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fak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修羅刀帝 ptt-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贈留分享-iye4u

修羅刀帝
小說推薦修羅刀帝
天音宗。
各脉的峰主,长老,以及众多弟子都在修炼。
神魔天地重塑,他们原本所在的荣天神域,和周遭的无数神域碎片拼合,凝练成了云景界。
这里的修行环境,比起以往,提升了十倍百倍都不止。
三百年来,大家修行进展也都非常地快。
更重要的是,当初云尘在离开的时候,可是给天音宗留下了海量的资源。
如今,天音宗的整体实力,早已经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天陵祖师,宗主曹秋阳,还有各脉峰主,好多都早已经晋升为神帝。
而鱼玄素更是后来居上,已经渡过了一次神劫。
此刻,在天音宗的议事大厅内。
天陵祖师,曹秋阳,还有各脉的峰主,实权长老,都汇聚一堂。
而当中,竟然还有一些年轻的身影,辛雨石,王定南,吴苳。
这些人都是昔年天音宗的顶级天才,尤其是辛雨石,更是被称为天音宗的首席弟子,第一天骄。
只不过后来云尘出现,强势崛起,彻底掩盖了辛雨石的光辉。
如今,辛雨石也已经是神帝巅峰的境界,只差一步,就可以渡劫,踏入渡劫神帝的层次。
而现在,大家聚集一起,便是商议着辛雨石渡劫之事。
“雨石若是渡劫成功,那我们天音宗便有了第二位渡劫神帝,此事当大贺!”
曹秋阳笑容满面地开口。
辛雨石是他的弟子,他自己都还停留普通高阶神帝的层次,而弟子却已经远超过了他。
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曹秋阳很欣慰。
“是应该好好庆贺,之前,天鬼道的水玄静,天元剑宫的常华天,凤九霞,还有枯寂山的裴氏双骄,都已经成功跨入了渡劫境。
如今我们天音宗,也终于挣一回颜面了。”
一位峰主感慨道。
此话一出,引来了众人的附和。
天陵祖师却是脸色阴沉了下来。
要知道,当初云帝在离去前,可是将荣天神域剩下的那三大神教的顶尖高手,杀了近乎一半,剩下之人也不得不立誓,自愿被布下禁制,归附于天音宗,成为天音宗的附属。
可三百年前,那惊天之变发生后,神魔天地重塑,天地灵能复苏,修行环境变得太好了。
那三大神教中,有个别老牌神帝,居然率先渡劫,借着神劫之力,磨灭了体内的禁制,直接带着昔年三教的门人,再次脱离出了天音宗,自立出去。
而天音宗这边,毕竟根基底蕴和三大神教比起来,都差得太远了,以前是连一个神帝都没有,准帝就是顶梁柱。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也无可能奈何。
三百年来下,天音宗进步很快,但也就只有鱼玄素,渡过了一次神劫。
而三大神教那边,则是各自起码有三四个渡劫神帝,当然了修为都不高,大都是渡劫一二重的层次。
“若是云帝还在,这三百年的修行盛世,恐怕足以让他修为达到了极高的地步了吧。”
有人感叹道。
“以云帝的天纵之资,那是必然的!不过这么多年没消息,他恐怕……”曹秋阳欲言又止。
如今是天地变革的时代,竞争无比激烈,每时每刻都有天才崛起,也有人黯然陨落。
这些年,连帝尊死的都不少。
天音宗这边,其实在心里都已经怀疑云尘已经陨落了。
鱼玄素,天陵祖师这些年,都时常出去探听过云尘的消息,可都是毫无所获。
一次又一次的徒劳之后,他们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就算云帝不在了,我们也一样可以支撑起天音宗!”
这时,辛雨石语气坚定地开口,锐气十足。
“说的好!雨石,你有此锋芒锐意,我很欣慰,以后的天音宗,就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一辈的天才了。”
曹秋阳夸赞道。
天陵祖师也是点了点头。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言谈的时候,一道身影在他们身边缓缓走过。
那是云尘的身影,他融于虚无之中,宛若和其他人不处在同一世界层面。
他看过这些昔年熟悉的人与物,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继续穿行而过,没有现身出来。
不过他在走出这座大殿时,随手一挥。
轰!虚空轰鸣,殿内直接洒落下了一滴滴的灵液。
每一滴灵液,都灵韵十足,充斥着无比精纯的能量波动。
殿内正在言谈的众人,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都一下懵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何方前辈,在和我等开玩笑?”
天陵祖师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自己山门的守山大阵在运转着,这是议事大殿更是开启了重重禁制。
谁能悄无声息地弄出这些事情?
曹秋阳,还有其他一些峰主,也是胆颤心惊。
还是辛雨石最先回过神来,惊道:“师尊,这些不是普通的灵液!其品质能量,比普通的帝级灵药要超出很多,恐怕比得上渡劫级的灵药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身子狂震。
在神魔天地重塑之后,天地环境也在朝神魔时代时恢复,帝级灵药已经不算稀罕了,就算是渡劫级灵药,他们也有幸见过几次。
不过每次出现,都会引来渡劫神帝的疯狂争夺。
天音宗虽然见过几次,但却没有夺到过。
可眼下,这些突然洒落在殿中的灵液,竟然每一滴蕴含的灵性能量,都比得上一株渡劫级的灵药了。
场内,这样的灵液,起码有数百滴。
在这一刻,殿内众人都是口干舌燥,心都快跳出来了。
发达了!自己天音宗要崛起了!尤其是辛雨石,原本还觉得自己这次去渡神劫,没有相应灵药辅助,可能会有些危险,就算渡劫成功,也会在神劫伤害下,陷入虚弱期。
可如今,根本没必要再担心了。
渡劫的时候,炼化一滴,足以保证安全。
一群人手忙脚乱,将这些灵药,全部收起。
“师尊,你说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
辛雨石冲着曹秋阳问道。
曹秋阳摇头,又看向天陵祖师。
天陵祖师也是一头雾水。
这样的灵物造化,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而且还恰好就显露在他们面前。
这必然是有高人,赠下了机缘。
忽然,天陵祖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狂变:“你们说,会不会是云帝回来了,留下了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