开,丝线断裂开来,被挂在半空的男人‘砰’的一声摔落下地,这会儿才开始疯狂咳嗽。
“有,有鬼……”
梁上的其他的黑线不住摆动,阴风阵阵,却又像是忌讳紫焰的存在,不敢再轻易靠近了。
那摔落地面的人大口喘息,被众人合力架住,拖到了宋青小身侧。
大家开始以为此地不可能有鬼,再加上魃尸撞门,压根儿就没防着这屋舍之内有鬼出没。
“我们都找过了,这里没有百年前的资料。”
‘呜呜……’
若隐似无的阴魂声响了起来,那些静止的布帛开始无风自动,越探越长,化为丝缎,飞扬在屋内,发出‘呼呼’的声响。
众人挤成一团,苦口婆心的想劝宋青小先离开这里再说。
“沈庄建立不过七八十年,资料文字记录最早也就是这个时候。”
“宋姑娘,算了吧,我们找不到的。”
“我感觉周围好像越来越冷了……”
‘砰砰!’
‘砰砰砰!’
撞击声里夹杂着若隐似无的怨魂哭嚎,不多时,一道轻细的女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宋青小……宋青小……”
那声音似是淬了毒,带着阴森与世间的罪恶,听进人的耳中,便令人心中泛出一层绝望了。
“九幽……九幽鬼王!”
大家一听这喊话,都认出了这是在沈家大院中出现过的鬼王声音,一下就慌了:
“她是不是已经来了?”
这鬼王的厉害,就连宋青小都无可奈何。
若她出现在此处,众人恐怕都要遭殃的。
宋青小手举着青灯,浑身紧绷。
那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像是虚无飘渺,难以捕捉。
“你逃不掉的……”
“我要你死在沈庄之中……万劫不复……”
“死……死……死……”
“咯咯咯……”
九幽鬼王一出现,撞击门板的声音比先前更激裂了。
冰层‘哐哐’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魃尸咆哮声里,伴随着‘轰隆’巨响,门板碎裂,大量尸体冲入内府。
“宋姑娘,我们走吧……”
“门破了……”
大家听到门破,紧绷的那根心弦‘啪嗒’断裂,纷纷劝喊着宋青小先离开此处。
就连老道士与宋长青也转过了头来,望着宋青小看,虽说没有讲话,但眼中却都透出焦急之色。
宋青小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典藏秘阁是一定存在的。”
神狱的法则注定了沈老爷的提醒不可能有错,否则面对一无所知的九幽鬼王,她是半点儿胜算都没有的。
可是这典藏秘阁在哪里呢?
九幽鬼王的声音此时远远传来,可宋青小却并没有感应到她的气息存在,证明这鬼王此时并不在城主府中。
这又是为什么?
沈庄如今已经沦为她的领地,哪怕是本地受限,可分魂应该通行无阻。
这里既有怨鬼出现,若以她的神通,想要出现在此地,大可借怨魂的力量闪现此处。
她为什么不来,而仅以话语威胁呢?
“沈庄当年的那些陈年旧历,到底放在了何方?”
这个问题,恐怕除了最初进入沈庄的那批人外,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了。
但七八十年的时间过去,这批人早就已经作古,魂魄不知留在了何处,一时半会儿又哪里能找得出来呢?
“宋姑娘,走吧,这里找不到那秘藏典阁了……”
大家听到外头越来越近的魃尸的脚步声,急得额头的汗如瀑布般往下落。
“为什么找不到?”
宋青小问了一声,放出神识四处搜索。
那船上侥幸逃生的沈太太的老仆就突然道:
“就算是当年有保存这样的地方,可随着第一批进入沈庄的那些先辈们进入此地之后,应该都跟着那些被屠的尸体一样,被埋葬了,不可能再存在的!”
斗宫 袁艾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宋青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下亮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