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笔趣-第九百二十九章 夫妻可白頭推薦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吱呀呀……
崭新的雕花木门终于被人推开了。
一股子寒气猛扑进来,袭人更是身子一僵,脑子里“嗡嗡”乱响。
她紧紧握着拳头,着实不知该如何应对眼前这个男子。
透过红盖头的缝隙,她能瞧见一对黑面白底儿的靴子,一条大红棉裤,喜服的下摆上绣满了金花,被烛光一照熠熠生辉。
他转身关上了房门,朝袭人走了过来。
袭人益发心慌害怕起来,连气都透不过来,混身一点子力气也没有了。
她只想转身逃走,可天下虽大,她却又无处可逃。
袭人瑟瑟发抖。
好在那人一转身却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吭气。
袭人自然也是一口大气也不敢出。
红烛越发耀眼,似乎能听见烛火熊熊燃烧的声音。
玄幻之我师兄真的不是人啊 青山暮雪孤独客
新房内喜气弥漫,却不闻一丝动静,安静得叫人几欲发狂。
袭人只觉得气紧,似乎随时都能昏厥过去。
然而,她不能。
好歹是人家大喜的日子。
即便是全天下人都对不住她袭人,眼前这男子却半分也没有对不住她。
他给了她一个热闹喧天的大婚,该有的一点子也没有少。
他丝毫没有对不住她。
将心比心,她自然也不能对不起他。
一对新人不知沉默了多久,终于还是他先开口了。
“姑娘是荣国府的?”
他的声音有些干涩、颤抖,似乎也有些慌乱。
“嗯……”
过了半晌,袭人才低声回应。
“姑娘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么?”
听见袭人的回话,他似乎好了一些,声音也不再颤抖了。
“我……我……”袭人犹豫了半晌才低声回道:“我叫……袭人……花袭人……”
若是有一点法子,袭人决计不会说她叫花袭人。可是除了这个名字,她再想不起自己原来叫什么。
花珍珠?
似乎太难听了些个。
至于在娘家时候的名字,她早就忘了。
“袭人?姑娘是袭人?”
他听了猛然就站起来,倒把袭人给吓了一大跳。
“怎么……怎么了……”
袭人顿时满脸雪白,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堪的话来。
然而他却并不再说话,却转身打开箱子不知在翻腾什么。
袭人万分疑惑,不过一会子功夫他就从箱子里拿出一条纱巾递了过来,分明是旧日间她曾经用过的。
宝玉说好看,就系去了,谁知后来就和了琪官儿换了。
宝玉后来倒是把那条纱巾给了袭人,不过她却从未用过,如今早就留在贾府中了。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袭人也颇觉意外。
难道说她与他天生就有这段缘分么?
“姑娘原来是宝二爷身边的,我实在是不知道,真是太唐突了……我……我……”
他站在当地不住作揖,弄得袭人倒不自在起来。
“姑娘……我实在是配不上姑娘……我原本是个戏子……后来又破了相……本来我是想着要逃开京城这是非之地……可王爷执意要给我寻一门亲事……没想到竟然是姑娘……我辱没了姑娘……”
他在原地不住致歉,袭人心里倒万分过意不去,忙就开口劝道:“你……你……不比如此……真的……”
“姑娘,我知道如今荣国府也没落了,宝玉也出家去了。好在我与宝玉还有些个交情,也知道他落脚的地方。姑娘可要去寻他么?”
“宝玉?”
重生之系统王
袭人听了不觉微微动心,转念间却又心寒起来:他但凡心中能有一丝挂念着自己对他的好,也不至于到了今天这地步。
“宝玉……我寻他又做什么……况且……况且……况且我是你娶进门的妻子……怎能再去寻其它男子……”
袭人颤巍巍回道,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是细不可闻。
待说到“我是你娶进门的妻子”这句话的时候,袭人自己都是心情异样,似乎隐约有些个无可奈何,又又些许的欢喜……
“什么……当真么……姑娘不嫌弃我么?”
他听了袭人这话登时心情激荡,连说话声儿都跟着颤个不住,似乎极是喜悦。
可这喜悦转瞬即逝,他的心绪即刻又低沉下来:
“姑娘还不知道究竟戏子是什么吧,况且我的脸又破了相……”
袭人不语,却听他又低声说道:“姑娘若是暂时无处容身,我周琪愿意终身陪伴姑娘、侍奉姑娘,直到姑娘能再觅佳偶……”
袭人听得愈发心动,却也有些个不快,半晌才问他道:“你……你……这是……嫌弃我么……”
“不,不,不,我怎么敢嫌弃姑娘,只是我周琪如今当真是配不上姑娘,怕辱没了姑娘,更怕姑娘跟了我会一世受累……我……我……”
袭人听他声音愈发颤抖得厉害,不觉就有些个心疼,一伸手就扯下了蒙在头上的喜盖。
眼前一亮,只见面前站着的人身长玉立,一袭红衣更是衬托得他身材风流,俊俏倜傥。
只是他的脸上却布满细细的伤痕。如今虽然痊愈了,可皮肤之上纵横交错的粉红色疤痕却分外清晰,叫人瞧了不由得满心惊悚。
袭人初看之下不由得吓了一跳,可再仔细看去,却依旧能看出这张疤痕遍布的脸原本是无比俊俏。
周琪见袭人被自己的容貌吓了一跳,忙就转过身去。慌乱间,他早已瞥见新人如玉,温润如水。
相较之下,他更觉惭愧,忙就背对着袭人颤声儿道:“姑娘……可是吓坏了你么?你若是当真不愿意,那我们从此后对外只说是夫妻,私底下却做兄妹就是……倘若你还是不情愿,那么,那么,等明日我就给你一笔银子,你这就回家去,日后再寻好人家嫁去就是……”
袭人听他这么一说,一颗心登时就如同被吹化了一般,一时就化成了一汪水。
眼见这个周琪只是背对着自己不肯转过身来,她伸手就想扯过他来,却又始终不敢,犹豫了半晌,她这才低声抱怨道:“你……你这说的又是什么话……难道……难道是你嫌弃我是个丫鬟……又或许是嫌弃我容貌粗鄙……这才……这才不要……不要我了么……”
她越说越觉羞涩,声音也越来越低,到最后小到如蚊子哼哼一般。
可这一番话落入周琪耳中却不啻于天空雷鸣一般,惊得他忙转过头,心中万分狂喜,颤声问道:“你……你……果真愿意和我余生相伴,不离不弃么……”
红烛摇曳,这一夜静谧而悠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