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大夢主笔趣-第六百九十四章 異變突生!鑒賞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瞧着不像是什么厉害法阵,看这样子,感觉是像吸取天地灵气,为诸位高僧补益的。”白霄天依言查看后,也觉得有些奇怪,随即向沈落传音回道。
毕竟这里的高僧不全都是修行众人,还有不少凡俗之人,这法会一时半会儿肯定完结不了,若一直枯坐高台而没有补益的话,这部分人未必能够撑得下来。
“也有可能,看看再说。”沈落回道。
说完之后,他便放弃了打坐,而是闭目凝神,全心注意着广场下方的变化。
禅师们一个接着一个讲解佛经,有的言语深入浅出,浅显易懂,有的则晦涩难明,高僧们虽然都听得懂,四周百姓就有些听不明白了。。
等到禅儿讲经的时候,因为他如今只是凡俗之人,嗓音稚嫩且轻柔,还是通过身下法坛中的法阵运转,才将他的声音传扬开来。
他讲解的是流传极广的《般若心经》,虽然众人几乎全都听过,但由心所生之相却各不相同,禅儿的一番讲述下来,化繁为简,娓娓道来,令许多百姓心中疑惑顿解,就连不少高僧也都听得连连点头。
沈落虽然一直在留意周遭变化,可对一些精妙的讲经之语却没有错过,只是听了一圈下来后,他发现了一件有些奇怪的事。
那些被林达禅师点到的僧人们,无一例外全都是其他各国的僧人,而出身圣莲法坛的禅师却没有一个讲过。
有此疑问后,沈落便着重去观察了这些人,结果就发现龙坛和宝山这些人,不管是谁讲经时,他们都始终闭目,口中默默吟诵着什么,不曾看过任何一人,也不曾有过丝毫神情变化,这让沈落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在他打算将这疑问说与白霄天时,就听林达禅师说道:“龙坛禅师,对于大乘佛法,你有何见解?”
“弟子愚见……”龙坛禅师闻言,便开口讲述起来。
“看来是我想多了……”沈落见状,心中暗自苦笑道。
然而,就在他心中念头刚起的时候,异变陡生。
高坛之上,龙坛禅师忽然说道:“诸般妙法,皆是梦幻泡影,与其求法,不如入道。圣莲法坛诸位坛主,此时不动手,还待何时?”
其话音一落,十六位圣莲法坛僧众纷纷抬手朝前推出一掌,口中吟诵起一阵幽冥鬼语般的低诉声响。
只见其手掌之中各自浮现出一个血红色的“鬼”字,一道道血红气息从其身上发散开来,如一根根红色丝绸一般,将一座接一座讲经法坛串联了起来。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那一座座高耸的法坛上纷纷被红光侵染,如同一个个硕大的红色灯笼在广场上亮了起来。
一层红色光罩笼罩住法坛顶部,将所有登坛讲经的禅师全都关押在了其中。
陀烂禅师见状,抬手做了一个拈花指诀,口中轻诵一声佛号,朝着前方猛然拍出一掌,其背后顿时浮现出一尊佛陀虚影,同样做拈花击掌状。
光掌过处,金光暴涨,一道硕大的佛掌手印重重拍击在了红色光罩上。
“轰”的一声闷响传来,红色光罩剧烈一震,引得整座法坛猛地摇晃了起来。
然而,等到震荡平息,那红光震颤的光罩全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倒是陀烂禅师自己受到巨力反震,口吐鲜血,瘫倒在了光罩内。
另一边,同样也有其他修行禅师出手,但结果无一例外,全都是和陀烂禅师一样的下场,那光罩结界根本无法从内部打破。
就连身在最中央法坛上的林达禅师,也同样被拘禁在光罩之中,只是他神色平静,依旧做捻指诵经状,并不为外物所扰。
禅儿略有有些不安,站在法坛边缘,朝着下方探头望来,就看到沈落正仰着脸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他心中稍安,便当即又盘膝坐了下去。
白霄天见状,手腕一转,掌心金光一闪,浮现出一柄佛门金刚杵,一头浑圆,一头尖锐。
只见他单手握住金刚杵正中,另一手并指在杵尖上轻轻一抹,一道浓郁的金色光芒从中亮起,其上顿时发散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
“佛法普渡,金刚破魔!”
其口中一声低喝,手中金刚杵顿时绽放出灼热光芒,朝着身旁的高台上重重刺了下去。
“砰”的一声响动。
法坛上笼罩着的红色光芒剧烈一颤,与金刚杵上的金光剧烈冲突,两者仿佛势成水火,彼此强烈冲撞着,激荡起阵阵波动涟漪,整座法坛也随着那股力量剧烈震颤起来。
白霄天见状,冷笑一声,单手一掐法诀,再次朝着金刚杵上猛然一拍。
金刚杵上顿时浮现出一串梵语符文,尖端处金光一扭,化作螺旋之状,穿透之力顿时倍增,直接刺穿了法坛上的红色光芒,眼看就要将法坛击穿。
可就在这时,一声惨呼从高空传来,禅儿身子趴在法坛边缘,嘴角溢着血迹,脸上神情十分痛苦。
沈落见状,连忙一扯白霄天的肩膀,将他从法坛旁拉开,阻止了他继续施法。
“沈落,你……”白霄天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落打断了。
“这法阵很是古怪,牵扯着阵中之人的性命,你方才若是继续破阵,只怕阵破之时,便是禅儿丧命之时。”沈落说道。
官场风流
“什么?”白霄天诧异道。
可是当他看向四周时,其他禅师随行的护法僧人也都在纷纷出手,试图救出同寺的禅师,结果也全都以失败告终。
同样的原因,并非是这法阵牢不可破,而是一旦强行攻破法阵,就很有可能伤及阵中禅师们的性命,他们投鼠忌器,不得不放弃对法坛的攻击。
围在外面的百姓们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父王,禅师们这是怎么了?”祁连靡倚在父亲怀里,有些疑惑道。
作为国王的骄连靡自然已经看出了不对劲,他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而是小声嘱咐身边侍卫带王后和一众王子离开。
王后等人尚不明所以,正疑惑间,就听到法坛上有人高呼道:“龙坛禅师,你这是做什么?怎敢布阵囚禁林达禅师和诸位大德高僧?”
他这一声高喊,算是解了围观众人的疑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