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h56精华小說 明尊-第六章陰陽爲基,日月凝氣,仙道水德推薦-imhcn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钱晨凑到那株宓月兰前,仔细打量着,面上根本显不出什么来。
何七郎按耐住心中的不安,突然听钱晨道:“你在学炼丹?”
“嗯?”没想到钱晨突然提起这个,何七郎猛然抬头,面露茫然疑惑之色。
但这幅表情之下,他整个人的警惕已经提到了最高,藏在袖中的手,已经按住的一件残破的法器。
重生繼承人歸來 血陽
钱晨捏了捏宓月兰的叶子,右手拿起玉瓶,缓缓浇灌而下,宓月兰月牙一般的白花之上骤然浮起莹莹的清辉,化为无数光点缓缓散去,才听钱晨道:“你身上有股凝丹失败的焦糊味……嗯!地根草、黄精、聚元花,这是凝气丹的方子!”
何七郎心中越发戒惧,感觉自己在钱晨面前赤条条的,好像毫无遮掩一样!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本能的背脊出汗,越发谨慎道:“前辈连这也能看的出来吗?”
“炼的多了,自然就能闻出来了!”钱晨说起老本行来,自是轻描淡写。
“你这次炼丹失败,多半是火候有问题,如你这般花费大量的材料去试,久而久之,当然也能总结出合适的火候变化。但总是如此炼丹,只能算是个匠师,连丹道的门都没摸到!”
“是不是看到许多丹书之上,不讲具体火候,也不说用药的具体剂量,只谈铅汞,说黄牙白雪,觉得是前人敝帚自珍,故意隐瞒了关窍?”
何七郎察觉钱晨好像并无恶意,相反似乎是在指点自己。
想起昨天钱晨炼制灵根之时的举重若轻,他那里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忙追问道:“难道不是如此原因?前辈!丹书之上对何时入药,火候如何,乃至药材的分量,几钱几毫都不提,只说什么少许,少量……”
“三年生的黄精和十年生的黄精药性可相同?灵气充盈之处长出的聚元花,和灵气贫瘠,浊气深重之处长出的如何对比?哪怕有一年雨水多了一些,那些鲜活灵药长的肥嫩了一些,这些细节又如何量化?”钱晨挑了几个明显的问题反问道。
“如你所言,地仙界开辟无数年,常常每过万年,气候和灵气、地气便会有一次大的变化,那上古的丹书岂不都成了废物?”
何七郎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回答。
听钱晨道:“也不怪你,丹道之精,要在于阴阳变化,而海外重五行而轻阴阳,自然便参悟不透其中的道理。须知炼丹之道,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精,黑者水基。水者道枢,其数名一,阴阳之始,玄含黄芽。”
“又有推演五行数,较约而不繁,举水以激火,奄然灭光明。日月相薄蚀。常在晦朔间。水盛坎侵阳,火衰离昼昏。阴阳相饮食,交感道自然!”
何七郎只觉得钱晨所言如天书一般,越发的茫然,心中顿时升起浓浓的敬畏。
而钱晨却摘下一片宓月兰叶子,并姿态悠闲,举起给他看道:“怎么,听不懂?听不懂是正常的,‘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天地造化,莫不合于阴阳,‘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丹道之理,莫非如此!这便是药性最基本的变化……”
職場殺人遊戲
说着钱晨手中真火一吐,将那片宓月兰叶炼成一团药液,点点银辉凝聚于他的指尖。
钱晨手指拨动,那道清辉便在他指尖翻转:“如我炼化的宓月兰,若是只有其一种药性,便不能变化,因为只有阴,没有阳!宓月兰性属太阴,孤阴不长,故而虽然有清心、镇神、滋养神识之能。但只是药,而不是丹。”
他抬手摄来洞府之外的一缕阳光:“但,一旦有了相对于其的另一种药性,便有了阴阳之分,变化之妙,哪怕只是最微弱一丝太阳之光……”
钱晨信手一挥,宓月兰叶子提炼的太阴之光便化为一轮明月,映照在旁边玉瓶里的水中。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他将那一缕阳光照在了水面上,点在月影之中,顿时水中之月被点化为了一轮太阳。
水面之上的明月,与水中的大日交相辉映,在何七郎的眼中,呈现这样一幕日月同辉的奇景。
而钱晨伸手探入水中,捏住了那一轮大日,他抽回了手,竟自那空空荡荡的清水中凭空拿出了一枚灵丹来。何七郎再看水面,只见明月的清辉依旧,那团宓月兰药液,甚至没有少上一丝一毫!
钱晨将那枚灵丹递给了他,道:“你要的凝气丹!”
何七郎小心翼翼探出灵觉,感应手中的丹药,那股纯净的灵气丝毫做不得假,而且丹药之中杂质几近于无,品质乃是何七郎平生仅见!
就算这一幕发生在他的眼前,何七郎也有一种自己中了幻术的感觉,他长大了嘴,第一次直观的察觉到了大道之玄妙。
“怎么?感觉不可思议?”钱晨笑道:“我以水为炉,水面如镜,将太阴药液化为明月,投影在水面上时,水中自然也感应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太阴之气。而后再以太阳之光点化月影,便可化合阴阳,冲气以为和。以水为基,承载阴阳冲合之气,便是最精粹的一枚凝气丹。”
“如此我手中的太阴药液,仅仅少了一丝灵气,便可炼成一枚灵丹。”
“你自己算一算,这一片叶子能炼制多少凝气丹。比起原本单纯的药性,又能多利用多少?”
何七郎目瞪口呆,才听钱晨笑道:“一千八百枚,只是这一片叶子的药性,便可炼制一千八百枚日月凝气丹……”
何七郎几乎给他跪下来了!他出身贫寒,也不是司师妹这般不知油盐柴米贵的人物,这样一枚毫无杂质的凝气丹,价值只是略略一想,便已经了然于胸。
这么一千八百枚下来,甚至比自己一整株宓月兰都不差了!
能用这么一点边角料,就炼出堪比一整株灵药的灵丹,何七郎眼巴巴的看着钱晨,两眼之中只写满了两个字——教我!
“因此药性之变,在于阴阳,并非独只阴阳药性,而是一物与一物化合,其变化如阴。,一物与一物合成一物;一物与一物交换互成两物;乃至一物与一物,再第三物的参与下,合成一物,或交换两物,而第三物不变。阴阳冲合,阴阳轮转,阴阳三合……任何复杂的药性变化,拆解到最本质,依然是阴阳!”
“故而阴阳,乃丹性之基,为变化之始!”
何七郎只感觉脑中有醍醐灌顶之感,那丹书之中的种种晦涩,那记载在炼丹笔记之上的经验与疑难,忽而有了融会贯通之感——黄精药性并不与其他灵药化合,便是前辈所言的第三物!
聚元花的药性,乃是凝气丹的基本变化,聚元花为阳,地根草为阴,以黄精为天之气,阴阳三合,三才化运,便是凝气丹的药性变化本质!
何七郎脑海之中,已经有了改变药材投入顺序,明确阴阳变化主次的一个想法。
他有一种立即回去实验一番的冲动,但又有无数疑惑,想要问询面前这位高深莫测的前辈!
一个长久的疑惑,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道:“前辈,若是一炉丹中有多种药性变化,如何互相不干扰,同时进行?”
天輪變
钱晨微微一笑:“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的确下了苦工了!须知阴阳变化,乃是两两相对,并非只有阴气和阳气。动静是阴阳,清浊是阴阳,善恶是阴阳,升降也是阴阳!夫天地开辟,阴阳乃化,清气上升,浊气下沉,又有丹书所言:阴阳性命如铅汞……”
“凝气丹炼的是清灵之气,故而药性升,而杂质降。你在炉中炼制此丹,当用阴阳分化之理,使得阳性升腾而阴质沉降。”
“丹炉之中,往往划分上下三层丹室,你在中室投放药材,然后利用阴阳升降之理,使得药性化合于不同丹室进行。如此层层升华,到了最顶上的神室,自然能凝气成丹!”
钱晨随手列了一个式子,很轻易的阐明了三个丹室内,可以进行多少种药性变化。
就算是药性最为相近的水基类灵丹——所有药性皆可化合于水,钱晨也能通过巧妙的设计程序,使得反应有序进行。
有接着借助不同的丹基,使得药性的升降变化改变的法门。
如借助真水使得蒸腾上升的丹性化为丹液,控制火候,在丹液融合之后,继续蒸腾为丹气,再在上层丹室内进行阴阳变化。
借助某些药石,吸收药性沉入底层丹室进行阴阳变化,化合药性,然后重新萃取药石,升腾药性。
钱晨随手继续以那一团太阴药液为例,采来外面的阳光,为何七郎连续演绎了丹道‘阴阳’‘升降’‘清浊’‘动静’四种变化。
一枚枚精粹的日月凝气丹,从水中、从空中、从火中、从呵气之中、从日月光中不断炼化而出,极尽丹道之妙。
虽然只是钱晨参悟丹道一点最基础的领悟,也让何七郎得以摸到了上乘丹道的门槛。
賽爾號之星月逆襲 紫晶魂傷佳音
何七郎恍然领悟,若非钱晨指点,就算自己试验千万此,就算请了海外最久负盛名的丹师指教,也决计领悟不出这丹道八字诀!
许多药方之上,哪些灵药乃是药性阴阳化合之用,哪些灵药是催化阴阳化合的第三物,那些灵药是用来‘升降’,又有那些灵药推动清浊之变,暗合动静之道,何七郎如今在看丹方,这才了然于胸。
盛世謀後 南歌
才得以领悟了其中的道理,只要回去试验一番,便可任由己意来删改。
这时候,他才领悟丹书之中那些铅汞,那些真水黄牙所暗指的,才是丹方的本质。
灵药的分量和火候的变化,不过是细枝末节罢了!
待到钱晨停住了讲道,何七郎才恍然清醒过来,看到钱晨面前的金盆中的日月凝气丹已经堆积如山,旁边金银童子两个,像是下蛋一般将那团太阴药液不断的炼化成丹。
金童子托着今天晒出来的日露,将点点的露水朝着空中明月一般的药液洒出,待到落到地上,都化为了一个个灵丹,被银童子用金盆接了,送到何七郎的面前!
“现在来说说,你要用这宓月兰,换我为你种下什么灵根?”
钱晨盘坐在蒲团之上,微笑垂问何七郎道。
何七郎福至心灵,合掌一拜道:“前辈数语便点化我上乘丹道,乃是无价之宝,如此已经是我占了大便宜,又怎敢再贪求其他?”
“你真有所得?”钱晨微笑着看着他。
何七郎恭敬稽首道:“弟子当有所得!”
“你不后悔就好,那就拿上这些凝气丹,回去吧!”钱晨挥手赶人道。
何七郎回头,看到金银童子两个从金盆之中不断寻摸出凝气丹来,塞到嘴里如同嚼豆子一般。
他起身道:“已得无价宝,纵然是再多百倍的灵药,也当不得前辈一言。前辈既授我丹道,这些许丹药,晚辈又岂敢厚颜收纳?今日已经收获无数,这灵药绝不足以报答,晚辈必然尽心尽力,为前辈觅得上佳灵植!”
钱晨哈哈一笑,并不把此言放在心上。
等到何七郎告辞离去,钱晨才自袖中抽出手来,一缕深蓝色的灵光缠绕于指尖。
听钱晨感叹道:“原来水德竟与其他四德不同,上善若水,水德乃是仙道之德!传道授业,度人成道,方有此德。难怪我一直无法凝聚水德,还是今日灵机一动,才明悟其中的道理。”
“这么说来,寻找承载水德的法器,便已经迫在眉睫,再怠惰不得了啊!”
钱晨微微仰头,面露遗憾之色。
權少私寵:小小鮮妻,好美味 深海月下
“不过,今日为一位大气运者传下丹道解惑,才凝聚一缕水德,传道授业的德小,开辟一道的功德才比较大。如此算来,我至少要度化九人成就全新的金丹大道,才能凝聚出足够我结丹所用的水德外药。”
“看来纵使我沉寂千万载,也依旧逃不出老爷爷的先天使命啊!”
说着钱晨忽然想起一事,脸色一变,骂骂喋喋道:“不对!是我算错了!谁说我没度过人的?我明明度化过太上成道,这是多大的功德?怎么没给我算进去?”
“仙道都是太上借我开辟的,是谁?是谁克扣了我的功德?太上你合道之时,创造功德大道,连我开辟仙道的功德都不肯记。却忘了,是谁度你成道的吗?”
钱晨巴扎巴扎着眼睛,等待着滔天功德降下,良久,发现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才沮丧道:“先有太上后有仙,异界灵光还在前。开辟万古功德道,却把功劳一笔消!”
“终究是错付了!”
一声叹息,在石室内幽幽回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