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546章 基操勿六(祝賀書友“54唐人”喜得貴子)相伴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说!”
里面,彭威威的眼珠子都红了,手上用劲,男子身体一紧,惨叫了起来。
可怎么都撬不开他的嘴。
外面,贾平安骂道:“用锤子砸烂他的每一寸骨头!”
呯!
“嗷!”
惨叫声传到了更外面,莫潜阴着脸,“下官也很愤怒,恨不能亲手弄死那个贼人。可此刻要紧的是赶紧去龟兹。”
许敬宗淡淡的道:“小贾这人做事冲动,他不把那些人找出来弄死,晚上都睡不着。”
里面,惨叫声骤然尖利,而且绵长。
“啊……”
莫潜打个寒颤,“好手段。”
房间里,贼人剧烈的喘息着,接着再度惨嚎。
“上烙铁!”
贾平安亲自出手了。
炭盆烧起来,给军马打印的烙铁在里面渐渐烧的通红。
贾平安拿起烙铁,毫不犹豫的按下去。
“不……不……啊!”
下面,彭威威一锤砸烂了他的脚趾。
惨叫声连绵不绝,恍如地狱。
“说!”
“啊!”
贼人喘息着,“是……是……呸!”
贾平安抹去脸上的唾沫,“继续弄,另外,先别弄死他。挂到外面去,让那些人来辨认。悬赏……五万钱,但凡能知晓他和谁是一起的,赏五万钱。”
“就怕那些人不肯。”许敬宗得知了他的主意后觉得不妥,“这里是沙州,那些人不一定会说。”
“我知道,那些外藩人担心说出来之后将会无立足之地,可人性趋利,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能让所有人都卷进来?”
“什么意思?”许敬宗觉得贾平安是要疯。
贾平安微笑道:“从今日起,停了外藩人的买卖,全数停了。什么时候抓到了那人,什么时候重新开始。”
“会出乱子。”许敬宗有些忧心忡忡,“那些外藩人会闹腾,那些大唐商人也会不满。若是连续停几日,弄不好就会引发些事情。到时候……”
许敬宗觉得自己好像会成为背锅侠。
“贼人宁死不说,许公,这说明背后有重要之事,而且对方针对的是咱们,不查清如何能安心去龟兹?”
你满嘴在跑马车……许敬宗负手皱眉,“小贾啊!此事……”
贾平安叹道:“许公,咱们死了一个兄弟。”
许敬宗沉默,然后说道:“好。”
他去寻了莫潜。
“什么?”莫潜阴沉的脸上多了讶然,“沙州乃是外藩商人来大唐的必经之地,许多商人在此买卖……一旦停了,许尚书你可知会造成什么影响?最多两个月,长安得到消息将会愤怒,户部上下会叫嚣着把下官撕碎……”
丝绸之路为何让吐蕃动心?
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利益。
无数商人从遥远的地方赶着大车,或是赶着驼队,源源不断的沿着一条路往东方而来。
这条路,就叫做丝绸之路。
而沙州就是这条商路上的重要节点,一旦停止外藩商人经营,很快就会连带传播出去。
“那些商人会不会裹足不前?随后就地变卖了货物。可沙洲没有那么多长安商人来购买他们的货物,而本来打算在沙州贩卖的货物只能去长安,这一路钱不够……他们会发狂,会告诉所有人,大唐禁止贸易。
随后还会有更多的商人转向,不走沙州。而这一切都是突厥和吐蕃人最乐于看到的。当然,龟兹等地也是如此。”
莫潜叹道:“许尚书,贸易就是沙州的命!现在你让下官把命给停了……”
许敬宗盯着他,“出事了……算老夫的。”
这个奸臣许竟然有如此担当?
莫潜不禁诧异。
他远在沙州,但闻许敬宗乃是大唐著名奸臣,谄媚逢迎最擅长,还贪生怕死。
可许敬宗竟然这般有担当,哪里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
那些传言怕是错了吧?
莫潜试探道:“许尚书,为何这般?”
冒险总得有个动机吧?
老夫也没办法啊!老夫想捶死小贾,可却下不去手。
许敬宗沉郁的道:“小贾说……咱们死了一个兄弟。”
莫潜身体一震,“此事下官算一个!”
他出了值房,喊道:“来人!”
几个官吏过来,莫潜吩咐道:“去市场,告诉市令,在没有抓到那些贼人之前,外藩商人一律不得买卖。”
燃了!
整个市场瞬间爆炸。
那些外藩商人怒气冲天的去问市令。
“这是上面的吩咐。”
市令铁青着脸,“都去市场外看看那个贼人,认出来的……赏五万钱。没人认出来,外藩商人不得买卖。谁敢冲击官吏……”
市令按着刀柄,“可来试试老夫的横刀锋利否!”
“为什么?此事和我们没关系!”
“那些贼人躲在里面,天知道是谁。”
“这市场里少说有数百外藩人,怎么找?”
“老夫不管!”市令冷冷的道:“都去看看吧。”
市场外有个木笼子,笼子里关着贼人。为了防止他低头,还把他的头发绑在了木笼子的顶上,确保他只能抬着脸。
包东带着几个百骑在两边。
“认出此人的同伙,五万钱!”
边上一辆大车上全是铜钱。
“不是什么绸缎,都是铜钱。当然,你想要布匹也行。”包东大声的道:“就算是你想要同等价值的货物……只要沙州有的,武阳侯承诺都会给你弄来。并且武阳侯发誓为你守密,你就算是他的同伙,只要你开口,武阳侯发誓把你送出沙州,随后忘掉你。”
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承诺。
贾平安就坐在笼子的侧面。
康利在人群中低声道:“他竟然敢如此,疯了吗?”
“康利,会不会有人……”
康利低头,“不会……谁敢把咱们说出来?只要咱们有人幸存,回头就能弄死他,不,弄死他全家。不过……晚些准备离开沙州。”
晚些,不少外藩人带着货物准备离去。
“都回去!”
雷洪带着人堵住了城门,“那些人没找到之前,所有外藩人都不得离开!”
怒了。
有人喊道:“这是歧视!”
“就歧视了,怎地?”
贾平安冷冷的道。
他从城门中走出来,目光扫过那些人,“谁反对?”
康利低声道:“怂恿他们试试。”
一个商人突然冲出来,“我的货在长安深得贵人的喜欢,我曾经见过尊敬的褚宰相……我……”
褚遂良?老褚马上就要倒霉了,成为阿姐封后的祭品。贾平安一刀鞘就把他抽的满地找牙,然后喝道:“这就是榜样!”
商人跪地嚎哭,众人默然。
这个时代但凡敢不远千里到异国他乡去做生意的,出门前都已经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
但面对贾平安这等手段,他们依旧发憷。
随后就是沉默,各自散去。
第一天没动静。
第二天依旧没动静。
许敬宗沉不住气了,“小贾,那些商人在聚集。”
“许公放心。”
贾平安起身道:“他们会发狂,随后觉着自己无力反抗……”
这不是后世商人能主宰一国的时代,这个时代的商人被主流社会摒弃,贾平安不觉得他们有胆子去干些什么。
“可……已经有沙州官员上疏了。”
老夫背着锅啊!许敬宗焦头烂额,“此事已经收不了场了。”
贾平安却很坚定。
“武阳侯。”
莫潜来了。
他的脸色越发的阴沉,“那些外藩商人聚在了一起,有人甚至说不行就一起杀出去。”
这个时代的商人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匪气十足。
从数千里甚至上万里之外的地方出发来做生意,没有匪气你活不到地方。
“包东!”
贾平安冷着脸,“带着兄弟们去,把蛊惑杀出去的那人弄来。”
……
“我们并未触犯大唐的律法,可却被困在了沙州,那个贼人我不知是谁,若是一个月认不出,咱们难道一个月就停留于此?”
一个高瘦的大食商人说道:“为什么这样?沙州的花费并不少,一个月下来我将会损失一大笔钱。这笔钱谁来赔我们?”
他看看愤怒的众人,眼中多了狡黠之色,“我们应当拿着刀聚集起来,大唐不可能杀了我们,那会摧毁他们的信誉。那些商人将会远离东方,他们将会失去无数钱财……他们……”
“呯!”
房门被踹开,一群百骑出现在门外。
雷洪看着众人,“谁在蛊惑杀出去?”
大食商人赶紧低头。
法不责众,没人说我就安全了。
他突然发现浑身发热。
他发誓自己感受到了温热,于是抬头。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华夏自古重义。
所谓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妃 卿 莫 屬 王爺 太 腹 黑
而商人最擅长的就是见风使舵,以及死道友不死贫道。
两个百骑拖死狗般的把大食商人往外拖。
雷洪扯开大胡须,“谁知晓那贼人的同伙,只管去禀告,五万钱毫不含糊。另外,谁若是觉着不说可以拖着,那便拖着。”
他的雷公脸此刻格外的肃杀,“武阳侯有令,从今日起,再来的外藩商人照常买卖。”
隔离了!
谁也不知道这个法子如何,但那些商人炸了。
“他们疯了!”
康利等人在一个房间里密议。
“他们隔开了那些人,按理那些人应当愤怒,可刚才我听到有人在咒骂我们,随后那些人都在如此。”
一个突厥人不安的道:“达西和我们谁一起待过?”
五人举手。
“可被人看到了?”
默然。
“我坚信达西不会说出我们,可……”康利起身,“此事不妥当了,咱们准备一下。”
……
官廨里,许敬宗和贾平安来了。
沙州的官吏们云集,大堂里人头攒动,甚至外面都站的有人。
“他们来了。”
异界屠神雇佣兵
众人让开一条道,许敬宗和贾平安走了进去。
莫潜在,起身行礼后,面色凝重的道:“沙州有不少大唐商人,他们或是去西域,或是在沙州收购那些商人的货物,带回长安贩卖。如今外藩商人停了,那些货物也堆积在了邸店中,无法售卖……大唐商人也开始了闹腾,许尚书,武阳侯,他们的忍耐结束了。”
——邸店,就是货栈仓库。
一个官员说道:“一旦沙州的贸易停滞,不只是沙州完蛋,从西域到长安的贸易都会受到影响。户部会发狂,朝中会震怒……”
局势竟然已经这样了吗?
许敬宗心中没底,但依旧平静的道:“此事……再看看。”
莫潜苦笑,“不是再看看,许尚书,那些商人……大唐说是官员权贵不许沾染买卖,可最大的买卖就是他们的。那些商人不少都是长安城中的权贵家人,他们先前来了这里,语含威胁。”
许敬宗看了贾平安一眼。
小贾,老夫为你背锅到现在,可够了吗?
够了咱们见好就收吧。
贾平安起身。
“诸位,长安曾经发生过一起事,一群贼人抢掠商队,随即被发现,军队出击围困……”
我们很忙啊!
哪有功夫听你说故事?
有官员看了莫潜一眼,莫潜只能苦笑。
“小贾……”
老许回想起了以前背锅的经历,觉得和此次有些相像。
你莫坑我啊!
贾平安继续说道:“贼人绑架了商队,威胁说但凡军队敢出手,他们就杀光了那些商人。”
大家很忙,你就别扯淡了行不行?众人有些焦躁。
“于是军队在外围围着,却不敢出手。”
“时光流逝,刚开始那些商人恐惧害怕,恨不能把那些贼人千刀万剐。可到了下午,竟然有商人拿出隐藏的干粮给贼人吃,有人给他们喝水……”
“不能吧。”一个官员觉得这事儿太荒唐,“商人怎会出手帮助贼人?”
贾平安点头,“帮助了。最后双方僵持,里面的商人开始为贼人想办法,甚至帮他们做饭……”
许敬宗翻个白眼,觉得小贾又在忽悠人了。
“后来粮食没了,水也没了,贼人主动归降。”
“这是什么?”
官员们都觉得自己的智商被羞辱了,不,是被按在地上死命的摩擦了!
我们失智了吗?
贾平安没说完,“那些商人得到了解救之后,主动去为那些贼人求情,甚至还花钱请人送了吃食去了牢里……这叫做受害人在极端情况下对贼人产生依赖感,进而崇拜他们。”
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一个官员起身,“许尚书,使君,下官还有事……”
我特娘的不想在这里耗费时间,听一个极度荒谬的故事!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汉末枭雄 银魔手
“有商人来了。”
男人使用手册 蓝白色
莫潜冷着脸,“大唐的接待,外藩的……赶出去。”
“别打!”
外面有人在惨叫,“我是来送消息。”
啥?
莫潜马上喊道:“让他来。”
一个鼻青脸肿的西域商人被带了进来,行礼后说道:“那个贼人我记得见过……那次是在酒肆里,他和一群人混在一起喝酒玩女人。”
“那群人你可认识?”
贾平安很冷静的问道。
商人点头,“其中一人叫做康利。”
唰!
瞬间,所有人都偏头看向了贾平安。
贾平安起身,“包东!”
“在!”
外面包东的喊声痛快之极。
这几日贾平安被非议,百骑同样承受了压力。
“带着兄弟们,出发!”
贾平安出发了。
身后,许敬宗抚须,“老夫就知晓小贾不会乱来,果然,哈哈哈哈!”
一个官员喃喃的道:“什么商人会和贼人一起同甘共苦……”
他问了商人,“你为何来了?”
动机是什么?
你别说想要五万钱啊!
五万钱和小命比起来,自然是小命更重要。回头康利那伙人没剿灭干净,弄不好就会弄死报信的商人。
商人摸摸脸上的青肿,龇牙咧嘴的道:“我觉着武阳侯是为了我们好,若是没有武阳侯,我们的生意怎么做?那些凶徒就隐藏在我们中间……”
可……可若是闭口不说,那些人不可能会拿你们下手啊!
你这是失智了?
一个官员忍不住问道:“可康利他们不会对你们动手吧?”
连许敬宗都觉得这个商人的动机不对。
可商人却皱眉看着他,“他今日不动手,可谁能担保他明日不动手?”
是哈!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使君,又有商人来了。”
几个商人被带进来,迫不及待的道:“是康利。那个贼人是康利的人,我们都亲眼见到过。”
莫潜捂额,“许尚书,下官有些头晕……下官想不通,他们先前宁死不说,此刻为何争先恐后的……这是为何?难道是武阳侯说的那个什么……受害人会对贼人什么崇拜?”
老夫这几十年白活了?
特娘的竟然还有这等不可思议的事儿。
许敬宗也很懵逼,但他的演技已臻化境,抚须淡淡的道:“兴许……可能……也许吧。对了,小贾所学繁杂,不奇怪。”
基操,勿六。
“见鬼了!”
一个官员拍了一下脑门,“下官从未听闻过这等事。”
“又有人来了。”
商人们接二连三的赶来了。
“就是康利的人!”
在场的官员已经麻木了。
“许公高见!”
莫潜最后只能赞美许敬宗。
“只是管窥之见罢了。”
小贾,你果然就是老夫的福星呐!
一个百骑进来,“许尚书,莫使君,武阳侯差我来禀告,康利等人在城中窜逃……”
“竟然寻到了?”
百骑点头,“武阳侯从前日起就令人盯住了一些商人,今日有人发现康利等人携带兵器,随即禀告……此刻武阳侯已经带着人追上去了。”
干得好!
许敬宗满面红光的道:“马上派人去围堵。”
“绞死他们!”
“不不不!最好的法子就是吊在城门外,夜里冷,活活的冻死他们。”
一群咬牙切齿的官吏出发了。
“赶紧,带着兵器,我们出发了!”
城中的军队也沸腾了。
一个将领站在阵列前方怒吼道:“武阳侯为了那个兄弟甘愿冒险,今日终于查到了贼人的踪迹,兄弟们……杀了我们的袍泽,该如何?”
“不死不休!”
军队冲出了营地,杀气腾腾。
那些百姓也自发拎着各种兵器出门。
“弄死那些贼人!”
这便是边塞!
……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