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萬族之劫》-第933章 人門稷天(萬更求訂閱)閲讀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又是魔族!
苏宇杀的魔族很多,魔族强者可以说,每一战都是第一个死的,无他,魔族敢战!
魔族的家伙,不精于算计,每次还偏要战。
苏宇一直觉得魔族很傻!
有时候,魔族其实很是无法理喻,明知必死,非要去送死,比如当年在星宇府邸遇到的血火,非要死战一战,也不愿意退走。
最终,他死在了苏宇手中,也是当年苏宇杀的最强者。
神仙魔三大族,神族低调,到如今,神族还活着许多强者。
仙族高调,但是仙族更擅长于鼓动人心,当然,仙族也善战,可仙族往往不是第一个死的。
唯独魔族,逢战必死!
死了,还不算后悔的那种。
当年的血火魔族,大多都是如此,能征善战,结果死伤无数,一直到血火陨落,血火魔族才彻底没落。。
“这算什么?”
看到炎火陨落,苏宇皱眉。
为爱献身?
可是,这么多年,你得到了什么?
愚蠢的家伙!
作为地门后裔,真要擅谋,就该和地门联合,真正意义上去解封地门,也许还有个好下场,甚至是壮大魔族,结果,跑去和狱王纠缠了起来。
从当年追随狱王进入门内,到如今为狱王夺道而死!
苏宇一声叹息,为炎火而叹。
白痴!
魔族的白痴,太多了!
魔族很强,从万界到此刻,都很强,甚至和地门都能牵扯上关系,炎火可能是地门唯一的血脉传承,否则,魔族都无法开地门,炎火的血脉,外界的圣族,却是可以开地门。
这代表什么?
代表炎火的血脉浓度还不低!
结果,坑了自己,坑了地门,只为了成全狱王。
有格杀两位大圣的实力,何必呢!
正想着,轰隆一声巨响!
一声怒喝,响彻天地!
地门内部,剧烈震荡!
地门的怒吼声响彻四方:“炎火,你这蠢货!”
愤怒无比!
地门都快气炸了!
炎火的血脉的确相当精纯,地门在被封印之前,本体是一尊魔焰兽,也是混沌时代,强大无比的一种古兽,在混沌中就横行四方!
炎火哪来的血脉继承,其实地门自己都不太清楚,后来回想了一下,可能是开天之前,他留下的混沌火焰被孵化了,诞生了炎火。
当然,也有可能是炎火的父辈母辈,有人使用了那开天时代的魔焰。
对炎火,地门是知道的,还相当照顾!
怎么说,也继承了自己的血脉之力,地门在这个时代,在所有时代,都没有血脉留下,唯独炎火……结果,他居然被这家伙给坑了。
没道理地坑了!
因为他要为了狱王出手……
地门能不气炸,已经是没办法气炸了,因为死灵之主这几位趁着他力量被抽取的一刻,疯狂轰击,导致地门本尊都呈现了出来!
那是一道真正的门户,悬浮天地之间,此刻,门户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地门都快气疯了!
……
地门愤怒,人门强者也是愤怒无比!
遇到这种事,太糟心了!
死了悲天和擎天,这就算了,鸿天原本可以不死的,结果被一个疯子给弄死了,这到哪说理去?
混沌之主,更是倒霉。
他只是想拦一下,马上走人,结果倒好,没栽在苏宇手中,倒是栽在了炎火这白痴手中。
这一瞬间,惊天和稷天瞬间汇合,连带着惑天,也瞬间脱离人祖那边,迅速和他们汇合,带着一些愤怒。
死了!
一日间,三位大圣被杀!
至于地门,也是倒霉无比,两位超等被杀,一位36道的强者被杀,地门重创,最弱的地门时代,一下子就被打残了!
三位大圣汇合,脸色难看。
而此刻,虚空波动!
地门也没兴趣,或者说没时间,没精力去阻拦了!
一瞬间,两处地方,升起两股强大的气息。
人门大圣降临了!
最后两位大圣降临了!
八圣齐聚,只可惜,死了三位。
这一刻,死灵之主他们强行轰开了地门,一股灭世气息,席卷四方,冲击万界!
地门怒声咆哮:“末日的气息覆盖万界,等着吧,你们自找的!天门和人门,很快都快降临,不会超过一月!三门彻底复苏,这是你们自找的!”
混沌时代的末日气息,贯穿了万界,这也代表着,万界正式要进入末日时代,三门即将彻底开启,原本拖一下,不说十年,几年还是能拖的!
可现在,整个万界的时光长河,都被染成了黑色!
长河动荡不停!
这代表着,很快,末日即将到来,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出现噬蝗的踪迹!
灭世征兆愈发明显起来!
地门怒不可遏之下,再也没兴趣阻拦,他受伤不轻,阻拦个屁!
地门时代,完了!
庇护的时代都完了,还玩什么,此刻的地门,干脆不再封印时代,让那股气息溢散,而万界的气息蔓延而来,无数古兽也在凄厉嘶吼!
万界的气息,也在干扰他们,三门一开,他们若是无法迅速夺取万界阳气,很快会陨落!
……
这一刻,站在黑暗门户之前的死灵之主和文王几人,也是微微变色。
地门直接开了!
那家伙,不再封印时代了!
反正都受伤了,地门干脆不再沉眠,而是强行在复苏,气息越来越强,但是带着一些虚弱的味道。
死灵之主此刻总算是看到了门内的情况!
五位大圣!
人祖!
外加伫立在无间地狱那边的狱王,以及穹、人皇、苏宇、文钰几人,这就是门内此刻所有超等的强者。
门内,11位至强者!
而门口这边,地门此刻化身为一道小小的门户,干脆让开了原本的裂缝位置,和死灵之主几人对峙,此地,也有四位超等存在。
15位强者!
因为炎火这个小人物的搅动,导致整个局势,瞬间出现了变化!
“该死!”
地门再次骂了一声!
倒霉!
地门视线好像投向狱王那边,带着一些愤怒,一些恼火:“白痴的东西!这女人,明显只是利用你,你居然当真了!”
有些气急败坏的意思!
狱王,显然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你罢了,你一个魔族之皇,这都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了!
可炎火,就是一意孤行,就是非要如此,这让地门也是无语!
而此刻,新降临的两位人门大圣,气息也是动荡天地!
强大无比!
超过了36道!
稷天三人并未前行,很快,五位人门大圣汇聚,稷天摇摇头,淡淡道:“遇到这样的家伙……倒霉!早知道这么性情,让惑天去对付……也许还有一些意外收获!”
鸿天死的才憋屈!
其他两位不说,鸿天眼看着就能获救了,被一个炎火给弄死了。
只因为,有个家伙说,想看狱王笑一次。
稷天都觉得无奈!
这一次,地门和人门都亏大了!
五位大圣是强,可苏宇他们这边,人祖、苏宇、死灵之主、穹包括人皇,都是能战大圣之辈,文王和文钰也是34道的开天者。
超等的话,还有个武王在,外加一个还在那边发愣的狱王。
而地门,现在孑然一身,也不知道是何想法,不管也正常,管了,也未必是去对付死灵之主他们。
局势,瞬间复杂了起来。
五位大圣汇合,都皱起了眉头。
三位大圣的陨落,擎天死的意外,鸿天死的憋屈,倒是悲天死的还算正常,好歹也是被几人联手攻杀了。
人门下达了击杀苏宇的指令,结果到了现在,损失惨重,还没能成功。
五位大圣看了看彼此,现在怎么办?
继续吗?
未必能占据什么太大的优势。
不过,有一点好,地门被强行打破了,如此一来,灭世气息弥漫,万界这边,大概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直接降临了,而不需要再中转!
直接降临,人门还有超等!
这一次,降临的只是几位大圣而已,超等,人门还是有的。
……
而此刻,苏宇其实也有些意外于局势的变化。
因为一个炎火,导致地门受创,从而导致死灵之主他们强行攻破了地门,这样的结果,是苏宇也没料到的。
苏宇视线投向远方,那是狱王所在。
此刻,狱王面前,足足有三条大道之力波动。
人门这边恐怕想夺回,可因为忌惮苏宇他们,并未有行动。
苏宇也在皱眉!
别看炎火刚刚没对他们出手,可那不代表什么,炎火真对他出手,苏宇也没那么怕,炎火能杀鸿天和混沌之主,那是因为地门之力太强,压制了两人。
而地门之力,对于第四门的苏宇而言,压制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强!
苏宇只是不会运用门户之力,不代表无法抵御门户之力。
炎火真要对苏宇出手,不等他杀了苏宇,也许自己就燃烧殆尽了,这玩意,还是有针对性的!
这一刻的苏宇,更担心狱王那边给自己找麻烦!
三条大道一旦被狱王吞噬,都是36道强者的大道,虽然不算太完整,可狱王本就32道之上,当年还学过时光师的时光万道,她不会此刻开天吧?
一旦开天,实力更强三分,也许可以进入36道,甚至更强!
那她若是开天,是阻拦,还是不阻拦?
是去围杀她,还是不杀她?
这一刻的苏宇,也是眼神变幻不定,炎火的出手,未必是什么好事!
人门是死了一位强者,可也导致地门不再封锁,万界末日提前到来,给苏宇的时间不太足够了,否则,地门是不会轻易强行复苏的!
而且,也不会任由剩下的两位大圣降临的!
杀了鸿天和混沌之主,反而让局势更加难明了!
而此刻,苏宇身边,穹忽然闷闷道:“没找到开天剑,是不是在他大道中藏匿着?”
苏宇一惊!
没找到?
开天剑若是真被鸿天拿着,那……还真有可能被镇压进入大道之中了,可现在对方的大道,在狱王那边!
要知道,拉拢穹,全靠这些。
现在,开天剑没了,鸿天死了,那穹……不会跑了吧?
苏宇皱眉!
说实话,今日死了几位强者,他是几乎没捞到什么好处,捞了半条悲天大道,捞了半个不老根。
最强武魂之吞噬武魂
“万道石找到了吗?”
苏宇传音文钰,之前混沌之主被杀,他让文钰翻找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万道石。
这一次进来,本来就是为了夺取万道石,给人皇复苏用的!
虽然现在人皇利用长生竹恢复了,可万道石若是在,那最好不过!
文钰也有些抑郁:“不在!要不是人门还没给,要不……也在不老根中藏着,你自己找找看!”
没找到!
那若是在狱那边,狱那边的宝物就太多了。
苏宇迅速探查不老根,混沌之主修炼混沌大道,和一般大道不一样,不是呈现出大道,而是呈现出了核心本质,不老根和其他人的大道之力差不多。
苏宇深入探查一番,没发现。
微微皱眉,没有?
还是在狱那边?
苏宇看向远处的五位大圣,忽然道:“你们没把万道石交给混沌之主?”
此话一出,五位大圣中,那稍显书生意气的稷天,轻声道:“给了一枚当定金!”
苏宇了然!
给了一枚,剩下的没给,根据人皇得来的情报,是不止一枚的,那这么说,剩下的应该准备混沌之主强行杀出去再给。
这么说,这一枚,可能也在狱王那边!
狱王都没出手,倒是拿到了最多的宝物!
苏宇眼神闪烁了一下。
合着,咱们打了半天,打生打死的,都给狱王捡了便宜……
炎火,你可真行!
之前还稍微震撼一下,现在,苏宇暗骂一声,这家伙,死不足惜!
舔到最后,死了,换来一声笑?换来一滴泪?
你要是把宝物给我,我天天对你笑!
你要是喜欢狱王那款的,我把蓝天带来,你喜欢哪款的都有!
妖娆的,妩媚的,清纯的,冷血的,冷酷的……
你要啥有啥!
当然,现在说这些也迟了。
狱王那边,大概也不敢贸然动弹,此刻,苏宇这方和对方对峙,不代表大家会看着她吞掉宝物,然后跑去开天,强大自己。
人门不答应,苏宇其实也不答应!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和狱王,就不是一条道上的。
一个个念头闪烁,此刻,苏宇体内,一条条大道也在强化,吞了半条悲天大道,苏宇体内那条人道,蕴含了七情六欲道的人道,正在强大!
苏宇的窍穴,也在一个个融合。
朝36道进发!
苏宇没再说话,一口将不老根咬掉一半,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生命之力涌入体内。
天地中,苏宇一直都是死灵大道之力比较强,和死灵之主这边有点关系,上次融合了不少人的死灵大道,比如冥土他们。
此刻,混沌之主那股浓郁的生机之力,让他生死大道也在融合,平衡。
窍穴也在加速融合,99窍,100窍……
苏宇继续吃着,默默吃着,等着。
108窍融合成功,他必然可以踏入36道!
跨入了36道,他也不怕这些家伙。
短板还是在于,没有必杀一击!
缺乏一些自己擅长的独特大道必杀招术!
苏宇默默想着,天地虽然开辟了,但是,他的天地,和其他人稍有差别,他没有人皇他们那么明确大道主攻方向。
原本想打造宇宙文明之道,可苏宇崛起太快,对宇宙文明,感悟太浅薄!
空间和时间大道,了解的都不够深奥。
否则,空间困杀,时间强杀,一刀岁月老,应该是不错的杀手锏!
人皇的天地大道虽然没苏宇多,可他有专攻方向,苏宇此刻,倒是有些学而不精的意思了。
远处。
死灵之主也迅速判断了一下局势,后来降临的几位大圣,实力都相当强大,死灵之主也感应到了,其中恐怕有38道的大圣存在!
他也微微皱眉!
强攻地门,好像不是太好的选择。
把人门的强者,都给打出来了!
现在,万界当中,更是气息震荡,有灭世之兆,这也是地门冲击导致的,这下,恐怕有些麻烦了。
关键在于,地门开启,这些人,都可以进入万界了!
一旦将主战场定在了万界,苏宇他们会受到一些限制的!
冷酷少爷霸上穷公主
所以这一刻,死灵之主几人不敢走开,不敢放开这个缺口,任由这些人进入万界,地门不守了,他们还得守在这才行!
……
战场,瞬间停滞了下来。
人祖并未靠近苏宇他们,而是在不远处伫立,也没说话,就这么默默看着,仿佛旁观者。
人皇则是稍有复杂,看了一眼狱王那边,没有吭声。
五位大圣,一方面在观察苏宇他们,一方面也一个个盯着狱王那边,因为那几条大道,尤其是悲喜大道,是人门强者的!
不能让狱王给吞了!
他们的气息,也在锁定狱王,若不是有些忌惮苏宇他们,恐怕五位大圣,此刻要对狱王出手了!
片刻后,沉默被打破。
那酷似周稷,甚至是占据了周稷肉身的稷天大圣,看向苏宇他们,淡淡道:“狱王,可未必是你们一方的!苏宇,你可是和她有仇的!血海深仇!你忘了死了多少多神文修者了?还是说,当你强大了,昔年死去的那些多神文,都不值一提了?”
“还有,她杀了二月,可是都知道的!三月、四月……一直到九月,都在为你征战!你若不是有食铁族扶持,你苏宇,也走不到今日!”
稷天的话,句句诛心!
他淡笑一声:“当然,有奶便是娘!狱王若是强大了,你苏宇,也许也不介意再次接纳她回归人族,对吗?你若是杀了她,也许人皇他们会和你翻脸呢!几万年的兄妹之情,难道还比不上和你苏宇相交几日之情?”
“再说了,死去的都只是些小人物……用小人物的死亡,换来一位强大的助力,也许也符合你们的心意呢!”
他声震诸天,带着笑意,“悲喜生三道,都是36道强者留下,她吞了三道,再开个万道之天……你苏宇,恐怕都没她强大!”
稷天笑容灿烂:“还是狱王有手段啊!先和人皇他们假装翻脸,避开了三门算计,三门因为她和人皇他们翻脸,这才没算计她,甚至扶持她!再利用炎火的地门血脉,给她争取来了最大的好处!”
盛 寵
“而今,又因为兄妹情谊,人族未来……你苏宇,他人皇,也许还得继续扶持她一把!”
稷天笑容愈发灿烂:“狱,当代人杰!算天算地算人,可谓是谋划无双!甚至周也出手相助过,而周助她在地门站稳脚跟,原因便是因为抵御混沌之主和饕餮三位,免得他们联手,狱进入地门,可谓是一步好棋!”
稷天笑声很大:“真的好棋!去人门,必死!去天门……以她当初的实力,也必死无疑!她可不是死灵之主!唯独来地门,因为周在这,周也担心被地门强者围杀……扶持一位合一境崛起,倒是可以免去不少麻烦……”
稷天感慨:“厉害!太厉害了!苏宇,你看懂了吗?”
他笑容灿烂:“看懂了,你应该学学,这才是一位强者该做的算计!任何一步,都是稳扎稳打,一切人和物,都在她谋划之中,包括此刻的对峙局面,都在谋划之中!炎火刚为你们解决了一些麻烦……人皇是她兄长,你说,你苏宇要不要帮她一把,度过这个难关?”
“狱,不入人门,可惜了!”
苏宇继续啃食不老根,吃的嘎嘣脆。
他想了想,点点头:“你的判断……有点道理!”
没否认。
当然,他不知道稷天的说法准确不准确,但是,若是按照稷天的说法,一切都在狱的算计之中,那狱的确很厉害!
论天赋,她未必比得上武王。
可此刻,一旦开天成功,她可能一举成为超越文王和人皇的存在!
而付出的代价……很小,小的可怜,炎火死了而已!
仅此而已!
文王、武王、人皇这些人都被人算计过,唯独狱王没有,因为她当年叛出了人族,和人皇他们闹翻了,那三门也没必要替人皇清理门户。
这一步,要是算计,那才是真厉害!
是巧合,还是算计……苏宇不清楚。
若是当年狱就判断,人皇他们要倒霉,那苏宇佩服,真的佩服,手段太厉害,断定人皇不会杀她,又能摆脱三门桎梏……这手段,苏宇不服都不行!
默默发展,默默崛起。
进入地门后,也是如此,人祖为她出手过,帮她站稳了脚跟,否则,她刚来的时候,也不会如此顺利的!
苏宇吃着东西,如同吃着甘蔗,嚼动着嘴巴,看向狱王那边,笑了笑:“狱,你说,这位大圣说的有道理吗?”
稷天笑道:“我叫稷天!”
苏宇点头,我知道,看你和周稷一样,我就知道,但是,老子不喊你名字,你又能如何?
稷天和周稷是什么关系,苏宇不关心。
分身也好,彼此算计也好,还是其他,苏宇都不关心。
苏宇其实只想知道,狱王当年背叛人族,到底是不是因为提前感应到了危机?
没什么求证的心思,只是的确好奇。
若是提前感应到了……她怎么判断出来的?
她和人皇相处多年,人皇大道,对她真就没影响吗?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了那边,汇聚到了无间地狱。
门口的文王和武王,也在看着。
苏宇身边的人皇、文钰,也在看着。
当年,真的只是因为狱感受到了危机,提前叛离,划清了界限吗?
若是如此,他们更愿意去相信,狱,只是因为理念不合,和他们分道扬镳!
因为,这两者太不一样了!
不等狱王说话,稷天就笑道:“苏宇,还需要问吗?你不傻,文王他们也不傻!真要是理念不合而已,何须杀二月他们?真想走文钰的万道,她只要开口,你觉得,人皇和文王他们,会不去想办法,帮她讨要一些大道之力?”
“又不是非要剥夺全部大道才行!”
他笑容灿烂:“杀二月他们,只是给其他人看,给三门看,她狱,真的和人皇他们划清了界限!而不杀人族,不是因为人族不能杀……而是她敢杀人族……人皇他们必杀她!杀盟族,人皇和文王他们只能想办法帮着善后……可杀人族,你看看,人心一乱,那时候,她会不会被杀?”
“狱,太聪明了!”
稷天一声感慨:“真的,这些年,我其实想过,但是,若不是炎火这一出,我无法断定,这一切都是她的计划,可炎火这一出发生了……我断定,一切都只是计谋罢了!至于炎火如何被她心甘情愿地利用,那我就不清楚了,也许,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也许,这其中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否则,炎火好歹也是一代魔皇,怎么就轻易愿意为了她而去赴死?”
“人皇和文王他们,真的一点感觉都没吗?”
稷天又笑道:“也许,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相信这个三妹,会去背叛他们,只为了完成自己的计划……”
人门大圣!
这一刻,这位稷天大圣,才真正意义上,告诉了所有人,什么叫人心。
人门,最神秘,最擅操控人心!
而这一刻,所有人的思路,想法,都跟着稷天在走。
符合情理吗?
符合!
他们没听到炎火之前那番话,若是听到了,恐怕会不寒而栗,因为,狱,当年真的不知道炎火有地门血脉吗?
若是当年就知道……那有些东西,就很可怕了!
那也许从一开始,炎火就入了局!
一场持续了无数岁月的局,最终,以赴死为代价,为狱王夺来了她想要的东西!
而若是当年那是局……布局的自然是她狱王。
那星月之死……就不太寻常了!
星月的死,导致武皇后来被迁怒,武皇被迁怒,才换来了炎火的感激,否则,武皇无大错,以人皇他们的性格,要不是因为星月之死,迁怒了武皇,那一定会想办法去收服武皇,而不是镇压他,封印他,羞辱他!
而若是武皇真入了人族阵营,炎火如何报仇?
如何觉得心情开朗?
因为那样的武皇,在炎火看来,其实比死还惨!
所以,炎火自觉报了仇,才有了后来的感激。
这一切,苏宇此刻还没去想,因为他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炎火追随了狱!
若是知道,也许,苏宇会去猜想一些东西。
这一刻的苏宇,沉默不语。
而稷天,继续主导着整个局面,笑道:“苏宇,你是不相信?还是如何?那我再说一件更有趣的事,想要听听吗?”
苏宇淡淡道:“说就是了,嘴巴长在你身上,我还能拦着你?”
稷天笑了:“时光师文钰,当年修万道之天,其实很隐秘,几乎无人知晓,她又没开天,人前低调无比,知道她存在的人都不多,直到她出了事,文王去救援,才有一些人猜测到了她的身份,都不敢确定!你猜,人门和天门,当年如何想到,要利用时光师当饵的?我们都不知道她在谋划开万道之天,哪知道法会对她有极大的吸引力,这一点,你们没思考过吗?”
稷天笑容愈发灿烂:“你猜,当年有几人知道,她在开万道之天?记住了,当年不是现在,现在因为你苏宇的缘故,才被大众所知,时光册开万道之天,可当年,你要不要问问文王他们,有几人知晓这个秘密?谁会想到,文王的妹妹是个强者,还是个很有想法的强者!”
稷天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笑道:“文王、武王、明王、人皇、狱王。四王一皇,大概都知晓,除了他们呢?”
还有人知道吗?
有吗?
苏宇没有回头,没看文钰,而文钰,撇了撇嘴,也没说话。
有吗?
她若是没记错……没了吧!
哦,肥球知道的!
可肥球……嗯,宅狗,无数年都没出去过了!
而偏偏,就这样一位神秘无比的强者,被人算计了,甚至还知道,法一定对她有极大的吸引力,用法来钓时光师,算是用对了人,其他人,任何人,都很难钓到文钰!
这一刻,大家都心思万千。
人门大圣的手段,倒是可见一斑,连苏宇都忽然觉得……好有道理!
这四王一皇,一定有人出卖了文钰,是这样吗?
平时能说会道的苏宇,此刻就这么听着,仿佛在听故事。
而稷天,再次笑道:“再说一个有意思的事,虞、百战、月罗他们这些人,一直以来的想法,都是接引人祖周回归天地!一直都不遗余力地在推进这一切,甚至暗中联手,击杀强者,阻挡任何一方强大,防止人皇封印开启,不给人皇他们回归的机会,灭绝文王回归的希望……”
“为何让万界一直维持一个平衡?”
稷天笑道:“因为平衡了,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那就是,不会有强者提前归来,而不提前归来,狱王一脉就可以继续浇灌地门,让地门继续和血脉融合……否则,人皇回归了,所谓的狱王一脉,还能存在?既然无法存在了,炎火还能继续融合血脉进入地门?”
“可我现在想知道,人祖周,他想回归万界吗?”
稷天笑了:“他回去做什么?他回去了,没有地门阻拦,他就不怕人门找他麻烦?不怕天门找他麻烦?他来地门,是避难的!避难……他回去做什么?”
此刻,苏宇吃瓜一般,看向人祖。
人祖见他看来,缓缓道:“我从未让人接引我回归万界!”
就在此刻,稷天探手一抓,一人被他从虚空中抓住,稷天笑了笑:“还认识她吗?虞!”
他笑道:“虞,你说,你接引人祖,是人祖让你做的吗?”
此刻,虞有些虚弱的样子,不复当初的桀骜,听闻此言,有些沉闷:“是!我当年留守人境,一开始的任务是观察万界,守护巨人一族!直到有一日,我受到血脉召唤,前往地门附近,得到了一些人祖信息投射,让我想办法接引他回归万界……”
“而那时候,狱王一脉就在地门附近留守,所以我们很快达成了一致……不断浇灌地门,维持万界实力的平衡,任何一方强大,都要去削弱……”
“为什么呢?”
稷天笑道:“为何要削弱万界各方实力呢?”
虞沉声道:“因为一旦万界平衡被打破,不管是人皇一方回归,还是万族回归,都不会允许我们从地门中接引人祖这样强大的存在出来!所以,当年百战势大,人族强大,我便联手狱王一脉,震慑百战,最终将人族压制了下去,以免他们打破封印,迎回人皇他们!”
稷天笑了起来,“苏宇,听到了吗?你问问人祖,他投射过什么出来吗?早些年,地门没开,没地门血脉,你靠近地门,地门都不会给你靠近,投射个屁!你问问地门自己,人祖这些年,靠近过他吗?他会让人祖这样的36道强者靠近吗?既然如此……能投射影像过去,甚至欺骗虞的,通过地门还能让她深信不疑的……好像只有刚刚死去的那家伙了!”
远处,地门幽幽笑道:“周可没靠近过我,除了进来的那一次,现在看来……倒是很有趣啊!”
苏宇继续吃着不老根,别说,挺好吃的!
苏宇笑道:“稷天,你说了这么多,我给你总结一下!第一,时光师被算计,有人背叛了她,出卖了她,对吧?”
“当然!”
“第二,炎火追随狱,而狱接纳了,是因为他有地门血脉,这一点狱早就知道,甚至故意找机会,让炎火对她爱慕……这个机会如何产生的,也许也涉及了一些算计,是吧?”
“不错!”
“第三,当年她杀二月这些盟族,不杀人族,一方面是为了让三门知晓,她背叛了人族,一方面不杀人族是让人皇他们顾念兄妹情分,不会杀她,取了一个中间临界点,对吗?”
“对!”
“第四,万界维持了多年的平衡,哪一方强大,哪一方倒霉,是因为虞和狱王一脉联手,暗中维持这种平衡,而有人冒充了人祖,让虞误以为是人祖让他们这么做的?”
“不错!”
“第五,那若是今日没有这一幕……”
稷天笑了:“没有的话,地门就是算计的目标!你们的进入,也许还打乱了一些计划,不得不提前发动,要不然,地门复苏前夕,也许才是计划的开始呢?有人也许还遗憾,你们为何来的这么早,再等等,也许地门的天地都会被吞噬掉呢!”
苏宇摸着下巴,笑了:“而对人门出手,没对我们出手,是因为需要我们在这一刻,为她阻挡强敌?因为,毕竟这里有她的结拜兄弟在?”
“对,而且还顺手卖了一个人情给你苏宇,帮你算计了两位强者,你不感激一下?”
稷天笑容灿烂:“你说,我这些推断,是有道理,还是没道理?苏宇,你是聪明人!你和她也没任何关系,所以,你的脑子才是最清醒的,这话,说给人皇他们听,没用的!所以,我只说给你听!”
苏宇鼓掌!
笑道:“若是如此,那就厉害了!一场维持了无数岁月的大戏……稷天,你太坏了,为何此刻说这些,那不是功亏一篑了?”
稷天笑道:“只是为刚刚那个白痴觉得有些不值得罢了!否则,真给她成功了,其实也未必是坏事!甚至可以离间一下你和人皇他们,而我选择此刻揭露,只是觉得,一个傻子,如此死去,太过悲哀!”
“那我得感谢你?”
“那倒不用!”
稷天笑了:“我都说到了这份上,我们要拿回鸿天和悲天的大道,你会拦我吗?”
苏宇吃着不老根,笑了:“你能不能等我一会,等我进入36道,我再考虑一下?很快,三分钟,你先锁定她就是了,你看怎么样?”
稷天笑了!
而其他几位大圣,眼神异样,你……还真是嚣张!
苏宇笑道:“别这么看我,你们又拦不住我晋级!我这兵强马壮的,也不怕你们!所以,多几分钟,也没关系,不是吗?”
稷天轻笑道:“好,我等你!”
“不愧是老同学!”
苏宇哈哈大笑:“你是稷天也好,周稷也好,万明泽也好,反正,你都是我的老同学,还是老同学靠谱!”
稷天大圣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这一刻,整个战场,诡异的平静了下来。
而狱王,从始至终,都没说什么,因为,有时候说了也没任何作用。
在擅长操控人心的人门面前,在铁血无情,能说会道的苏宇面前,一切的解释,都是极其苍白的!
这一刻,所有人只能等待苏宇的决定。
他若是非要出手阻拦,人门无法阻拦狱王开天吞道!
他若是不阻拦……那人门五位大圣,轻易可以斩杀狱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