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七章 腓力:失去笑容.jpg熱推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第几层的情报……”
安南挑了挑眉头,有些认真了起来:“是怎么说?”
“因为我尚且不知道,陛下您对我的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腓力笑眯眯的说道:“我可不想在闲聊的时候,不小心把您还不知道的事一并漏了出去。我吃不吃亏另说,关键是您会不会信……要是我泄露了关键情报,结果您还没相信。
“这样您不乐我也不乐,就不太好吧?”
“……我还要对你有什么程度的了解?”
想要交换情报?
倒也可以。
安南嘴角上扬:“我知道你在诺亚建国前,曾经是个精灵——这个程度可以了吧?”
“……嘶。”
腓力王子有些夸张的倒吸一口凉气。
他拿起佣人刚端上来的一盘烤肉。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毫不客气的用手抓起一大块多汁的肉,塞在嘴中用力的咀嚼着。
与此同时,他点了点头奉承道:“啊,那当然可以了……不过,该说不愧是您。我竟然没有感到多意外。
“倒不如说,这种程度的话,您应该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我作为精灵时的所见所闻,可比‘听人说的话’要可信多了。”
听到这话,维克多挑了挑眉头。
但他什么都没说。
“从头开始说吧……恺先生的真名,叫做喀戎。”
……喀戎?
安南心中一动。
他记得这个名字——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
喀戎的另一个译名是“凯隆”。
古希腊传说中的半人马贤者,据说是海格力斯、阿喀琉斯、伊阿宋、俄尔普斯、埃涅阿斯等英雄的老师……俗称马老师。
搁手游里大概是四星的程度……
“他是马人吗?”
安南随口发问道。
对安南来说,这只是简单的联想……可听到这话,腓力反倒是愣了一下。
他钦服的点了点头:“不愧是陛下,对这种冷门的人物也有了解。
“看来我这次是得拿出来点有分量的秘密,才能满足您的胃口了……”
“比如?”
“比如说,喀戎大师昔日是被皇帝亲手封印起来的。这并非是因为喀戎大师是什么不可饶恕的恶徒……但喀戎大师的确背负着不可饶恕的罪。”
腓力王子脸上的笑意变淡了许多:“您应该知道咒能吧?”
“当然,”安南微微皱眉,“难不成你想说,咒能技术也是喀戎大师发明的不成?”
虽然他不知道喀戎到底有什么功绩。
但这个时候多说一个“也”,无论是对是错都能毫不露怯。
“那倒不至于。”
腓力很快答道:“但在咒能技术被封存销毁之后……喀戎大师却凭借着记忆,将已经被销毁的咒能技术重新记录了下来。
“我非常敬重喀戎大师——他的功绩,足够让所有的精灵与马人都为之钦佩。但我依然认为……至少从结果论上来判断,我个人认为,至少喀戎大师的这项行为是莽撞的、错误的,并且给整个世界都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谈论到喀戎的时候,腓力的用词非常谨慎。
“——因为在那之后,记录着咒能技术的书籍就失窃了。
“喀戎大师将这件事与皇帝陛下坦白,并表明自己想要使用【第六相往事书】来抓捕犯人——我想您应该也知道,能够抵达未来的【第六相往事书】,原本就是应该由拥有‘第一史视觉’的马人来使用的。
“但是皇帝陛下拒绝了喀戎,并将其进行了审判——以罪人的名义,用【烟雾镜】将喀戎大师封印了起来。这是‘唯有王者才能进行决断’的缓刑,意图是让后人根据造成的后续破坏,来判断究竟是监禁、死刑亦或是释放。
“但这个封印,之前被我的父亲所解开……但他很谨慎,只释放了一半喀戎。
“而‘恺先生’就是他的化身。”
“为什么要专门跟我说这个?”
安南反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的确是相当具有分量的秘密——恐怕在精灵中知道这件事的也不会有太多。
但他反而有些疑惑……
这是想利用安南来帮忙对付恺先生吗?
腓力也应该知道,这种程度的言语,根本不可能动摇安南吧?
“我想陛下您应该也知道……我曾信奉腐夫,也信奉持杯女吧。”
腓力咀嚼着食物,缓缓说道:“但您或许不知道,与此同时我也信奉着银爵士,而我还信奉着悲剧作家。”
不,我的确知道你信奉悲剧作家。
安南心想。
因为他在噩梦中,曾经见到腓力手下的人使用悲剧作家的仪式——那个“命运的伟大猎杀”,就是悲剧作家领域的仪式。
不过他还信奉银爵士……这个安南倒是不清楚。
毕竟关于腓力的情报,可就是银爵士告诉安南的。
“想必我的秘密,都是银爵士告诉您的吧。”
腓力毫不畏惧的答道:“可能还有【第四史论】的情报……不,应该是一定有。
“毕竟您是天车——从克劳斯那个蠢货争夺【天车之书】失败后,我就已经放弃了与您为敌的想法。毕竟命运乃天车之辙。”
捲煙 吉他 譜
他正色道:“我想您也应该判断出来了……我是一位泛信徒。我与多位神明达成过交易,银爵士将我的情报告诉您,也是我与银爵士交易的一环——我出售了我的‘背叛权’。
“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在合同与契约上背叛我。而我自愿放弃请银爵士追责的权利。所以诺亚他才能够在银爵士的注视下,光明正大的抹除关于我的一切记录……
“而我也与悲剧作家达成过交易,来换取知识和情报……我终将死于一场盛大的悲剧之中,这是我已被确定的命运。
“我无意继续重生下去,我承诺我的生命将于这一世结束。也请您相信我的智慧——至少在这个即将混乱起来的时候,让我来继承王位、会比卡芙妮更好。她还很年轻,才只有十几岁,即使是到十年之后也才只有二十出头……这个时候由她继位,一定会带来混乱。
“我也承诺、我不会留下任何后代。并在我死后,将王位传给卡芙妮。如果陛下您想要摘下我的人头,这个机会我也可以给您……只要给我十年的时间就好。”
腓力咀嚼着肉,脸上露出一个很有诚意的、近乎谦卑的恭敬笑容:“我无意与您对抗,也不奢求您的支持。但只要您不是我的敌人……很多细节我们都可以谈。”
“——但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你会告诉我关于喀戎的情报。”
安南的手指轻敲扶手,微微眯起眼睛轻声说道:“比起你的秘密来说,我更想知道这件事——不要转移话题。”
可他越是这么说,安南越是觉得重点在前半截——后面的这些情报,反而像是为了遮掩秘密、分散安南的注意力而掏出来的诱饵。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一定有问题。
前面莫名其妙说了一大堆,但就是不暴露“他到底想做什么”。
而后面突然自爆,说出了一堆秘密。
这就像是为了让安南默认“前面也都是正确的”一样。
听到这话,腓力突然顿了一下。
而在这时,一直沉默着在旁边听的维克多却突然开口:
“——因为他开始的时候就撒谎了,陛下。
“虽然大概是担心您会去事后调查,所以只有一句。甚至与真相相比,只是调换了顺序……却让事情听起来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在腓力的注视下,维克多开口道:“喀戎大师昔年的确曾被烟雾镜封印在了一段故事中,也的确被皇帝判为罪人,喀戎大师也的确向皇帝申请了伟大级咒物的使用权限。
“但那是在喀戎大师追回犯人后,自愿进入的封印,而非是由皇帝来亲自执行。
“因为喀戎大师从未来回来之后,就赶上了帝都的陆沉。他使用了烟雾镜的力量进行自我封印,反而从中活了下来。”
维克多注视着面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的腓力,面不改色的平静答道:“至于他为什么提起这事……
“我想,他应该是想要让陛下您替他取回‘封印着喀戎’的那段故事的物质载体。或者想让您替他去问喀戎大师一些事情……因为喀戎大师一眼就能认出他人的灵魂本质。
“而喀戎大师可能是这个世界唯一知道‘为什么昔日雅瑟兰帝国的帝都会突然陆沉’的人了。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
维克多望向腓力,嘴角微微上扬:“有另一个传言是,‘喀戎大师的真理之书还没有全部耗尽’……你或许是想要那个,对吧。
“认识喀戎大师、能够知道这种程度的情报、名字叫腓力……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
维克多有些怀念的说道:“你是‘雄辩者’腓力·弗拉梅尔吧。你居然成为了超凡者,还活到了这一纪……
你是君臣,我是佐使
“可你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
他眉头紧皱,发自内心的叹息着。
听着维克多的话,腓力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他的右手紧紧握着那块肉、宛如石雕一般一动不动。
他像是想要说什么,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但最后还是一言不发。
——安南从未见过腓力王子露出过如此灰败的脸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