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549章 老許,你做個蘇武吧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那利不断接收到了消息。
“贾平安带着数十人出来了。”
那利在喝酒。
“沙州传来消息,百骑的大统领是个疯子,为了一个军士甘愿冒险。那么今日他敢不敢冒险?”
那利抬头,身边的幕僚谨慎的道:“既然喜欢冒险,那要小心。”
“叫咱们的人来,一旦他敢动手,我今日就血洗了大唐使团,随后和布失毕拼个你死我活。”
军队悄然在集结。
“多少人?”那利放下酒杯问道。
“一千人。”
“很好。”那利微笑道:“大唐来人就一百余,去掉官吏,剩下的不过六七十人,一个冲杀的事。”
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国相,王后那边来人了。”
那利神色微变,“何事?”
乔装的侍女冲进来,慌张的道:“那边找到了证据。”
“那他们准备做什么?”那利面色铁青。
“他们说要封锁王宫!”
那利一脚踹去,侍女惨叫倒地,他骂道:“蠢货,贱人!真要有证据,他们不会封锁王宫,而是会马上拿人!”
他面色骤变,“去,看看他们可来了?”
他回身,看着那些酒菜再无一丝胃口,一脚踢翻,酒菜满地洒落。
布失毕已经出宫了。
“那个女人疯了!”
布失毕说道:“她刚才抓挠了我……”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满脸血痕,真惨。
他带着数十人,狼狈不堪,而宫中……
“那个女人在宫中发狂了。”
“不必管。”
此次来龟兹,阿史那氏不过是一个媒介罢了。
“国相那边来人了。”
一个官员带着百余军士来了。
“止步!”
布失毕的侍卫远远的叫停了他们,问道:“何事?”
“国相听闻宫中喧哗,让我等来看看。”
这个回答无可挑剔。
布失毕恼怒的道:“那个贱人主动去外面和那利私通,拦都拦不住。”
贾平安同情的道:“这天真绿。”
“绿?”
布失毕抬头,“是蓝吧?”
许敬宗来了。
“这是作甚?”
老许不明所以。
“那利慌了。”
布失毕欢喜的道:“武阳侯的法子好,我这里一闹腾,那贱人果然就做贼心虚。”
“他们来了。”
那个官员突然指着这边喊道:“他们弄走了国主!”
卧槽!
布失毕骂道:“叛逆!这是叛逆!”
那百余军士冲了过来。
“弩箭!”
贾平安举手,猛地挥下!
弩箭攒射,那些狂奔的军士倒下一片,剩下的开始慌乱。
贾平安挥手,百骑冲了过去。
许敬宗板着脸,“竟然不是用弩箭杀光,武阳侯,回到长安老夫定然要弹劾你!”
原来老许装比竟然比我还厉害!
布失毕的眼皮子在狂跳,看着那些百骑冲过去,就像是虎入羊群般的扫荡,不禁赞道:“好厉害的悍卒。”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
许敬宗看了他一眼。
布失毕强笑道:“是有些……有些差了。”
他身后的侍卫们瞠目结舌。
这都还差,那我们是什么?
土鸡瓦狗?
这时有两个漏网之鱼。
此次出发前朝中有交代,务必要震慑龟兹。
怎么震慑?
许敬宗拔刀,“留下那二人,老夫亲自手刃了他们!”
卧槽!
老许,许公!
贾平安恨不能踩他一脚。
你都多大了,还想着杀敌,弄不好回头被一刀剁了,长安城中‘扫把星克死人’的传闻又要满天飞了。
但老许当着布失毕的面要装比,贾平安不能阻拦。
他使个眼色,百骑中有人举起弩弓。
许敬宗缓缓走去,心中回想着当年在瓦岗时操练的刀法。
那时候……好多年了吧,那时候大唐都还没建立。
他深吸一口气,举刀。
那两个残敌本来还想抗争一下来着,可百骑已经结束了战斗,全部在盯着他们。
被这么一群杀神盯着,这二人再大的胆量也尿了。
呯!
长刀落地,人跪地叩首。
老夫竟然有如斯威势吗?
许敬宗戟指这二人,“拿下!”
他回身收刀,潇洒的一塌糊涂。
“马上去那利家!”
贾平安的吩咐让布失毕有人懵,“就这点人?那利少说能集结上千人。”
“国主可以叫上忠于你的人,至于我们……”
贾平安说道:“既然有叛逆,那今日就让叛逆看看大唐的威严。”
众人一路浩浩荡荡的去。
“国主来了,还有唐人,加起来两百余人。”
那利狞笑道:“我已经派人去叫人了,固守,等待救援。”
城外,两骑疾驰。
“快!”
前方突然出现了十余骑。
“是唐人!”
尖叫声中,双方在不断接近。
……
布失毕的人马赶来了。
两千余人把那利的住所围的水泄不通。
“谁来指挥?”
许敬宗淡淡问道。
然后看了贾平安一眼。
布失毕有些纠结,“当然是大唐。”
贾平安心中一乐,吩咐道:“墙头查探。”
包东刚想动,雷洪踩了他一脚,低声道:“武阳侯看的是那边。”
龟兹那边无奈出了两人,下面架着梯子往上爬。
刚探头,那边就是一刀。
包东不禁暗自庆幸。
“撞门!”
贾平安的指令让人无语。
“这门怕是难以撞开。”
龟兹将领颇为不满。
贾平安看着他,“不尊军令该如何?”
让我杀个人吧!
贾平安一直想杀个人来震慑布失毕,最好杀他的心腹。
将领看到了杀机,毫不犹豫的道:“是。”
有人去寻撞木,贾平安却找了个侍卫过来,“哪里有油料?”
“宫中。”侍卫很干脆的道:“宫中有好些油料,做饭的,点灯的。”
妙极了!
贾平安说道:“许公,还请你在此坐镇,我去去就来。”
许敬宗淡淡的道:“你只管去,不来……也不打紧。”
老许看样子是想指挥一次战斗,贾平安附耳,“许公,在我未回来之前,百骑不能动。”
“你这是看不起老夫?”
许敬宗怒了。
老夫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个机会,你竟然不相信我?
小贾,这定然是误会吧?
贾平安缓慢而坚定的点点头。
然后上马离去。
老夫不生气!
老夫不生气!
许敬宗在默念。
贾平安一路疾驰到了皇宫,阿史那氏竟然派人守住了宫门。
撒比!
贾平安拔刀,策马冲了进去。
几个侍卫被一冲就垮了。
里面数十侍女手持兵器在尖叫。
总裁只欢不爱
贾平安回身,“带路。”
侍卫带着他们去了装油的地方。
贾平安看到一缸缸的油料,兴奋的道:“弄了大车来装上,娘的,今日耶耶要吃烧烤!”
有人去寻了大车,随即搬运。
王宫中的油料全被搬空了,马车一辆辆的往外拉。
贾平安一马当先出去。
阿史那氏坐在宫殿外面,身边全是侍女。
她看了贾平安一眼,“我是阿史那氏,我有我的尊严。”
贾平安压根不带搭理的。
阿史那氏坐在地上,拉开衣襟,“来,我知道你想弄死我,来啊!来啊!”
她的左手就在臀后,握着一把短刀。
大车来了。
有人尖叫,“是油料,他要烧死我们。”
嗖的一下。
人呢?
刚才还信誓旦旦求我弄死她的阿史那氏呢?
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呢?
贾平安不禁大笑。
路上,宋娘子在等候。
贾平安赞道:“你的脂粉不错。”
宋娘子摸摸脸,最近几日她从未用过脂粉。
“带路。”
宋娘子带着他到了那利对面的住宅后面。
“里面说不定有悍卒。”宋娘子一脸担忧,“武阳侯,你莫要进去。”
“我当然不进去。”
“那怎么弄?”
宋娘子看着贾平安,突然发现这人竟然很英俊。
“堆积柴火,倒油!”
大车缓缓而行,有人把柴火丢在围墙下,接着有人倒油在柴火上……
宋娘子看着贾平安,突然一个寒颤。
“你抖什么?”
宋娘子强笑道:“我看着武阳侯好生英俊,就觉着……。”
“就觉着自惭形秽?”贾平安随口道:“其实大可不必,我也没看上你。”
宋娘子的脸都绿了。
“里面没什么人。”
雷洪很确定。
“兔子还没回窝,晚些。”
贾平安带着人去了那利的宅子前。
呯!
七八个军士抱着撞木冲过去,大门猛地颤抖了一下。
“这门太结实了。”
龟兹将领面色铁青,“他们还在里面放箭。”
话音未落,被撞开的门缝里射出一支箭矢,一个军士倒下。
“这是负隅顽抗。”贾平安正色道:“继续撞。”
小贾果然好手段。
许敬宗暗自点头。
龟兹将领看了布失毕一眼,“这扇门里面包了铜,很难撞开。不行就一起上。”
你这美梦做的越发的好了,让大唐的精锐来攻打这个院子……
贾平安皱眉,“军令……”
我什么招数都不用,就是一招鲜,吃遍天。
将领面色涨红,一跺脚,喊道:“多来些人。”
许敬宗笑道:“只是些伤亡罢了。”
这话一点都没错。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边死伤不过二十余人,也就是一场斥候战的伤亡罢了。
那将领却要为之争执,可见是忌惮大唐。
贾平安低声道:“许公,他们依旧有异心。”
许敬宗点头,“晚些让他们的人冲杀。”
贾平安觉得这样有些没意思,“要不要让人偷袭布失毕?”
许敬宗一个哆嗦,“小贾你可别乱来。布失毕出事,没有大军压阵,弄不好整个龟兹就乱了。”
“杀光那些臣子。”贾平安低声,但脸上有狰狞,“杀光那些武将。”
“回到长安陛下能把你弄进雁塔里去镇压了。”
许敬宗咬牙切齿的,突然哀求道:“小贾,你莫要乱来,否则此次立功不成,反而有罪。”
贾平安悻悻的道:“我本以为许公你能效仿苏武,罢了。”
许敬宗想一脚踹死他,“苏武出使被弄去极寒之地牧羊多年,你这是想让老夫死在这里是吧?”
贾平安一脸唏嘘,“胆子太小,难怪你没法做宰相。”
许敬宗气狠了,“等老夫做了宰相,定然提议让陛下把你丢在西域。”
贾平安的眼睛一亮,许敬宗捂额,“你还真想来这边?”
“可惜有妻儿在。”
贾平安真的想来这边。
他一直憧憬着安西都护府这个地方,这里就是大唐的前沿阵地,左侧有吐蕃,右侧有突厥,前方有莫测的大食国,还有西域本土纷杂的争斗……
呯!
“开了!”
前面一阵欢呼。
大门被撞开,里面的院子里站满了人。
“杀进去!”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指令。
不是自己人,指挥起来就是爽啊!
龟兹人蜂拥而入,里面一波箭雨,大门那里尸骸堆积了一米高。
这就是沙场,没有后世电视剧那种轻松,什么冲杀半晌,地面看不到一具尸骸。
这只是一个照面,尸骸就让人眼皮狂跳。
后续的人推开尸骸继续冲。
“弓箭手……”
龟兹将领喊道:“放箭!”
里面纷纷举起盾牌。
“冲进去!”
要的就是这么一个时间差,龟兹人冲进去了。
双方开始了绞杀战。
“那利在哪?”布失毕狞笑着,“我要把他阉割了留在身边,每日让他苦苦哀求……”
“还有那个贱人,我要让她……”
这特娘的还有一点儿王者之气吗?
贾平安眼中的不屑被布失毕看到了,他心中的怒火正在燃烧,“武阳侯遇到了这等事会如何?”
“其一我不会遇到这等事。”
“为何?”
贾平安指指自己的脸。
我特么这般英俊,还多才多金,而你却是矮穷矬,怎么和我比?
布失毕脸颊抽搐,贾平安却继续说道:“若是我,我会弃之如敝履。”
——大佬,你太过缠缠绵绵了。
布失毕黑着脸。
许敬宗低声道:“干得好。龟兹被大唐打下来之后,虽然布失毕继续做了龟兹王,可他却有些不安分。先前他坐视麾下将领和咱们争执,就是想让咱们的人上去厮杀。若是伤亡惨重……”
他看了布失毕一眼,“长安会震怒,随即彻底清剿他的反对者,如此……他就能把龟兹牢牢掌控在手中。谋划不错,可在老夫的眼中却和孩童般的可笑。”
老许……
这可是在瓦岗厮混过的老鬼,一生见识了多少阴谋诡计,布失毕在他的面前玩这种手段,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贾平安有些心虚。
以往我忽悠老许……
但那只是小手段,对于许敬宗这等人来说,阴谋诡计见多了,但具体的小手段却不行。
也就是说,大场面可以,身居庙堂可以。所谓官清如水,吏滑如油就是这个意思。再厉害的大佬,面对下面小吏的手段时,依旧会满头雾水。
以后……继续忽悠。
宅子后面的一间杂屋里,那利全身戎装,拎着长刀喊道:“赶紧!”
地道口打开了,那些披甲将士一个个鱼贯而入。
幕僚狞笑道:“晚些从背后突击,不管是布失毕还是唐人,都将会措手不及,此战……必胜!”
那利看了一眼前院方向,冷冷的道:“今日我要在王宫登位,用唐人的首级作为贺礼,让布失毕跪在身前,阿史那氏……那个蠢货,为了我的大业,我会容忍她,用于换取沙钵罗可汗的支持。”
前院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利最后一个下了地道,把木板拖过来掩盖了地道口,屋子里渐渐静谧……
一个军士冲进了后院,四处寻找。
“那利不见了!”
布失毕亲自进来查探,面色难看之极。
“那里不见了!”
那个将领看着贾平安,“唐人说那利就在里面,我们付出了代价攻打,可什么都没有。那利弄不好早就逃了出去,我们在这里拼命攻打,可他却在偷笑,趁机逃跑……”
许敬宗冷着脸,“你想质疑谁?”
将领指了一下贾平安,“武阳侯一直说那利就在这里,而不是令人封锁城门,严查那利出逃。他……他这是故意想让那利出逃。让龟兹陷入混战之中。”
这个指控是有可能的。
此刻龟兹只是大唐的藩属,随着丝绸之路贸易的繁荣,大唐会不会想把这里变成自己的疆土?
直接控制不是更好吗?
在场的龟兹人目光闪烁,有人怒不可遏,有人悲愤不已……
卧槽!
气氛起来了。
许敬宗干咳一声,“仔细搜索。”
“还搜索什么?”将领悲愤的道:“那利的身边少说数十人,可如今一人不见,那些幕僚也不见,他不是逃走了……难道还能凭空消失……”
“住口!”
布失毕怒吼。
这是作态。
看看,我训斥了这个不知高下的蠢货。
但为何不是他刚说话的时候?
而是等他把气氛弄起来……你难道喜欢气氛组?
贾平安沉声道:“我自有主张!”
他在等。
若是说出来,弄不好会惊动对方,那些准备就白费了。
将领冷笑道:“此刻不该是派兵去追杀那利吗?不问不动,这是什么主张!”
啪!
布失毕抽了他一巴掌,骂道:“滚!”
回过头,他微笑道:“本王先带着人去追击。”
这个态度比什么都管用,那些龟兹人马上抖擞精神,准备跟随这布失毕去追杀那利。
一个百骑冲了进来,发现气氛有些怪,他兴奋的道:“武阳侯,他们出来了。”
贾平安走到了将领的身前,认真的道:“你就是个撒比!蠢货!”
将领面色涨红,刚想说话……
“呯!”
对面也是重臣家,此刻大门被推开。
一群甲士兴奋的准备冲出来。
布失毕惊呼,“这是个圈套!”
“我先前令人去查探过了,没人啊!”将领面色惨白,“快,挡住他们!”
被人捅了菊花,这一战还怎么打?
那些将士早就懈怠了,大部分坐在墙边,都面无人色。
大门两侧停着一溜马车,是先前贾平安带来的,没人在意。
马车上的水缸被掀落在大门前,水缸破碎,里面的油缓缓流淌着……
“我来!”
贾平安觉得这样有重要意义的活动应该由自己来揭幕,他抢过了包东手中的火把,奋力扔了过去……
那些甲士蜂拥而出……
……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