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起點-第八百九十章 有所圖鑒賞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谢忠军皱了皱眉头,张弛这小子可真是不容小觑,实力一日千里蹭蹭蹭地往上蹿,这才分开几天啊,竟然可以跟自己硬碰硬正面抗衡了。
楚沧海原本也担心张弛和谢忠军实力相差悬殊,可看到两人拆了一招之后顿时就明白了,难怪张弛敢正面挑战,原来是胸有成竹,看这次的交手,谢忠军根本没占到任何的便宜。
张弛朗声道:“金玉檀公策,借以擒劫贼,鱼蛇海间笑,羊虎桃桑隔,树暗走痴故,釜空苦远客,屋梁有美尸,击魏连伐虢。”他一边说一边将破阵三十六拳源源不断使了出来。
这套拳法本身就是谢忠军所创,他对这套拳法自然熟悉到了极点,师徒两人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全都是硬碰硬的招式,一时间整个客厅内乒乒乓乓声音不绝于耳。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苦了楚沧海这客厅中的陈设,花瓶摆件纷纷碎裂。家具沙发也被肢解得面目全非。
楚沧海作壁上观,他并非不想出手,而是在寻找出手的时机。
谢忠军越打越是焦躁,当师父的制不住徒弟还在其次,关键是张弛都能跟他打成平手,旁边还有楚沧海,今天自己终究还是冒失了,对张弛的实力估计不足。
谢忠军道:“暂且住手,我有话说。”
张弛哪能那么容易中了他的套路,压根不理会老谢,又是一拳直奔谢忠军的面门而去。楚沧海看准时机,也从侧方包抄过去,今天是个除掉谢忠军的绝佳时机。
谢忠军这次没有硬碰硬,向后退了一大步躲过张弛的这一拳,从兜里掏出一个遥控器道:“我既然敢来就有准备,信不信我和你们同归于尽?”
张弛和楚沧海停下脚步,一前一后堵住谢忠军,谢忠军的手里的确是个遥控器,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个汽车遥控。
张弛对谢忠军的狡猾早有领教,不屑道:“弄个汽车遥控器吓唬人,你炸一个给我看看。”
谢忠军按了一下。
蓬!
爆炸声从下方传来,整个房间震动起来,这次的爆炸虽然没有引起房屋坍塌,可是也把张弛吓了一跳。
联盟经营系统 张不肖
谢忠军道:“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没点准备我怎么敢孤身一人深入虎穴。是不是想一起死?我成全你们。”
楚沧海道:“你大概只放了一颗炸弹吧?”
谢忠军笑道:“敢不敢赌一赌?”
张弛道:“我就不信,你甘心就这么死了?”
一个声音从大门外响起:“你最好相信。”
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门是上了锁的,对方没花费太大的力量就一把推开了大门,警报系统被触动,开始发出鸣响。
一名身材矮小的灰衣蒙面男子缓步走了进来,他朝谢忠军点了点头。
谢忠军道:“水月庵那边布置好了吗?”
灰衣男子道:“布置好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整个水月庵就会夷为平地。”
谢忠军得意洋洋地望着楚沧海,心中却暗自庆幸,好险,险些落入两人的围攻之中。
张弛道:“两个骗子。”他认定了两人是故意虚张声势。
女神的全职兵王
谢忠军道:“楚沧海,给你一个选择,是大家一起死还是咱们各自收手,改天再战。”他将决定权丢给了楚沧海。
楚沧海虽然也认为谢忠军虚张声势的成分更大一些,但是他并不想赌,轻声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谢忠军笑眯眯道:“还是你明智一些。”他看了张弛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
张弛跟了出去,却见外面空旷的院落中心出现了一面蓝光闪烁的椭圆形镜面。谢忠军和那名男子两人先后投入镜面之中,转瞬之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楚沧海担心他有所闪失也跟了出来,看到眼前一幕,低声道:“传送阵。”
张弛道:“他就是一骗子,哪有什么炸弹……”
蓬!
爆炸这次来自于别墅内部,强大的冲击波携带着灰尘扑面而来,楚沧海和张弛慌忙扑倒在地,两人虽然都拥有强大的防御力,可事发突然也难免落得狼狈不堪。
爆炸过后,他们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楚沧海望着被炸成废墟的房子,紧握双拳怒道:“谢忠军,我跟你势不两立。”
谢忠军没那么好对付,刚才的一幕也证明,他并非是一个人,而是有人专门负责接应。
楚沧海记得他们刚才的对话,赶紧联系了秦君卿,水月庵方面倒是没什么异常,秦君卿他说完之后态度冷淡,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关心而感动,让楚沧海不必费心,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
张弛看楚沧海的脸色就知道他是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秦君卿那个女人阴险得很,论到心计,老谢也未必是她的对手,老谢还不至于愚蠢到要对付秦君卿的地步,刚才说在水月庵放炸弹无非是要扰乱楚沧海的心神,为他自己成功逃离做铺垫。
张弛也担心老谢出去之后对身边人下手,关键是萧九九,不过安崇光已经为她配备了最顶级的安防,估计问题不大,他打了几个电话。
正在打电话的时候,神密局方面已经来人了,这次是安崇光亲自带队,毕竟这次的动静不小,而且爆炸又发生在楚沧海的家里。
在普通人看来楚沧海这次损失惨重,可对楚沧海这种超级富豪来说区区一栋别墅算不上什么,安崇光在了解今晚的经过之后基本上能够断定前往脑域研究中心攻击秦子虚的黑衣人并不是谢忠军。
楚沧海提醒安崇光道:“谢忠军口口声声要对萧九九不利,她那边的情况还请安局多多关照。”
安崇光道:“没问题。”他向张弛看了一眼。
张弛道:“我刚联系过她,她没事。”
安崇光道:“江河,从幽冥墟回来的只有你一个人?”
张弛听他这么问就知道一定有问题,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安崇光道:“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曹诚光在实验室出现过。”
张弛心中一惊,曹诚光的确是和他一起回来的,不过曹诚光在回来之后马上就选择逃离,一来是不甘心被张弛利用,二来他有自己的主意,看来曹诚光也来到京城了。
张弛道:“安局,不可能吧,您是不是看错了?”
安崇光也没在这件事上跟他较真,笑道:“也许吧,反正没抓到人,也可能是别人拟态成他的样子。”心中却知道,这小子应该没说实话,曹诚光今晚肯定出现过。
楚沧海道:“安局,我怀疑谢忠军已经和白氏的人联系上了,今晚同时有那么多事情发生,单靠他一个人是完不成那么多的动作的。”
安崇光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也是那么认为,其实在神密局内部也有他的人,不然他也没办法顺利离开。”
张弛道:“攘外必先安内,安局应该在内部搞一搞整风运动了。”
安崇光笑道:“我一直都在强调纪律,不过想要将内奸揪出来也没那么容易。”
楚沧海发现谢忠军的逃走并没有让安崇光太过紧张,稍一琢磨就知道谢忠军的逃离其实对安崇光是有利的,过去谢忠军只是被当成嫌疑对象,而他这次的逃走等于落实了罪名,安崇光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谢忠军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谢忠军再想翻身已经没有可能,而安崇光在神密局的领导地位就没有人可以危及了。
不过楚沧海也不认为安崇光到现在还看不透名利,仍然执着于手头的权力,他提醒安崇光道:“今晚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可事情只是刚刚开始,我们必须提防他们狗急跳墙干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甚至会对我们的身边无辜的人下手。
见鬼
安崇光道:“谢忠军在形势那么严峻的状况下为什么会选择来这里?”
西门庆缔造王国 太湖笑笑生
楚沧海不好回答,看了看张弛,张弛谢忠军这次前来的目的说了,当然是简单概述,对秦家的隐私方面略去不提。
安崇光道:“既然他有所图谋这件事反倒好办了,也就是说,你不去找他他也会主动来找你。”
张弛道:“那我不是很被动?”
安崇光道:“等着他过来找当然被动,可如果你牵着他走,他不就变得被动了?”
张弛道:“您的意思是用我当诱饵,把这只老狐狸给引出来?”他摇了摇头道:“他没那么容易上当。”
安崇光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今晚潜入实验中心的黑衣人已经离开了京城,目前正在一路向北。”他取出了跟踪仪,这台仪器还是秦子虚提供给他的。
张弛凑过去看了看。
安崇光道:“我暂时没有收网,想看看这个人要去什么地方,如果我的判断没错,他和谢忠军肯定是一伙的,只要找到一个人,顺藤摸瓜就能把其他人给挖出来。”
张弛道:“如果这个潜入者是白氏的人,那么他很可能回澄海的清屏山。”
安崇光望着张弛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色。
张弛道:“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走一趟。”
安崇光道:“是应该走一趟,不过要换一种方式。”
张弛不解道:“换一种方式?换什么方式?”
安崇光道:“如果让谢忠军误认为张弛回来了,你猜他会怎么做?”
张弛和楚沧海对望了一眼,两人心中暗笑,恐怕只有你安崇光不知道眼前这是张弛吧,谢忠军已经知道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