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催妝討論-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萧泽拿着凌画的折子,看了一遍,以为自己眼花了,又看了一遍。
一连看了三遍之后,他确信了,没眼花,这就是凌画写的折子,给他求情放他出东宫的折子。
凌画疯了?
她竟然有朝一日给他求情,萧泽自己都不可思议不敢置信。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仍旧不敢相信地问赵公公,“公公,这折子是……”
赵公公立即拱手,“回太子殿下,是今夜凌小姐上的折子,直接让人送到了宫里呈到了御前,陛下看过后,觉得这折子写的好,让老奴拿过来给您看看。”
萧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父皇可有说我看完这折子之后呢?”
赵公公回道,“陛下说,您看完后,让老奴将这本折子再拿回去,陛下要收起来,写的这么好的折子,不多见。”
萧泽:“……”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是单纯地觉得凌画的文采好?写的折子引经据典洋洋洒洒,还是给他拿过来让他学习一下,或者趁机教育他,写的折子比不上凌画?心胸没凌画大度?
萧泽十分之迷惑。
赵公公觉得太子殿下怕是闭门思过了这么久,给思过傻了,看了折子后,好半天愣怔怔的,他觉得不管陛下到底是什么心思,距离太子殿下解禁出东宫一定是不远了。
他开口,“老奴先恭喜太子殿下了。”
“有什么喜?”萧泽问。
赵公公笑呵呵的,“有了宴少夫人这本折子,殿下大约很快就可以出东宫了。”
萧泽看着赵公公,“宴少夫人?”
赵公公点头,“凌小姐嫁入了端敬候府,如今是要改口称呼宴少夫人了。”
萧泽想起宴轻将姜浩的舌头拔了,一口气憋在心口,“好一个宴少夫人。”
赵公公心里暗想,宴小侯爷拔了东宫幕僚的舌头,这一回可将太子得罪狠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宴小侯爷娶了凌小姐,夫妻一体,总不可能分割,就算不得罪,只要娶了人,也是得罪,更何况是太子殿下让人主动去招惹宴小侯爷的,如今哪怕得罪的狠了,以宴小侯爷的性子,也是不带怕字的。
赵公公试探地问,“太子殿下可还有什么吩咐?若是没吩咐,老奴就回宫复命了。”
萧泽知道天色不早了,如今已深夜,很快子时就要过了,他将折子递回给赵公公,摇头,“告诉父皇,本宫也觉得宴少夫人写的折子十分好,公公慢走。”
中國 歷史 朝代 順序
赵公公接过折子,笑着告辞,出了东宫。
萧泽在赵公公离开后,当夜召集幕僚,凌画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上了求情的折子,是否东宫出了内奸,要仔细彻查,还有父皇为何将凌画的折子拿给他看。
赵公公回宫复命,皇帝还在等着没睡。
见赵公公回来,对他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赵公公连忙将折子呈上,如实说,“回陛下,太子殿下看宴少夫人的折子久了些,反复看了三遍。”
“哦?”皇帝基本能猜测萧泽的心里,“他是不敢置信难以相信凌画会上折子给他求情吧?”
赵公公点头,“大概是,毕竟太子殿下与宴少夫人一直不和睦。”
皇帝道,“其实凌画上折子,朕也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不意外,凌画本就是个顾念大局的人。这些年,有她在,朕至少没为江南漕运操心,也没为户部的钱袋子操太多心。”
赵公公点头,“宴少夫人能干。”
皇帝有些不习惯,“你这一口一个宴少夫人,朕还有些不适应。”
赵公公笑,“太后娘娘今儿一早,便下了命令,以后都要喊宴少夫人。太后娘娘如今得偿所愿让宴小侯爷娶了妻,自然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凌小姐嫁的人是宴小侯爷。”
“母后呐。”皇帝也无奈地笑了,“罢了,母后说的也没错,她本来就嫁给了宴轻。”
皇帝仍然很感慨,“没想到,她嫁给了宴轻。”
倒也好,有太后这一层关系在,凌画嫁给宴轻,总比嫁给别人,让他放心。
探险 倪匡
赵公公见陛下心情不错,趁机劝说,“陛下,夜深了,您该休息了。”
终将为你病入膏肓 十三梓白
皇帝点头。
第二日早朝,果然如凌画所料,皇帝在朝堂上让人读了凌画为萧泽求情的折子,之后,当朝解了东宫太子萧泽的禁令。
东宫派系的人与萧泽一样,不敢相信凌画会这么好心,都在猜测,凌画是不是有了什么鬼主意,又给太子殿下下套子。
而朝臣们也是纳闷,不约而同地想着难道嫁了人的凌画开始良心变善了?不准备与太子对着干了?谁上折子请陛下解了太子的禁令,都不该是凌画,但偏偏是她。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谁上折子也不管用,唯有凌画昨日上了折子,今日陛下就听了,解了太子的禁。
满朝文武,在陛下的心里,还不及凌画一人一本折子管用,不愧是天子信臣。
看凌画不顺眼的人,又重新评估了一番凌画在陛下跟前的地位,觉得短期内,怕是依旧不能惹,如今的凌画,与以前的凌画还有些不同,她如今已成了端敬候府的少夫人,太后的侄孙媳妇儿,又多加了太后这一层保护罩,更不可得罪了。
散了早朝后,朝臣们便看到太子的车辇出了东宫入了宫,时隔几个月后,太子终于走出东宫大门,正常向陛下请安了。
皇帝下了早朝后,回到御书房,便看到了等在御书房外的萧泽。
萧泽连忙向皇帝请安,一副久不见父皇,非常想念的神色,眼眶酸了酸,又红了红,泛出些湿意,他从小就知道怎么讨皇帝的喜欢,怎么让皇帝对他宽爱心软疼宠。
他声音都带着几分哽咽,“多谢父皇恩典,儿臣甚是想念父皇。”
皇帝点点头,走进御书房,萧泽连忙跟了进去。
皇帝坐在龙椅上,对他问,“你可知错了?”
萧泽垂首,“回父皇,儿臣已知错了,儿臣再不敢了,父皇教训儿臣教训的对,儿臣这些日子,一日三省吾身,不敢辜负父皇的教导。以后儿臣一定改正,不让父皇再失望。”
好话谁都会说,尤其是自小在皇帝身边长大的萧泽,朝臣们对皇帝拍马的那些伎俩,他从小看到大,没学个十成,也学了九成。
他知道凌画的折子让父皇放了他出来,但不代表父皇对他还如以前一样了,他得在父皇面前诚心诚意地表态,才能慢慢消除父皇心里对他的隔阂。
通天大帝 李圣人
皇帝摆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已知错了,朕以后便看你表现了。”
萧泽连连点头,“父皇放心。”
皇帝示意张公公给萧泽赐座,张公公连忙命人搬了椅子给萧泽设座。
萧泽坐下后,皇帝将中秋之夜户部尚书赵江的折子递给萧泽,“你看看,赵江折子说,你弟弟前往衡川郡的路上,被人截杀,逼入了障毒林,已两三个月,下落不明,你怎么看这件事儿?”
萧泽心里“咯噔”一下子,想着父皇这是什么意思,在他解禁的第一天,与父皇这么久没见面的第一面,父皇竟然是什么都没说,先给他看赵江的折子,他能不知道这件事儿吗?刺杀萧枕就是他让温启良动的手,他东宫的头部暗卫也去衡川郡了。
但他不敢表现出来,他也警醒地没敢在皇帝面前表露出什么情绪。
他与萧枕自小关系就不好,他看不上这个弟弟,尤其是宫里都在传他的母后因端妃而死,端妃才被打入冷宫,他年少时,因为这件事儿,对萧枕动过手,好巧不巧,被父皇看到,父皇严厉地罚了他,他后来没再找萧枕麻烦,主要也是因为,他知道父皇不待见萧枕,父皇虽然罚了他,但只让宫人将萧枕带了下去,也没安慰他。
父皇不喜欢萧枕,他是高高在上的储君,没必要跟萧枕争个长短,有失身份。
但是如今,父皇变了,他不止派萧枕去衡川郡彻查赈灾,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一直不重视的萧枕,而且,萧枕出事儿,他父皇还如此在意,竟然将大内侍卫都派了出去找他。
他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来自萧枕的威胁,不止凌画,还有父皇的态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