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百八十七章 論功尊名位讀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一语说罢,便又从袖中取出一封呈册,道:“关于此番斗战,林某对照过后,拟了一份表册,诸位同道之功,皆已是罗列其上,请诸位廷执过目。”
他把呈册轻轻一送,此物顿时化作十余道流光,分别落到了各个廷执身前案上。
众廷执拿来看过,见其中论功第一,自当便是张御,其次乃是尤老道,瞻空道人,再次则乃是正清道人及严若菡等人,再往下数,便是各玄尊。
这里面记载很是详细,每一名玄尊在外斗战时的所作所为,都是列布其上,没有丝毫遗漏。
只是这里面并不陈列陈、武、林三位廷执,这是因为对于廷执自有另一套评判。不是以寻常功过来论了。
而此番抽调参战的诸弟子也不在此中,待廷上确认功过之后,由得各洲玄府自行褒赏。
武廷执看过之后,合上呈册,问了一句,道:“林廷执,此中可有遗漏么?”
林廷执又道:“表中功论,乃是取阵中过往之机映照,再有明周在一旁印证,还请了竺廷执、韦廷执两位一同督正,不会有丝毫之偏差。”
首座道人道:“战事了结已有多日,今回廷议,便将此事议定。”
神鬼医生 公子五郎
众廷执皆是称一声是。
此番叙功,由低至高评议,廷上诸廷执先叙各位玄尊之功,而后再是逐次向上。
大多数玄尊此战都是落于阵机之中,与众同进同退,所以这些都很好评判,很快就有了定论。
在这其中,还有几名是被孤阳等人杀灭在世之身的寄虚修士,在论评到这几位后,首座道人言道:“这几位玄尊有大功于天夏,当得设法早些接引他们归来。”
傅玉阶、袁勘等人早前是在上宸天失去了再世之身的,不过上宸天已是崩塌,归来也会落在虚空乱流之中,这就需玄廷接引了。
林廷执、竺廷执都是回应道:“我等当会安理好此事。”
叙过众玄尊,则便轮到严若菡、正清道人等人了,论及严若菡时还好说,因为这一位女道一心潜修,对于参与俗务名位并无多少兴趣,所以这一次功赐玄粮般已足够。
不过论到正清道人时,钟廷执却是站了起来,稽首道:“首执,诸位廷执,正清道友托我一言,他愿意去下方镇守一洲。”
众廷执一听,便知正清这回是对着廷执之位而来的。
只是正清道人此前因为曾被逐出玄廷,所以过往功绩皆是不取,现在虽然重返玄廷,并立下有大功,但是想要重取过往之权柄,那唯有一切重头来过。
陈廷执问道:“如今诸洲各宿可有合适镇守之地?”
林廷执道:“内层暂无空缺,外宿西方七宿和东方七宿之中各有一位镇守已近挪位之期,皆是一个去处,不过若是正清道友愿意等待三四十载,当能有更多空缺,此事还需问一问正清道友自家之意。”
首座道人道:“既如此,此事可容后再议,先议余下道友之功。”
众人皆是称是。
下来评叙的乃是尤老道和瞻空道人,前者亦是不欲出来做事,只是想着潜修,并主动表示,玄廷若有赐赏,那只需给予玄粮便好,余者他也不要,故是他这里倒是好处置。
而瞻空道人,这一次虽然整场征伐都没有去到前方斗战,可在他背后转挪调运元都玄图,使得天夏布置在上宸天和万曜大阵的战力可以拧合为一体,对于此战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不夸言的说,若少了其人主持这镇道之宝,天夏之胜算至少降了半数,而其人更是以此宝及时救护了不少同道,所以将他功劳列在尤道人这一等次之上,并无人觉得不服气,反还觉得稍加委屈了。
瞻空道人是有名位在身的,只是这位也是表达了俗务太多妨碍修行之意,故是决定下来,除了该给的玄粮,还在清穹云海之上赐予道宫一座。
而待得将这两位功劳叙毕,最后要评叙的,便是张御之功了。
韦廷执这时言道:“方才林廷执呈上的,罗列的只是此番斗战之中张守正的功绩,不过……”
他又言:“韦某此间有一言,张守正不止有此番功绩,此前更有平定元都派内乱之功,由此往上溯及,更还有不少功绩未曾理定,现在俱是已整理在此,还请各位廷执过目。”
花间 玉箫箫
说完之后,他将这一份表册同样传递到了诸廷执座中。
风道人看过之后,确认不曾有遗漏,他想了想,在座上开口道:“诸位廷执,过去评议张守正之功时,曾言战事未定,说是留待战后并叙,所以一直拖延到了如今,现下战事已定,合该有一个定论了!”
竺廷执看着这份功册,张御过去之功劳,一桩桩一件件记载的都是十分详细,他颔首道:“纵观张守正过去所立功绩,堪称显赫,不表不足以显我天夏之威信。”
戴廷执亦道:“张守正之功,非只是我玄廷,众位玄尊还是诸洲同道乃至天下子民都是知悉,此时确然该有一个公允之论了。”
众廷执对此皆无意见,要说张御此回之作为,他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确怎么褒扬也不为过。
首座道人言道:“诸位廷执以为,该予张守正何等褒奖,方得以彰配其功?”
玉素道人在座上言道:“张守正自一人镇守大阵,为我覆灭上宸天争取了到了充裕时机,前后更是镇杀两派四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当得上以奇功来论,故我建言,”他看向诸廷执,“当提张守正为玄廷廷执!”
首座道人看向座下道:“诸位廷执之意呢?”
座上大多数廷执对此都无反对之意,张御所立之功的确堪称奇功,而且张御此刻已是摘取虚实相生功果的修道人了,这等人物天夏此刻也没有多少,若不给一个廷执之位,那也是说不过去的。
崇廷执这时站了起来,出声道:“论及张守正之功劳,确然颇大,但有一事,崇某却需言说。”
待得众人看来,他继续道:“此前陈廷执建言之下,赐予了张守正大道之印,助他摘取了上乘功果,已然尝补了一份前功,不当再把这些算在其中,而应当分开议叙。”
风道人一皱眉,他立时出声反驳道:“崇廷执此话不对,这却是混淆了前后之因果了。”
他正声言道:“当初陈廷执呈请廷上赐下大道之印,是因为情势紧急,需得一人去堵住两界通道,可若临时抽调人手,难免会使上宸天这处力量不足,从而导致战事延长,徒增变数。
张守正是在玄廷旨谕之下成此道法,是玄廷托他以重任,是临危受命,而并非是他自身之求请,亦非出于廷上之恩赏,此岂能混淆来论?
也就是张守正不负众望,成功摘取了功果,并守住了两界通路,可这并非什么理所当然之事,若是张守正不得成就,莫非崇廷执还要因此苛罪他不成?”
崇廷执看了看他,道:“风廷执好口才。可大道之印确然是赐给了张守正,此乃无可辩驳之事实,若是张守正不得成就,玄廷自不会追讨,亦不会苛责,可他成就,乃于他个人亦是得益,而今再于此上论功却是不妥了。
我问风廷执一句,在这其中,莫非就没有玄廷运筹帷幄之功么?崇某所言,只是认为不当将玄廷之功合算在张守正私功之上,而当分开论断!”
风道人以往从不与人争辩,而这回却是毫不示弱的回应道:“此番征战,都是由得玄廷筹谋主划,调遣排布才是得此胜战的,按崇廷执言论,玄廷才为主功,诸玄尊则次之,莫非崇廷执是想要削夺众玄尊之功么?”
崇廷执道:“我从未如此说过。”
风道人道:“既如此,崇廷执又为何独苛张守正一人?”他转向众玄廷,“何况当日廷上,并未说是以大道之印来报补张守正过往之功,此还有玄廷廷决为证,”他目光再瞥向崇廷执,“崇廷执此番说辞,莫非是想推翻当日之廷决不成?”
家田
陈廷执沉声道:“当日廷决,此事已有定论,崇廷执不该拿此再来言说。”
首座道人颌首道:“玄廷之策能得善用,乃是我天夏上下同欲使然,我等勘证大道在前,合该指道辨行,敢为众先,却没有与下争功之理,而当日廷决确未言及功赐换印,崇廷执,此番言语,今后不必再提了。”
杨小花失落沙洲 闲语话诗情
崇廷执打一个稽首,道:“是。”
钟廷执见崇廷执坐了回去,他却是站了起来,稽首道:“首执,诸位廷执,张守正确然立下了奇功,当我有一言不得不提。”
玉素道人冷嘲一声,道:“钟廷执对此也有不同见解么?”
钟廷执摇头道:“钟某并不反对拔擢张守正为廷执,只是有一桩与此相关之事却需言说,”他道:“既荐张守正为廷执,那么张守正常摄守正之位,还有那东庭镇守之位,是不是也该当卸去了?”
众廷执都没有说话,似在等待着什么。不出所料,座上有一个声音响起道:“钟廷执这话说的不对!”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