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黑暗神殿不堪一擊閲讀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商弘是真理使者,掌握大量奥义,手中底牌无数,正是如此,对上太乙中期的大神,也有极大的把握取胜。
可是对上太乙巅峰,却只能自保,哪里能像青萍子这样在硬撼中打平?
他却不知,张若尘此刻心中却是长吁短叹,以青萍子的身份,实在是束手束脚,若驾驭的是六柄神剑,刚才那一击,非要将晴空剑王手中的至尊圣器战剑给轰碎不可。
低调,低调。
若是让人知晓,他张若尘被擎祖废了,还能重修武道,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了如此可怕的高度,定会将擎祖和黑暗神殿的殿主重新惊出来不可。说不定,还有别的老怪物跳出来。
既然如此,便随便和赵无延和晴空剑王打一打吧!
只要能够护风岩渡过神劫,斩神杀神的事,自然由他去做。到时候,大家的目光,肯定注意到他这个五彩泥人身上,应该不会觉得青萍子强得有些不合常理。
应该吧!
风岩远远望向青萍子,见他以一己之力对抗晴空剑王和赵无延两尊大神,眼神不禁变得复杂。
突然有些理解,姐姐为何会对他另眼相看。
这位道长,的确是一位顶天立地的人物!今日能够拼死守护一个曾经冒犯过他的小辈,今后岂不也能拿出自己的性命守护姐姐?
如此担当,如此风骨,天下有几人可比?
风岩不禁感到羞愧,觉得自己之前太浅薄,但,很快他收拾起了情绪,因为第一道劫雷已是落下。
万古最强部落
“拿出真本事来吧,尽快收拾掉他们,否则霜城魔一动,风岩就危险了!”轩辕青动听的传音之声,进入张若尘耳中。
张若尘暗叹,更加确定轩辕涟肯定将他的身份告诉了轩辕青。
拿出真本事……
说得轻巧,暴露了身份怎么办?
只能跟你回天庭?
回天庭,也未必安全。
霜城魔一直在击杀逃遁出神舰的修士,欲斩尽杀绝,无暇分身,但,注意力的确是频繁向张若尘、赵无延、晴空剑王所在的虚空望去。
一旦他发现晴空剑王和赵无延联手,都无法闯过“青萍子”,必会亲自出手。
这个时候,张若尘即便想低调,也不行了!
神舰上,风悬道:“大神的精神意志和神魂,早已融入每一寸身体,甚至游离在天地之间,想要彻底杀死,非常之难。兮儿,将混元瓶交给青萍子道友!在他手中,这件风族秘宝,必能派上大用。”
一只三寸高的玉瓷瓶,从风悬的神境世界中飞出,落入风兮手中。
“混元瓶原来在七叔身上,为何不早些拿出?”
风兮将风悬的头颅放到地上,急速向三尊大神的战场飞去。
“小心啊,不要靠太近。”风悬大声提醒。
……
张若尘声音低沉,却传遍虚空,道:“晴空剑王,你虽是太乙境巅峰的强者,可惜被无月破了心神,现在不过只是一个黑暗傀儡。一个失去了自己精气神的太乙巅峰,贫道何惧之有,杀你如图猪狗。”
血绝战神敢说欲战卞庄,杀上天南也不怵。劫尊者更是口嗨,号称不惧商天。就连血屠都能喊出“我就是命运神殿”的口号。
张若尘觉得自己有必要放几句狠话,毕竟已经低调不下去。
张若尘剑指远处的霜城魔,大喝道:“霜城魔,可敢一战?贫僧今日要剑挑三尊大神,灭一灭黑暗神殿的威风。便是无月在此,贫道也是这话。”
“刚入太乙,就敢如此狂妄。”
霜城魔眼神冷冽,杀意冲天,黑暗神剑就要斩过去。
“来啊,黑暗神剑的执掌者又如何,也得需要与他人联手,再敢与贫道一战。”张若尘道。
赵无延重新凝聚出鬼体神躯,道:“莫要中了这贼道的计,他是想要激你出手,为神舰上那些神灵逃走,争到机会。”
“好你一个赵无延,坏贫道大事,一剑斩了你。”
张若尘脸色冷然,提剑攻了出去。
虽然之前赵无延是大意轻敌,才被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青萍子的战力,倒是的确非常强悍,不容小觑。
“先前被你打碎了鬼体神躯,你尚且杀不了本座。现在,你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
“千亿厉鬼化鬼城,神念通天镇黄泉。”
赵无延头顶上方的千亿只阴鬼,凝化成一座黑色鬼城,使得周围天地规则为之紊乱,镇压向持剑攻来的青萍子。
“杀不了你?贫道只是不想暴露底牌而已,还杀不了你。”
一片明亮的星海,在张若尘周遭显现出来,天地间的真理规则源源不断向他汇聚,青萍剑急速刺出,青色光华仿佛将整个黑暗大三角星域都照亮。
“这是……是真理奥义,他居然也是真理使者?”商弘眼神中,满是困惑。
“嘭!”
一道碎裂声,如太阳炸开一般,释放出排山倒海的神力。
旭风神境本是停在数十万里外,都被撼动,又飞出万里之遥。
“不好。”
霜城魔脸色大变,知晓是赵无延的神源,被青萍子击碎。
但,这怎么可能呢?
赵无延的修为,明明远胜青萍子。
就算青萍子能够凭借真理之道,准确锁定神源,赵无延也不可能连一剑都挡不住,就被废掉。大神如此脆弱吗?
“这青萍子不简单,身上必然藏有大秘。”
霜城魔再也顾不得其他,御剑破空而去,现在必须亲自出手。
张若尘能如此轻松找到赵无延的神源,既是因为衍化出了两仪,感知能力大增。也是因为,可以肆无忌惮的调动真理规则,以真理规则结合真理之心,去窥破玄机。
赵无延的鬼魂漫天飞舞,惨声大吼:“贼道,你到底是谁?你敢毁我神源,废我一身修为,黑暗神殿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若尘隔空收取风兮打出的混元瓶,眼神凌厉,道:“你先死无葬生之地吧!这混元瓶中,有七散神水,可以磨灭大神的精神意志和神魂念头。七七四十九年之后,世间便再也没有大神赵无延。”
混元瓶将天地间的所有鬼雾,全部收走。
虽说使用奥义,可以更快炼杀赵无延,但,这不是没有时间嘛,晴空剑王和霜城魔都攻杀了过来,将他青萍子视为最大敌人。
这就是做出头鸟的代价!
放狠话固然是一时爽快,但,会挨打的。
天尊之女就在旭风神舰上,身份何其显贵,身上宝物何其之多,还是一个半残的状态,他们却偏偏视而不见。
霜城魔的修为,早已跳出太乙境,在太白境大神中,也站在巅峰,加上神器黑暗神剑,便是张若尘再如何自信,也不敢与其硬拼。
“唰!”
张若尘横空一剑斩出,击碎万里空间,形成一片混沌虚无的地带,阻挡霜城魔。
“一剑亡魂!”
霜城魔的巨身神躯高达数千丈,无视破碎的空间,斩出黑暗神剑,跨越万里向张若尘劈出一剑。
神剑压下,将张若尘身周的太极两仪图印尽数毁灭,浩瀚宇宙一般真理界形被破分而开。
就在张若尘欲要遁入虚无世界之时,身后响起一道天籁般美妙的声音,近在耳畔:“合力战他,光明破黑暗。”
不用回头,张若尘也感知到一只柔软至极的手掌,按在了背心,滂湃的大光明神力涌入体内。也不知轩辕青是不是知道他修炼了光明之道,竟想出此法。
大敌当前,哪顾得了那么多?
合张若尘和轩辕青二人之力,将光明神剑催动至极致,劈出惊世一剑,与黑暗神剑对碰在一起。
光明和黑暗在虚空碰撞,形成一道道光暗涟漪,将对决的三人皆是冲击得后退出去。
“不好,晴空剑王……”
张若尘与轩辕青分开,引动时间印记光华,在时间长河中御剑,追上攻向风岩的晴空剑王。
时间剑法爆发出来,隐隐间可见时间印记光点汇聚成一轮明月,又一闪而逝。
“噗嗤!”
血光飞洒,晴空剑王被青萍剑削断成两截。
即便他在此之前展开了神境世界,也无法阻挡张若尘分毫。
一剑破了赵无延的神源也就罢了,现在又将一位太乙巅峰的大神一剑分尸,不知将多少修士惊得魂飞魄散。
“唰!”
第二剑刺出,破去晴空剑王的神海,将神源挑飞出来。
张若尘手画符纹,封印了神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晴空剑王的两截神躯收入进混沌瓶。
整个击杀过程,不超过一个呼吸的时间。
这片空间变得寂静无声,只有远处渡劫的轰鸣。
旭风神境上,无数双眼睛都看着张若尘,情绪各不相同。正在渡劫的风岩,本是气势汹涌,却无法吸引他们的目光。
霜城魔站在万里宽阔的混沌空间对面,眼神像是比黑暗神剑还要锐利,要将那个刚刚突破到太乙境的道士看透。
便是正在追杀默先生的大头布娃娃也停下来。
张若尘知道这一次是真的高调过头,已经引起在场所有修士的怀疑,有什么办法呢,都是被逼的,形势比人强。
既然硬了,便硬到底,他举剑向天:“黑暗神殿不堪一击,有我青萍子护道,谁能从这里跨过去?”
反正轩辕青像是已经暂时压制住了黄泉花的毒素,就在不远处,纵然霜城魔再强,又有何惧?
“霜城魔不是易于之辈,还有没有类似《二十诸天图》的强悍宝物,赶快拿出来吧!”张若尘向轩辕青传音。
轩辕青向他传音:“你身上宝物比我更多,拿出逆神碑,我们合力斩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