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九十三章 黑暗精靈二三事熱推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受了世界树法思那斯直接命令而来的黑暗精灵们,不但不是弱者,在地底黑暗精灵的部落中也有一定的地位。实力与权力让他们无往不利,对于短命种的歧视更不在话下。
但是当自己的性命只在敌人的动念之间时,他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本来也想动手,但慢了一步而幸存下来的人害怕了。其他连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的人,则是直接懵了。一地的血沫肉块,根本看不出原始的模样。任谁也无法想象,一息之前,这是三个大活人。
领头的黑暗精灵颤声说道:“你居然……你居然杀害我们的族人。你……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惹上的是什么事情!”
“重要吗?”林微微地抬起头,冷眼看着讲话稍微结巴的黑暗精灵。“其实我更想知道,那一位陛下,真的在乎吗?”
带头的黑暗精灵语塞。部落之所以能够对外保持威信,靠的是部落之民的团结合作,就好像地表的木精灵部落组建斑鸠同盟。世界树是不会出手的,也不可能出手,祂们又没腿,可以追得猎物上天下地的。除非真有那么蠢的猎物,傻傻地跑进世界树的地盘找打。
但是当世界树朝着依附自己的部落传达命令时,祂只在乎结果,不关心过程,不在意部落因此有多少损失。或者该说,再多的损失也要完成那项传达下来的命令。假如做不到,那部落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正是这样的态度,当法思那斯传达要邀请这位魔法师,亲自与祂见上一面后,地底的黑暗精灵部落第一时间做法,就只是派出一位使者。在他们看来,世界树法思那斯威名远播,只要有一名使者传达祂的旨意,不会有哪一个魔法师不眼巴巴的听从指示前来。
但第一使者,部落中最年轻的德鲁伊麦尔姌,被寄与厚望的她失败了,空手而回。
她所说的状况都是借口,她所提的要求都是无能的表现。要不是麦尔姌认得那个魔法师的脸,第二回派遣都不会有她的事情。等待她的,只有树根之下的水牢。
第二回黑暗精灵部落派遣的小分队,是以一位德鲁伊长老为首,有法系与战士系的十多位部落高阶成员,潜入地表的圣城埃斯塔力。
虽然他们是属于世界树法思那斯的黑暗精灵部落,跟斑鸠同盟的高座们不对付,并不代表他们就不懂得利用同盟的资源。反正斑鸠同盟吸收底层成员,并不要求详细的背景审查,或是必须效忠某一位高座。
他们有办法隐瞒自己的身分,用普通成员的资格利用同盟的资源,当然也有应尽的义务。演戏跟潜伏,本就是黑暗精灵的拿手技巧。
找到了目标人物,一群人出门,当然也不是要将那一位护送回法思那斯的地盘。所有黑暗精灵除了麦尔姌以外,打的主意是用武力使人就范!
他们先是派出了刺客型的黑暗精灵,潜入目标的家中探查。本意不过是先行侦查。
如入无人之境的刺客通常在看到目标毫无防备后,都会忍不住诱惑,当机立断,决定把侦查转为行动。趁着目标熟睡的时候,将其四肢切断,带着剩余的部分回到部落里。反正陛下只要他们把这个魔法师带回去,没说必须要‘整个’带回去。
然后就被白色破坏光线切成复活术也不起作用的小块,成了黑龙奥古斯都的宵夜,当然也没能像带队的德鲁伊长老回报。如是数回,当带出来的队伍莫名其妙折损了大半人手,又不知道目标情形后,黑暗精灵们总算消停了。
在这过程中,麦尔姌一直坚持和平讨论,礼貌邀请的作法。面对那个魔法师,只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并找到对方所关心的利益,未必不能改变对方主意的。这算得上是相当熟悉某人的性格,才会做出如此建议的。
只是这种示弱的行为,被所有黑暗精灵所唾弃。在世界树老大,我就是老二的人生观中,短命种的存在,哪怕锻炼得再强大,依旧不是他们这些长生种的对手。更不用说这一回出来执行任务的,还都是部落中的佼佼者。
但是不断有人牺牲的情形下,他们还是停下了无意义的试探,等待着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机会。而诸神所降临的天劫,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名正言顺回家的机会。反正目标都被神灵给玩死了,任务失败也不能归咎在他们身上,真是一个美好的结束方式呀。
不过再好的计划,也禁不住有人搞事。从一开始被大家警戒着,到后来是被无视的麦尔姌,盗出了他们用以跟法思那斯陛下联络的世界树之叶,那同时也是这一小分队的人马,手中最强大的底牌。
盗出世界树之叶的黑暗精灵,携带树叶投身入那看起来快要爆掉的半虚灵体之中,召唤出了法思那斯陛下的投影。最终,那个魔法师熬过了那个劫难,甚至一度铸造起神格,准备点燃神火。但他失败了。
被遗留在人世间的他,又重新成为黑暗精灵们的任务目标。这一回,重伤被对方收容的麦尔姌,成为了双方见面的契机。
極品 總裁 愛 上 我
本来见了面的黑暗精灵,打算找个理由,一口气拿下对方。尤其现在那个最麻烦的巫妖暂时离开,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机会了。但没想到有一个算一个,敢出头闹事的,全部在瞬间被灭杀。最重要的是,那些死掉的人是怎么死的,大家虽然看明白了,却没能想明白。
当眼前的目标人物不是任由他们拿捏的存在时,一贯高傲且横行霸道的黑暗精灵,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特别是那些拿出武器的黑暗精灵,手中的东西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尤其剩余的黑暗精灵们也都想通了一些事情,为什么从一开始那位陛下的指示,就只是『邀请』。看来也是不看好黑暗精灵们的实力,仅管接受命令的人们无视了那些懦弱的字眼。
再者就算黑暗精灵内部相当团结合作,要报复这个杀害他们族人的仇人。回去之后可能得不到任何褒奖,而是被世界树一树枝给抽死。所以他们认怂了,不是屈服于这个男人的凶狠,而是自家大佬可能会有的态度。
眼看带头的德鲁伊长老不济事,而对面那位魔法师又是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麦尔姌知道,他已经不耐烦了。现在就只是在想一个借口离开而已。
但这位魔法师既然承诺了要去面见法思那斯陛下,麦尔姌怎么可能不出面问个清楚。要知道,拿着世界树之叶投入那外神虚影之中,可是来自那位陛下的谕旨。谁都没有得到的指示,唯独她得到了。这固然是一个荣耀,但也是一个压力,所以她不得不出面,问道:
亿万总裁:驱魔甜妻来袭 烟雨扬州
“崔普伍德阁下,您同意了要去面见法思那斯陛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要出发?”
“我还没决定。我先问问,从圣城前往,你们需要多久的时间?”林反问道。
“可以前往地下世界的入口,是在格瓦那帝国西南国境之外。要重新越过汝拉山脉,在峡谷之间有一处隐密的出入口。虽然不适合大军出入,但少部份精锐人士可以从此地进出。进到地底世界后,还需要步行大约三周的时间,才会抵达法思那斯陛下的领地。前后大概需要三至四个月的时间。这算是回到部落最近的距离了。”麦尔姌如实说道。
林摇摇头说:“太花时间了,我不会随你们去。”眼看麦尔姌激动地要说话,林先一步以手制止了对方。随后手一翻,摸出了一枚戒指来。说道:“带上这枚戒指,回去你们的部落吧。”
莫名其妙接过了一枚戒指。虽然感觉得出来这是一个很强大的魔法装备,但麦尔姌还是不解,猜测说道:“阁下,这难道可以传递您所要说的讯息,给法思那斯陛下?”
“不是。”林举起自己的右手,指着食指上的另一枚戒指说:“这两枚戒指是一组的。不论妳走到哪里,我都可以藉由我手上这枚戒指感应到你的位置。只要有明确的位置,我就可以使用闪现术传送到妳的身边。所以妳只要带着那枚戒指,回去你们的部落,在到达之后利用论坛通知我一声,我随时可以过去,与法思那斯见面。这么做,可以省下我浪费在旅途上的时间,毕竟我现在手头上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
麦尔姌和这个男人一同旅行过一段时间,当然也知道他那神出鬼没的魔法是有多么惊人。所以林这么说,她也就相信了。事实上,不信也不行,她根本没有逼迫这个男人的本钱。假如有办法胁迫对方,早在上一回就把这位‘贵客’给请回去了,哪用等到这一次。
只是麦尔姌可以接受,并不代表其他黑暗精灵同样可以接受。有那倔强的,忍不住说:“你想传送就可以传送的嘛。在世界树的领域,没有陛下的同意,所有空间传送类型的魔法都不可能完成。”
哪个黑暗精灵逞口舌之快,林是一目了然呀。但就说说而已,没毛病。他只是感到好奇,笑问道:“所以说,邀请我去见面的那位陛下,会不准我用传送魔法去见祂。而是必须用两条腿,一步步走去见祂,以示我的诚心嘛。”
虽然很多黑暗精灵都想说是,但他们直觉这个字说出口,会很容易节外生枝,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甚至可以的话,他们现在就想离开,离开这个明明看起来就是快死掉模样的魔法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