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rjj優秀言情小說 我來自繆星-第858章 干擾相伴-u2ezr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招手的人正是辛芷瑶,丁蒙二人只得老实过去。
“夫人,请问有什么吩咐?”蓝冰的悟性就是高,她也看出了门道,纪尘雪这种贵客上门,你辛芷瑶作为官新庆牌面上的夫人居然都不过去,这只得一种解释:你不但在吃醋,而且还在生气。
台上的官新庆跟变了个人似的,不停的侃侃而谈,纪大女神则是含笑而立。你说你官新庆心头没有小九九那才是怪事。
当然作为豪门阔太,辛芷瑶的涵养功夫也很深,她慢吞吞的说道:“祖龙,我记得这两年你的主要业务还是在北斗那边吧?”
此北斗非彼北斗,她指的是北斗神星,丁蒙对这些信息早就烂熟于心了,他恭敬的答道:“蒙夫人和轶少爷关照,北运集团已承接了一部分帝国境内的运输订单了。”
辛芷瑶点了点头:“你发展得不错,我很看好你,今年就把主要业务全部转到境内来吧!”
丁蒙面露喜色:“多谢夫人关照,多谢!”
辛芷瑶摆了摆手:“自己人不用客气,还是你找了个贤内助啊,小菲是真的有心。”
这话的意思就是我看好你,不是因为你争气,而是看中了苏菲的才干。
当然,这天上就没有平白无故掉馅饼的好事情,丁蒙也知道人家这么大方的“打赏”,肯定就有厉害的“后着”。
果然,辛芷瑶扭头望向蓝冰:“小菲,祖龙这次去国会,其实就等于是我们创宇的一员去首都阅历,创宇大事小事都是庆哥说了算,但这件事不能算是小事情,因为对你们来说也重要,理应去庆哥那拜会,好歹混个脸熟。”
这话搁给真正的祖龙一听,估计会高兴得跳起来八丈高,祖龙与创宇建立起联系的这三年,主要就是通过官轶走辛芷瑶的这条夫人路线,祖龙能迎合官轶、苏菲则投辛芷瑶所好,严格意义上的说,祖龙是辛芷瑶这边的人,但稍有点头脑的人都懂,夫人路线只是捷径,而不是终极目标,最终要攀上官新庆这棵大树,那才是祖龙的真正目的。
所以苦心经营的这三年,祖龙虽然偶尔能见着官新庆,却没有真正近距离交流的机会,毕竟他的身份相较于这些大佬,那是真的上不得台面。
现在辛芷瑶就给你这样一个机会!
但丁蒙和蓝冰心头却是一片雪亮,这不是什么机会,而是把你当狗放出去咬人,当然不是真的咬,而是要干扰官新庆和纪尘雪,以表达她辛芷瑶的不满。
这一着是很漂亮的,你要是干扰到位,那无疑就立了大功、把握住了机会,你要是被无情的扫下台,那也不管她辛芷瑶的事。
我靠,这贼女人!丁蒙心头暗骂。
蓝冰沉默着,道:“老公,官总可是咱们的头儿,你一定要尊重老总!”
“明白了,老婆!”丁蒙也知道蓝冰这是在暗示自己,你上去可千万不能得罪台上两位大佬。
以丁蒙一贯的行事风格,这次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考验。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丁蒙居然单枪匹马走向对面的迎宾高台,来到官新庆的面前礼貌的低头:“官总,北运的祖龙前来拜会您,祝您子孙满堂、合家幸福!”
他这么一打岔,不光官新庆愣住了,连纪尘雪也是一怔。
这又是什么人?四周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不敢过来打岔,你倒好,居然敢单独上来,胆识不错!至于什么北运,那是什么玩意?
官新庆打量着丁蒙:“我知道你,北运集团的祖龙,小轶的朋友,这次是瑶瑶安排你去的首都吧?”
丁蒙顿时提高了警惕,这官新庆的确是个人物,连祖龙这种边缘化的小人物都知道,证明他对创宇集团相关的信息,那是事无巨细全部了解过的,只有这种细致入微的人才能做得了超级财团的老大。
丁蒙恭敬的答道:“全凭沾了老总的光,得有机会亲自拜会,所以就冒昧前来了。”
他是答得滴水不露,但官新庆的目光却是扫了辛芷瑶那边一眼,这种把戏只有女人才玩得出来,那是他根本不屑玩的小孩子过家家。
“呵呵!”官新庆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去了首都那边好好干,我看好你!”
丁蒙道:“多谢老总!”
纪尘雪这个时候终于出声了:“官总这两年手笔很大啊,参议员和副员都进去了你们创宇集团的不少人。”
官新庆谦虚的笑了“纪总说笑了,我这些都是小打小闹,比不得你的北斗集团,你们那边的高手才是帝国的牌面,上面这几年休养生息、减轻赋税,我个人是大力支持的,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向反对战乱暴动……”
纪尘雪嫣然道:“官总这方面也是我一向尊崇的,北斗集团这两年也跟随着帝国前线的战略撤退,而逐渐抽回了很多武装力量,近期应该是没有战事了。”
这种大佬层面的对话信息量极大,但丁蒙的真实身份也是大佬级别,自然听得出纪尘雪的潜台词:军方在沃垩星系的战略后撤就意味着没有大型战役要打,其实这对创宇集团并不是好事情,还是那个道理,官新庆说不支持战争,但创宇却需要战争冲突才能寻找能源、创造财富,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官新庆又笑了:“纪总,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三年前文阳元首远征沃垩星系,亲自去铲除外太空邪恶势力,回来之后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
纪尘雪美目转动:“官总请明示!”
官新庆意味深长的说道:“文阳元首一向政治主张强硬,坚持抗击蛙族军队,但从三年前开始,元首本人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军方倒是一点点在战略撤退,这似乎不太合常理吧?”
纪尘雪微微一笑:“军事方面我是不懂的,但国会和军方有智囊团,他们也是鉴于各种信息才做出的战略决策吧?”
官新庆笑道:“纪总,我们创宇为贵集团的新一轮融资也算是尽了朋友之道吧?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总会带来一点消息吧?”
本来听到这里,丁蒙就该自觉告退了,但一听是文阳元首的事情,他就是不肯挪动脚步。
估计纪尘雪也没把他这种小人物当回事,笑吟吟的说道:“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小道消息。”
官新庆姿态放得很低:“请讲!”
纪尘雪略一沉吟,道:“据说雅琳夫人今年有了身孕,但这消息并不是很可靠。”
官新庆露出了沉思之色:“看来上面的心思已不在政务上了,而是要照顾好家中老小。”
他们可能还以为丁蒙仍是一头雾水,但此刻丁蒙却是暗自吃惊,这个消息太劲爆了,假元首把钟雅琳给搞怀孕了?
不知道文阳如今身在何处,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这消息要是传到他的耳中,诺星帝国的高层必将掀起一场空前的血雨腥风。
纪尘雪又笑道:“好不容易有了身孕,这是值得庆贺的喜事,官总你又抱孙子啦,这更是喜上加喜!”
官新庆爽朗的一笑:“纪总,倒是你该努力了,不知道你的如意郎君在哪里,我等着吃喜糖呢,还等着认干儿子干女儿呢。”
纪尘雪也不扭捏,大方的笑道:“但愿他早点来,我可是等了很多年了!”
官新庆不动声色的说道:“快了,很快就会来的,纪总放心!”
这话一语双关,纪尘雪也没法接,她的眼波瞟了对方一眼,直接转向了一旁的丁蒙:“祖先生,提前恭喜你进入国会啦!”
丁蒙也不动声色的答道:“多谢纪总,都是老总和夫人的抬爱!”
这本是一句中规中矩的回答,但他却把夫人两个字的语调略微拖长了一些,他不信官新庆听不出弦外之意?
果然,官新庆对纪尘雪歉然一笑:“纪总,您稍事休息,我失陪一下。”
纪尘雪还礼:“官总请便!”
官新庆很快下台,果然是朝着辛芷瑶那个方向走去的。
官新庆这一走,纪尘雪就对丁蒙说道:“你是三夫人差过来的吧?”
她一直都是笑意满面的,包括现在也是,但现在这句话说出来,丁蒙立即就感到了一股冷意,这个纪尘雪也不是什么弱鸡菜鸟,这些大佬们不但实力高强,而且心思相当的敏锐,你的一举一动她基本上都猜得出原因。
丁蒙歉然道:“实在是冒昧纪总了,我们这些小的也是混口饭吃,并不容易。”
话有些粗但理却不糙,纪尘雪却不会在意他这种人的感受:“你能不能走到首都去报到,现在都是未知数了。”
她像是在喃喃自语,谁知丁蒙却能懂她话中的深意:“文阳元首都能活着回来,我为什么不能活着去首都?”
纪尘雪惊讶的扭过了头,用着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丁蒙,她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这个祖龙了,这并不像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物:
“我走眼了,原来祖先生的消息渠道很广啊。”
丁蒙谦虚的笑了:“也不是纪总想的那样,我不过是长年在外太空跑业务,认识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他们对外太空的轶事有所耳闻,我也是道听途说而已。”
纪尘雪还在笑,但目光中却没了笑意:“请问是祖先生的哪一位朋友呢?”
丁蒙忽然收起了笑容,盯着她道:“你确定你想知道?”
纪尘雪不禁吓了一跳,她已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对方居然能在气势上反压她。
放眼整个诺星帝国,即便文阳元首跟她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丁蒙他就不客气了,而是丁蒙这句反问实在是太有压迫力了,只有一个人有着绝对自信的时候,才敢这么咄咄逼人的反问。
问题是这个叫祖龙的跑腿小人物,他又哪来如此强硬的底气?