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 桃李不諳春風-第689章 王熙鳳的絕境分享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其一,无子。”
“其二,长舌。”
“其三,好妒!”
“其四,不守妇德。”
“其五,不孝。”
“其六,恶毒!”
“其七,盗窃!”
荣庆堂的厅内,贾琏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的话,也令屋里剩下的人面色紧张急促起来。
李纨见情况不对,已经带着姐妹们出了茶厅,往外头正堂躲避。
薛姨妈和李婶娘不便听贾家家事,也起身告辞离开。王夫人略送了送,又回来。
“你含血喷人,老祖宗,我没有……!”
王熙凤竟不知道贾琏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给她安上如此多的罪名,此时自然不会认,扑倒在贾母腿边,泣声倾述委屈。
贾母面容沉俊难看,戴着老花眼镜盯着贾琏的诉状。
诉状上,详细列举了七宗罪的理由。
无子,自然成立,长舌,这个难说,但是贾琏在诉状中列举了好几项王熙凤嚼舌根议论亲长的事……
好妒,这个没什么可说的,贾琏有发言权。至今贾琏屋里一个妾都没有,也是事实。
至于不守妇德,贾琏的意思是作为妻子,对他这个丈夫不尊重,甚至敢对他动手,大概也说得通。
但是后面三个罪名就大了。
不孝,恶毒,盗窃!
不孝,指的是王熙凤在贾赦的丧礼中不尽心,不尽力,以前对邢夫人也不尊重。
至于恶毒和盗窃这两宗罪的陈诉,令贾母见了都是面色一变,禁不住喝问贾琏道:“你说她下毒谋害你的孩子?还盗了大老爷的私库?”
贾母如何不惊心,下毒害人就不用多少了,就说那盗窃,可是在七出之列,是最有辱妇德的行径!更何况,还盗的是亲长的私产?
单是这一条要是成立,就已经是罪不可恕了。
所以,贾母虽为喝问贾琏,眼光却盯着腿边的王熙凤,见其闻言神色一变,贾母心下不由更沉三分。
贾琏冷笑一声,然后便继续泣声拜道:“回禀老祖宗,孙儿今日所言,但凡有一句不实,属恶意构陷,便叫孙儿将来死后下拔舌地狱!
此恶妇所犯七条罪状,多数皆在七出之列,孙儿实在对其忍无可忍,这才决意休妻。
只是念及贾、王两家乃是世交,她这些年服侍老祖宗也算是有些功劳,这才没有将此七条罪状尽数写进休书当中,也算是给她留下一点颜面……
还请老祖宗体谅孙儿之不易,也为我贾府安宁着想,去此恶妇!”
贾琏这话还算有些情理,令贾母也无反驳的理由,竟低头看着王熙凤:“你真的盗取了大老爷的私库?”
贾母问这句话,也不觉的有些寒心。
她犹记得,之前贾赦的丧事不济,贾琏就和王熙凤大闹了一回,最后是她看不惯,自己出了两万银子才将贾赦顺利安葬。
若是王熙凤真的取了贾赦的私库,却不肯出银子为贾赦办丧事,想想着实令人寒心。
“老祖宗,我没有,是他血口喷人,我没有……老祖宗,琏二就是厌恶了我,嫌我挡了他从外面带回来那**的位置,所以才编出这些话来,就是要将我撵出去,他好把那**扶正!
老祖宗,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下毒,也没有偷拿大老爷的私库……”
王熙凤哭的也伤心,总算还有几分心智,为自己做出了有力的辩驳。
贾母想了想,知道事关重大,不能不慎重,便问贾琏:“你可有证据?”
王熙凤此时的样子,着实有些狼狈,令贾琏看了心中不觉觉得好出了一口恶气。
但他并没有手软的意思,他立誓今日一定要将这个祸害除了!
其实在她心中王熙凤还有另外一条在七出之列的罪名,就是淫佚。他早就怀疑王熙凤和贾宝玉有不清楚的关系,但是他却不敢抖露这一条。
贾琏是很聪明的,他知道要是他敢牵扯到贾宝玉的名声,不说贾宝玉会收拾他,就说贾母和王夫人,也定然不会支持他半分,说不定还会合起伙来颠倒黑白,让他的计划全部落空。
不得不说,从这一点上来说,贾琏还是很明智的。
“老祖宗,孙儿绝非诬蔑她,孙儿是有人证的。
我父亲的私库原本是埋在我们那边的后院里,不知道她怎么就知道了,我父亲死了的第三日,她就带着平儿,还有她房里的秋婆子还有刘婆子,乘着夜色给悄悄挖了回去。
为了封口,她还给了秋婆子和刘婆子每个人各五百银子。
如今刘婆子已经被我捆了,可惜府外有宝兄弟的亲兵看着不让其他人进来,要不然孙儿就将她押进来了。老祖宗若是不信,只管派人将其传进来一问便知。
甚至,老祖宗若是想要找证据,也简单的很,只需要派人到她和平儿的屋里一查就知道了,那么多的金银财物,她们也藏不到哪儿去!”
你叫贾琏如何不怨恨滔天?当初他为了凑银子,可是将家里家外全部翻遍了,值钱的东西也当的差不多了,可是王熙凤呢,偷了原本该属于他的银子不说,还一毛不拔,冷眼看他笑话!
难道在其眼里,他真的是个可笑的乞丐??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熙凤听说刘婆子被贾琏抓住,心下彻底凉了,面色也不禁露出惊惧之色。
到底她也只是个内宅女人,以前是仗着王家和贾母等人的势,所以天不怕地不怕。
如今看见贾母和王夫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她,她再也坚持不住,身子有些瘫软下来。
她已经想到,要是她真的被贾家休回家。那她该怎么办?
因为之前的事,她已经和哥哥王仁闹了矛盾,如今回去,他岂不嘲讽挖苦她?
舅舅王子腾又不在京城……
猛然回头,王熙凤才发现,京城虽大,她竟一时有举目无亲之感。
贾母见了,心中有些不忍,又恨其不争,叹了口气,招过边上的周瑞家的和林之孝家的,道:“你们去将平儿,还有那秋婆子和刘婆子一起找来,至于……”
至于抄王熙凤的家底,贾母还有些下不了决心。
因为一旦这么做了,若是真的查出赃物来,就算她也没有办法再袒护王熙凤。
这是要彻底放弃她。
贾母又想起王熙凤昔日的好处来。
王夫人见贾母迟疑,便轻声道:“老太太,就依琏儿的意思,派人去查一查吧,不管如何,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总得有个结局。若是最后查出来是个误会,如此岂不好?”
“太太……?”
独家婚宠:军少,来一战 我爱笨猫
王熙凤愣愣的看着王夫人,忽然心如死灰来。
她自问她从来没做过对不起王夫人的事来,以前王夫人害她的事就算了,如今她落难,王夫人作为她的姑妈,不说袒护她就罢了,为何还要落井下石?
贾母瞧了王夫人一眼,点点头,“便依太太的话吧,林之孝家的,你亲自去查一查……”
……
正堂内,姐妹们都焦急的观望着那边的动静,却又不敢进去看。
贾琏和王熙凤的事情府里大多数人都知道,却不知道,为何突然就闹到这一步了。
休妻可不像是后世的离婚那么简单,不但女人的名声会被毁,就连休妻的贾琏,甚至贾家的名声同样会受影响。
所谓男子可以随意休妻,根本是不存在的,除非是那种完全不要脸面的破落门户!
所以说嫁女儿之前,一定要选好人家就是这个道理。
休妻对大户人家来说,不是小事。
抛开这一点,王熙凤除了性格张扬一点,平时对她们姐妹们,还是挺不错的。
就连邢岫烟和宝琴几个来客,这些日子以来都或多或少受到过王熙凤的照应,所以,看见王熙凤落难,她们都不忍心。
但无奈的是,这种事没有她们的发言权。
“王爷回府了!”
院外一声飞驰的娇声呐喊,惊起了堂内众人。
大家一起涌至门口,借着正院四周高挂的灯笼,果然就看见对面穿堂内,贾宝玉领着两人走了进来。
黛玉、湘云和迎春三姐妹赶忙迎过去,却见贾宝玉张开双臂,做出要抱人的姿势,吓得黛玉几个赶忙侧身躲开。
贾宝玉一把抱起不知道是来不及躲还是不想躲的惜春,笑道:“一个多月不见了,小惜春有没有想我啊?”
“二哥哥,你放我下来吧,好多人瞧着呢……”
惜春红着脸,看了一眼后面廊上的李婶娘和薛姨妈等人。
皇女逼婚记:夜帝太腹黑
误入豪门,霸道总裁赖上身 方糖qo
贾宝玉也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了好几个生面孔。
这就是晴雯小妮子眼中的一把子四根水葱吗?比喻果然恰当!
李婶娘早听说过贾宝玉的名号,此时看贾宝玉望过去,再也忍不住,牵着李纹和李绮就快步上前来,盈盈拜下:“民妇见过王爷。”
邢岫烟和宝琴对视一眼,也跟上脚步,在李纹李绮身后一同拜下:“见过王爷~”
声音清脆中夹杂着蠕蠕的味道,很是好听。
贾宝玉也不及多想,伸手扶李婶娘起来,笑道:“婶娘不必多礼,既到了我们家,便是我的贵客,岂有让贵客拜我的道理?
几位妹妹也起身吧。”
“谢王爷……”
李婶娘心头有些纳罕,原以为贾宝玉当是日理万机之人,就算贾家曾派人告诉过他家里来客,其也未必会留心。
却不想,竟然一见面,就能知道她的身份来。
看来她们家里的传言不假,这位小王爷,果然是平易近人且细心之辈。
不等贾宝玉与大家多说什么,探春上前来道:“二哥哥,琏二嫂子出事了,你快去瞧瞧吧,就在老太太的茶厅里……”
在探春等人眼里,贾宝玉行事是最公正的,又有权威,只有他或许才能救得了王熙凤。
贾宝玉点点头,与薛姨妈和李婶娘道:“还请姨妈和婶娘先到正堂休息,待我去那边瞧瞧回头再来问安。”
李婶娘连忙摇头,言说不敢。
薛姨妈则笑道:“快去吧……”
于是贾宝玉放下惜春,顺势扫了黛玉等人一眼,带着陆诗雨往茶厅这边来。
茶厅这边很安静,只有一个女人的啼哭声,细听,竟是王熙凤的。
王熙凤的哭声她听过一回,就是那次药方的事情,王熙凤哭着来找他告状的时候。
这是第二次。
“宝玉你回来了?”
看见贾宝玉,贾母和王夫人都很激动,连忙站起来迎过来。
贾宝玉与她们见了礼,然后便笑问:“老祖宗,你们这是?”
贾宝玉的眼神在厅内之人的身上看过,在看向贾琏的时候,贾琏赶忙一缩脖子,然后露出一个讨好的,勉强的笑容。
王夫人连忙道:“不是什么大事,宝玉,这些日子也累坏了,正好家里的姐妹们也想你,你不如去前头,与她们说说话解解烦闷,我们一会就过来……”
贾宝玉摇摇头,笑道:“太太这么说我可就伤心了,难道因为我如今多了一个身份,太太就不当我是自家人了,所以我不方便再参与家里的事?
既是如此,那我出去便是。”
贾宝玉笑意绵绵的话,令贾母和王夫人眼神焦急起来,连忙道不是。
开什么玩笑,她们怕的就是贾宝玉回头不亲近她们,岂有把他往外推的道理?
至于王夫人不想让贾宝玉掺和这件事,只是因为她有些怀疑贾宝玉和王熙凤或许有什么联系,不想他趟进来。
这也就是她为何不帮王熙凤的原因。
站在她的立场,她觉得,贾琏要是真的把王熙凤休了,并不是一件坏事。
她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名声,家里的名声着想。
太古圣王
她不会承认,她现在身份越来越尊贵,却每次看见王熙凤,心里都会不舒服……
贾宝玉不走,贾母和王夫人不好再说什么,索性将贾琏控诉王熙凤的诉状交给贾宝玉瞧。
贾宝玉随意瞧了一眼,前面几条都算不得什么,不过是凭嘴巴说的事。
很显然,真正的罪状,就是下毒害人和盗取贾赦埋的私产两件。
说实话,这两件贾宝玉都相信王熙凤或许真的做的出来。毕竟其机关算尽太聪明的评价可不是白来的。
拿贾赦的银子这事在贾母等看来是大事,但是在贾宝玉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要是她也和王熙凤一样好的运气,他也会这么干的。
那老家伙的东西,不拿白不拿。
贾宝玉就在意她是不是下毒这一点,这意味着以后该怎么敲打她,打多重的问题。
当然,这是他和王熙凤的事,却没有道理让贾琏这个外人来干涉。
而且,他警示过贾琏不许再到这边来,他却屡次三番违戒,过来生事,这一次,就彻底把他这个麻烦解决掉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