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衆神世界 永恆之火-第886章 雙隕閲讀

衆神世界
小說推薦衆神世界众神世界
苏业自天空落下,望向卫城山。
雅典娜的巨神像一如往常。
转头望向码头,宙斯巨神像,依旧与往常毫无二致。
一声长叹在苏业身边响起。
苏业的下属正要动手,被苏业一个眼神喝止。
“圣甲虫护符起效了吗?”一个老人出现在苏业面前。
一头卷发,胡须浓密,双目澄清如晴空。
“修昔底德老师。”苏业道。
“那是柏拉图借海格力斯之手送你的。”修昔底德道。
苏业愣了一下,点点头,道:“我早应该想到,阿克德斯没必要借他人之手送我埃及的宝物。”
“我原本以为,你离开旧神星后,会跟帕洛丝一同离开。”修昔底德道。
“我要做我应该做的事。”
修昔底德眼帘微垂,一挥手,一个巨大的位面传送门展开,道:“你回魔狱城吧,那里更需要你。”
“有些事,没做完。”苏业望向柏拉图学院。
“柏拉图说,现在不是攀登奥林波斯山的时机。你甚至连法师塔都未建造好。”
“法师塔如果建造完毕,现在,一定漂浮在雅典城的上空。”苏业流露出遗憾之色。
“回去吧,孩子,现在的希腊,已经不需要你了。魔法界,依旧需要你。”修昔底德道。
“我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回到魔狱城,你会知道的。”修昔底德道。
苏业静静地望着修昔底德,看着这个充满智慧的老人。
“我还有应该做的事没做完,不能离开。”
修昔底德眉头微皱。
清脆的瓷器碎裂声响起。
两人转头望向声音的源头。
困住柏拉图学院的护罩开裂,金色的符文锁链徐徐抽走,隐没于虚空。
柏拉图学院内的景象瞬间一变。
法师塔倒塌,月牙白染成漆黑,只留下不足五层楼高的残破基座。
柏拉图学院的大地下陷几十米,冒着浓密的黑烟,如同细雾环绕残破的法师塔。
亚里士多德黑袍鼓荡,金发如焰,站立在残破的法师塔上。
他的双目,宛如破碎的镜子,裂痕密布如蛛网。
淡红色的泪水徐徐流淌。
他的右手,握住十龙剑杖。
鲜血顺着十龙剑杖的剑刃,徐徐滴落。
他的右手,抓着一个苍老的头颅。
头颅双目紧闭,面容慈祥。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
亚里士多德说着,抬头望向遥远的奥林波斯山。
那里,仿佛是真理所在。
神怒之云中,漫天巨大面孔笑逐颜开。
苏业呆呆地望着亚里士多德,呆呆地望着他手中的头颅。
苏业记得,自己曾经每天打开魔法书,外放一个人的魔法影像,守在门口。
哪怕只是魔法影像,自己也很心安。
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苏业怒吼。
奥林波斯山顶,雷云神殿。
乌云密布,雷霆闪烁,承载着一座金黄与光明的巨大神宫。
神宫金碧辉煌,宏伟宽敞,洁白的光芒自穹顶倾泻而下,耀眼刺目。
巨大的立柱一根接着一根伫立于两侧,一望无际。
白色小天使们密布于一根根立柱边,扇动着可爱的翅膀,吹着精致的乐器,让空旷的宙斯神宫回荡着悠扬的乐曲。
彩色壁画排满两侧的墙壁,一幅幅相连,鲜活明艳,从众神的诞生开始,一直画到神王宙斯登基。
缀满宝石的阶梯高台,耸立在大厅的尽头,
高台之上,王座宛如龙床,宽阔巨大,金光荡漾。
一个女子全身金光闪烁,站立在王座之前。
金色的纱衣贴在女子的身上,长长的下摆垂在地面,宛如河风与流水,轻摆如流。
大V字领直到小腹,小麦色泽的滑腻肌肤闪烁着光芒。
金色的长发仿佛洒满细密的沙金,沙沙流淌。
明黄色的神日光轮在她的脑后徐徐旋转,光耀神宫,普照世间。
她太过于耀眼,以至于阿克德斯甚至看不清她的容貌。
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威严又绝美的面部轮廓。
阿克德斯周身的神力宛如火焰自下而上逆流。
三米的身高让他像是黄金浇筑的小巨人。
“拜见神后陛下。”
阿克德斯半跪在地,左手搭在左膝上,右手按住地面,深深垂首。
“你提前封神,违背了神谕。”冷漠又浩荡的声音传出,宛如海浪一般冲击着大殿。
阿克德斯甚至无法承受这声音的力量,身体被无形的力量推得向后滑动。
“我此次前来,恳求神后一件事。”阿克德斯依然深深垂首。
“说。”
至高使命 梦入洪荒
“请您放过苏业,这一次,就这一次。”阿克德斯抬起头,目光诚恳。
“为什么?”
阿克德斯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惨然笑道:“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后一个朋友。”
赫拉身后的神日光轮骤然一亮,浩荡的神威宛如实质的长风吹动,漫天小天使惨叫着化为灰烬。
大门之外,神卫轰然下跪。
承载神宫的云海雷霆骤然炸响。
阿克德斯的身体再次向后滑动,嘴角溢出璀璨的神血。
“你拿什么赔偿我的天使王军团!”赫拉的声音清冷如冰。
阿克德斯咬了咬牙,左腿也跪下。
双膝着地,额头着地。
“自此之后,我愿自称,赫拉克勒斯。”
赫拉克勒斯的母亲名为阿克墨涅。
阿克德斯,意为阿克墨涅之子。
海格力斯,是赫拉克勒斯的罗马译名。
赫拉克勒斯,是众神为他起的名字,意为荣耀归于赫拉。
世人皆知赫拉克勒斯与海格力斯,但极少有人知道阿克德斯。
“真是个好孩子。”赫拉的轻叹一声。
赫拉克勒斯长长松了一口气。
“我依旧要杀他。”赫拉的声音再度响起。
阿克德斯猛地抬头,望着金光万重的赫拉,双目之中,奇异的光芒震荡。
“母亲的死,我未求您;老师的死,我未求您;妻子与儿女的死,我未求您;朋友的死,我亦未求您。今天,我只求一事,只救一人,您依然如此吗?”
“你是在拿第二次泰坦之战威胁我吗?”
阿克德斯盯着赫拉。
“你以为,没有你,我们就无法解决泰坦一族吗?”赫拉厉声质问。
狂暴的大风轰然压下。
阿克德斯挺着脖子,盯着赫拉。
他在风中一动未动。
“退下吧。”淡漠的声音在殿堂中回荡。
阿克德斯双膝跪地,胸膛挺直,一动未动。
赫拉平伸右臂,细腻如牛奶般白皙的玉臂展开,手中浮现一把黄金权杖,权杖的杖头,闪耀的白孔雀徐徐开屏。
她伸出纤细手指,摘下一支孔雀翎。
双目之中,星空旋转,刹那间,浮现希腊世界。
她眼中的世界急速放大,显现出战神山下的苏业与修昔底德。
她缓缓抬起手臂,抬到一半,神宫之中,一道神光冲天而起,比神宫屋顶的光芒更耀眼,比赫拉身后的神日光轮更闪亮。
轰……
阿克德斯身形节节升高,神力由原本的喷射状光芒,化作金色日珥,不断喷发又收回,周身宛若金色的光纱飘动。
他的双眼,彻底化为纯白之光,他的皮肤,凝聚成泰坦之甲。
他的心脏,宛如巨鼓,逐渐加快,敲响天与地,震动光与气。
轰!
阿克德斯周身的皮肤突然裂开,伤口处,一丝丝液态雷光徐徐流淌,滋滋作响。
泰坦之体,雷霆之血。
轰!
阿克德斯腰身微弯,脚下神宫地板开裂。
他的双眼,由白转红。
红色的双眼仿佛火焰,淌出眼眶,翻腾滚动。
金与血交织的神力光柱保卫他的身体,向上升腾,呼啸轰鸣,宛若逆流的瀑布。
“连最后一个朋友都无法保护,我为什么要为你们抵挡泰坦!”
“今日,我阿克德斯,为母、为妻、为子、为师、为友,为我!荡尽心中不平,扫空一生之恨!”
轰!
阿克德斯瞬间化为金色与血色交织的人形火焰,一步踏出,击破空间,挥拳。
白色气劲包裹的拳头,巨兽环绕,生灵哭号。
他的身后,浮现一面虚影壁画,山河崩毁,万骨腐朽。
轰!
阿克德斯一拳轰出,透明的金光之墙挡在两人之间。
波纹在金光之墙上荡漾,起伏。
赫拉平静地站立,一动不动。
阿克德斯大吼一声,双拳连续出击,狂风卷起,漫天燃烧巨拳击在金色光墙之上。
密密麻麻的波纹荡漾,扩散。
神力宛如火焰,熊熊燃烧。
不知挥出多少拳,阿克德斯突然身体一晃,继续挥拳,继续挥拳。
他的攻击能击沉大陆,却只在金光之墙上击出一个个不断扩散的涟漪。
干坤帝尊
神力之火熄灭,裂痕遍布全身。
阿克德斯停手,站立着,低着头。
心脏停止跳动。
金色光墙之上,裂痕密布。
赫拉出神地望着阿克德斯,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颅。
阿克德斯从头开始,化作金色光沙,徐徐流淌,随风飘散。
只有金色的光芒心脏,飘在半空。
“如果是我的孩子该多好啊。”
赫拉缓缓说完,突然抬头,望向雅典城,正要投出手中的白孔雀翎,突然愣了一下,低下头,望向脚边。
一处巴掌大的裙摆,碎成粉末。
赫拉呆了许久,始终无法想通,那角裙子是怎么碎的。
“真是个好孩子……”
赫拉再次抬头,目光落在空荡荡的战神山下,微微皱眉,旋即舒展。
“那就再熟一些。”
她说完,目光流转,望向淡金色的透明心脏。
喉咙轻滚,嘴角湿润。
她伸出手,缓缓握住透明心脏,手臂轻颤。
喉咙不停滚动。
一条粗壮的巨臂背对着赫拉,从身后伸出。
不想死系统
巨臂之上,雷霆环绕,乌云滚滚。
赫拉咽下口水,缓缓将透明心脏放入那巨臂手中。
巨臂收回。
“嘎吱……嘎吱……”
咀嚼声清脆,响彻神宫。
赫拉的嘴角,晶莹明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