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表小姐 愛下-第二百零八章 看看推薦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永城侯府治下并不是十分的严格,有好多事别看被传得像是在造谣,可过段时候你再看,却是真的。
王嬷嬷被那小丫鬟的话震住了,想着这小丫鬟原是永城侯府派到她们这里来扫院子的,忙从兜里掏了一块碎银子塞到了她的手里,把她拉到了一旁偏僻的角落,温声问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怎么我们这边一点音信也没有?你也知道的,施家表小姐和我们家小姐不怎么能玩到一块儿去,她会不会是话赶话的,说错了?”
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虽说王晞不准备留在京城,可若是王晞在京城的时候传出和谁有私情,说不定别人还以为王晞回蜀中是在京城呆不下去了,那可就太让王晞没面子了。
那小丫鬟被王嬷嬷又是银子又是温情的一通收买,立刻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王嬷嬷:“说是那边的小丫鬟无意间从镇国公府过来送嫁衣的婆子嘴里听到的。那婆子想看看表小姐长什么样儿,还拿了银子贿赂晴雪园的丫鬟呢?这才被单嬷嬷发现,被身边的小丫鬟说漏了嘴,告诉了施家表小姐。施家表小姐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王嬷嬷听她说话都着急,想着难怪都快到了要放出去的年纪还只能当个洒扫的丫鬟。
她只好问:“镇国公府过来的婆子都说了些什么?怎么会说我们家小姐要嫁给他们家二公子?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家小姐和施家表小姐不怎么能玩到一块儿去,会不会是施家表小姐话赶话,说错了?”
那小丫鬟还没有抓到重点,依旧在那里絮叨不说,神色间还浮现出说三道四的兴奋:“施家不是落魄了吗?施老爷秋后问了斩,那尸首还是镇国公府帮着收殓的呢!施小姐不要说陪嫁了,就是现在的吃穿嚼用都是由我们家太夫人屋里出的。我们家太夫人心肠可真好,把自己的棺材本都拿出来给施小姐做了陪嫁。
“可陪嫁好凑,这嫁衣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的。
“特别是施小姐要嫁到镇国公府去,要是连件好一点的嫁衣都没有,岂不是打镇国公府的脸?
“长公主可怜她,就出面帮忙,请了宫里的针工局的姑姑们帮忙,日夜加工,给施小姐定了件嫁衣。
“长公主身边的婆子那都是跟着长公主见过世面的,等闲人家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来送嫁衣的时候说话也不怎么客气。
“我听晴雪园的姐妹说,坐在那里一边磕着瓜子,一面说着闲话,一面等着施小姐试嫁衣。连个服侍的人都没进去,还是施小姐自己身边的单嬷嬷在她身边服侍。”
这些事谁不知道。
偏偏侯夫人要面子,永城侯这个姻亲不出面给人施老爷收尸,镇国公府只好出面给这个不怎么喜欢的亲家出面置办了棺椁。
要是别人,肯定会感激不尽。施珠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好像镇国公府应该的。
她们几个管事的嬷嬷私底下说起来,都对施珠颇为寒心,不敢往她身边凑。
至于什么“太夫人用棺材本给施珠置办了陪嫁”,全是侯夫人自己放出来的风,完全就是因为永城侯记恨自己的母亲补贴施珠,对婆婆早就不满的侯夫人适时出手,摆了太夫人和施珠一道而已。
也就只有那些自己没什么主见的丫鬟、婆子相信了。
王嬷嬷不得不再次打断了那丫鬟的话,道:“那又怎么说起了我们家小姐呢?”
那丫鬟立刻露出个与有荣焉的笑容,道:“这不是与那嫁衣有关吗?据说这嫁衣还是薄六小姐挑选的样子。薄六小姐还说了,不如我们府里表小姐的好看。”
几句话让王嬷嬷更一头雾水,细细地问了那丫鬟半晌才弄明白。
原来就算是针工局的绣娘,也没有在那么短的时候里绣出一件精美的嫁衣,就想起了前些日子薄六小姐进宫时要求绣的一件大红色遍地金的丹凤朝阳的通袖袄儿,说是薄六小姐见王晞穿过一件大红色遍地金绣折枝花的通袖袄儿,就想做件差不多的,和宫里的绣娘们商量来商量去,定了丹凤朝阳的样子,结果绣出来薄六小姐不满意,觉得怎么也没有王晞的那件好看,就那样放在那里。
禁果花 苏一一
照着针工局管事尚宫的话,这衣服绣得精美,三十几个绣娘用了快一百天才绣完,改一改,就是件非常好的嫁衣了。
长公主和江太妃看过都觉得挺好。
爱情控制手 不认识的熟知
施珠的嫁衣,就是由那件被薄六小姐觉得不如王晞通袖袄的衣裳改的。
几个婆子其中一个是跟着长公主进宫办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原来也只是觉得永城侯府的这位表小姐厉害,能让薄六小姐都跟风,可这世上擅长打扮和喜欢衣饰的女子太多了,像原来最被皇上宠爱的淑妃和现在最被皇上宠爱的宁嫔,都是这样的女子,偶尔有人冒头压了薄六小姐一头,那也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事。
可长公主亲口跟庆云侯,不是,是庆云伯太夫人看似诉苦实则递话的说起陈珞儿子不由娘,看中了永城侯府那位王家表小姐,她虽觉得不好,可没有母亲拧得过孩子的,到时候也只能认下的话,让她们这些身边服侍的都大吃一惊,就想看看王晞长得什么样儿,是个怎样的人?
王嬷嬷听得目瞪口呆,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甚至生出几分心慌来,只想快点打发了这丫鬟,好找王晞、找大掌柜的说说。
那丫鬟却是个没什么眼色的,觉得拿了王嬷嬷这么多的钱,那肯定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王嬷嬷,拉着她的衣袖不让她走不说,还道:“单嬷嬷也不可触施小姐的霉头,是单嬷嬷身边的丫鬟说漏了嘴,单嬷嬷和丫鬟都被打了不说,听单嬷嬷的意思,送嫁衣的那几个婆子当时只是嘴上说说,到底没敢惊动王小姐。可那几个婆子也说了,下次来的时候,不管是找个什么样的借口,也要瞅一眼王小姐。你们可得当心了。我听人说,像他们这样的婆子,眼可利,嘴可缺德了,捧高踩低的,什么奉承的话都说得出来,什么苛刻的话也都说得出来的。”
王嬷嬷懒得和这丫鬟多说一句。
奉承也好,苛刻也好,那不都得看主家的眼色。
主家不把人当一回事,自然是苛刻一些。主家要是喜欢,谁还敢不奉承。
这是内宅大院的常事,这丫鬟还看不透,有什么好说的?
她笑眯眯地谢了这丫鬟,道:“她们还要来的吗?”
那丫鬟连连点头,道:“施小姐嫁衣大了一点,拿去改了,这两天应该就得改好送过来了。”
那几个婆子想来看王晞最终却没来,可见是有所忌讳的。而能让她们忌讳的,只有长公主的态度了。
可见长公主还挺看重王晞的。
不管是不是因为所谓的婚事看重王晞,对王晞来说都是件好事——万一这话传话的,婚事什么的都是谣言,她们想洗白也容易一些。
王嬷嬷打定了主意,三言两语就打发了那丫鬟,急匆匆地去了王晞那里。
王晞还在那里和白果商量着烧锅子的事:“京城吃的都是什么羊?我们那边最好的是滩羊和靖远羊了,特别是靖远羊,肉质又细嫩,味道又鲜美,就这样随便煮煮,洒点盐巴都很好吃了。再就是简阳的羊了,做汤最好,用茴香、八角、花椒、豆瓣酱烧,最好吃不过了!”
她说着,仿佛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似的。
白果捂了嘴直笑,道:“这边说是吃河套的羊比较多。至于好不好吃,我也没有吃过。但上次春风楼烧的那个红烧羊肉,不知道是用什么羊烧的,没有我们那里的简阳羊肉好吃。而且他们这边都喜欢吃涮锅子,说不定河套的羊就要涮着才是最好吃的。”
“有道理!”王晞若有所思地点头,就是烦恼,也是烦恼什么样的羊肉好吃。
王嬷嬷到了嘴边的话突然有些说不出来。
她不想破坏王晞此时的好心情。
王嬷嬷想了想,转身去找王大掌柜。
王晞还在这里和白果说着吃什么羊好。
施珠在屋里却被气得坐立不是,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着。
“怎么可能?肯定是她们听错了!”她喃喃地道,表情显得有些无措,“长公主不可能让王晞嫁给陈珞,最多也是做个小妾。陈珞可是长公主唯一的儿子。还有镇国公那里……”
她停住了脚步。
剑弑八域 隔岸观彼岸
是啊!还有镇国公。长公主和镇国公不和,只要是长公主同意的,镇国公必定反对,何况儿子的亲事。她嫁过去固然不好,可王晞比她身份更不如,除了钱,她可是什么也帮不上。
可谁缺钱镇国公府也不可能缺钱!
重生之学生时代
绿茵锋魔
施珠有些狰狞地笑了起来。
她虽然不知道陷害陈珞不成镇国公会怎么惩罚她,可王晞嫁陈珞,镇国公肯定不会答应的。
而镇国公比施珠得到消息可早多了。
他觉得这门亲事还可以。
至少陈珞没有了妻族的助力。
最好这件事还能成。
陈璎的妻子不行,陈珞的更差,也算是半斤八两了。何况陈璎还可以不动声色地换个妻子。王家是蜀中巨贾,陈珞想换妻,可没那么简单。
他打定了主意袖手旁观装不知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